cesia

【反逆白黑】Mr.Black&White 白黑夫夫part A

阿什佛德学生会今天打赌了吗:

        史密斯夫妇paro,恶搞和毫无笑点的讲相声。


        主CP白黑,其他可能提及的CP是莲C。


        后面有别的一句话CP再加,总之请注意避雷。


        半架空,蹭个原作布里塔尼亚王牌机师&首相之子 vs 民间知名反抗组织BOSS(干部面前不戴面具)&弃棋皇子的设定,两个人青梅竹马,大概在19岁——高中毕业一年的年纪重逢。


        没有GEASS,但是CC年龄成谜。


        大家都晓得原作就是非常标准的史密斯夫妇梗了,所以我就放飞啦~


 


 


        Mr.Black&White part A


        白黑夫夫


 


        又名恐||怖||分子也有春天(不是


 


 


       


       #


 


        他大概永远也无法忘记,在满目耀眼的向日葵中,伸向他的那双援助之手。


 


        鲁鲁修这样想着,看见地平线在夏日傍晚炎热粘腻的空气中起伏着,眼泪快要灼伤脸颊和手指。远处,枢木朱雀幼小的身影逆光背对着一轮巨大的、血红的夕阳,卷发凌乱遮住半张脸颊,沉默伫立着。鲁鲁修·v·布里塔尼亚在模糊的视线中,努力看清他亚洲人特色的、秀气英俊的五官,意识到那瞬间的心动,而后在车后窗拉开距离的同时,逐渐痛楚如同心死。


 


 


        【以上,都是当事人的滤镜。】 


 


        


        #


 


 


        鲁鲁修·兰佩路基站在公司大厅二楼的旋转楼梯上层,敲了敲栏杆宣布:“我有件事要宣布。”


        下层忙碌的组织群众们瞬间定格,抬头看他,流露出崇拜神色。


        鲁鲁修:“……”


 


 


        鲁鲁修·兰佩路基,代号Zero,现年十九岁——短暂人生中,作为学园恋爱关系的箭头终点,才貌双全据说还家世显赫,高中自主创业建立了民间第一反抗组织黑色骑士团,至今依然积极有序运行中——


        还有一点,据亲朋好友所知,从,没,谈,过,恋,爱。


 


 


        因此,现在他站在低头俯瞰着兴奋讨论“老大这次又要带我们去哪里掀地板”的吃瓜群众们,手扶着栏杆,深吸一口气宣布。


        鲁鲁修:“我要结婚了。”


 


 


        黑骑众人露出真心实意的祝福表情,朝比奈和玉城开始商量应该给Boss送多少礼金。鲁鲁修耐心等待着,过了三秒,众人齐齐反应过来:


 


        “诶————?!”


 


        #


 


 


        时间追溯到三个月前的某场晚宴上,为了窃取EU方面的作战资料,利用其打击布里塔尼亚在EU战场的行动使他们顾此失彼,鲁鲁修被CC强制穿上女装,混进晚宴现场。


 


 


        拒绝了第三个人的搭讪后,鲁鲁修小心的避开了所有酒精,拎着一小瓶气泡水来到阳台透气,等待大厦顶层传来的信号。这时一个颀长有力的身影从隔壁房间的阳台上跳过来环抱着他站稳身形。


        月光从云后温柔的洒下来,他在趔趄中对上一双绿色眼睛。


 


        两个人对视了三秒,同时开口:“你……”


        隔壁房间灯亮了,传来喊声,一柄刀子飞过来,那人敏捷的偏头躲了。鲁鲁修定睛想看清楚他的脸,这时他却对着鲁鲁修在月光下笑了。


 


 


      “呃,真不巧我现在可能还有点事……”不速之客挠了挠头发,似乎对手上沾的什么深色黏||腻液体啧了啧舌,“你能不能在这稍微等我一下?我想要你的电话号码。


 




        话音刚落,在隔壁阳台的人过来围攻他们前,他直接从阳台上跳了下去。对面传来清晰的骂声,似乎是直接追下楼了。


        鲁鲁修探头向下看他,就在此时,抓着钢索的卡莲从天而降,扯着他升上了顶层。


 


 


        顶层套房,鲁鲁修把倒在中控电脑前的尸体踢到一边,纤长的十指搭在键盘上,开始飞速解开顶层安||保密码。


      “卡莲,”他对在一旁待命的亲卫队长说,“第三道命令需要指纹授权。”


        卡莲哦了一声,她裹在黑色紧身衣里的身影就从房间的窗口翻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她一个人回来,鲁鲁修问她:“失败了?”


        卡莲一言不发,甩了个手指头在键盘上。


 


        鲁鲁修:“……脏死了,现在还用不到,先拿远点。”


        卡莲:“好的。Boss,那人差点吐我一身,我要求涨工资。”


        鲁鲁修:“我不怎么管人事决策,你让迪特哈尔特和CC说。”


        卡莲叹了口气:“我不想被潜|规|则,谢谢。”


 




        说着话的时候,穿着漆皮女王装的CC擦着鞭子上的血,鬼魅一样步入房间:“迪特哈尔特怎么?”


        卡莲:“我说的是你!别装傻!”


 


        鲁鲁修:“吵架出去吵,别在这儿抖刀子,上面还有血……我一会儿可能还有个约会的。”


        旁边的CC惊得鞭子都掉了:“你和谁约会啊?没听说有认识的人啊?”




        #


 


 


       鲁鲁修努力挨个给他们解释:“不,我不是觉得一个人很寂寞……也不想在家里养热带鱼或者养狗代替。”


       黑骑成员劝说未果,有点失望。


 


 


       然而在接受了“Boss居然要嫁人,啊不,结婚了,你看我就说他长这么好看一定是个基佬”“我们组织终于有全员看法一致并且正确的事情了QAQ”后,黑色骑士团成员喜大普奔,纷纷为老大挑选起高定款婚纱。


       鲁鲁修扶额:……我们公司文化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啊不,迪特哈尔特,别哭了,我也不想养猫……我并不像猫,谢谢。”


 


 


       藤堂虽然因为“什么这孩子真的是基佬吗”受到了冲击,板着一张脸,但仍关切的问他:“举办婚礼的话,是否需要假装一个普通家庭?如果不介意,我可以扮演你父亲。”


       千叶小声在旁边补充:“我……我可以扮演母亲……”
       迪特哈尔特急忙表白:“人种都不对吧!说到这个,zero,还是让我来……”


       鲁鲁修把迪特哈尔特拍到一边:“藤堂先生,非常感激您的好意,不过朱雀认识你哎……他也知道我爸那边的问题。”


 


       藤堂:“朱雀?……枢木朱雀?!”


       兴奋的黑骑成员一拥而上:“他叫枢木朱雀?Boss我们帮你查一查这个人的底细,不说他整个人,保证把他家七八门远方亲戚的履历都给你找出来!”


       鲁鲁修:“……建议你们直接奇异果百科,当年京都六家还算蛮有名的……”


 


 


       藤堂非常感慨:“还记得你被阿什佛德家接走后,那孩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呢。我伸手去抱他,他还咬我胳膊,用力向汽车扔石头。”


       鲁鲁修想到记忆里那个沉默忧郁的身影:“……我记得不是这样的。”


 


       CC:“就说是恋爱滤镜了,我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你,你俩在土坡上摸爬滚打,浑身脏兮兮像土狗一样。”


       鲁鲁修:“你把充满着人家回忆的向日葵山坡当什么了?!”


 


 


       #


 


 


       罗伊德·阿斯普林德的眼镜框歪在一边,但他没来得及伸手去扶,先是忙着把喉咙里纳豆味增馅的饭团吐出了。


 


       塞西尔也很惊讶,但还保持着基本礼仪:“朱雀……你要结婚了?你不是有个,白月光一般的青梅竹马的?”
       朱雀不好意思的挠头微笑:“就是他啊。”


 


 


 


       #


 


 


       枢木朱雀那天运气很不好,在宴会厅的隔壁房间击倒EU间谍拿走资料后,又在逃到楼底花园的时候遇上了一名身手矫捷的女忍者。花园里漆黑一片,两个人看不见对方的身形,但掷过来手里剑的角度十分刁钻。


       几经交手后,他把装有资料的随身碟扔给来接应的同伴,摸回楼底,在试图沿着外墙爬回宴会厅那层时,被阳台吊着钢索滑下来的一名穿夜行衣的红发女性顺便踢了下去。对方滑到楼底贴近,确认他不是EU方面的人后,对坠落摔伤了两根肋骨的朱雀视而不见,扬长而去。


 


 


       所以朱雀从安全出口捂着肋骨爬了七层楼回到宴会厅时,宴会已经接近尾声,他垂头丧气的推开阳台的门想吹吹风——


       那位有着黑色长发的美丽女性背对着他,静静站在星光下,似乎等了很久了。


 


       今天运气真好啊,朱雀怔怔的想。


 


 


       #


 


 


       鲁鲁修五分钟前刚刚被卡莲扔回阳台,还在平复着骤然失重带来的心悸,手里紧紧握着那瓶苏打水,怕对方看出来自己曾经离开过。他扭头看见一名戴着头盔和夜视镜,看不清面目的布里塔尼亚士||兵摇摇晃晃的向自己走过来,情急之下踢了他膝盖一脚,对方吃痛倒地,然后发出惊喜的声音——


      “鲁鲁修?”


       在鲁鲁修惊讶的目光中,那人摘下了头盔,露出温和微笑。和他之前撞过来的惊艳神色不同,那里带了些惊喜和失而复得的酸楚。


     “是我啊,朱雀啊。”


 


 


       哦,是小时候初恋的朱雀啊,不——等等我都变装了你是怎么这么快认出来的,不,你这是刚刚干了什么——


       鲁鲁修陷入巨大的震惊之中,手一抖把水瓶的盖子拧开,气泡喷涌而出,洒了他自己满脸。


       朱雀看着他有些狼狈的模样,似乎肋骨的疼痛都被缓解了。他开心的笑起来。鲁鲁修气不过,蹲下靠近他,试图掐他的脸。


 


       鬼使神差的,朱雀凑过去,就这么舔了久别重逢的青梅竹马的嘴角,在对方愣愣的目光中,开心的笑起来:


    “甜的。”


 


       #


 


 


       塞西尔依然觉得难以置信:“虽然朱雀也很会照顾人……但我以为你喜欢年龄大点的女性。”
       朱雀有点脸红:“因为当年很羡慕他妹啊。”


       罗伊德:“这已经无法从心理和生||理的角度来解释了吧?!”


 


 


       #


 


       虽然朱雀强调没什么必要,塞西尔还是主张为双方好,应该调查下对方的背景。


     “高中是阿什佛德贵族学院的,中学成绩非常不错虽然经常缺席,就是体弱,有个妹妹这你肯定知道了——”塞西尔对着终端念,“履历非常干净,现在在一个小金融公司当朝九晚五的小职员,公司法人是11区人扇要,他应该是自己招聘进来的,但是也有个私人账户用来倒腾股票,挣得没你多。总的来说没干什么违||法的事情,同事对他的评价还挺好的。”


 


 


 


       与此同时,鲁鲁修表面上的的同事们——黑骑成员七嘴八舌的对鲁鲁修汇报:“他是个军人,但看在库资料也就是普通一等兵——‘’


        "小学文化——”


      “kmf成绩惨不忍睹——”


      “因为是11区原住民的关系上前线的机会应该不多,没什么生命危险。”


 


       鲁鲁修听了半天,问CC:“说了这么多,你们的看法是?”


       CC:“结论是——应该没有问题,是可以放家里养着玩的。”


       鲁鲁修痛苦的解释:“我们是真爱,我不是要养小狼狗……”


 


 


       #


 


 


       在双方亲朋好友的一致通过后,他们俩终于去申请登记结婚,正式成为了兰佩路基夫夫。


       在姓什么这个问题上,两个人没有经过太多的迟疑,布里塔尼亚这个姓氏暂时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个秘密,而鲁鲁修认为枢木这个姓氏在11区登记也足够显眼了。


 


       用了迪特哈尔特给二人伪造的身份证明登记成功后,朱雀终于忍不住问他:


      “……你是不想被人叫做Kururugi Rurusyu吗?”


      “这是个好问题。”鲁鲁修板着脸回答。


 


 


 


 


 


       #


 


       婚礼前夜,卡莲和CC窝在沙发里,一起吃披萨看片。


       鲁鲁修路过她们俩:“明天拦截布里塔尼亚军|队能源补给的行动,准备好了吗?”


       卡莲仰头回答他:“都准备好了,我们还特意把婚礼现场定在了交||火地点附近的房产,明天你可以远程指挥。”


       鲁鲁修:“我把炸||弹的位置,用量和桥梁的支撑参数都算好了,你们只要在适当的时间按个按钮就好了啊。”


       CC叼着披萨:“反正你也可以带耳麦,能者多劳嘛。”


       鲁鲁修:“……你们是不是忘了我明天结婚?”


       CC:“真是任性的小孩,婚礼还没办就已经想甩手不管组织了。”


       卡莲实事求是:“BOSS,你下令的话大家会更有安全感的。”


 


       鲁鲁修叹气,决定认命:“那你们要多给我一倍礼金。”


       卡莲诚实的回答:“反正工资都是你发的。”


 


 


       鲁鲁修翻了个白眼,打算转移话题,问CC:“你们看什么电影呐?”


       CC:“Jeux d'enfants. ”


       鲁鲁修扶额叹息:“……多大仇啊。”


 


 


       #


 


       婚礼当天。


 


 


     “卧槽——哪里来的恐||怖分子把桥炸了啊!”


       基诺砸着方向盘绝望地喊道。在越野车震耳欲聋的鸣笛声中,妮娜、莫妮卡、罗伊德和阿尼亚都捂住了耳朵。他们的视线中,红的黑的白的蓝的,各种颜色大大小小的机动车流,在一堆钢筋水泥废墟前停滞着,场面非常废土非常乌托邦。


 


 


     “头顶的立交桥是在半个小时前被炸毁的,还好那时没有到交通高峰期,因此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罗伊德推推眼镜,“但是我们所在的这座跨海大桥是支撑不住桥面废墟的重量的,车流不尽快撤离的话,很可能这座桥也会垮。”


       莫妮卡问:“那我们会掉到海里吗?”


     “召唤莫德雷德就不会,”阿尼亚面无表情打开通讯器,“还能正好带我们赶到婚礼现场。”


      “坐莫德雷德去?第二天朱雀就会用兰斯洛特切开特里斯坦的驾驶舱——说起来,特里斯坦今天是固定养护日,我才觉得忙里偷闲可以参加婚礼的。”基诺捂脸。


       “你那机甲不定期抛光就不能开吗……”妮娜吐槽。


 


 


     “啊啊都是朱雀的错,”罗伊德在全体汽车的鸣笛声中揉着太阳穴,“为什么要和对方说自己是每个月只拿几个铜板工资的普通一等兵啊——告诉一个办公室小职员他嫁了个圆桌骑士很丢人吗?”


      “我不懂基||佬的情|趣,别问我。”基诺的眼神仿佛是死的。


      “……而且塞西尔就被邀请了。”罗伊德抱怨。


      “不需要你提醒我们同事婚礼都没被邀请的悲惨职场生涯了,罗伊德先生——他宁可不要我们的礼金。”


      “明明是抛头露面,参加各大媒体访问还登上头版头条的基诺连累我们……”莫妮卡小声说。


 


      “塞西尔比想着要驾驶机甲去婚礼现场的你们都低调多了。”妮娜冷静的指出,“朱雀的新婚丈夫是我高中同学,他很聪明,你们这样的——去了就会被他看出来不对的。”


 


 


 


       一个半小时后。


       放弃般呼叫了吉尔佛德准备回都城,并叫来了莫德雷德与佛罗伦萨参与救援后,基诺哀声抱怨着:“恐||怖||分子都注定孤独一生——怎么连个婚礼都不让人家安心参加啊!”。


      “恐||怖||分子真是敬业啊。”阿尼亚不带感情的赞叹道。


 


 


       #


 


       婚礼现场,朱雀和鲁鲁修面面相觑。塞西尔,阿什佛德学生会成员和娜娜莉坐在一桌,心里刷着弹幕大眼瞪小眼。娜娜莉看不见大家尴尬的表情,笑得像个天使,鲁鲁修眼眶发热捂住了心口。


 


       虽然两个人都知道彼此是孤儿——鲁鲁修不是孤儿胜似孤儿,但是看到婚礼没来几个人,两个人还是心疼,想这人怎么连朋友都没有。


    “妮娜呢?”鲁鲁修问米蕾,米蕾耸肩。


    “妮娜可能来不了了,”塞西尔带着歉意的微笑,“她说她和朱雀的同事们一同坐车过来,结果不知道哪里的恐||怖||分子把桥给炸了,他们堵在路上了,一会儿可能还要展开救援重建工作。”


       鲁鲁修把耳麦往头发后面藏了藏:“…………”


 


       朱雀想到妮娜不来,出了特殊状况都没人帮他遮掩,在内心刷了几个省略号,问塞西尔:“哪几个同事?”


       塞西尔:“布丁,粉红色的那个,还有——”她用手指在发尾绕圈圈,比了个小辫子。


       朱雀在得知没有造成任何伤亡后,从内心感激那伙kb分子。


 


 


 


       #


 


       温馨简单的婚礼仪式结束(黑骑众人在看摄像头监控直播,感动鼓掌,眼含泪花),他们两个人把照顾娜娜莉的工作暂时交给米蕾,跑出去透气,在洒满阳光的露台跳舞。


 


 


     “你在军队的前辈看起来人很好,”鲁鲁修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放松的倚在阳台绽放花朵的围栏上,“她说自己是在后方负责技术后勤的?”


     “呃——我其实因为是殖||民地的住民,所以很难被信任上战场,”朱雀一边绞尽脑汁编造着理由,一边让自己不要为对方迷人的腰线分心,“在后方负责物资运输搞搞后勤还可以。”


      “可是物资运输不是比普通战场士兵更重要的工作吗?”鲁鲁修迷惑的眨了眨眼。


     “哎鲁鲁修你不上战场所以可能不懂啦——”朱雀在内心疯狂尖叫他怎么懂这么多说好的普通金融小职员呢,“就帮着技术部,给螺丝上上润||滑油什么的,很普通的工作,甚至不怎么用动脑子。”


     “哦——”鲁鲁修拖长了音节凑近他的耳边,“那你上润||滑很熟练咯?”


 


 


       朱雀脸红心热,正要亲吻他的时候,两个人中间凭空出现一听汽水,利瓦尔喝啤酒喝的脸红,拿着一听给鲁鲁修准备的苏打水——他不会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喝酒的——又揽着朱雀的脖子,说可惜你没来我们高中,不然我们一定是好兄弟,听说你现在和妮娜一起工作啊她怎么样啊?


       朱雀在接受鲁鲁修高中好友们礼貌又刨根问底的问候时,看见鲁鲁修在人群缝隙中对他露出了一个抱歉又有点得意的微笑。


 


 


 


       终于摆脱了米蕾对于他存款的追问,送了朋友们回到屋子里后,朱雀把刚刚一直在利瓦尔手里的听装气泡水递给鲁鲁修,对方一边享受这难得的二人世界一边打开盖子——


       然后又被喷了一脸,汽水溅到朱雀的白西装上。朱雀凑过去,仿佛那天晚上情景的重现般,他又舔了鲁鲁修的嘴角一口:“还是甜的。”


 


 


 


       鲁鲁修有些脸红的把他推开:“早就想说了……这是普通的气泡水啊。”


       朱雀笑眯眯的亲了他一下:“是你甜。”
    


 
















       (第一章完


 




       *没有写出阳台那里雀要电话号码百分之一的苏——


       *CC看的那部电影是法国片两小无猜,关键字熊孩子,青梅竹马,久别重逢,爱你在心口难开,婚礼,殉情。鲁鲁修:婚礼前看这个,太不吉利了(不是


        想写美丽优雅的CC恶趣味的说法语(萌点清奇


       *干部们在公开场合,只要鲁鲁修带着面具都叫他zero,私下都叫鲁鲁修BOSS,要问为什么,因为大家关系好而且高中生组织boss不是很萌嘛=w=

评论

热度(98)

  1. cesiaashfordstudentun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