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革命机丨晴艾】我听见水车声

寒夜方舟:

算是半个番外,蠢萌梗一直很想写,正文终于推这里了赶快写


放个猫这种梗来自舰R




06.5 喵喵喵


“那个……艾尔艾尔弗?”


“有事?”


“——请问明天有训练吗!”


“没有。”


“——那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整理文件什么的我都可以——”


“不用。”


“——那,那我去参与维护Valvrave好了,顺便也可以看看冷却组件的研发——”


“别去添乱。”


“——那,那我——”


“——时缟晴人。”


艾尔艾尔弗啪的一声把笔拍在桌子上,他推开椅子站起来,一叠已经批示的文件扔到晴人面前,紫眼睛居高临下地瞪着从刚才进来开始就在没话找话的室友。


晴人不由自主后退一小步。


“指南翔子三天前递交文化祭申请,考虑到这次新内阁践行竞选承诺可能带来的舆论影响,以及现阶段模组处于无变轨推进状态,多尔西亚月面部队选择这段时间袭击的可能性在5%以下,我通过了申请。除必要岗位留守值班人员以外,包括Valvrave驾驶员在内全员两天假期——如果没记错的话我签字那天晚上你就在旁边看着,还兴奋地说了至少四十分钟关于旧吉奥尔传统的话题。”


“……是,是嘛……”


“明天就是文化祭,网络上都已经放了转播消息——然后呢,你现在又想搞什么?”


在那双危险眯起的眼睛注视下,晴人认怂地叹口气。


 


“——总之,就是这样。”


“……”


艾尔艾尔弗沉思。


他“记忆”里的咲森在时缟晴人活着的时候没机会举办这样大型的文化祭,那时战事吃紧,学校里一多半人都在轮班,指南翔子坚持拽着几个熟悉的同学办了些象征意味的小活动,他并不知道晴人有没有被拉去参加。


——所以现下这个状况也很难说是怎么造成的。


褐色短发的高中生穿着短裤短袖,双手痛苦抱头。他坐在下铺属于艾尔艾尔弗的床边上,旁边摊开一件黑白相间的衣服。


艾尔艾尔弗把视线转到那衣服上,——一件颇具吉奥尔风格的女仆裙子。


——记忆里有这个项目吗,他想不起来了。


“想想办法啊艾尔艾尔弗……呜……”他拼命揉乱那头本就不很规整的短发,“翔子和流木野同学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共识,居然能想出这种反串女仆咖啡屋……万一不小心被灵屋他们直播拍到……呜哇艾尔艾尔弗你要救我!重要的Valvrave驾驶员被拍到不行的吧!”


他抬起头,一双可怜兮兮的蓝眼睛看着面前一脸高深莫测的室友。


“——你们这个,明天几点?”


“诶!”晴人欣喜地睁大眼睛,他从床上跳起来一把拉住救星的手,“上午九点半开始——艾尔艾尔弗你有什么打算!请务必让我跟着——”


灰色短发的多尔西亚青年点点头,当着他的面在终端上添了一条备忘录:


——九点四十分,去时缟晴人所在项目组参观。


 


凡事总有意外。对于艾尔艾尔弗来说,这个意外多半与时缟晴人有关。


比如今天晴人起来的时候,往常早已收拾地整整齐齐的下铺仍然铺陈着被褥,他一时好奇伸手过去,在被子中摸出一只雪白的绒毛小猫来。


“……”


“……”


小猫跳到他肩上,一双紫眼睛凝视着他,额前的绒毛有一缕翘起来,脖子上白色的纱布绑了一个蝴蝶结——那大概是他昨天摄取rune后难得态度强硬地给艾尔艾尔弗包扎的——跟他那个总是冷冰冰的室友如出一辙。


“……艾尔艾尔弗?”


毛茸茸的尾巴摆过来,像一条围巾环住他的脖颈,软软的有点痒。


时缟晴人啪的一声手捂住脸。


 


“哇哦!”


“哇哦哦哦哦——!”


“你这家伙意外地很会玩嘛!——明明昨天看起来很抵触,其实乐在其中哦?”


“……啊哈,哈哈……”


时缟晴人努力挤出一个笑挂在脸上,当他换好“工作制服”出现在活动室改成的咖啡屋时,周围一票等着看热闹的全围拢过来。


流木野同学站在包围圈外若有所思,那眼神看得晴人心里一阵发毛。


就在这时,他的青梅竹马——也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翔子拼命挤开所有人冲到他面前来。


“晴人你——”


少女满脸不可置信,她颤抖地伸出手去,指间慢慢戳到了面前女装男孩子的——被女仆装束腰衬托得充满诱惑力的——


——胸部。


软软的,温热的。




“呜哇啊啊啊怎么做到的啦!这个!看起来比流木野同学都要大诶!”




“——什么!怎么可能你们是白痴吗——”无辜被殃及的流木野咲气势汹汹地也跟过来,伸手拍上去——


“——噫这到底是什么!真的软软的诶!”


一滴冷汗滑下额角,晴人察觉到周围几个同班的家伙听了两位女孩子的形容也蠢蠢欲动起来,这种危险让他不由得退后几步,举起双手挡在胸前。


——没脸见人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他在心里欲哭无泪吐槽。


女仆装领口开得很低,束腰上边只勉强包住胸部,脖子和锁骨的地方都裸露在外面——这样倒是很透气。


他低头看去,一只毛茸茸的脑袋探出来,耳朵不耐烦地抖了抖,一双紫水晶般的杏核眼睁开,透出一种被打扰的不满。


白猫柔顺的长毛在衣服里滚得有些凌乱,额前翘起的那一绺更明显了。它继续往外探了探身体,一对爪子搭在衣领口。


晴人感觉到小猫用尾巴扫了扫他赤裸的胸口——要穿这种奇怪的裙子当然没法在里面穿衬衫!


周围的同学愣住了,一方面恍然大悟,一方面新的好奇又被勾起来。


晴人感觉自己得说点什么来拯救这个气氛。


“——呃,你们吵到艾尔艾尔弗睡觉啦。”


话出口的瞬间,他绝望地看到周围人的神情更加高深莫测起来。


 


“——所以,你给自己的猫起了个那家伙的名字?”


“都说了就是艾尔艾尔弗啦——毬惠。”好不容易结束一上午注目礼的晴人在休息间坐下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在他的床上找到的——长得又那么像。”


“……”


“——别那样看我,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肯定就是他本人没错了!”


野火毬惠摇摇头站起来,“好吧,就听你说的,”她指指那以假乱真的胸部,“为什么会想到把他放那里?”


“……我换衣服他自己进去的。”


“……男生的兴趣真是难以理解呢。”


“……我觉得他可能只是想睡觉,毕竟是假期?”


“在宿舍睡不好吗?”


“……对不起,无法反驳。”


黑发少女哼笑一声,放过了他。


“——说起来都中午了,你不把他拿出来吃点东西吗?”


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拿”这个动词还真是微妙。晴人一边腹诽,一边站起来去厨房给自己拿了午餐,又特意找了一个浅口碟倒满了牛奶。


他拍拍衣服:“艾尔艾尔弗?吃午饭了。”


小猫动了动,轻巧地从领口跳出来。


他习惯性的探头到晴人手边的咖啡杯里,浅褐色的液体一看就放了过多的糖和奶。


“不行。”


一只手挡住他,他抬起头,正对上那双认真的蓝眼睛:“就算是艾尔艾尔弗,作为猫的话,咖啡加再多糖也不能喝哦。”


紫眼睛若有所思地眯了眯,艾尔猫顺着晴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旁边是一碟牛奶。


他回头,面前是晴人难得强硬的蓝眼睛。


野火毬惠捂住脸,期待起午休时间赶快结束,好把这一人一猫弄出去。


 


休息间的大门被砰的一声推开了,指南翔子站在外面,中气十足地喊道:


“——我们的英雄,一号机驾驶员时缟晴人也参与了这次文化祭哦!”


晴人惊恐地睁大眼睛,逆光里翔子的身影模糊不清,直播用无人机嗡的一声从她身后飞起来,俯视着这间窄小的教室。


艾尔猫八风不动地坐在牛奶碟前面,甚至舔了舔爪子。


 


“为什么会变成猫呢?”


“这个,就算问我也……”


“是不是前一天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怎么可能啦,我又不会拿奇怪的东西回去给他吃。”


“……为什么一定是你拿的?”


“你能想象艾尔艾尔弗自己去找什么东西吃吗?”


“……还真不能。”


“所以嘛,那天我只拿回去了很普通的午饭——哦对了,还有翔子的新作羊羹。”


“羊羹?那种东西会有什么奇怪的配料吗?”


“是翔子做的,为了有勇气吃下去我没敢看制作过程……”


“……”


犬冢久间同情地拍了拍晴人的肩膀。


 


当晚。


换回短袖短裤的晴人洗完澡,浴巾裹着怀里的毛团走出来。他先是用干毛巾一阵乱擦,然后又拿出吹风筒调到热风中档一阵乱吹,颇有打击报复之意。


狂风中艾尔猫眯起眼睛,一声不喵。


“——所以到底怎么才能变回来呢……”


晴人关掉吹风筒,自言自语道。


艾尔猫跳到桌子上,平视晴人的眼睛。


做梦般的一天,吉奥尔沦陷后,每一天都心惊胆战的咲森学生终于短暂的回到了他们最为熟稔的环境,校园,社团和文化祭。没有战火,警报,没有Valvrave驾驶员和多尔西亚军。


意外之下原本准备今天解决的文件在桌角静静地堆了一摞。


­——也许明天就将天翻地覆,多尔西亚的炮火毁灭模组,但是今天的白猫,还能安安稳稳地沉睡在温吞的褐发少年怀里。


时缟晴人闭上眼睛,脸上泛起紧张的红晕。他慢慢凑过去,柔软的嘴唇轻轻触上了面前的小猫。


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明明关了门窗,他却真切地感受到耳边拂过一阵微风,鬓角的发梢也被吹动起来。


他睁眼,雪灰色头发的青年正半靠在书桌上,身上穿着昨晚借他的那件短袖,颈侧的绷带尾部蝴蝶结——晴人唯一会系的结——散落开来,随着莫名的风飘动。


艾尔艾尔弗深沉的紫眼睛凝视着他,晴人控制不住地沉溺进去,他继续凑上去,双手不由自主揽上他的肩膀,唇齿相触,舌尖交叠,艾尔艾尔弗没有拒绝,甚至也伸出手回应他,他不禁加深了这个突如其来又顺理成章的吻。


——心里有什么深埋的,跳动的,让人脸红心跳的念头就呼之欲出——


 


“……”


艾尔艾尔弗冷漠地靠在书桌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手里拎着的那只蓝眼睛的布偶猫。




-番外FIN-


猫化的猫饼通过kiss传染



评论

热度(84)

  1. cesia寒夜方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