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反逆白黑]星之所在-5

123:

“蜜、蜜月?”

敏感地捕捉到某个关键词,朱雀愣了一下,连忙满面通红地摇头否认:“不不不,我没有订这种房间。”

“哎呀,客人您真会开玩笑。”以为他想耍赖,工作人员表情里顿时带上了不快,“两个小时前您致电敝酒店,要求订一间带有娱乐设施、足够宽敞舒适的双人房间时,正是我接的电话。符合您要求的只有蜜月套房,我当时可是说得一清二楚呢。”

这么一说,朱雀恍惚记起,自己在星盗团团员发动各种交通工具离开集会地点的引擎声里打电话时,马达声轰鸣的那一刻,似乎隐约听到电话那头在说什么月。

只是,当时他只顾着为订到了符合好友要求的房间而开心,没有深究便直接说了OK。

现在看来,似乎是铸成了大错。

鲁鲁修责难的目光让朱雀如芒在背。

“等一下……”

他心虚地抬起手想要解释,却被一脸营业性微笑的工作人员打断了话语:“虽然蜜月套房价格略高,但为了如此美丽的夫人也是值得的。对不对,客人?”

高文当然是最美的——但是,等等,她是把躺在床上、只露出头部的好友误认成女生了吗?啊啊还有,我否认的初衷并不是因为小气啊啊啊!

误会重重,朱雀一时不知是该先解释性别误会;还是声明自己并不吝啬;又抑或回到最开始的话题,解释自己只是一时大意,并非故意选择了这种房间。

不等一脸纠结的朱雀做出选择,工作人员已然一锤定音:“客人,您要求的娱乐设施就在套房内,除此之外敝店还准备了一些小道具。祝两位有个愉快的夜晚,再见。”

一口气说完,工作人员便飞快地消失在房门外。宽敞的套房内只留下一个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芝士蛋糕和两名表情复杂的少年。

尴尬的静默持续了片刻,鲁鲁修率先开口,精致的眉宇间带着显而易见的疑惑与不悦,“兰斯洛特,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什么蜜月,什么夫人,什么道具,委实太无礼了!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不见,兰斯洛特的变化竟然比三年前重逢之时更大,而且还是朝不良方向发展。兰斯洛特最近究竟经历了什么?以致变得如此——

朱雀忐忑地转过身来,正好迎上鲁鲁修审视的目光,连忙局促地低下头,再度移开视线,“不不,这只是……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哦?”把朱雀面对工作人员质问时的哑口无言统统看在眼中、并将之理解为心虚的鲁鲁修不太相信这话。思忖片刻,才问道:“那你是不是该向我道歉?”

鲁鲁修口吻有些严厉,同时心中已经飞速列好了计划:自己应当尽到好友责任,绝不能对兰斯洛特的堕落听之任之。唔,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兰斯洛特的改变有70%的可能性是由于误交损友,那就设法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好了。这么一来,虽然那些狐朋狗友仍有47%的概率会来纠缠兰斯洛特,但完全能扔给皇家侍卫队解决——

不停思索着该如何帮助好友改变恶习的鲁鲁修一时忘了疲惫,澄澈紫眸因思考而熠熠生辉,在水晶壁灯的映射之下如同精心雕琢的紫色宝石一般溢彩夺目,使得本就俊美无俦的面庞越发动人。

朱雀讪讪地抬起头,原本准备依言道歉,却在看到好友的面庞时瞬间忘却所有言语。

他的朝思暮想,他的心头珍宝,他的此生挚爱,此刻已然近在咫尺,呼吸可闻,温暖可期。他怎么还能把时间浪费在不着边际的废话上?

“我,不会道歉。”朱雀缓缓开口,眼神异常坚定。

这回答完全出乎鲁鲁修的预料。年轻的皇子鲜有地流露出困惑,以及难以觉察的轻微不安,“你说什么?”

朱雀适才的不安已然统统沉淀,英俊的面庞写满前所未有的执着,“虽然这的确是误会,但我现在最想说的话并非抱歉,而是告白。”

“高文,我喜欢你——超越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鲁鲁修不知所措地看着突然认真起来的好友,头脑一片空白,脑海中唯有那句喜欢不断回响,海潮般铺天盖地占据他每一寸心房,他的神智随着潮水起起伏伏,却茫然得辨不出方向。

兰斯洛特喜欢他,比任何人都喜欢。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体悟到这句话所包含的意义,迟来的红晕迅速爬满脸颊,眼神却于慌乱之中,带着几分不自知的喜悦。

朱雀单膝跪在床边,双手分别撑在鲁鲁修枕畔,像一头完全掌控了猎物的孤狼,着迷地欣赏着身下人的反应。

隔着薄软的被褥,他贪婪地汲取着鲁鲁修特有的清爽味道,声音低喃如耳语情话,“你也喜欢我的吧?以前我就发现了,你从来无条件信任我,对我的关心远远超过其他人……你会记住我说的每一件小事,观察我的所有喜好……我惹了你不开心,你也不会像对待其他人那样疏远冷落我,而是努力替我找借口,或者说,给你自己原谅我的借口。对么?”

鲁鲁修停止运作的大脑不由自主顺着朱雀的话语开始思索,很快便无奈地发现,这个此刻完全笼罩了自己身体的男人真没说错。

从很早以前开始,他便信任这个人,一如相信自己。

这个人是完美的,若有无礼,那一定是别人的错——他刚才所想的计划,不正恰好证明了这点?

至于其他方面,诸如情感比别的朋友更加深厚、分别时格外想念……不必这人提醒,他早有觉察。

目不转睛地回视着相距不过数寸的沉绿眼眸,鲁鲁修深切意识到,自己待这个男人从来与众不同。内心深处最柔软之处,潜意识早已自动珍藏好他们之间的所有美好时光,宛如雅几上用水晶瓶精心供起的折枝桃花,因不断回忆而愈发闪闪发亮。

除了妹妹、父母之外,这是唯一一个走进他内心的人。

可是,这就是爱情吗?为什么不可能是知己、是好友?

从未有过恋爱经验的鲁鲁修带着疑惑,不由自主说出了自己的不解。

他的表情实在太无辜也太诱惑,朱雀用尽所有自制力,才苦苦忍住不顾一切尽情狂吻索取的冲动。

“完全不一样。”朱雀的声音因忍耐而越发沙哑,“知己之间只有惺惺相吸,但我对你实在有太多——”

这一瞬间,朱雀脑中掠过无数直白赤裸的词语。但注视着身下无论何时都不掩贵气的少年,他最终在小时候于首相府邸中被迫阅读的功课里,选择了另一种含蓄又直白的说辞,“我一直想和你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

某方面相当迟钝的鲁鲁修听懂了,脸顿时红得无以复加,结结巴巴地抗议,“我、我又不是女人,不会结果——不,是不会生孩子。”

注视着窘迫不堪的鲁鲁修,朱雀自然无比地说道:“诶?可我记得你对我说过,没做过的事不要轻易下结论。我们还是先来试一试吧,说不定可以呢?”

“你——”对于好友的逗弄,鲁鲁修难堪又恼怒。但几个呼吸之后,他忽然平静下来,不甘示弱地回应:“好啊,那就来试一试。”

“!!!”这下子轮到朱雀吓了一大跳,瞪大眼睛看着鲁鲁修,一时说不出话来。

带着反击成功的小得意,鲁鲁修把刚才磨蹭时落下的被子重新拉到下巴,严严实实地盖好,“不过,得先等我养足精神。为了赶来见你,我已经快三十个小时没睡觉了。”

朱雀傻傻地看着鲁鲁修大大方方地闭上眼睛,摆出一副好睡的架势,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不太确定地凑过去,小声问道:“喂,你这算是接受我的告白了吗?”

鲁鲁修一动不动,但小巧的耳廓却悄悄烧红了。过了很久,他才说:“我睡着了。”

“哦……那我也睡着了。”朱雀自觉地爬到另一边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迟疑一下,毅然伸手环住枕边人纤细的腰身。屏住呼吸等待片刻,见少年没有抗拒挣脱,才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评论

热度(43)

  1. cesia梅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