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索然无味的ABO》

朗乐:

> #* Title:*索然无味的ABO


Pairing:枢木朱雀/鲁路修


Rating:PG-13


Notes:因为没有h,所以叫索然无味的ABO。@星影 的点文


Warning:ABO的一些日常,其实和ABO没什么关系。可以别称:男朋友比我厉害怎么办。雷者out⚠⚠



1


其实Omega和Alpha在发情期外也没什么特别多不同。


至少鲁路修和朱雀是这样。骨头没多一块也没少一块,鲁路修有的时候帮朱雀放松筋骨,一块一块捏过肌肉,闲的时候就一块一块汇报这是第几块骨头的位置,搞的朱雀背后发凉。好像自己是Alpha吧,这个想法还没成型就在鲁路修用巧劲找准点的分筋错骨手里消失了。


鲁路修是医生,负责外科,负责内科。因为他聪明,什么都会,所以什么都负责。朱雀对这件事情感到不可理喻,本着“你本来就身子弱”的理念托人把他转到副院长的职位,除了几个大手术,平时基本不用进手术室。院长是个叫罗伊德的,平时闷头在实验室基本不出门,挂着一个虚职搞科研。据说这位比鲁路修还杂,后者再怎么懂,至少还在人体范围内,那位听说已研究起了核弹。


但是鲁路修睡觉的时候真的很像猫。


枢木朱雀小心地给他盖上被子,一点声音都不敢出。他睡觉特别浅,拉个窗帘都不行,整个人微微缩着在一角。当然也有一点,因为他长得好看,怎么都好看。


朱雀还知道他不特别喜欢吃葱。


2


他们相识于一场火灾。


那天国防局有两批人,一批是以朱雀为代表的军部官员,来研究“爱之女神的投入使用是否符合人道”,一批是鲁路修和罗伊德等国家中心医院的医生,来进行气体的检验。结果那气体特别易燃,恰好有个叫利瓦尔的男护士笨手笨脚到了极致,火苗说蹿就蹿,鲁路修当然也要说跑就跑。跑到半路恰好遇到了赶来救人的枢木上将,半道给截下了。


枢木朱雀:里面还有人吗?


鲁路修想从他旁边绕过去:不知道。


枢木朱雀:实验室在哪?


鲁路修想从他身边挤过去:直走!


最后就是他们一起被困住了。枢木朱雀:你怎么刚刚不跑?


鲁路修:……


枢木朱雀觉得这个医生真的就很有义气,他枢木家一直都很注重义气。所以等出去就千方百计要了一份资料开始追求他,越看越喜欢:家庭条件好(不列颠贵族),事业能力强(什么都会),有义气(自己想象的),还是个Omega。这年头Omega不好找啊,Omega啊!


毕竟枢木朱雀没和这种人谈过恋爱,又加上给人家的第一印象不太好,一直很坎坷。不过他的恋爱新闻到时人尽皆知,有天尤菲米娅给他打电话:听说你在追求一个人?


枢木朱雀说是啊,然后禁不住倒了很多心酸的恋爱苦水。


尤菲米娅:…那是我弟弟。



枢木朱雀:你帮我,你帮我我啥都做。


尤菲米娅:我最近收养了一只猫但是家里不让养……


枢木朱雀:我养!我养!!


啪交易成功。


就算是鲁路修那样对于恋爱清心寡欲的人,都禁不住自家姐姐每天提枢木朱雀。譬如某天早上家里门铃响了,一开门她端着一盘糕点站在外面:你尝一尝。鲁路修当然就给个面子尝一尝,还没咽下去尤菲在一边幽幽地张嘴了:这是枢木朱雀千辛万苦买来的……呛得鲁路修咳了三分钟。


又譬如鲁路修最近加班忙,半夜老是接到她的电话:你干嘛呢?加班呢?你身体弱要多喝热水,加点蜂蜜哈。鲁路修还没反应过来自家姐姐怎么知道那么多,下一句:这都是枢木朱雀吩咐的。


鲁路修:……


于是从尤菲米娅嘴里他知道了枢木将军对于衣服很看中,特别喜欢味增汤和生鱼片,父母早逝,甚至还知道他每个月赚多少钱。枢木朱雀又总是在眼前晃悠,今天来视察微生物部门的领导是他,明天视察放射科的也是他,后天的骨科他一推门看到的还是他。


鲁路修:……


鲁路修这种恋爱白痴才不知道自家姐姐是助攻,以为那少女已经爱枢木朱雀爱得不可自拔了(不然怎么连枢木上将睡觉的姿势都知道),毕竟对枢木朱雀也有点好感,虽然心里有点膈应,但是他一直更看重事业,打算约个时间找枢木朱雀出来谈谈,让他以后对自己姐姐好点。枢木上将接到短信的时候正喝水,激动得杯子都摔了。正好砸到打瞌睡的亚瑟面前,黑猫跳起来就是对着他一顿狂抓。


然后他们周六就见面了,鲁路修看着枢木朱雀手上数道红痕,疑惑很久以后说:你们体能训练还蛮辛苦的……


过了很久才进入正题,枢木朱雀晕乎乎光去看脸了,一直到迷瞪里听见:「你和我姐姐在一起,一定要好好对她」才发现不对。枢木上将一直都是个急性子的人,拍桌而起:俺喜欢的是你!你要不要考虑下和我谈个恋爱啊!


鲁路修被他的方言震慑住了:…?你让我想想。


反正最后还是想通了,所以过程没那么重要。




3



鲁路修和其他的Omega不一样,枢木朱雀早就能感觉到。


从最明显的发情期开始说。


别的O不是,就那个,比较……枢木朱雀双手笔比划来比划去,就比较……


尤菲米娅:快说。


枢木朱雀一狠心:比较动情!


尤菲米娅:哦。


但是鲁路修他就,让我感觉就算到了发情期他好像也不是特别需要我的样子……枢木上将很颓废,我感觉他自己忍忍都能过去嘞……


尤菲米娅翻个白眼,那实际上垒的时候呢?


枢木朱雀瞬间眼冒精光:他太棒了!


尤菲米娅不屑笑。


呵,恋爱的腐烂味道。


再从事业方面说。


就,别的,别的不是都……


尤菲米娅嘎嘣一声咬碎了嘴里的汤匙:说人话。


都不是那么喜欢工作!都喜欢窝在家里!我能养得起他的!为啥鲁路修老是不相信!


尤菲米娅懵逼:你以为你这个吃死工资的人赚的比鲁路修多?他光投资就搞了七八年,还有我爸妈留的财产的利息存在银行里二十多年一分没动过,光城南他就趁着新楼盘买了三套房子现在蹭蹭价值往上窜…说到这个,潘多拉贡最有价值的那幢房子他住到19岁……


哦。



4


可是我体育比他好。


5


他要体育好做什么?


6


枢木朱雀抑郁了。


鲁路修一眼就看出来了。从回家开始他就闷闷不乐,这几天经常对着窗户长吁短叹,类似于「上天真是不公平」、「这到底是为什么」一类很灰暗的句子。鲁路修觉得他这样下去状态会很差,正好已经是年底,修奈泽尔要到军部去考察,必须要打点好精神才行,于是问他:朱雀,你怎么了?


枢木朱雀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他,更萎靡地靠回桌子上。慢慢、慢慢地软下去,啪一声倒掉。


鲁路修:?


当天晚上,枢木朱雀还是强打精神拖着行尸走肉一样的身体给鲁路修做了饭。后者一边咀嚼很韧的乌冬,一边好像看到了一些线索。是不是因为自己不会做饭,所以让朱雀困扰了?


第二天早上朱雀看着炭一样的两个鸡蛋:……


更颓废了。


虽然感觉很疑惑,但鲁路修并不是那种不往前看的人。况且年底就算是他也忙得和个孙子一样,更何况院长不管事,于是他就更没空管这些。鲁路修加了三天两夜的班,朱雀开了三天两夜的会,俩人再见面的时候不得不扶一下对方好站稳。鲁路修筋疲力竭道:走吧,回家吧。


枢木朱雀说我实在没力气开车了,听殿下叨叨比想你比我有钱这件事还伤脑子……


然后空气静止,枢木朱雀缓慢地扯出一个尴尬的笑:…Hi.



7


你这几天就因为这种事情这么精神萎靡?


枢木朱雀小媳妇一样坐在地上不说话。


鲁路修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半晌,哈哈哈笑出声:现在知道我是下嫁了?


枢木朱雀委屈Max: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还以为…


鲁路修好容易止住笑:我还没告诉你吗?还是你太笨现在还没反应过来。我叫什么名字?


鲁路修……


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青年接上他的话,现在你懂不懂?


布里塔尼亚,布里塔尼亚……


枢木朱雀心空二十秒:………那修奈泽尔殿下是……


我哥。


…………查尔斯陛下是……


我父亲。


……………玛丽安娜王妃是……


我母亲。


……………………那你住到十九岁的「潘多拉贡最有价值的一幢房子」是……


鲁路修思考了一下:哦,皇宫吧。


枢木朱雀死亡。


不过我还是很奇怪,为什么你会不知道?尤菲米娅是我姐姐,你难道忘记了?


枢木朱雀绝望地抓头发:她和我说她的姓是改的。


这个智商,认证了。


8


枢木朱雀在地上呆愣了几秒,鲁路修就看了他几秒。


然后他缓慢地弯下腰,逼近他。抱住他的脖子。枢木的鼻尖就停留在他脖颈旁边的柔软部位,散发着海盐和薰衣草的香气。他轻轻蹭一蹭,青年满意地吐息:那么现在呢,现在感觉怎么样,枢木上将?


枢木朱雀愣愣地:感觉捡到了宝。


鲁路修在他旁边嘻嘻笑了一声,嗯…我也觉得你运气真不错。


亚瑟跑过来拱了下他的手指,鲁路修腾出一只手摸着它的耳朵,新年假去旅行吧。带我去日本看看,嗯?


哇,新年机票好贵的…


对!所以我有钱嘛。鲁路修打了个响指,不会亏待你的。


枢木朱雀定定看着他,半晌道:…你说咱俩聊家常观众会不会有点闷。


鲁路修:我才不管咧。他们又没结婚,才不知道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End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