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反逆白黑】BIRTHDAY TRIP

ZERO REQUIEM:

和服骑/乘PLAY....(*´艸`*)






【反逆白黑】BIRTHDAY TRIP BY J.F.




坐在專機裡,魯魯修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但朱雀知道魯魯修現在的心情非常好。


 




那雙紫眸閃動着光芒,實在讓朱雀好迷戀。他情不自禁地側身,吻上魯魯修的唇偷去一個吻。


 


「又不是第一次去日本,怎麼今次那麼高興?」


 


 


也許是因為平時要在人前保持適當的距離,在只有他們的時候,朱雀總是會變得格外黏人,坐了不夠三分鐘就抱上來,手也不客氣地往他身上亂摸,偏偏自己對他一點辦法也沒有,還是該死的為他心跳。


 


這樣,究竟算不算一物治一物?


 


魯魯修努力維持着一臉無動於衷的表情,暗暗調適自己的呼吸好令其不要太急促。


 




他轉過頭去,看着坐在他旁邊的朱雀,微微掙脫開朱雀的懷抱,「我看起來很高興嗎?」


 


朱雀點頭,不屈不撓的繼續纏上去,跨坐到皇帝那張幾乎是双人床尺寸的華麗躺椅,「反正現在又沒有人……」


 




在上機之前他已經清楚吩咐,沒有命令的話不准有人進來打擾,現在是難得的兩人獨處時間,他當然要好好把握住機會溫存一下。


 


 


魯魯修的衣服很快被朱雀解開,再這樣下去可就沒完沒了,但是這是在飛機上……


 




就在此時,椅子旁邊的通話器亮起了紅燈,代表外面有人想和皇帝對話。魯魯修連忙一把推開朱雀,按下通訊鈕。


 


傑雷米亞的聲音響起,「陛下,距離抵達日本還有十五分鐘。」


 


「我知道了。」


 




魯魯修回過頭,用力扭住朱雀的手,「好了,快坐好。」


 


朱雀欲哭無淚地坐回原位,都是傲嬌惹的禍……


 


 


 


魯魯修把衣服整理好,確保還是一絲不苟免得讓別人看出端倪。


 


……不過,也許他的確很高興。


 




因為今天,是朱雀的生日。


 


 


由於今次到日本是私人性的性質,沒有官員在候機坪迎接他們。朱雀和魯魯修到了樞木家的本家大宅,然後拜見樞木玄武。


 


「父親。」兩人跪下,「我們回來了。」


 


「嗯。」樞木玄武滿意地看着眼前的兒子們,示意他們站起來,「歡迎回來。旅程還順利嗎?」


 


「是的。」朱雀頷首,魯魯修則在心裡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才怪。


 


樞木玄武點頭,「朱雀,你先去換衣服,我要和魯魯修說話。」


 


朱雀聽命而去,樞木玄武轉向魯魯修,對他微笑。


 






「魯魯修,謝謝你讓朱雀回來慶祝生日。」樞木玄武知道眼前這個孩子為了這一天花了多少心思,他二話不說推掉了在布里坦尼亞的各種慶祝活動,努力把時間空出來前來日本。


 


在之前,每年這天,樞木玄武都要獨自一天渡過,獨自想念他生死未卜、不知道身在何處的兒子。


 


 


但是如今,多年的空白終於能填補,他還多了一個細心體貼的好兒子。


 


魯魯修搖搖頭,也對樞木玄武微笑,「這是我應做的,生日本來就應該和家人渡過,我沒做什麼要父親道謝的事。說起來,要道謝的人是我才對。」


 


 


他再次行土下座禮,認真又誠摯地說,「感謝您和母親讓樞木朱雀誕生在這世上。」


 


樞木玄武一愣,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鼻酸。


 


 


他伸出手讓魯魯修站起來,說不出話來。


 




……感謝你,成為我的兒子。


 






朱雀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人,他不是第一次看見魯魯修穿上和服,但是從沒在像現在這樣,看得入迷。


 


一件簡單的黑色和服,完全沒有特別的飾物,材料也並不特別高級,只是居家服的柔軟舒適質地。


 




配上魯魯修,也許平時看見他穿得太多布里坦尼亞式的傳統服裝,一旦穿上這麼道地的日本和服,就不禁感到濃濃的異國情調,有種迷人的風情。


 


 


最重要的是,在魯魯修身上,他找到了家的感覺。


 


 


 


樞木玄武的情緒很高漲,在等待吃晚飯的時候,他拿出了多年前的相簿,並說起了朱雀小時候的趣事。魯魯修和朱雀陪在他身邊,不時追問想要知道更多,而朱雀也笑着回憶,記起了一些模糊的片段。


 


庭院不時傳來竹筒的濺水聲,為整個和室添了一絲平靜。


 


 


 


魯魯修翻開那本相簿,溫柔地撫過每一張相片。還在襁褓裡只會哇哇大哭的朱雀、開始長牙的朱雀、學會走路的朱雀……很鎖碎的事情,但這些都是朱雀生命中,美好的成長印記。


 


 


晚飯準備好,三人紛紛落座,拿起了象徵幸福的白木筷子,齊聲說,「我開動了。」


 




熱騰騰的紅豆飯上灑滿芝麻鹽、豪華的壽司刺身令人食指大動。朱雀看着魯魯修,擔心他吃不慣而且長時間跪坐令他的腿會麻痺,但是見魯魯修泰然自若的模樣,看來還可以忍耐。


 


家人聚首一堂,樞木玄武特別高興,「朱雀,魯魯修,今天要喝多一點!」


 


朱雀為他倒酒,笑着答應,「是。」


 


魯魯修把杯子裡的清酒喝光,逗得樞木玄武更開心了,開始要和他們拼酒。朱雀和魯魯修不想逆他的意,乖乖地喝了一杯又一杯。雖然他們喝的清酒只是度數很低的米酒,但正是因為如此才容易失去控制,到了後來還是朱雀裝作快受不了,魯魯修和樞木玄武才停下來。


 




熱熱鬧鬧的吃過晚餐,他們喝着甜湯,然後樞木玄武拿出一個紙袋,上面印有鶴和龜這些象徵長壽的吉祥圖案,放到朱雀手中。


 


「這是千歲飴糖,象徵延年益壽。你這孩子又大了一歲,要更加成熟穩重才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挺直身軀,這才是樞木家的男人。」


 


 


朱雀點頭,「是。」


 


樞木玄武轉向魯魯修,「魯魯修,朱雀就拜托你了。」


 


魯魯修微笑,「好。」


 




看着他們一起離開,樞木欣慰地笑了。


 




 


朱雀和魯魯修回到他們在日本的房間,打開紙門,把被褥拿出來鋪在榻榻米上。


 


由於樞木玄武喜靜,本家的傭人並不多,很多事需要他們親自動手。但魯魯修卻很享受這一切,平時在布里坦尼亞皇宮事無大小都有僕人為他張羅一切,在日本他能嘗試不同的生活方式,實在很難得。


 




朱雀只留下一盞燈,把其地燈關掉,「你還好嗎?剛才喝了那麼多酒。」


 


「當然沒事。」魯魯修瞪着他,「你看,我……」


 


話還沒說完,魯魯修就不小心被和服下襬絆倒,朱雀眼明手快的抱住他,兩人雙雙倒在榻榻米上。


 




「你看你,分明是醉了還逞強。」朱雀摩挲着魯魯修的臉,忍不住落下輕吻。


 


魯魯修瞇著眼睛,頭有點昏、視線也有點模糊不清,但還沒到神智不清的地步。他下意識反駁,「……才沒有。」


 


 


他抬起頭,「朱雀,對不起……我沒有為你準備禮物……」為了把今天空出來,他硬是把一個星期內的政事在一天處理完畢,不然會導致許多政令停滯或是延遲,影響深遠。


 


但是這麼忙碌,他根本沒有時間為朱雀準備禮物。


 


 


朱雀一愣,然後溫柔地笑了。


 


「不用了,」朱雀輕吻他的手,「你陪我來日本就是最好的禮物了,為了這天,你已經付出很多了。」


 


魯魯修搖頭,還沒找到親生父親之前,朱雀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出生,自然也不過生日。魯魯修在樞木玄武那裡知道了朱雀的生日是七月十號之後,就下定決心要讓朱雀在這天來到日本,在他出生的地方,和父親渡過這天。


 


 


朱雀當然知道愛人的心思,把魯魯修抱得更緊。


 


「魯魯修,我已經不是來歷不明的孩子了,現在,我有兩個父親,一個母親,還有一大堆兄弟姊妹……而且,我有了和我共渡餘生的伴侶。能誕生在這個世上,我真的很幸福。」


 


有種無法形容的溫熱在心裡洋溢出來,魯魯修伸出手勾住朱雀的脖子,迎上一吻。


 


「生日快樂,朱雀……」


 


吻過之後,就再也停不下來了。


 




http://wx1.sinaimg.cn/mw690/bda7741egy1fhf3ipos7sj20c846pjuj.jpg








「生日快樂……朱雀……」


 


朱雀溫柔地笑了,這樣的愛人實在令人無法忍耐,只想緊緊擁抱着他,直到地老天荒。


 


 


他深情地在魯魯修眼角印下親吻。


 




和他一起來到日來,和他一起慶祝生日,實在太好了。






 


「……謝謝,我很高興。」






END。







评论

热度(59)

  1. cesiaZERO REQUIE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