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反逆白黑/原著向] 骑士精神

太阳鲸:

前言:遭受官方沉重打击,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产物。感谢官方给了这么一个梳清理解的机会,让我们对朱修爱得更加坚定。




引子




  “我要成为守护鲁路修和娜娜莉的存在。”




正文


 


  夜里,零之骑士从战场上回来,身上还带着厮杀过后的气息,用手推开皇帝的寝殿,一股熟悉的气息将朱雀僵硬的身体柔软地包裹了起来。暗色披风下的男人屈膝示意,“陛下,我回来了。”站在窗前的那人绕过床帏,用手轻轻按在他的肩膀上,“辛苦了,已经说过,私人时间不必行这样的礼。”明明是一只骨感纤细的手,肩膀却感受到不轻的重量,骑士大人直起身时竟是顾着那一分力道斜了一下身体,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鲁路修看过去,只觉得那东西是掉在自己的心脏上,尖尖的棱角戳出几个不会流血只会作痛的小洞。


  


  ——枢木朱雀的骑士徽章。




  最早作为朱雀担任王族骑士一职的证明,由尤菲米娅亲手颁发到朱雀手中。




  虽然目光因为些许的痛楚而模糊,往事的细节却仍然历历在目……


 


  那是鲁路修得知朱雀答应成为尤菲骑士的第二个星期。




  朱雀从军队回来,两个人一起逛了超市,期间不知道聊了什么不被语境所期待的内容,终究不可避免地陷入到一种说不清缘由的沉默里,为了打破这种胶着,朱雀看似随意地提起他在军队接受的新培训课程。




  “骑士精神与行为规范教程?”




  “是啊,据说是所有担任王族的骑士都必须完成的课程。”朱雀从鲁路修手里接过有些沉重的购物袋,“包含两个部分,一个是文化课,一个是作战训练课。不瞒你说,作战训练的任务完成起来是很轻松,文化课倒是真让我头痛。”


  


  鲁路修闻言嗤笑,“你不就喜欢那样没头没脑打打杀杀的东西么?”




  “哪有——鲁路修好过分,即使是作战训练课,也强调了在力搏的同时保持优雅不失风度呢。”




  战场上的优雅风度只让人分心,终致葬送人的性命。鲁路修内心不屑地想到。


  “那文化课都说些什么呢?”——还是将话题切回他熟悉的智力领域。


  “唔,讲了中世纪骑士制度发展的历史,军事装备,服役报酬什么的,还提到了骑士精神的演变。”


  “哦?”鲁路修闻言扬眉,“怎么变?”


  “鲁路修又在考我不擅长记忆的东西,”朱雀苦笑道,然而还是乖乖搜肠刮肚,“讲的好像是……骑士一开始是帮着领主打天下,打完负责帮领主保护家园,后来又变成帮jiào会作战,再后来……就变成帮不列颠打仗了……”


  “‘骑士精神’,”鲁路修听不下去了,“最早只是日耳曼部族的一种尚武精神,骑士负责保卫豢养自己的领主或是雇佣者的领土和人身安全。后来到了中世纪,被罗马天主jiào会改造成了一种宗jiào道德,随着十字军东征之战落下帷幕,十四世纪的骑士精神一度走向衰败,直到不列颠帝国建立,恢复了中世纪的骑士制度,为不列颠王室所用。如今的骑士已经完全不受雇于个人,而成为不列颠皇族的直属部队,骑士精神的现代释义,就增加了拥护王权、忠于王朝的部分。”


  朱雀睁大眼睛看鲁路修搬弄学识,后者被目光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黑发男子掩饰般轻咳一声,“总而言之,今天的骑士精神和一千年前虽然有出入,有一点是始终没变的,那就是——”


  “这个我知道!”朱雀听到这句话,眼神顿时亮了起来,迫不及待地打断道。


  “哦?”上扬的尾音传递了鲁路修的怀疑。




  “嗯,”朱雀兴高采烈地说:“骑士是为了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




  鲁路修陷入了无言的沉默。




  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朱雀的兴奋。


  准确说来,他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立场去回应朱雀的兴奋。




  ——无法做到完全不去在意他骑士身份的由来,尽管知道他的责任与使命不是同某一个人借由骑士的封任就可以绑定的,却又兀自在意那个至少在表面上同他以主仆关系绑在一起的人不是自己。




  朱雀那边,见鲁路修沉默下去,他原本意气风发的脸,也跟着黯淡了下去。


 


  自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共同话题变得越来越少,或许是从鲁路修得知朱雀就是兰斯洛特的驾驶员开始;亦或者是毛的出现,将朱雀那掩藏了多年的秘密暴露在最想隐瞒住的挚友面前;又或者始于鲁路修那句明明就有机会说出口的“成为娜娜莉的骑士吧”被现实打落回腹的时刻。


  


  朱雀不由得在想,渐行渐远,会不会是两个人必然的结局。


  鲁路修不由得在想,渐行渐远,会不会是两个人最好的结局。




  然而,命运注定他们两人的结合,而非分离失所。


 




  朱雀一直觉得骑士文化课没有教给他真正想了解的东西。




  他不是为了成为骑士才成为骑士的,“骑士”是一个能够满足他对自己要求的定位——骑士八德: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他不知道自己有无资格称自己恪守了其中的哪一个,甚至不认为哪一个会成为自己今后矢志不渝的追求所是,他只是觉得这些补充了他用来框定自己的建材,多一道梁,添一道柱,这些材料的来源都是正当的,然而最终抟塑成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朱雀自己内心对此的认知却是模糊的。




  他是记得的,在不列颠对日本发起进攻之前,在那个充满蝉鸣和树叶摩挲声的夏日,自己曾经在只属于三个人的秘密基地里许下过什么心愿——




  “我要成为守护鲁路修和娜娜莉的存在。”




  后来在他们分开的那七年里,他流落到各处,小小的年纪成为屯田的劳动者,后来又入伍接受武zhuāng训练,被派送到世界各地最危险的战场上……




  那些分离的岁月,那些被硝烟从睡梦中呛醒的岁月,那些不知道今夕明夕何时生命之火便会熄灭的岁月,竟未让他起初的心愿有丝毫的改变。




  然而可悲又可笑的是,让他这个守护的心愿动摇的契机,竟是与那个他想要守护之人重逢后的种种。




  朱雀开始渐渐意识到,这个幼时粗线条又有些大男子式自负的他无法注意到的事实——




  归根结底,“想守护某个人”的愿望,如果要奔着实现的方向努力,那么就不仅仅是单方面的愿望而已。




  换句话说,如果他想要守护的那个人,不是同等地在意甚至不愿接受这份保护,那么这个愿望本身就变得毫无意义。




  所以朱雀有些在意千余年前,骑士精神的本义。




  除了金钱和名誉以外,还有什么能够成为一个人愿意为另外一个人誓死效忠的理由。




  他想这和那人最在意的事情脱不了干系。




  而他一度认为自己最在意的是“认可”,虽然曲折命运后来揭示了两个重要的修饰语: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鲁路修的”,但在这之前,被朱雀错误地认为是“任何人的”。




  朱雀不能认可过一些人,父亲,Zero,加入到Zero麾下的藤堂,还有最最无法认可也无法原谅的——




  枢木朱雀自己。




  所以当有人表现出连自己都做不到的——“认可枢木朱雀这个人”,他就觉得自己仿佛得到了最宝贵的东西。




  尤菲的出现,给了他最宝贵的东西,对他言语理念的认可,是对他遵行道路的认可,至于他那或许称不上光鲜的灵魂深处,尤菲适可而止地没有踏足半步,而这种即使仅仅停留在表面上的认可,也已经满足了朱雀对自己有资格获得的那一部分的全部期待。




  成为尤菲米娅的骑士这件事,要克服的最大阻碍,不是不列颠王室的激烈反对,也不是日本人民的憎恶唾弃,而是他对自己不可宽恕的固步自封。




  如今的他,也有得到别人认可,并成为守护这个人的骑士的权利吗?




  好像和曾经的心愿有微妙的不一样了呢。




  那个没有机会说出口的心愿,在和青梅竹马的挚友朝夕相处的时光里一再错失机会,直到自己无法派遣的“守护”诉求在另外一个人身上暂时栖息,接着对“骑士精神”的自我阐释,他也只能将这句话模糊化成一种中庸的宣言:“骑士是为了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然而鲁路修眼里没有波澜的漠视,无声地传达了那人对这个幼稚观点的不可苟同。




  “我要成为守护鲁路修和娜娜莉的存在。”




  ——所以这便是他单方面的一厢情愿了吧。


 


  已经无法再守护自己最想守护的人,至少可以让“守护”以另外一种方式实现吧:




  “守护世界的和平,守护人们的生命。”


  比起守护个人而言,似乎是进步式的替代呢。




  朱雀清楚地知道,他这样是愧对了尤菲米娅的心情,那份已经由她本人亲口说出、容不得一点含混曲解的名为“喜欢”的心情。




  但是他无处安放的并不是倾慕之情,甚至也不是誓死不移的忠贞,他无处安放的是当下的自我,并刻意忽略了平和的表面下内心波动着的暗流。




  他的真实情绪若不压抑便会决堤,尤菲米娅的善良、温柔与恰到好处的理解,适时地封住了那个出口,却又指明了另一条被正义的灯塔照亮的通道,将一切都向着他所希冀——更确切地说——值得他所希冀的方向导渠。他不确定升级后的愿望是不是一种进步,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因为无法实现的最初心愿而让精神停留在十岁的枢木朱雀体内。




  在这种情况下,Zero无疑投下了一颗毁灭一切的炸弹。




  说是给了他这一切也不为过的尤菲米娅死了,死在Zero的手中,死在鲁路修的手中。




  即使想要退而求其次,将守护的心愿实现在其他对象身上也不可能,导致这一切改变的从始至终只有那一个人,枢木朱雀的闸口彻底决堤了。




  那么便走向极端吧,不能极端地倾自己所有,不能极端地挑战可以平息一切、湮灭全部的死亡一线,鲁路修封住了自己所有的退路,也堵住了所有可以绕开他的存在的进路,朱雀的道路便被局限到为数不多的注定走向悲剧的选择。




  “守护特定的人”这个愿望,不肯舍弃,无法舍弃,刻骨铭心,深入血髓,在现实的残忍镰刀下,即使被斩断,也不会化为齑粉和虚无。




  于是这个愿望被拆成了——




  “守护世界的和平”和“向特定的人复仇”


  “守护”还在,“特定的人”还在。


  只是实现的途径被扭曲了呢。




  枢木朱雀无法原谅鲁路修。




  ——鲁路修是知道这一点的。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枢木朱雀不是因为尤菲米娅而无法原谅鲁路修,而是因为鲁路修自己而无法原谅鲁路修。




  这样纠结的心情,连朱雀自己都看不明白,又怎能让鲁路修知晓呢?


  这样复杂的真实,连朱雀自己都拒绝承认,又怎能让鲁路修相信呢?




  那几乎每次发生冲突都被朱雀咬住不放的“尤菲”的名字,那每当朱雀按捺不住真实心情的复苏便要取出来“坚定”自己复仇决心的骑士勋章,成为了扼杀本性的猛药利器。




  其实朱雀只要再多想一步,就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有一百次杀死Zero的机会,却还是在同那本该是自己仇敌的人相处时,不经意间便流露出了难得的开心。




  然而他能够回去吗?回到最初的自己?




  哪怕他想要回去,现实已经不能让他们回去了吧。


 




  零之骑士的受封仪式很简单,两个人都觉得没有讲究排场的必要,无论在外界看来,向王室宣布至死效忠是一件多么神圣隆重的事,但在经历过种种的二人看来,没有比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光更加神圣隆重的存在。




  原则上来说,已经是圆桌骑士的枢木朱雀,虽然作为王族下属的骑士身份不变,但是骑士勋章的颁放,却还是遵循程序再行一遍,由自己的新主人来完成。




  许是因为仪式是私下进行的缘故,鲁路修一反规矩地将那枚骑士勋章放进一个高台上,没有直接为零之骑士佩戴在胸前。




  朱雀看着那人目光郑重地将带翼宝剑造型的勋章放进精致的软绒里,全程不发一言,末了转过身,定定地看着朱雀,语气庄重开口道:




  “你是我的骑士,是我在外斩敌的利刃,是我交托性命的护卫,但是——”


  


  鲁路修说完这些,刻意停顿了一会,从C之世界回来后,朱雀就学会了从他的沉默里准确地读出他的心声。




  ——你的忠诚,你的心属于你自己。


 


  朱雀不明白鲁路修那样表达的全部含义,但是他已经渐渐想明白自己的心情了。




  或许只要不对等就会不可避免走向分崩离析,然而他终于承认,“想要守护某个人”可以是他单方面的感情。只不过不再是幼童将糖果一把塞进对方手里的任性强加,而是在深刻地明白了对方的心情后细雨无声的沉默而坚定的给予。




  ——是献出自己以获得对自己的成全。




  而这也是零镇对于两人的双重意义。






  时间跳跃回到零骑从战场上归来汇报的那一夜。 




  当鲁路修俯下身捡起那枚掉落的骑士勋章时,朱雀虔诚地张开了双手,那个人握着勋章迟疑了一会,还是轻轻将那小巧的配饰放回零之骑士深色的手掌里。




  白皙的手即将抽回的瞬间,朱雀五指一合,不顾后果地将那只迫不及待逃离的手包在掌心,黑发男子的目光中透出惊愕。




  “鲁路修,我想成为守护你的存在。”




  然而如果鲁路修的心要逃离,一双手掌又怎么会形成不可挣脱的囹圄。




  不动声色地覆上另外一只手,“啊,我知道,是为了零之镇魂曲吧。”




  在朱雀的片刻怔然间,鲁路修便救出了自己被抓住的手,道:“我不会让我们的计划付诸东流的,请你也相信这一点。”




  鲁路修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留下朱雀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手中的骑士勋章出神。




  一个人在门内怔神,另外一个人走出房间几步,就再没有走下去的力气,不得不靠住一边的墙壁,缓缓地坐了下去。




  一道房门把两个世界隔开,让门外的人听不到门内的人那一句喃喃自语:


 


  “不,是为了你。”


 




  和平年代的零雀已无多少指挥作战的要务,余下来的大把光阴,倒是补充一些能够让他在曾经一向头疼的国际事务上更加游刃有余的知识。




  偶尔烦了那些公事公办的声音,也无心翻阅严肃枯燥的史书zhèng论,零雀便翻了一些怡情的文学读物。




  从罗兰到兰斯罗特,从特里斯坦到伊萨特,最后中止在中止了骑士小说生命线的堂吉诃德,朱雀渐渐明白,从千年以前,所有的骑士一生追求的,或许不过是一种十全十美的禁锢,一场充满遗憾的幻梦。




  他就无法控制地想起鲁路修曾经对他说的话:


  


  “骑士精神,最早只是日耳曼部族的一种尚武精神,骑士负责保卫领主或是雇佣者的领土和人身安全。后来到了中世纪,被罗马改造成了一种宗jiào道德,随着十字军东征之战落下帷幕,十四世纪的骑士精神一度走向衰败,直到不列颠帝国建立,恢复了中世纪的骑士制度,为王室所用。如今的骑士已经完全不受雇于个人,而成为不列颠皇族的直属部队,骑士精神的现代释义,就增加了拥护王权、忠于王朝的部分。然而,今天的骑士精神和一千年前虽然有出入,有一点是始终没变的,那就是——”




  对着空无一人的辽阔原野,摩挲着手里温凉的骑士勋章,朱雀将那句话道给清风听:




  “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




  他眼前仿佛出现鲁路修透明而温暖的笑容,又像是在温柔地责备他如此孩子气式的简单梗概。




  然而,“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这句话固然简单。




  他却是用尽了已过的二十年人生,才知道本该比这句孩童式的台词更加简单,却被他一直回避拒绝相信尝试摒弃却终究坚坚实实落回胸中的真实心声。




  鲁路修。




  你就是我要守护的,最重要的人。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坚信“骑士”一词背后是朱雀与鲁路修之间的羁绊的人。




  完




——————————


结尾:他又活了(这句话好喜感),一切遗憾都有再次弥补的机会,所以觉得被补刀的,请露出你们含泪的微笑。

评论

热度(144)

  1. cesia太阳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