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朱修架空ABO同人)枢木大人1

Michiyo様:

                                        (架空ABO)枢木大人1


神依赖人的信仰而生。


信仰力消失则无所谓神。


人得到了力量。


四方守护神也逐渐消失。


四面环海与世隔绝的岛国Riben至今还流传着朱雀神后裔的传说。


占领了世界三分之一的超级大国Bulitaniya帝国为了寻求传说,向Riben宣战,战况激烈两败俱伤。


此时的帝国一片愁云惨淡。


皇帝夏鲁鲁伟岸的身躯好像一座黑色的铁塔,他站在金色的王座前,沉着脸挥挥手,分立王座台阶下面两侧的权贵们接到示意后一一朝他俯身。由号称帝国最强的十二位圆桌骑士领头,踩着猩红的地毯,陆续退出金碧辉煌的议事厅。


闲杂人等散去后,一直未发言的长发男孩嘲讽道:夏鲁鲁,这下该明白了吧。


黑色的铁塔这才仿佛垮塌一般,在王座上坐下,夏鲁鲁疲倦的说:想不到区区岛国竟是如此强力的对手,我也不得不考虑圆桌们的建议就此收手。


听到皇帝的话,长发男孩走到王座边,伸出右手想以矮小的身高去抚摸夏鲁鲁的头顶,夏鲁鲁靠向他略微低头让他得以行动。


男孩一边抚摸着这个高大男人的头顶一边得意的笑道:对,就是这样。以我们现有的力量得到这样的结果,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夏鲁鲁。


皇帝抬起头,男孩收回手。两人互相看到对方眼中的自己-------


一个一脸得意,一个挂着微笑。


男孩:你为了玛丽安娜的愿望而发动战争,至此地步的损失......


男孩没有继续说下去,皇帝心中自然明白,他笑着说:我知道,皇兄。玛丽安娜那边我会去劝慰的。


夏鲁鲁站起来从左边长廊离开议事厅。


男孩收敛了神色独自一人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


背向夏鲁鲁的方向,男孩走向另一条长廊。


教宗V.V,这就是他现在的名字,作为世界上仅存的四方守护神后裔三个中的其一获得不老不死之力的代价。


剩余的两个人,一是玛丽安娜的骑士,通称绿发魔女c.c,最后一个自然是小小岛国的传说。


 


白羊宫。


玛丽安娜打发走了来向自己辩解的皇帝,对身边的c.c说:不像样。只能拜托你了,c.c,朱雀后裔传说的潜入搜索夺取的任务。


身为骑士却未按要求穿着制服的c.c一脸无聊的问道:你说的简单,传说什么的到现在连个简介都没有,我要怎么完成任务?


玛丽安娜露出了温柔的笑脸,说着不容置疑的话:这是命令,不许反抗。


c.c默认,转头寻视一圈,没找到心中的目的。玛丽安娜了然于心,略微不耐道:在找鲁路修吗,作为双方停战交涉的材料我已经让侍卫带他走了。


c.c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不后悔吗?身为母亲主动交出自己的孩子作为人质?我记得还不到两个月大吧...


玛丽安娜立刻露出了厌恶与无趣的表情:为了安抚民众以及那些政敌,谁让陛下是为了我而挑起战争的呢。再说,那个孩子足月进行能力测试时,得出的结果实在令我不敢相信……,说到这里玛丽安娜攥紧了手心,仿佛在忍耐着什么讨厌的东西,压迫着声音艰难的继续道:这就是身为s级能力的我,与同为s级能力的夏鲁鲁所生的结果!


c.c:....,他可是你的儿子。


玛丽安娜收拾好表情冷漠道: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作为人质已经是那个废物的唯一用处了,当然因为是个Omega所以皇位继承权也没有了。


c.c自觉无话可说,去执行任务。


一日后双方正式签订停战协议。


 


岛国Riben。


刚签完停战协议的首相枢木玄武,看着被送来的帝国的质子陷入沉思。


且不说这个婴儿有多大利用价值,既然双方的交涉材料基本相当,质子的存在反而多余,但是对方既然打包送来了,他枢木玄武自然是接着了,说不定将来会是一手好棋。


大厅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喊声。


“夫人不行了!”


枢木玄武只觉当头一棒,回过神来就看到自己已召唤出S级灵装,正向着通往神社森林的方向狂奔。


零星的几个下属紧随其后,在对他说着什么,但枢木玄武现在完全听不进。


眼前就是夫人的住处。


下属们自发止步在庭院守候。


枢木玄武冲到正房拉开门,原本围绕在一起的巫女们立刻退让,他几乎是扑倒在床榻边。


那里躺着一个美貌的女子,茶色长发打着可爱的小卷,睁着碧玉样的双眼看着枢木玄武,在女子的身旁躺着一个小婴孩,正是他二人的孩子。


女子平静道:玄武大人,你来了。


枢木玄武强睁着双目,不让眼泪落下,哽咽的应了一声。女子转向婴孩道:妾身如今大限将至,这个孩子交托给你。


枢木玄武点点头,喉咙中发出一声呜咽,他小心的,克制着颤抖的双手抱起沉睡的小家伙,将他凑到巫女面前,让他与生母诀别。


巫女看着出生六个月不到的婴孩,伸出手使尽全身的力气也摸不到那可爱的小脸。枢木玄武抓着她的手轻轻放着孩子的脸旁,让她可以如愿。


女子爱怜的来回轻抚婴儿的脸颊,最后对枢木玄武道:决定了,这个孩子的名字叫做朱雀。


枢木玄武此时已满脸泪水,他哑着声音道:是个好名字。


女子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悲伤,努力的继续道:请不要克制这个孩子的本性……


枢木玄武握紧她的手答应了。


女子闭了闭眼,感觉自己难以发声。心念一动,话语直接在枢木玄武的脑中回响--------


朱雀,我们的孩子以及另一个帝国的质子,拥有隐性的绝对力量,这是只有我能感知到的。为了朱雀神后裔的延续,你一定要令他二人结合。即便我死,守护之力也将持续至吾儿十三岁那一日。我的孩子必须无忧无虑的长大….


女子看着枢木玄武,枢木玄武满口答应,得到回应后她的身体渐渐化成金色的光点消失在空中。一旁的巫女们也跟着化成光点消散。


同时,枢木玄武感应到守护之力被张开到了极限,几乎涵盖整个岛国。


 


良久,枢木玄武才抱着婴孩,重新出现在下属们的眼前。


枢木玄武道:去把质子带来。


山下立刻应声,S级灵装召唤,转瞬消失在森林中。


秋本接着道:玄武大人,刚才来时途中,良平在鸟居附近发现了刺客,恐怕是冲着夫人来的。


枢木玄武心中涌上一股恶气,他恨声道:刺客呢?


秋本:被夫人的守护之力结界重伤,良平将她关在封印之间。并不是普通的角色,属下猜测可能是后裔。


枢木玄武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幕后者是谁,除了刚签订停战协议的Bulitaniya帝国还会有谁。顿时连带对即将来到身边的质子没有好印象。


枢木玄武将孩子交给可靠的女忍篠崎照顾,他与秋本二人向封印之间而去。


 


c.c没有想到误打误撞竟然猜中头奖,更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强力,甚至连真身都未现出,自己就犹如落入蛛网的小虫,束手就擒。


在被结界重伤到无法动弹后,她被一个男人发现了,这个男人将她关到了这里。四周充斥着令人不快的力量,压的她五脏六腑都疼到脱力,这就是她的伤虽然好了,却依然无法逃离的原因。


外间传来脚步声。


c.c趴在地上艰难的抬头去看。


是枢木玄武。


这个男人的脸隐没在黑暗中,浑身散发着压抑的气场。此刻惹恼了他恐怕不会有好结果。


良平道:这个女人十分厉害,玄武大人不要太靠近的好。


枢木玄武阴沉沉的看了监牢一眼,将绿发女人的脸在脑中描绘,记得了,这个女人是玛丽安娜的骑士,战场上见过一面。


原来如此,执着于力量的玛丽安娜,又是你!


秋本在一旁提醒道:山下应该到了,玄武大人是否要?


枢木玄武略微思索道:再调派几个好手,务必将这个女人看好了。


良平大声应是。


回到神社,山下正在等候,枢木玄武一眼看去,扫到山下身旁的男人,看相貌穿着是Bulitaniya帝国的军人。


察言观色的山下恭顺的说:玄武大人,这个男人可能有用。


枢木玄武语气不善道:帝国的军人难道会为我们所用?


山下看向军人,军人抱着质子上前一步,单膝跪下:我是杰雷米亚,原本是白羊宫的侍卫。


枢木玄武未有言语,只示意女仆上前将质子抱走。


杰雷米亚与女仆僵持片刻,交出了质子。


山下道:玄武大人,我们何不将他作为眼线?


枢木玄武冷笑道:难道我们自己还缺少眼线吗?因为能力等级为零且是个omega丧失了皇位继承权,这个质子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杰雷米亚心中虽已料到,还是克制不住的惊恐万分,强自镇定道:请恕我直言,您的眼睛恐怕不能深入内部吧。而我回国后即将承袭边境伯,即使是议事厅也有一席之地。这样的眼线您真要放弃?


枢木玄武从未停止观察他,杰雷米亚的表情神态都不似作假。然而,难以取信首相。


枢木玄武:你执意如此,倒叫我好奇到不敢相信呢。


杰雷米亚见对方似有松动,他不认为自己的实话能说服对方,此刻却是人为刀俎,只有直说了--------


那日,玛丽安娜的侍卫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小皇子走出白羊宫,路过的仆从纷纷窃窃私语。杰雷米亚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他追上那个侍卫,还没做什么侍卫就一脸轻松的把小皇子轻易的交到他手里,嘴里还笑着说着感谢他帮忙终于可以去放松一下了的话语。


被测试出能力等级为0,同时又是omega被剥夺了皇位继承权,即便贵为皇子,一旦被王室否定就跟普通的孩儿一样,不,是比之还不如。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以来奉为偶像的王妃,闪光的玛丽安娜骑士候,竟然是如此冷血并挑起战乱的罪魁祸首,这样的人他无法认同。从前,他为了玛丽安娜奉行骑士道却不知骑士道的真意,现在为了让敌国能善待一个无辜的生命,他要奉行自己的骑士道: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这就是他那愚蠢的理由。


 


山下带杰雷米亚离开神社。


秋本目送他们离开,心中琢磨着杰雷米亚的利用价值。


枢木玄武则回到室内,把两个孩子并排放在一起。拉上门防止冷风吹入室内,耳边又响起女子临终遗言,看着两个熟睡的婴孩喃喃道:杰雷米亚,就让我看看,你能为他做到哪一步。



评论

热度(23)

  1. cesiaMichiyo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