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反逆白黑】BIRTHDAY CAKE

ZERO REQUIEM:

朱雀亲王殿下生日快乐ヽ(●´∀`●)ノ


因为是攻君,所以会发放福利....肉...


奶/油/PLAY(๑´ㅂ`๑)






【反逆白黑】BIRTHDAY CAKE BY J.F.








從幾天前,魯魯修就怪怪的。


 


朱雀不是個敏感的人,但要是關於他的伴侶的話,他就會變得非常敏銳。


 


更何況,那是他發誓要守護的君王。






 


「不行!重頭再來!」


 


尤菲米亞認真地拿着菜譜,重重的在桌上敲下,「魯魯修,再不快點的話就趕不上朱雀的生日了!」


 


「我知道……」魯魯修攤坐在廚房裡的高椅子上,臉上沾着鮮奶油和麵粉,「明明有設想過24種方法讓奶油和起司發酵的,為什麼和原理不合的……」


 


前兩天,皇帝陛下正為了送什麼給自己的伴侶及騎士而發愁,尤菲米亞公主便出此下策,讓魯魯修親自弄蛋糕給朱雀作生日禮物。


 




然而兩人都沒想到的是,不管是政/治或是軍/事都能叱吒風雲的魯魯修陛下,對廚藝卻是一竅不通。本來也沒什麼,不懂的話,學就可以了。


 




不過當魯魯修陛下把奶油撥滿廚房每一個角落,把一個烤箱弄至四分五裂,並冒出黑煙惹來警衛、好不容易把事情壓下免得讓朱雀知道後,一向對自己自信心滿滿的魯魯修開始懷疑這計劃是否可行了。


 






九號,朱雀要到鄰國出席一個為期一天的會議。出宮的時候,一如既往的有一大堆記者守候在宮門外。


 


因為朱雀較魯魯修平易近人,記者們也更夠膽子問問題。


 


「親王殿下,雖然只是一天,但這是您一年來第一次離開本國,您的心情如何?」


 




「已經有點掛念陛下了。」朱雀被困在中間,無數侍衛、記者把他圍在中間,到處都是麥克風和攝影機。雖然寸步難行,但朱雀還是保持着笑容。


 


「親王殿下,明天會怎麼慶祝呢?皇帝陛下有沒有任何表示?」


 


朱雀停下來,「明天?」


 




「明天是您的二十五歲生日,您忘記了嗎?」


 


魯魯修奇怪的躲閃,欲言又止的眼神,不知去向的原因……一切,都有了解答。


 


他眼角眉稍飛上了然的溫柔笑意,「……當然記得,至於皇帝陛下方面……保密。」


 




朱雀回來後已經是十號的下午,他馬上趕去和玄式、查爾斯和瑪麗安娜聚餐,魯魯修先在花園等他。


 






「我回來了,親愛的。」他笑着在魯魯修臉上落下吻。


 


魯魯修笑了,「歡迎回來,朱雀。」


 






朱雀看着他,正要開口,長輩們就到了。


 


聚餐之後皇宫为亲王举办了盛大的舞會,朱雀完全找不到時間和魯魯修說話,到他們能獨處,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朱雀一把將魯魯修抱進懷裡,微微的抱怨,「你離我太遠了。」


 


魯魯修以為他是說舞會的事,「又不是第一天了,說好在公眾場合別太親密的。」


 


「我是說這幾天。」朱雀懲戒似的咬魯魯修耳朵,「你都没时间理我了。」


 


爱人就在自己身邊,實在沒有理由忍耐。他把手滑進魯魯修的衣服裡。「我覺得我有權知道為什麼喔。」


 


魯魯修被打亂了呼吸,他用力揑朱雀的手,「你……別像色老頭一樣……放開……」


 




「也只大你半年吧……」說歸說,朱雀還是放開了禁錮着魯魯修腰邊的手。


 


總算是重新獲得了自由,魯魯修走到桌子邊,拿起一個盒子,放在朱雀面前。


 


「這是什麼?」


 


朱雀喜孜孜的接過盒子,在手上估計了一下重量,很輕。


 


魯魯修翻了翻白眼,「你打開不就知道了。」


 




他很緊張,卻又裝作漠不關心,三番兩次的偷瞄向朱雀的方向。


 


朱雀也不點破,小心翼翼的拆開了絲帶,然後打開。


 






那……應該是一個蛋糕。


 


說是應該,已經是相當客觀了。


 




本應是跟着圓形的模來做的,但現在的蛋糕被魯魯修弄得不但一點也不圓,竟有着銳利的直角之外,表面也凹凸不平。而且上面的奶油一個太大一個太小,很明顯是魯魯修不會控制力道,SUZAKU HAPPY BIRTHDAY的字樣還擠到一起去了。


 


朱雀開心地看着爱人為他做的蛋糕,唇邊的笑意從沒消失過,心裡暖烘烘的。魯魯修卻覺得他的笑容有着另一個意思,臉變得通紅,他一手奪過盒子。


 




「所以這就是你今年的禮物了,晚安!」他倉卒的說完便要叫人來把蛋糕處理掉,朱雀連忙死死的按住他,又是安撫又是哀求,「不要啊魯魯修,你也說了那是我的生日禮物吧?那就給我吧,我才剛看了幾眼而已……」


 


「不行!你一定是覺得我的蛋糕很糟糕吧,笑成这样!」魯魯修不斷掙扎,一點點的挪到床邊想搖鈴要人進來,「而且你已经看过了,没收!」


 


朱雀的眼睛閃過一道光芒,他微微笑了,換上一臉彬彬有禮的表情。


 


他行了個優雅的宮廷禮,「陛下,那我就向你索要另一样礼物吧。」






 


魯魯修傻眼,感到手裡的盒子被拿走,而自己正被一個黑影漸漸覆蓋。






 


此時他的大腦只有一個念頭———他倒大霉了。






http://wx3.sinaimg.cn/mw690/bda7741egy1fhf35dhk7oj20c84htq5v.jpg






「魯魯修?你怎麼走路怪怪的?」


 




「……沒事。」才怪,那個需索無度的體力笨蛋,拉着他做了一個晚上,從床上糾纏到浴室、大廳、害他差點下不了床。


 


「是嗎?對了,朱雀喜歡你做的蛋糕嗎?」


 




「當然喜歡了。」朱雀突然出現,他走到呆若木雞的皇帝身後抱住伴侣,環住他的腰,聲音低沉,「……喜歡得不得了。」


 


尤菲米亞也高興的笑了,哥哥的心意也總算沒有白費,「那就好了,對吧?魯魯修?」


 


「是啊,真的……太好了…」


 




樞木朱雀,二十五歲,收到了一個世上最美味可口的蛋糕,渡過了一個難忘的生日。






END。

评论

热度(52)

  1. cesiaZERO REQUIE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