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LT】My darling, Stay gold

風と時:

原作线if设定,感觉很久不写这对了有点OOC……


要是我没有其他产出这个估计就是00十周年的纪念文了(。








My darling, Stay gold






“Lockon,等世界改变后,你想做什么?”


“…我想,或许会和这变了的的世界一起活着。”












Lockon睁开双眼时,正看见早上的阳光从窗边的百叶窗的缝隙里透出来,光线洒在地板上是金色的,让他想起自己曾养过的金色寻回犬蓬松的绒毛。


他伸了个懒腰,内心诧异了一下,发现大床的另一边却没有同居人的身影,Tieria一向比自己起得早,他想起来了。他从床上坐起来,慢慢适应身体从水平状变成垂直的状态,不得不说这种适应比刚开始那会儿频繁往回地球与宇宙简单多了。


“你起来了?”门被轻轻推开,Tieria有些惊讶,“我把你吵醒了吗?”


“没有,我睡到自然醒,好久没有睡到自然醒了。”Lockon站起来向Tieria打开双臂,Tieria迈步走过去,也给了Lockon一个早晨的拥抱。




“那很好。”Tieria把头靠在Lockon结实的肩头上,接近正午的阳光落在Lockon棕色的发梢上,都变成金色的了。




两周前,Lockon和Tieria从都柏林搬到了旧金山,他们特殊的身份让Tieria在Union和AEU的机关那花了不少时间与精力,世界不管怎么变,一层一层的官僚主义看来是永远不会变,这是Tieria切身感受到的道理。




战争结束后,Tieria答应了Lockon一起居住的请求,虽然Tieria自认为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同居人,他不会讲笑话,就算讲了也会被别人当真。他也不会烹饪,第一次下厨触动了烟雾报警器,结果在一楼人都跑出来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还是Lockon护着Tieria在身后说是自己用微波炉烤冰冻的爆米花,而事实只是Tieria在炸东西的时候忘了开油烟机的风扇。






但Tieria最后还是答应了Lockon的请求,他们住在一起,Lockon负责一日三餐,Tieria就负责家务和财务,给盆栽浇水。周末时他们会挨着坐在沙发上看几个世纪前的电影。选电影时Tieria会很小心,他总是避开那些有战争场面的电影,他们会看喜剧,文艺片,偶尔也看悲剧。Tieria总是对情感丰富的电影不露声色,只会在看犯罪推理的电影时饶有兴趣。觉得疲乏时,Tieria就会枕着Lockon的肩膀,对方沉稳的心跳声振动着他的鼓膜,这真实存在的声音让他心安。




可有些时候,Lockon的心跳声却像是紊乱的心电图,Lockon会在深夜里被噩梦惊醒,额头甚至全身都是冷汗。一次一次被梦魇追醒,他们都知道Lockon的症状,PTSD,这个症状发生在Lockon身上并不令人意外,反而像是迟早会到来的。




“……惩罚,这是对我的惩罚。”Lockon自嘲地说,他盯着自己结满茧的双手,好像此刻上面都是血迹,“终归还是会来的。”


他们曾经是天人的高达驾驶员,改变世界的先驱者,或者有人说他们是把世界搞得一团乱的始作俑者,十恶不赦的恐怖分子。




“本来我就想过用死来偿还我的罪孽……可我却活到了现在,我是不是应该…”Lockon的话被打断了,Tieria死死抓住了他的手,他漂亮的石榴色的眼睛里刻满决绝与坚毅。


“Lockon Stratos,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让我爱上你,然后再要离开我去死?”




Lockon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不再发抖而是看着Tieria,他的样子依旧与战争开始之前没什么变化,依旧坚毅,美丽让人怜惜。但从前的Tieria一定会让Lockon放下一切私念去履行他们的任务,即使包括自己的生命。而Tieria此刻,却为了Lockon的性命与自己对峙。


他最终忍不住苦笑,因为他被Tieria的认真逗笑了,也因为自己的消极而苦笑,他在战争中无数次想象自己会丧命,那样似乎让他觉得更轻松。但幸运或者不幸得,他最终活下来了。


神明,真的可以原谅他过去犯下的罪孽吗,无数人在他扣下扳机后死去了,他们带来的改变真的可以赎回他们夺去的生命吗?


他不知道这个天平到底要如何衡量。






“要是说有罪的话,我也是一样的,我也是高达驾驶员。”Tieria把手覆在Lockon的脸上,他们四目相对。


“但我们有责任去见证我们带来的结果。你已经做了你能够做的一切,你没有死在战场上,那你就更应该活下去。想一想我们的同伴,其他人,他们想活下来却没有,而他们的死却也不是你的责任。” Tieria的神情无比认真,他怕他一松开手,Lockon就会朝那个方向去了。




Lockon叹了一口气,神情变得稍许柔和起来。


“我明白…抱歉,我一下子钻牛角尖了,让你担心了。”他伸手捉住Tieria的手,“我不会说想死之类的话了,相信我。”Tieria看着他的眼睛,他相信Lockon不是一时敷衍后,内心暂松了一口气,眼眶却遮掩不住地红了,眼眶忍不住发酸。




Lockon有些诧异地看着Tieria从一脸严肃转变成忍着不哭的模样,有些好笑又有点无奈,于是他亲了亲对方的眼角,到脸,到嘴唇……直到最后他们再相拥而眠。








搬去旧金山是Lockon的提议,他们咨询了心理医生的建议,除了定时的心理咨询,似乎也只有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都柏林这地方老是下雨,到了冬天天也黑得很早,这对心情肯定有影响吧。”餐桌上Lockon对Tieria提议,Tieria有点惊讶Lockon会提出搬家甚至移民的建议。或许回到儿童时期住过的城市确实容易让人回忆起创伤……Tieria没有反对,他在地球上没有家,让他生出归属感的只有Lockon,过去曾有托勒密,但托勒密也已退役,他们的任务也结束了。


“你去哪,我就也去哪。”Tieria插了一块土豆放进嘴里,直白地说出了一句胜似求婚的台词,只是Tieria没有意识到他的这句话在Lockon的心里荡起了涟漪。他抬头,发现Lockon笑着看着他。


“怎么了?我嘴上粘东西了吗?”


“没有,你很好。”Lockon笑着说然后低头喝了一口汤。








在正式决定搬去旧金山前,他们也对着地图商量了好几个地方,尼斯,那不勒斯,巴塞罗那,迈阿密,牙买加……可最终还是选了与欧洲大陆隔了半个地球的美国西海岸。


“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重新开始。”Lockon这么说,“听说那边的阳光都是金色的,加利福尼亚,几个世纪前人们去那边淘金,那块地方也叫Golden State,听上去热情洋溢。”


过去Tieria曾因任务到访过那,露出土壤的群山与深色的密林,蓝色的海水和斑斓的房屋,红色的大桥。午后的阳光洒在古典庄重的钟楼顶上,是金色的。




“听上去可行。”Tieria颔首,把左手插进Lockon右边的大衣口袋里,“等手续处理完了就可以走,这边太冷了。”


Tieria抬起头,刚说的话变成了一股白气,黑色的夜空上挂着一轮弯月,是惨淡的黄色,一点也不像他想象中旧金山的金色。Tieria盯着月亮走了神,如果他现在不在这里,不在Lockon的身边,他就会在几十万千里之外,又黑又冷的地方了。




可他本就出生在那样的环境,本不该奢望什么常人的生活,如果计划令他回到那里,他也绝对不会反对与埋怨,可如果命运让他选择,他选择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与这个叫Lockon Stratos的男人一起活着。




“等到了旧金山,我们去领养一只金色寻回犬吧。”他们一边慢慢地往回走,Tieria突然提议。


“我没有意见,但我以为你不喜欢宠物。”


“尝试也是重新开始的一部分,我记得是你的提议。”Tieria收回自己的手,在家门口转头看着Lockon,“钥匙。”


Lockon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钥匙轻轻放在Tieria手掌上,动作郑重宛如交给对方是一枚订婚戒指。


Lockon抚着Tieria的背靠向自己,他也微微弯下腰,似乎下一刻他们的额头就要贴在一起。




“重新开始,一起?”




“一起。”














-----------


其实像是旧金山的安利文( 一定要在晴天去!还有下午两三点最好,那天六七点去看海结果起雾了什么也看不到rz


写到最后不知道这是糖还是刀子了,本意是想写糖的,就当是糖吧!



评论

热度(15)

  1. cesia風と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