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维勇】Black Datura (19)

kitabinn:

**双黑道首领paro,双向暗恋+炮友→恋人


   Summary:震惊,针锋相对的两大黑帮首领私底下竟然是……


*情话苦手,抱头痛哭。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勇利差点没能把眼前这位金发少年认出来,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也许已有十年时间,当初那位跟在他和维克托身后、比勇利自己还要小上几号的小不点,转眼间已经长高了许多,出落为俊俏的少年。尤里显然遗传了普利赛提夫人的美丽容貌,但脾气倒是跟那位普利赛提先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碰上了青春期。


“喂,你不是该在大厅吗?”一直等不到回答的尤里皱起双眉再次问道,像是不满被人闯入领地的猫咪似的,往勇利的方向走了两步,这个角度总算能让他看清勇利手上的游戏手柄,尤里急匆匆冲到勇利身边,劈手抢过游戏手柄,“你碰我的游戏了?”


“抱歉,我看卡关了,所以下意识……”勇利满脸歉意地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耸了耸肩,“其实我想找维克托,但是我不知道他去哪了。”


“哈?那也别随便碰别人的游戏啊,你这只猪——”尤里的声音低了下去,他嘟囔了几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满脸不耐烦地往楼上指了指,“那老头刚刚到三楼去了。”


“噢,谢谢。”勇利点了点头,房间里的气氛实在是太尴尬,也许自己应该赶快离开更好,他这么想着,可对方却一动不动地把他的路堵了个正着,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两人僵持了许久,正当勇利准备开口示意的时候,却听见尤里道:“哼,这么多年了还是老样子。”金发少年正看着他,表情里分明写着嫌弃,“居然为了这么点破事,和那个老头吵了这么久,真是烦死了。”


勇利有些意外地看着尤里,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当年他和维克托吵架的时候,尤里曾经也是这样用一副嫌弃不已的表情,对他们两人说过类似的话,他实在没想到会是在这里再次听见这句话。勇利眨了眨眼睛,突然弯起嘴角,回答道:“放心吧,以后不会了。”他抬起手来揉了揉尤里的发顶,“别担心啦。”


“我才没有担心你们这群傻子!”尤里满脸怒气地挥开勇利的手,双眼瞪着他说道,“我只是觉得有这样的对手很丢脸而已。”他自信满满地伸出手指着勇利,指尖几乎要戳上勇利的鼻尖,“给我听着,普利赛提家族很快就会把你们踩在脚下的。”说起来,勇利确实听说普利赛提家族近来换上了一位新当家,而在那之后家族的各方面都比以前有了起色,假以时日,像尤里说的那样,成长为另一个尼基福罗夫家族,也不是不可能的,那时候的局面恐怕也会变得很有意思了吧?


想到此处,勇利不由得微笑起来,对尤里说道:“我拭目以待。”他拍了拍金发少年的肩,刚准备绕过尤里往门口走去,却又一次被叫住。勇利回过头,尤里正拿着游戏手柄,他支支吾吾一阵,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手柄上乱按着,最后像是豁出去一般问道:“喂,这关到底怎么过?”


 


勇利离开游戏室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说实话,他从未想过维克托家里会有游戏室这种存在,设备还十分崭新,显然是最近才装修起来的。维克托并不像是喜欢玩游戏的人,上次在游戏厅里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对于游戏的兴趣,那也许是为了谁而特意装修成的?


他一边想着,一边慢悠悠地晃荡到三楼。比起二楼来,这一层的房间少了许多,也许是因为这是属于别墅主人的秘密领地,走廊装修比别处更为简朴,那些夸张的浮雕与耀眼的装饰全然不见踪影,只有几盏仿成煤油灯模样的灯在墙上亮着静谧的光。然而在勇利看来,眼前的场景可能更像恐怖片的开头。


“维克托?”冗长的走廊里回荡着勇利的声音,但他却没有得到任何应答,勇利叹了口气,敲了敲离自己最近的那道房门,在得到和刚刚同样的结果后,他犹豫着缓缓地推开那道未上锁的门。


勇利一眼便认出这是维克托的卧室,这种简约的风格和他曾去过的那些公寓如出一辙。他喊着维克托的名字,刚往房间内走了几步,所有目光瞬间被床边的那个巨大箱子给吸引了。


理智在不停地劝说着勇利,但他的身体却已经不受控制地往箱子走去。为什么维克托会在房间里放这么大的一个箱子?你难道一点儿也不好奇里面是什么吗?有一个恶魔般的声音在勇利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呐喊,蛊惑着他把手伸向那个半掩的箱子。


好吧,他只看一眼,只看一眼的话维克托应该不会生气的吧……?黑发青年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把盖子缓缓掀开,出乎意料的是,勇利并没有看见想象中的那些奇形怪状的玩意儿,将近半人高的箱子里只有几沓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信件,仔细看去,信封上还写着一串漂亮的花体字——“胜生勇利收”。


都是写给自己的信?勇利有些惊讶,忍不住继续往下翻了翻,箱子里的所有信封上无一没有印着相同的字眼,不知为何,大部分信封的末端都连着一根白色的细线。他满心好奇地拿起最上面的一封,细线也随着他的动作被缓缓扯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猪排饭挂饰吊在它的另一头,在半空中不断地晃荡着。


“这是什么啊……”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勇利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把那个挂饰翻来覆去地端详了好几遍才放下,随后迟疑半晌,才拆开那封已经有些泛黄的信,熟悉的字迹顿时闯入他的眼帘。


“生日快乐,我的小太阳!


很遗憾今年没办法和你一起庆祝生日,没关系哦,我还是为勇利准备了最喜欢的猪排饭!好吧,虽然它并不能满足你的肚子,但答应我别嫌弃它好吗?下次我会陪你吃真正的猪排饭的。


……”


勇利认真地低声读过每一个单词,在看到最下方的日期时,他却仿佛被堵住了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来。这是一封在十年前写下的信,那时候他们之间确实还有着互寄书信的习惯,勇利还能想象出十年前的维克托坐在桌前一笔一划地写下这封信的模样,信封上的老旧邮票和模糊不清的邮戳证明它曾经被寄出过,显然,后来又因为某些原因,它被退了回来。


维克托原来一直都在给自己写信,即使曾被退回无数次,即使因为家族的一切不得不忙得连轴转,连写信的频率从一个月降到了一年,维克托也仍然保留着这个习惯,而那些系在信封上的细线所连接的全部都是他为勇利准备的礼物。他等待着重遇那一天,把这些迟到的信和礼物交到真正的主人手上。勇利的心脏顿时充斥着说不出的酸涩和甜蜜,他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手拿起了另一封信,它带出的是一张由向日葵做成的干花书签,朴素而美丽。


“勇利,好久没有给你写信,听说最近你的表现很出色,真不愧是勇利呢!


上次和你说过的那片向日葵花田已经盛开了哦,比想象中还要漂亮很多,要是我们能一起去看就更好了。


……”


“过了今天勇利就是成年人啦,恭喜!成人礼的感觉怎么样?


虽然知道勇利的生日宴上会有更好的蛋糕,但这个礼物从很久之前就想好了,很可惜没办法给勇利寄过去,以后会再给你补上的,那这个只能由我先替你解决咯!


……”


看到“成人礼”这个词,勇利不禁愣了愣,说实话他根本没经历过那种仪式。正式踏入20岁的那一天,他正和披集在敌对帮派的枪口下逃亡,在昏暗又肮脏的小巷里东躲西藏,直到凌晨时分,他们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城市边缘晃回家里,他所收到的生日礼物就只有真利姐的长寿面,还有不知道披集在什么时候偷偷溜去买的小蛋糕。他的20岁生日确实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但那感觉绝对不算美好。


勇利叹了口气,抽出夹在信封里的照片,身穿厨师服的维克托站在中央,对着镜头露出灿烂的笑容,他看起来应该刚换发型不久,头发比现在还要短上许多。俄罗斯青年手里还捧着一个造型精美的蛋糕,上面写着“勇利生日快乐”的字样,分明经过一番精心制作,隔着镜头都能想象到它的香气和美味。勇利把照片翻过来,背面还有一句用马克笔写的话:“顺便一说,真的很好吃哦!


这太过分了。勇利一边孩子气地在心底埋怨道,一边笑着把信封放回原处,正当他准备拿起下一封信时,房门处传来了响动声。


“勇利,原来你在这里啊!”维克托笑意盈盈地推开门,几步跨到勇利身边,但在看清黑发青年手上拿的信件后,他顿时露出了懊恼的表情,“噢老天,你提前看到了……”


“抱歉,维克托,我不该随便碰你的东西。”维克托的突然出现把勇利吓了一跳,他飞快地松开手中的信,满脸歉意地从箱子旁退开一步,心里满是忐忑不安。


“勇利不用道歉哦,这些本来就是属于你的,只是……”维克托坐到床边,泄了气般抬手捂住脸,“我打算当作惊喜送给你,没想到被你提前发现了。”更何况,他还没把最重要的那封放进去,这可真够糟糕的。


这个理由让勇利有些哭笑不得,他伸出食指在维克托的发旋上戳了戳:“好啦,反正我又没看完不是吗?”


维克托似乎打起些精神来了,他拉起勇利的手,一边往门外走去,一边说道:“既然这个都已经暴露了,那接下来只能带勇利去看看特意给你准备的游戏室了呢……勇利?”


听到这句话的勇利停下脚步,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其实,我刚刚才和尤里奥在那里打过游戏……嘿维克托,冷静些,我很喜欢它!”


“看来我待会得找尤里那家伙好好地聊一聊了”银发青年像一只大型犬似的挂在勇利的肩上,他把脸埋在对方的颈窝里,声音听起来模糊不清,“我也想亲眼看看勇利收到惊喜的表情啊,结果有一半都失败了……”


一半?勇利迅速地抓住了关键词,维克托究竟给自己准备了多少惊喜?光是前两样,就能看出他在它们上花了多少心思,这已经完全超出勇利的想象了。他忍不住在维克托那银色发丝揉了一把:“谢谢你,维克托。”他微笑着退开些许,朝维克托眨了眨眼睛,“我有些期待接下来的会是什么了。”


“说实话,我不能确定这算不算是一份惊喜,毕竟我还没来得及看它的内容。”维克托像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文件袋,放到勇利手中,后者一愣,略为紧张地问道:“这,这是……?”


“对,这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那份。”维克托肯定了勇利的猜测,他仔细地观察着勇利的表情变化,为害怕自己会又一次搞砸而忐忑,他不禁在心底自嘲般笑了笑,恐怕也只有勇利才会让自己担心这种事情了吧。


勇利的注意力都被这份文件给夺去了,甚至差点忘记了呼吸,双手也微微颤抖起来,在经过这么多年的等待之后,这是他最接近真相的一次,勇利不敢马上打开它,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一个打开文件的好时机。他抬起头来,猛地搂住维克托的肩,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浅吻,抵着银发青年的额头说道:“谢谢你找到了它。”


“不,应该是我们一起找到的。”维克托弯着嘴角,用鼻尖蹭了蹭勇利的右手,突然想起另一件事来,“找到文件之后,我们的合同……还有效吗?”


他们当初签署的那份合同确实白纸黑字地写着,如果找到文件,合作关系即终止,但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有朝一日会成为恋人。


勇利没有料到维克托还记得合同上的细节,有些意外地笑了起来,他低头思考了一阵,最后提议道:“或者我们可以续签一份?”


“那……我想我知道一份很不错的。”维克托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什么,在勇利面前单膝跪下,打开的首饰盒里躺着一枚金色戒指,“你愿意签下它吗,勇利?”


黑发青年彻底愣在了原地,被喜悦冲击过的大脑一片空白,任他想破了头,也没能想到维克托会给他带来这样的惊喜。他的恋人真的是一位能令他惊讶的天才,对吧?


“其实我是打算在给你送那箱信的时候说的,虽然和预计中有些差别……”维克托无奈地耸了耸肩,他咽了口唾沫,换上了正经的语气,重新问道,“勇利,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勇利终于回过神来,他在维克托面前蹲下,握起对方的手,在无名指指根处落下轻吻,语气坚定地回答:“我愿意。”


 


他们并肩躺在维克托的床上,勇利端详着右手那枚多出来的戒指,低声嘀咕:“原来俄罗斯是戴在右手的啊……”


“回到日本的时候,我们可以换到左手。”维克托一边说着,一边举起自己的右手,和勇利的靠到一起。黑发青年伸出尾指来勾住维克托的食指,后者故意用另一根手指去触碰他的无名指,两人像小孩一般,在无聊的手指游戏上争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勇利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好奇地问道:“维克托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刚刚拒绝的话,你会怎么办?”


“我记得,我还有一条暂时没有派上用场的空白条约。”维克托用开玩笑的语气回答。


“嘿,它可不是让你这么用的。”


“男孩们,偷情的时间该结束了!”勇利话音未落,房间外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克里斯这家伙,能不能学点好的?”维克托假装抱怨道,伸出手让已经整理好衣服的勇利把自己拉起来,他看着无名指处的戒指忽然问道,“也许我们该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


勇利张了张嘴巴,手机震动的声音却把他接下来的话打断了,他拿起自己的手机点了几下,SNS首页弹出了披集最新发的一张照片。那是勇利和他在大厅拍的合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配字里竟写着“维克托的家”,而下面也有不少人开始做出各种猜测。


“我想——”勇利给维克托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很快,全世界都会知道了。”


“那干脆公开怎么样?”维克托眼睛一亮,随即提议道。在得到勇利的首肯之后,他兴致勃勃地拉着勇利拍了好几张照片,不过半分钟,维克托的SNS上便更新了一张自己和勇利十指相扣的照片。评论里瞬间掀起的那场飓风,在一晚之内,迅速地蔓延到了所有的家族内。


 


也许是因为上一个消息的冲击力太大,令人意外的,两人的朋友们对这个新消息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反应,披集是第一个一边鼓掌,一边大喊着“恭喜”的,而克里斯露出了一副“我早就料到”的模样,尤里虽然不屑地轻哼了一声,但最终还是给他们送了一句祝贺。


派对一直持续到很晚,几乎所有客人都醉成了一滩烂泥,原本同样打算留宿的勇利却因为临时接到总部的紧急联系,不得不带上披集匆匆离开。


“总部的消息是谁发的?”勇利强忍住打哈欠的冲动,从披集手上接过平板翻了翻,“嗯?贝尼戴托先生什么时候给我发过信息?”


“派对刚开始不久,他说想要邀请你共进晚餐……我想现在他不是重点。”披集俯身在平板上轻点了几下,“消息是光虹发的,他说他在维克托的电脑里找到了我们想要的那份文件。”


“等等,他为什么会找到维克托的电脑去?”勇利不禁皱起了眉。


“在我们和尼基福罗夫家族合作之前,光虹和雷奥曾经在他们总公司的电脑里埋过一条眼线,光虹想要清了它的时候,发现它有些奇怪。”披集耸了耸肩,“其实他们今天说要一起解决的难题其实就是指维克托的电脑。”


“他们疯了吗?”勇利倒吸一口冷气,他不知道假如维克托发现了这件事,他该怎么解释这头自己答应了他的求婚,另一头他的属下就把对方最重要的电脑黑了这种事情。勇利揉了揉太阳穴,把身边的文件袋扔给披集,“维克托不会做这种事,他已经把文件给我了。”


“噢天啊……你该早点说的。”披集也不由得跟着倒吸一口冷气,顿时紧张起来,他晃了晃文件袋,“我先看?”


勇利点了点头,自顾自地靠着窗边闭目养神,车内顿时安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披集那头才终于有了动静,他神情严肃地看着满脸茫然的勇利,低声道:“勇利,虽然我知道你和维克托要订婚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冷静。”


“维克托给你的这份文件,和光虹找到的那份不一样。”


==============




我知道信息量很大,大家努力消化一下,比心。


以及我也不知道(chuan)文(shan)件(jia)说了什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