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维勇】他很冷静

Source鱼安:

☆原作向小甜饼


他从来都很冷静。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一直是一个冷静而优雅的家伙。他撒娇,他撩人,他狂喜,他故作不满……这一切剧烈波动的外露情绪都是他迷人的小剧场,他从来都冷静优雅,置身事外,永远愉快,不会失态。


是这样,一直是这样。站在全世界的目光里的时候是这样,摘得一次又一次的金牌时是这样,被爱慕他的粉丝包围时是这样……包括遇到胜生勇利后,他也觉得应该是这样。


在乌托邦胜生里与勇利坦诚相见时,他十分冷静。在将那个过分自谦的家伙一点点地从壳子里引出来时,他也很冷静。在长谷津与他和马卡钦相处时,在被他演绎的Eros诱惑时,与勇利在中国DPF赛场上亲吻时,在火锅店与喧闹的街边与他嬉笑打闹时……他都可以说是冷静的。


他所拥有的是一种带着冷酷性质的冷静,曾有人这样评价他。面对这样几近无理的判断他只是笑笑,轻松地说,他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对。


但事情是从哪里开始变得不同的呢?是那个羞涩而坚定的孩子在相机前放声呐喊的时候?是胜生勇利每每在冰场上毫不保留地向他展现“爱”的时候?是他克服了压力带给他绝对的惊喜的时候,或是这个总是让人惊讶的男人给他套上戒指的时候?


他不明白。


他也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看胜生勇利表演的眼神,已经从审视判断变成了纯粹的欣赏。一种崭新的感情渐渐注入了他的身体,带着刺激每一个细胞的暖意,他开始兴奋,开始雀跃和心跳。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还是有自信可以保持冷静。失态什么的,这可与他无缘。即使是胜生勇利也没办法改变这一点。


毕竟他可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啊。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在心中暗暗握拳。这时恰好练习的时间结束了,勇利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从巴塞罗那冰场的中央游到了他的面前。JJ,尤里等人正说着一些瞄准金牌的豪言壮语,他很担心自己这位玻璃心少年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再加上之前的经验,维克托便建议着勇利今天早点回去休息休整。


勇利撑着他的肩膀给冰刃套上了保护套,听到这句话后抬起头来对维克托露出了一个他完全没想到的轻松表情。他指出:“事到如今就别说这种教练一样的话了吧,难得来一次巴塞罗那,带我去观观光吧?”


言罢,胜生勇利对着他做了一个还不太熟练的wink。


他很冷静。


“好的,就交给我吧。”他现在很冷静,只是欣喜于勇利这难得对他表现出的撒娇般的请求,仅此而已。


“啊,那维克托先去外面等我一下吧?我稍微去一趟洗手间。”


“好的勇利,那我就先过去啦。”


“嗯。”


点了点头,勇利突然有些紧张地向四周看了看。现在冰场上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有远处几个工作人员正调试着各种机器。于是他突然抱了抱维克托,穿着冰鞋高了一大截的他将自己扑进了维克托的风衣里。停顿两秒,这个主动抱人的家伙倒是自己先红了脸,推开了维克托的肩膀抖索着嘴唇转身就跑。


维克托碰了碰自己被扑乱的前襟,觉得自己十分冷静。


于是他冷静地笑了两声,冷静地对勇利的背影挥了挥手,又冷静地抱起勇利的外套向门口走去。


然后,他冷静地一头撞上了门框。


唔……居然还挺疼的。


他捂着被撞红的额头靠在了墙上,胸前是胜生勇利的衣服,他抱起它们,闻到了一股属于他的选手的味道。


好吧,好吧。他捂着自己跳得兵荒马乱的心脏,终于无奈地妥协。


他的确不再冷静了。


胜生勇利,你看你对我做了什么。


——FIN——
昨天手一滑把四千多个小红心给点没了,哀嚎声惊吓了室友(哭瞎)









评论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