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授翻][维勇]UMFB&MHA 夙敌(竞争对手AU,NC17,第十二章【1】)

遥远地球之歌:

第十二章 怦然心动 


(1)


大奖赛决赛开赛前,勇利终于抵达了索契,心里很是松了一口气。


他会这样想,并不仅仅是因为终于结束了长时间的飞行——自从几个星期前离开俄罗斯,勇利就一直非常想再次回到这个地方。他当时离开莫斯科后,先是回底特律短暂的呆了一阵子,然后就飞往日本参加了日本站的比赛。这一站中,故土的人们给予了他热情的支持,让他整个人信心倍增,表现出色,但是短节目上依然感觉缺失了什么,没法找回当初在俄罗斯站滑冰时的灵魂。尽管如此,他依然轻松的拿到了高分,毫无压力的进入了总决赛。


勇利抵达索契时,这座城市正在下着大雪。他露出微笑,洁白的雪花在身周飘舞着,他想起了莫斯科,想起了当初陷入困境的自己,想起了伸出援手救他于绝境的维克托,想起了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自从离开莫斯科,他就一直觉得很不适应,晚上总会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由自主的想要伸手寻找某个人的存在,但又总是只能无功而返。这种空虚感非常强烈,他只不过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应该还并不足以形成习惯,但是不知为何,和维克托、马卡钦不受外界侵扰,一起生活在他们的小公寓里,感觉就是如此。


不过,勇利会觉得已经离开俄罗斯很久,主要还是因为之后发生了不少事,其中最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度过了自己23岁的生日。过去,勇利在分站比赛后都会直接返回底特律,抓紧时间为决赛做准备,然而今年他并没有这么做。由于这一次的日本站比赛后没过几天就是他的生日,他的家人、美奈子老师、优子、西郡以及他们的三胞胎全都来到现场观看他的比赛,还在这里为他举办了庆生仪式。


勇利离开日本去往底特律,到现在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他并不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因为要想在花滑事业上走的更远,这是不可避免的选择,而他也已经因为这个决定得到了相应的回报。但就算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对于家依然充满渴望,依然需要竭尽全力才能克制住回头的冲动。勇利的父母以及姐姐真利曾经到底特律来探望过他几次,但他们毕竟还有温泉旅馆需要照应,而勇利自己的时间也被训练安排的满满当当。因此自从15岁之后,勇利和他们真正重聚的次数可以说是屈指可数。他的朋友也同样如此,虽然他们曾经来探望过他,但毕竟还有自己的生活,在面对两个国家遥远的距离时,也只能望洋兴叹。勇利离开日本前往底特律后,每周都会固定给家里打一个电话,但这仍然无法和亲眼相见相比。


在日本比赛则让现场观战变得非常方便。当真利告诉勇利他们将一起来看他比赛时,勇利开心极了。虽然开赛时间紧迫,他无法在短节目上场前和他们多待一会儿,但他能在观众群里找到他们的身影,能在观众们兴奋的喧闹欢呼声中想象他们为他加油的样子,还能看到挥舞着的写着他名字的横幅,上面稚嫩的笔迹很明显是三胞胎的手笔。短节目表演完后,勇利与家人朋友相见,几乎被他们的热情拥抱和鼓励赞美所淹没。所有人中,表现得最激动的就是西郡家的三胞胎。虽然后台的选手专区还有其他选手逗留,勇利仍然带着这三个小家伙偷偷溜了进去,陪她们一起四处转了转。


优子完美的履行了当初的诺言,不仅让她的三个孩子健康茁壮的成长,也让她们深深的爱上了花样滑冰这项运动。因为之前年纪太小、勇利又在遥远的异国,三胞胎一直未能到现场观看国际花滑赛事,今天是她们实打实的第一次。三个小豆丁对陌生的一切都充满敬畏,兴奋的几乎要晕过去,勇利看在眼里,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她们的这次探险之旅成为难忘的美好回忆。与此同时,他带着三个木愣愣的孩子偷偷摸摸的转来转去,也收获了不少选手困惑的视线。


比赛结束后,勇利的亲人和朋友没有立刻回去,而是留在城市里为勇利庆生。虽然又长大了一岁,但勇利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他从来不会把过生日这件事看的很重,但能够和思念多年的家人一起相伴庆祝,真的让他非常开心。


勇利很高兴自己的家人能来现场观战,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小维。他和自己心爱的小伙伴已经分离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能够再次相见简直让他喜不自禁,恨不得将所有的宠爱都投注到小维身上,天天和它腻在一起不撒手。勇利之前和马卡钦在一起的时候就非常想念小维,这次能够和它重聚真的棒极了。小维仍和过去一样,对勇利表现得极为亲热忠诚,勇利觉得它应该会和马卡钦很合得来。当初他独自一人前往底特律,将小维抛在了身后,可以说是他一生中做过的最艰难的决定之一,毕竟他们曾经那么的密不可分,但现在看来,他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因为时间褪色。


在日本站的比赛结束后不久,维克托就给勇利发了一条短信,祝贺他拿到了分站赛的金牌。勇利礼貌的回了一句谢谢,然后在一时冲动下,附上了一张小维的照片和一句说明。他之前就和维克托提过小维的存在,在和马卡钦亲密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后,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做出一些回应,当做酬答。几秒钟后,维克托给他回了一条短信,里面是一整串心形眼和狗狗的表情。这个回复可爱到有些孩子气,让勇利差一点就笑出声来,但他还是明白了对方想表达的意思。紧随其后,维克托又给他发了一张马卡钦可怜兮兮的照片,下面附了一句‘马卡钦很想你’。勇利的胸口浮现了一股暖意,不仅仅是因为这张照片,更是因为背后的含义。


这是勇利离开莫斯科后,两人唯一的一次联系。说实在的,终于返回俄罗斯让他着实松了口气——虽然他离开才几个星期,并没有和维克托分别太久,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短短的几周漫长的像是过了一辈子一样。


这种想法非常的怪异荒唐。按道理来说,勇利应该早已习惯了好几个月见不到维克托才对,毕竟他们过去每年的见面次数都不会超过两次。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开始变得贪婪起来。在习惯了维克托的存在后,突然失去的空虚感被无限放大,他变得异常期待即将到来的大奖赛总决赛,甚至比过去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他想到赛场上滑冰,是的,但他还很期待能够再次见到维克托。


一抵达酒店,他就和切雷斯蒂诺分别去了不同的楼层。这一次他们做了一些变动,切雷斯蒂诺额外定了一个房间,留勇利单独住了一间房。没过几分钟,勇利就收到了切雷斯蒂诺的短信——他的教练得出门做些安排,很晚才会回来。勇利回了个‘收到,明天见’ 的短信后,在自己的床上坐了下来,一时之间空虚感涌上心头。现在是傍晚时分,去冰场训练有些晚了,但直接调时差睡觉的话又显得有点太早。


勇利百无聊赖的在手机上翻来翻去,有些心不在焉。这时,手机嗡嗡的振动起来,轻响了一下,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勇利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出了短信发送人的名字,立刻点开了。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听说你的飞机降落了。到酒店了吗? 




 ‘到了。’勇利飞快的敲击着,一写完就飞速按了发送键。几秒种后,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今晚有几个选手打算一起出去喝酒吃饭,在明天的短节目比赛前聚一聚。你来吗?




勇利有些迟疑。通常情况下,他会婉拒任何需要和其他选手打交道的社交聚会,哪怕是披集再三恳求也不会松口。他知道其他选手应该都对他长期霸占领奖台非常有意见,在这样的场合和他们尴尬的社交,勇利着实有些发憷。他可以在比赛时和他们进行简短友好的交流,但从来都不是那种游刃有余的交际花类型,而且他总觉得,赛后去参加其他选手举办的派对,就像是去炫耀自己的胜利一样。即使是这样的赛前小聚,他也并不是很习惯,总觉得自己被邀请完全是他人礼貌性的询问,并非真心邀请他去。


但是这一次邀请他的是维克托。维克托在职业生涯中不仅比勇利赢得了更多金牌,还是花样滑冰界公认的现役传奇,如果他也参加了这次聚会,勇利完全可以毫无负担的出席,既然他们不会对维克托心怀芥蒂,就更不可能对勇利有什么想法了。而且如果维克托也在场,尴尬感应该会少很多。


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次邀请他的是维克托,是那个他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见到、总是不停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人。过去,勇利要到短节目比赛日才会见到对方,但这一次他实在是等不及了。并且,这是维克托发出的邀请,勇利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拒绝。他一边祈祷着维克托一会儿能够帮他吸引一下火力,一边快速的回了一个同意。几秒后,维克托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过来,同时附上了聚会的时间和地点。勇利在手机上查了一下,发现就在酒店不远的一家餐厅里。


此时距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左右,勇利飞快的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衣服,将头发全部捋向了脑后。他的眼镜摘了下来,在夜晚光线不足的情况下,看什么都有些模糊。他在心中悼念了一下戴眼镜时清晰的视线,却也知道自己不戴眼镜更好看一些。他此时虽然内心非常焦虑和紧张,但至少想要在外表上更加接近滑冰时自信的自己。


一切准备妥当后,勇利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有些迟到了。他飞快的走出酒店,在冬日的冷意下打了个寒战,沿路往约好的餐厅走去。当他走到餐厅外时,一眼就看到了几个选手正坐在里面一个隐蔽的角落谈笑风生,聊得相当起劲。勇利有些踌躇不前,但最终还是被寒意刺激的有些受不住,拉开门走进了温暖的室内。


他进门时,一股寒风也随之灌了进来,坐在门口的几个顾客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餐厅另一头的维克托抬头看了一眼,在捕捉到勇利的身影时,脸上的表情立刻亮了起来。


 “勇利!”他热情的喊道,即使在喧嚣的餐厅里都清晰可辨。他朝勇利挥了挥手,示意他过去。勇利忐忑的照做了,心中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其他花滑选手在听到维克托的喊声后,纷纷回头,看向了勇利,脸上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讶。这并不奇怪,毕竟勇利是出了名的很少参加社交聚会,他们一定开始好奇为何这一次例外了。


这次大奖赛决赛的参赛选手除了勇利之外的5人有4个都来了,只有一个年轻的加拿大选手没有露面,勇利依稀记得在其他分站赛上看到过这个选手的身影,只是没有和自己同场竞技过。他很好奇对方没有露面的原因,但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抛之脑后。听说这位加拿大选手性格高傲、爱说大话,所以不露面完全有可能是故意这么做的。


坐在桌边的其他选手仍然用不失礼貌的惊讶看着勇利,只有克里斯托夫不动声色,一直面无表情的紧紧盯着勇利。他的视线非常锐利,让勇利觉得有些不自在。他不清楚年长的花滑选手这个眼神的含义,只能尽快落座在了维克托身边的空椅子上,努力掩藏着脸上的不适。勇利和克里斯虽然并不算特别亲近,但这么多年来好感渐增,两人相处的也一直比较和睦。然而勇利无法读懂克里斯此时的眼神,更无法读出对方脑海中的想法。


克里斯似乎知道勇利在想什么,移开了视线。他脸上的审视消失了,整个人变得轻快而又神气活现。


 “勇利,欢迎。”他打了招呼。“我们正准备点菜,你常吃俄罗斯菜吗?(eating Russian:克里斯这里的话有双重含义,隐喻勇利和维克托的性关系)”


克里斯扬起了眉毛,而勇利摇了摇头。他除了上次在维克托的公寓里做的罗宋汤,对于俄罗斯的菜式可谓是一窍不通,也没有再特意去出去品尝过。这家餐厅的菜单全部都是由西里尔字母写就,在他眼里宛如天书,难以辨认。


 “啊好吧,我想维克托能帮你点一下菜。”克里斯耸了耸肩。“他一定能给你一些你喜欢的东西。”


参加聚会的其他选手应该都不会俄语,勇利以为他们都是由维克托帮点的菜,所以没有多想就答应了。让维克托帮忙选择总比冒险挑一项要来的靠谱,而且他们毕竟同居了一个星期,维克托应该多少清楚勇利的喜好。


维克托飞快的瞪了克里斯一眼,动作转瞬即逝,短暂得让人容易错过。紧接着他朝勇利露出了微笑,向服务生招了招手。


维克托和服务生快速的用俄语进行着交流,在一旁的勇利只能听清大致的发音。很快,服务生记下了点单,转身离开了。


终于,维克托在椅子上变换了一下姿势,转过身来,朝向了勇利。


 “你一路飞过来还顺利吗?”他明快的问道。勇利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他很喜欢到其他国家去,但是并不怎么喜欢旅行的过程。


他们身边的其他选手纷纷开始继续之前被打断的对话。大部分人用的都是英语,只有克里斯盯着维克托,用一口流利的法语说了些什么,维克托短暂的从勇利身上移开了注意力,用同样的法语做出了回答。因为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勇利转而看向坐在他另一边,一个叫做米凯莱的意大利选手,他们曾经在赛场上交过几次手,他比勇利要小几岁。


 “我听说你和你的妹妹今年都进入了大奖赛总决赛。恭喜你们。”为了不冷场,勇利将脑海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话题说了出来。克里斯皮诺双胞胎兄妹在圈子里相当有名,不少媒体都对他们兄妹两人这次携手进入大奖赛决赛的事进行了报道。


 “你一定很为她骄傲。”他加了一句,然而对方并没有对他的话做出任何回应。勇利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这就是他很少参加这种聚会的原因,他是真的不太擅长和自己的竞争对手展开交流。


 “是的。我非常为我的妹妹感到骄傲。”米凯莱终于开口。他一脸怀疑的看着勇利,但勇利完全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感谢上苍的是,维克托终于及时的结束了和克里斯的对话,微笑着转向了勇利。


 “我看了你在日本站的比赛。”他开口,一旁的克里斯也偏了偏头,注意着他们的交谈。“现场的观众真让人印象深刻。”


 “呃,是的。”勇利微微有些脸红。在日本站比赛时,本土的观众们都非常热情,让勇利几乎有些招架不住。不仅如此,在他表演短节目时,观众席上还亮出了一些非常引人关注的横幅。一想到维克托也全程目睹了现场的状况,勇利就窘迫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又有些高兴维克托观看了他的表演,哪怕并非亲临现场,他也高兴极了。他们两人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勇利看了维克托的所有表演,现在知道维克托也做了同样的事,他的心中雀跃不已。


 “能够回家呆一段时间,感觉真的很好。”勇利加了一句。


 “你会想念吗?”维克托好奇的看着他。“日本,我是说。”


 “是的,有时候会。”勇利耸了耸肩。虽然他年少时就离开了日本,已经习惯了在底特律居住,习惯了和披集、切雷斯蒂诺还有滑冰俱乐部的伙伴共同生活,但日本对他来说依然是不可替代的家。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返回日本定居,不过这还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没有坐下来仔细考虑过。“但是为了滑冰离开家乡,我从不后悔。”


很有意思的是,正是维克托让勇利下定决心离开家乡去发展自己的事业,此刻也正是他向勇利问出了这个问题。当时的勇利对前往底特律充满犹豫,害怕抛下熟悉一切,只为了追寻一个遥不可及的冠军梦,然而维克托突然之间再次闯入他的生命里,用残酷的言语推动勇利迈出了最后一步,让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达到自己的目标。事实证明,勇利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不仅在切雷斯蒂诺的教导下进步神速,还与披集结识,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然而维克托完全不知道自己对勇利当初的决定产生了多么重要的影响,这很奇怪,毕竟维克托可以说是彻底改变了勇利人生轨迹的人。


在那之后,随着一杯又一杯酒精的加入,桌上的对话变得自由起来,不仅音量越拔越高,气氛也变得越发热烈。因为明天就是比赛日,大部分参加聚餐的选手都在喝酒上比较克制,然而等饭吃得差不多时,他们脸上还是都有了一丝薄红。与其他人不同,勇利拒绝了所有的劝酒——当初克里斯对他描述冬奥会上发生的事时,那些耻度爆表的行为仍然让他记忆犹新,勇利到现在都不记得醉酒的自己到底耍了哪些酒疯,因此对酒精实在有些敬谢不敏。


能够和其他选手这么自然的交流感觉真的很棒。通常来说,勇利在这种场合都会尴尬笨拙,望而怯步,这一次虽然也有这样的时候,但他很快就在聊天中放松了下来,开始真正的享受这个夜晚。维克托整个晚上都在扮演重要的缓冲角色,当勇利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时,他会主动接过话头;在勇利想要歇口气时他也会将旁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这让勇利非常的感激。


虽然勇利有时候也会和其他选手说话,但他大部分时间注意力都在维克托身上。他们两人整个晚上都在轻声聊天,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随意的谈天说地。维克托出乎意料的是一个很容易聊起来的人,勇利还住在维克托的公寓时就已经知道了这一点。和维克托在一起,勇利永远也不用担心冷场,因为维克托总会适时找到新的话题进行下去。


然而,克里斯在整个聚餐过程中一直都在观察他,观察他和维克托。通常来说,克里斯总是会在大家交谈时欢快的加入,但这一次却异乎寻常的保持了沉默,一直在观察着什么。他的目光中并没有恶意,但充满了警惕,这让勇利感到了些许不安。


几个小时以后,天色渐晚,深夜笼罩了这座城市。他们第二天都需要早起,大多数人和勇利一样还得倒时差,因此决定今晚到此为止,一起打道回府。他们回到酒店后分成了两拨,米凯莱和曹斌坐上了其中一台电梯,克里斯和维克托进了另一台。勇利走进了维克托所在的这台电梯,注意到自己所在的楼层已经被提前按了下来。


自动门合上,电梯里一片安静。勇利被时差和长时间飞行的疲惫感同时侵扰,不由得想打呵欠,但还是忍住了。几秒钟后电梯叮的响了一声,门打开了,克里斯走到了外面的长廊上,回头看了一眼。


 “睡个好觉。”克里斯朝他们两人说道,然后电梯门关上了,带着勇利和维克托继续往上升去。克里斯一离开,勇利就不再顾忌,打出了哈欠,伸手揉了揉眼睛,试图抹去困意。当他再次抬头时,发现维克托正盯着他,眼中有一丝柔和的光芒。


 “看来你今晚应该能睡个好觉。”维克托说。勇利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他不想告诉维克托今晚他其实不会睡得很好,应该说,他从来没有在比赛前一天晚上睡好过。赛前的紧张感总会让他睡眠不佳,无论学过多少放松的技巧都无法排解。


 “你觉得累的话,刚刚可以先走的。”维克托加了一句,电梯这时又叮了一声,门打开了。“如果你想回去睡觉,没有人会介意。”


 “不,我很高兴留了下来。”勇利对维克托说。他们一起走上了长廊,在走到他自己的房间前,勇利停了下来。“今晚的聚会……很有趣。”


不可思议的是,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勇利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享受这种聚会,但他确实如此。他很高兴当维克托做出邀请时,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在勇利的花滑职业生涯中,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孤身一人,这一次终于往外迈了一步,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他得谢谢维克托。


勇利从口袋里拿出了房卡,转过身,再次看向维克托。


 “祝你短节目好运。”他微笑着对维克托说。维克托的眼睛亮了起来,也咧嘴回了他一个笑容。


 “你也是,勇利。”维克托回答。然而勇利并没有因为他的加油感到安心,反而紧张起来。今晚的愉快让他几乎忘了明天总决赛的事,但此时记忆回归时,忧虑感也卷土重来了。他开始担心自己会搞砸比赛,担心会让人失望。


 “你还好吗?”大概是因为勇利的想法表露在了脸上,维克托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关心。


 “我没事。”勇利不假思索的说。安慰别人、告诉他们没事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毕竟在大赛来临前,紧张已经成了他的家常便饭,他不想让别人为他担心。“我只是在想明天的比赛,没事的。”


维克托发出了理解的声音。“你只需要滑出你最喜欢的一次滑冰就好了。”维克托建议道,目不转睛的看着勇利。“如果你能够做到,就没有任何人能够打败你。”


无论如何,这句话让勇利放松了下来。这是个好建议,他抬起头朝维克托露出了微笑,知道对方能从他的眼中读出真诚的谢意。他有些犹豫是否要邀请维克托去他的房间,但他实在太累了,维克托应该也是如此。他们明天都有一场硬仗要打,至少得保证足够的睡眠。而且此时还只是刚刚开始,整场比赛将会持续好几天,他们还有在一起的时间。


 “晚安,勇利。”经过几秒钟安静的沉默,维克托开口,转身沿着长廊走去。


 “晚安,维克托。”勇利在他身后说道。维克托侧着身子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勇利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房门在身后关上,勇利飞快的进行了一番洗漱,以最快的速度躺到了被子下。他心中的紧张感依然顽固地存在着,并未消退,也没有办法彻底根除,但是当勇利躺在黑暗中时,他在大脑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维克托刚才的话,同时想着明天的比赛。


勇利的大半辈子人生都是以击败维克托为目标在滑冰,但是不知不觉中,这种想法改变了。现在,他将滑出自己最喜欢的一次滑冰,这个想法比之前感觉要好上太多。 




TBC






译者的话:


*还有三章完结。


另外说一下,虽然夙敌(系列第一部)和恒星(系列第二部)都很明确不会有实际的反攻描写,但会有少量涉及到反攻的对话或者提及,洁癖的小天使注意避雷~


*是否洁癖是个人喜好,希望在我这里留言的小天使们都予以包容,谢谢٩(ˊ♡ˋ*)و

评论

热度(649)

  1. cesia遥远地球之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