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反逆白黑]纯爱失格-3

123:

  “有事吗,枢木专员?”




  鲁鲁修话语中透出的冷漠疏离,让本就心潮涌动的朱雀眼瞳微微一缩。




  他几乎是乞求般看着他,试图在那张俊美苍白的面孔上找出一丝言不由衷的痕迹,但鲁鲁修冰雕雪塑般的表情没有丝毫暖意。他整个人像是一尊不带任何感情的冰冷雕塑,朱雀唯一能感应到的情绪波动仅仅是那双不带温度的紫晶眼眸中所折射出的自己,神色狼狈,无所遁形。




  ——他是真的想要离开我。




  清醒地意识到这点,朱雀刚才在夏莉那里没得到解答的疑问顿时被催化成了前所未有的焦躁。




  ——谁允许你这么做?谁给了你权利这么做?!




  无言质问盘旋成浓郁的戾气,几乎无法克制,朱雀亦无意克制。按在鲁鲁修肩膀的手不自觉地加大力气,他的表情也越来越阴沉:“你想一声不吭就离开我?”




  鲁鲁修微微侧头,避开他太过复杂的视线,反问道:“你以为你是谁?我需要知会你行程吗?”




  像是溅进热油的火星,这话瞬间引爆了朱雀的怒火。冷笑一声,他突然将手伸向鲁鲁修的衣领。




  嘶——




  布料撕裂的悲鸣中,几粒钮扣高高弹起,带着颇有份量的惯性砸在了朱雀脸上。




  轻微的痛楚越加激发了朱雀性格深处的暴戾。无视鲁鲁修的惊怒交加,他径自将手覆上他被迫裸露的白皙胸膛,轻佻地抚过那一片已然转为深色的吻痕,像一名确认勋章的战士。直到掌下的皮肤颤栗着泛起细粒,才饱含恶意地开口:“打算带着被我抱过的痕迹去找那个男人吗?难道他真不在乎?还是他早就习惯了你到处猎食的放荡做派?”




  刻薄的讽刺让鲁鲁修面色愈加苍白:原来孽缘根本无法轻易斩断,这男人依旧知道刺痛自己的最好方法。




  不屑于向一个无法沟通的暴徒辩解什么,他一语不发地挣扎着,努力想摆脱朱雀的钳制,就在这时,门口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啊!!你们——你们——”




  夏莉一脸惊悸地扶住门扉,大脑一片空白。被她叫来帮忙带走可疑分子的两名保安亦是面面相窥,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被认识的人撞见自己最为难堪的一面,鲁鲁修的面庞顿时失去了最后一分血色。他愣愣看着满面慌乱的夏莉,本能地想要解释,但嘴唇翕动几下,最后仍是颓然地打消了这念头。




  他该怎么说?指责这男人暴力冲动不可理喻么?但细究起来,如果不是他当年固执卑微的暗恋,又怎会给了这男人对自己施暴的机会?




  他们之间的爱恨纠葛不是外人能够理解的。他,确实没法解释什么。




  一念及此,鲁鲁修彻底心灰意冷,甚至想不起来该取件外套遮住被自己被撕破的衬衣。




  可这份彻底失望的万念俱灰,在朱雀眼中却变成了自有默契无需多言的信任,混合了嫉妒与独占欲的浓浓酸意霎时充斥了他的每一寸神经。




  视线在鲁鲁修与夏莉之间来回扫视几次,朱雀突然一把将鲁鲁修揽进怀里,大声向夏莉宣告:“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他都是我的!”




  随即,他强硬地扳起他的下巴,粗暴地吻了上去。




  再度品尝着睽违数日的柔软双唇,即使场合不对,朱雀仍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但旖旎的遐想很快被尖锐的疼痛打断——鲁鲁修咬了他,毫不留情。




  但朱雀并不打算结束就此结束这个宣告所有权的强迫之吻。舌头绞缠,更加强硬也更加贪婪地汲取着鲁鲁修的气息,直到腥甜的血腥味彻底充斥了两人的呼吸,他才依依不舍地稍稍抽离,抬手拭过鲁鲁修被染上艳色的双唇:“即使你恨我,即使你喜欢着别人,这辈子都别想甩开我。”




  似乎觉得只是言语还不足以表现自己的决心,说罢,朱雀长腿一抬,踢飞了鲁鲁修的行李箱。




  笨重的金属箱在保安们惊恐的注视中划起一条抛物线又重新落回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行李散落一地。




  之前被鲁鲁修小心收好的书册在下坠中扬起了纸页,无数金黄花瓣洒落而出,透亮明媚,仿佛还带着多年前那个夏日的淡香。




  ——这是什么东西?




  脑中刚冒出这个念头,朱雀脸上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鲁鲁修甩了耳光。




  这还是鲁鲁修第一次动粗。难道行李箱是那个男人送的礼物?那就让它坏得再彻底些!




  朱雀嫉妒地猜测着,刚要动手,却看到鲁鲁修焦急地弯腰去拾捡那些花瓣。可它们已经被保存得太久了,只是轻轻碰一下花瓣便彻底碎成了粉末。像异国神话里漫长时间尽头化成的劫灰,再也无可挽回。




  徒劳地忙碌片刻,鲁鲁修终于绝望地罢手,仰头死死盯着朱雀:“你都做了什么?!”




  朱雀这才发现,他适才的冷漠荡然无存,眼中甚至有泪光在闪烁。




  这气恼至极的表情有种久违的熟悉感。朱雀脑中嗡地一声,终于想了起来——那是向日葵的花瓣!




  他呆呆看着鲁鲁修,思绪却穿越现实,飞回了许久之前——




  小小的自己拿着从家中花园偷摘来的向日葵,成功将成为整个幼稚园话题中心的小小新生堵在了池塘边,说出了那句打从一见面就想说的话。




  “你这么漂亮,不如做我老婆吧。长大以后我会准备和你的眼睛一样好看的紫色宝石当结婚礼物送给你。”




  ——彼时的鲁鲁修,和现在的神情几乎一模一样。

评论

热度(16)

  1. cesia123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