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孕雷(ABO)

-青葙子__出本延后FLAG被砍:

※现代同居PA


※ABO向


※孕狮


 


 


=


 


教导主任把出勤表扔在桌面上,指着上面空出的格子,安迷修站在面前一动不动,他盯着眼前地狱般的出勤单子,上面的出勤率上被画出了一道红线,安迷修已经连续几天把课程掉成了自习,赶回去照顾雷狮,严重的影响了教学的进度,期末临近,如果不快点把学生们的课程提上来,安迷修也是要丢了这个饭碗,私立学校的老师工资一般都很高,也很容易被开除。教导主任无奈的摇着头,他知道安迷修是一个有家室的人,每次家里出事情也是会很通融的允许他开请假单出去,一去就是三四天,包括上次的修学旅行也是,中途突然说有事情,就把班级给了另一个班主任管理匆匆离去。


 


想起修学旅行的事情,安迷修就觉得有些惭愧,班主任在当时没有说什么,是一名比较和蔼的老人,他在学校里很照顾安迷修,语文老师无微不至的关怀在对待学生方面也是有一手,学生们在那次的修学旅行里也没有闹出什么事情,他们都很优秀,只是没有了安迷修的陪同少了一些该有的乐趣罢了。


 


“安迷修,这几天的课你必须补上,不然就等着走人吧。”教导主任留下的话让他不得不妥协,安迷修有些放心不下家里的雷狮,他的状况一直处于睡眠状态,安迷修甚至以为雷狮已经进入了一段时间的冬眠期,连呼吸声都变得有些微弱,他摇了摇头,把脑袋里的幻想全部驱除。回到办公室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拿好的讲义,随意的翻阅了下今天要讲解的课题,这些对于学生们来讲还太难了点,他选择了另一种方法教导学生怎么样能够更好的解题。


 


学生们的双眼瞪得很大,他们都以为这节的数学课理所当然的变成了自习,安迷修的课仿佛已经变成了一种定局,对他们来讲,数学课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直到安迷修走到讲台边上,他拿着讲课用的课本,对着他们流露出微笑,他招着手像是宣布着自己的归来,那抹深入人心的笑容带来了不少人的惊呼。


 


“是安老师!——安老师你回来上课了吗?”


 


“抱歉了大家,课拖了那么久,现在我们又可以一起加油学习。”安迷修挠着后脑的头发,他翻开了许久没有接触的课本,在标记上标注的页数与期末预计达到的课程还相差很多,安迷修不是那种会慌了阵步的人,他大略的估算了下最近的几节课程,把要点提炼出来,为了帮学生们度过期末考试,老师们肯定是用尽了自己的所能,最后的结果就只能看学生们的造化了。


 


“那好,大家翻到书的第一百四十八页,今天我们来讲……”


 


拿起许久不握的粉笔,捏着白色的粉笔头,安迷修的字再一次出现在黑板上,行云流水般的字体是学生们最喜欢的,安迷修的字很工整,像极了小学生认真的一笔一划写出来的,他的讲解很清晰,解题过程中不会有太多的废话,挑着重点讲解,这就是为什么这个班级数学成绩好的原因。在学校里,安迷修的数学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但他却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的,却能获得不少人的称赞。


 


安迷修拿着课本心神不宁,他在想雷狮,一个怀孕行动不便的OMEGA独自一人待在家里,总有些心慌,他抬手看了看手表,离中饭时间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安迷修晃着脑袋,选择把这些顾虑挥散出去。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也没有震动的样子,雷狮没有发来一条消息,应该还在睡觉吧?他今天为了回学校来教课起的很早,惯例的早安吻轻碰着雷狮微凉的额间,他只听到了雷狮迷糊般的鼻音,然后整个人往被窝里又缩了缩,看起来昨晚睡的很好的样子。


 


产期将近,雷狮昏睡的时间还是跟之前一样,他的肚子显得很大了,九个月将近,他们即将拥有一个孩子,是女孩呢,还是男孩?两人都没有特别期望的样子,昨晚的安迷修把雷狮抱在怀里,闻着怀里散发出淡淡薄荷香气的爱人,他的下巴搁在雷狮的脑袋上,笑眯眯的转换着电视机上的节目。


 


“雷狮,你说我们的孩子取什么名字呢?”


 


“随你吧。”说着怀里的人打了个哈欠,柔软的黑发蹭着他的下巴,身躯往胸膛靠了靠,雷狮微眯着双眼,他眼前的画面变得有些模糊,困意很快涌上大脑,就这样靠着安迷修毫无征兆的睡了过去。安迷修还在专注于眼前的电视剧,完全没有察觉雷狮已经睡过去,直到最后一集播完,他抱着怀里有些沉甸甸的重量回房间里,安迷修轻戳着鼓起的小腹,他的手掌包裹着被撑起的部位,想象着那里孕育的一个新生命。


“小家伙,你什么时候出来呢。”


 


床上的人似乎是听到了安迷修的话,皱着眉头艰难的翻了个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后就埋进了熟悉的味道里完全的进入睡眠,雷狮侧着身子躺在属于他的位置那里,任凭安迷修怎么拉扯都拉不动。雷狮微微握着拳头,像是个巨型的婴儿般的睡眠,轻微的呼吸声在安迷修耳边响起,掀开柔软的被子盖在总算长了不少肉的身体上,安迷修拍了拍自己睡的地方,把被雷狮睡过去的褶皱拉平,被单被拉扯着到了最适宜的位置,踢蹬着腿把棉拖落在床边,安迷修翻身进入了不太温暖的被窝,一个热源的进入让雷狮本能的朝着他的方向靠近,在身边蠕动的脑袋靠在他的胸前,依偎着的样子并不像是初次见面的那个嚣张家伙。


 


安迷修揉过雷狮头顶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像是察觉到他的动作,雷狮又背朝着安迷修睡过去,他的睡眠一直都不是很安稳,安迷修把那蠕动的身子拖回来,揽着名为雷狮的抱枕也进入了梦境,安迷修在梦里看到了许多,有小时候的回忆,学习上的伙伴们,挥洒青春的高中生活,一切都像是走马灯一般从自己的眼前扫过,他在那道光的尽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牵着一个小小的光影向前走着,他跑过去,最终拥抱住,他手中的那道光。


 


 


=


 


午饭时间的安迷修也是心神不宁,他咬着筷头发着呆,一直盯着发黑的屏幕,坐在对面的同事在他眼前晃了好几次手才让安迷修回过神。“终于回神了啊?想自家的OMEGA了?”同事挑逗着安迷修现在发愣的状态,他扳开了饭菜,夹起一块肉塞进嘴里,咽下咀嚼的声音。恍惚过来的安迷修微微叹着气,他现在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已经到中午了,如果没有人去叫醒雷狮,他会不会醒来吃饭呢,他会一直这样睡到晚上吗?这样的疑问一直环绕在安迷修的脑海里,坐在对面的同事看不下去,用筷头的另一端敲了敲安迷修的额间。


 


“醒醒。”


 


“啊,抱歉。我实在有些担心……”


 


“如果还是不放心,打个电话过去?”同事夹了夹手里的筷子,盘子里的饭已经剩下不多,这跟对面的安迷修一动不动的饭菜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事把筷子伸向了安迷修的蔬菜中,而本人沉默的看了眼漆黑的屏幕,在内心的挣扎下还是拨通了雷狮的电话。


 


 


接到安迷修电话时,雷狮正从一场睡眠中醒过来,他揉着睡眼惺忪的眼,手拍着床头柜上震动的手机,好不容易摸到了快要掉下去的手机,眼睛盯着发亮的屏幕好久才接起了安迷修的电话。另一头被接通的声音使安迷修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下,过了半晌才传来雷狮略带沙哑的声音。


“你干什么…我刚醒。”


 


“雷狮?抱歉,午饭我帮你准备好了,醒来就吃掉好吗?别一直睡在床上,起来走走。”安迷修的语气变得有些激动,他略有些快的语调让雷狮的大脑生锈的好像转不过来,大概是睡太久了连接受都会慢好多拍。雷狮缓慢的打了个打哈欠,他踢了踢盖在身上的被子,脚心不稳的从床上下来,赤脚踏在房间的毛毯上,他拉开有些厚重的窗帘,雪夜已经过去,迎来了一天的阳光。


 


安迷修握紧手机急切的想要得到另一头的回应,而对面的同事已经进攻了他大半的饭菜,安迷修听到了另一边哗啦哗啦的水声,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被碰倒的声音,直到一切都安静了之后,他才接到了雷狮低沉般磁性的男音。


“没事我挂了。”


 


手机的另一头传出了已经挂断的声音,安迷修拿着手机愣了一会儿,直到他回过神来时发现眼前的饭菜已经所剩无几,他拿筷子的手颤抖着,看到同事笑嘻嘻的推着一份菜到他面前,安迷修哭笑不得重新拿起筷子,吃进去一口热腾腾的饭菜,他确认好雷狮就行,其他的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雷狮慢吞吞的吃完安迷修准备的饭菜,他看了眼时间,意外的没有感觉到困意,他今天意识格外的清晰,安迷修几天的陪伴让他差点忘记对方是名在校教师,看起来是去学校补上他空缺的课程吧。这样用脚趾头就能想出的东西雷狮并没有多想,他滑动着手机屏幕,发现卡米尔在前几天发来一条消息,大致内容无非就是公司最近的进展,看起来都没有出什么差错,交给卡米尔是正确的。


 


从椅子上缓慢起身,雷狮捂着隆起的小腹,他取下了安迷修留在家里的围巾,穿上厚重的大衣,冷色调的客厅显得有些冷清,没有温和的光来温暖这样的房间,雷狮站在玄关处,他握了握有些冰冷的门把手,踏出了第一步。


 


 


 


街上的寒风吹过雷狮耳侧的碎发,冬日的阳光照在身上还是有些暖和的,一阵寒风刮过后他整个人抖索了一下,跟着人群一起挤上了电梯,还是有不少人看到他的情况给他让座,他坐在飞速行驶的地铁上,手指停留在漆黑的屏幕上,犹豫了半会儿还是把冰冷的手插进口袋。


 


 


 


安迷修的课程一直到下午,他必须补上那些空缺的教程,几节下来学生们的兴致还是很高,不少人把课堂里的节奏带到了其他地方,甚至有些八卦的学生开始询问安迷修的妻子应该是一名很美丽的女子,毕竟大家都知道安迷修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站在讲台上的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指刮搔着脸庞,他停下要讲解的课题,与学生们难得唠嗑了一会儿,他托着下巴很认真的想了想。


 


“嗯…总归是一个很暴力的家伙吧,什么时候都逞强着,那个时候的他经常打架也不顾后果的呢,后果什么的——嗯,当然是我帮他处理了啊?毕竟我可是学生会长呢。”


 


“安老师的妻子有些暴力呢……”有些女生小声议论着,按照安迷修的描述起来,那绝对是一个嚣张霸道的不良形象,安迷修停下了自己将要说的话,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我觉得遇见他是最美好的事情。”


 


 


课间的打铃声使这场唠嗑暂时结束,安迷修走在廊道上伸着腰,他摘下眼镜,揉着发干的双眼,他这个角度正好能望到校门口站的人影,在风中挥动的头巾占据了他的视线,他并不会看错,不远处的人影好像抬了抬头,他们的视线在同一时间对焦。


 


“你怎么来了?穿的那么少还跑出来。”安迷修气喘吁吁的跑到校门口,他的双手握着雷狮冰冷的双手,把掌心的温度传递到对方身上,雷狮缩了缩脖子,把半张脸埋进了围巾里,他含糊着回应着。


“不是你说出来走走吗。”


 


 


安迷修突然抱紧了雷狮,但隔着厚重的大衣并不能拥抱他真实的肉体,把比自己略高的身拉到怀里,安迷修摩挲着雷狮指尖的戒指。


“我送你回去。”


 


下一节课的铃声打响,讲台上本该出现的人还是没有准时到达教室。



评论

热度(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