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亡命之徒(原作向一发完)

葱☆:



原作向小甜饼


一个逐渐沦陷的故事


一发完,私设有




    神说:若你恶贯满盈,便降有义之人至你身边。


-


 


    一


    与雷狮的第一次相遇,是一场灾难。


    彼时安迷修刚刚抵达凹凸星球,踏进凹凸大厅。他的母星坐落于银河系边缘,为了参加比赛,一路舟车劳顿,两柄剑,一个人,跨越了6万光年的距离,才最终到达了凹凸大赛的起点。


    就在一分钟之前,安迷修才领了元力技能,知道了预选赛的规则。他查询着终端,计划着接下来的行动——先去自由丛林刷一些简单的怪,熟悉一下自己的元力武器,再去餐饮区吃一顿饭,去休息区好好睡上一觉——为之后的比赛做一些准备。


    但计划最终也只是计划。


    一声巨响唤回了他的神智,安迷修抬起头,正好看见一艘巨大的宇宙飞船撞断了凹凸大厅的立柱,一头栽在地上,擦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晃晃悠悠地停在他的身边。


    大写的嚣张。


    凹凸大厅乱作了一团,烟尘、残片、参赛者的尖叫、裁判球的警告包围了安迷修,但他没有离开。19年来,安迷修坚守着师傅所传授的骑士道,坚持着为人称道的温和有礼。这让他此刻突然很好奇,飞船的主人是否像他的出场方式那样嚣张。


    飞船的舱门开了,安迷修循声望去,猝不及防淹没在一双紫色的眼睛里。


-


 


    二


    与雷狮的第二次相遇,是一场意外。


    凹凸大厅的见面如昙花一现,紫色眼睛的高个子男人扯起嘴角冲着安迷修笑笑,便领着他的三个同伴径直离开了。安迷修对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微微欠身算是还礼,心里却还惦记着那双紫色眼睛。那双眼睛里有狂妄,有高傲,有势在必得,有睥睨天下,在扬起的烟尘中仿佛发着光,叫他忘不了。


    安迷修隐约觉得他们还会见面,却没想到是在这样一个场合。


 


    “劳驾。”缓缓抽出凝晶和流焱,安迷修谨慎地将一位倒在地上失去意识的女孩挡在身后,“可否暂且放过这位小姐?等她醒来,你们可以再一分高下。”


    那个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大笑起来,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盯着他,那是捕猎者的眼神。


    雷光闪过,下一个片刻,他们已缠斗在一起。


 


    战斗很快便结束了,几个来回之后,两人同时撤招后退。他们虽不吝于战斗,却也都不是冲动之人,简单交手之后发现势均力敌,便就此审时度势,各退一步。


    “有意思。”男人头上系着白色的头巾,头巾尾部在风中猎猎飘动,“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他朗声说道,“你也可以叫我最后的骑士。”


    “我叫雷狮。”男人面无表情,只有眼中还翻腾着来不及消去的战意,“安迷修,咱们还会再见的。”


 


    雷狮。安迷修低声咀嚼着男人的名字,目送他离去。雷狮将他的武器扛在肩上,转过身去,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离开了。他将无防备的后背暴露在安迷修面前,丝毫不担忧可能会遭遇来自后方的偷袭,就这样渐行渐远。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安迷修守着昏迷的女孩醒来,便礼貌的到了别。离开时他又想到了雷狮。诚然,他无法赞同雷狮处世的准则,却欣赏他的勇敢、坦然和强大。


    心中再次闪过那双紫色的眼睛,没来由的,安迷修突然意识到雷狮其实长得很好看。


-


 


    三


    与雷狮的第三到第十次相遇,实在乏善可陈。他们等级相近,实力相仿,便不时在狩猎区碰上。自由丛林安迷修早就不去了,那里的怪等级已经远低于他,实在没有价值。现在,他更喜欢在暗影林地或者尘泥湿地,打一些更强的怪。


    很不幸,雷狮也是这样想的。


    碰上雷狮,多半没有好事。大多数时候,安迷修会选择退让;偶尔见到雷狮和他的海盗团行恶,安迷修便也提剑就上。反反复复,两个人受过的伤都不少,却也没见谁真的杀死谁。时间长了,他也能叫出雷狮海盗团里其他人的名字:和雷狮长得很像的少年叫做卡米尔,高个子的长发男人叫做佩利,白衣银发的男人叫做帕洛斯。


    但雷狮从未让他们与安迷修交手,出手的永远只有他一个人。


    的确有一种名为默契的东西在两人之间存在。


    双剑与雷光交错的瞬间,安迷修会有一种错觉,仿佛与他战斗的根本不是他的敌人,而是他的挚友,是他的兄弟,是他的……他的……安迷修想到了一个词,但他不敢再想。


    战斗的间隙他撇了一眼雷狮,那双紫色的眼睛现在仿佛在燃烧,直直地望进他的心底。


 


    预选赛的日程过半,安迷修不知不觉已经爬上了大赛第五,而雷狮则位列大赛第四,不多不少压他一名。关掉终端上查询排名的页面,安迷修轻轻叹了一口气。


    “雷狮和你不是一路人。”


    他听见自己说。


    “他和他手下那些恶党行事乖张,你关注他,是为了防止他们再去惹是生非。”


    “专心比赛吧。”


-


 


    四


    与雷狮的第十一次相遇,两个人第一次对彼此卸下防备。


    凹凸星球除了战斗区之外,一般是不允许参赛者交手的。因此选手往往在长久的风餐露宿之后,会选择去其他区域稍事休息,花一些积分,排遣一下大赛的沉重压力。


 


    今天的餐饮区很奇怪,来往的参赛者行色匆匆,脸上带着安迷修从未在此处见过的紧张和惧意。他没有多想,顶着餐饮区诡异的氛围走到了13号餐厅。这里一直是餐饮区中最热门的休息处之一,往日还没走近就能听见参赛者的哄闹和嬉笑声,但今天安迷修站在门口,只觉得里面静悄悄的。


    他推开了13号餐厅的门。


    几乎是同时,一双带着醉意的眼睛瞄了过来。是雷狮,他和他的同伙占据了餐厅中安迷修最爱的那个角落,餐桌上堆叠着一些餐盘和酒杯,除此之外,餐厅空无一人。


    “双剑的安迷修。”雷狮盯着他灌了一口啤酒,缓缓地笑了,“不要紧张,我今天不想打架。”


    “不进来喝一杯吗?”


 


    安迷修皱着眉头,反手关上门,走进了13号餐厅。地上有几只裁判球的碎片,他小心地跨过他们,径直走到了雷狮的旁边。


    “大哥,我们先走了。”叫做卡米尔的少年压低了帽檐向雷狮示意,带着剩下两个人退了出去。佩利不满地嘟嚷着,走在最后的帕洛斯踮起脚,安抚性质地揉了揉对方的脑袋,随手带上了门。


    现在餐厅里只剩下他和雷狮两个人了。


    安迷修看见雷狮又喝了一口啤酒,几滴来不及吞咽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滑落,隐没到他半开的帽衫之中。性感。安迷修不可避免地想到了这个词,却又试着把它从脑中擦去。这种想法也许是对他宿敌的亵渎?安迷修拿不定主意,他从未对任何人做出过这样的评价。这未免有些轻浮,对美丽的小姐是如此,更遑论对一个强大的男人,对那个雷狮。


    “你不应该喝那么多酒。”最终他只是干巴巴地说道,拉开椅子坐在了雷狮的对面。


 


    接下来的事情安迷修有些记不清了,他鬼使神差地接受了雷狮的邀请,于是四瓶或是五瓶啤酒剥夺了他的神智。他本不该如此掉以轻心,雷狮不是那种在你醉酒后会温柔照顾你的人,事实上,他没有趁机干掉你就很不错了。


    但安迷修还是喝了,一杯接一杯。酒精冲昏了安迷修的头脑,放下最后一个空着的酒瓶,他冲着雷狮轻轻地笑了。接着,安迷修听见自己说:“雷狮,我有没有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


    彻底醉倒之前,安迷修没有漏过雷狮错愕的眼神和微红的耳尖。


-


 


    五


    与雷狮的第十二次相遇,时隔了很久。


    餐厅事件过后,安迷修很久都没再遇上雷狮了。英勇和诚实是骑士的美德,安迷修却有点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这不骑士!他无声地谴责自己,为自己的逃避感到羞愧。那天安迷修在餐厅醒来,雷狮已经走了。他会高兴?亦或是愤怒?安迷修自己没有收到过来自敌人的赞美,便无从猜测雷狮的想法,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下次该拿出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他。


    但在一些独自刷怪的深夜,看着暮色沉沉,漫天星斗,安迷修总会想起雷狮,他想,他其实并不后悔说出那句话。


 


    还有两周预选赛就要结束了,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还能有新的参赛者。安迷修依靠在凹凸大厅高处的扶手上,看着下方的闹剧。那是个有趣的少年,安迷修在内心作出了简单的评价,虽说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但也许他最终能创造奇迹。


    然后他便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在接近。


    是雷狮。


 


    “来凑热闹的人不少嘛,连双剑的安迷修也在啊。”带着一贯高傲而昂扬的语气,雷狮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旁。


 


    他们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上次的见面,像一对纯粹的宿敌一样针锋相对。安迷修撂了几句狠话,句句出自他的本心。雷狮和他手下的那群恶党恶贯满盈,对待弱者从不手软,几乎同他的行为准则截然不同。安迷修时常想着,如果凹凸大赛没有雷狮这样的选手,也许会和平不少。于情于理,他都应该贯彻自己的正义,将这些恶党彻底讨伐。但在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地方,安迷修又隐约对雷狮有一些别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已经困扰了他太长时间。


 


    凹凸大厅的闹剧很快便平息了。


    “……可别让我等太久。”转身离开之前,雷狮只留下这样一句话。


    是迫不及待与他一战吗?还是在暗示一些别的东西?安迷修从来都猜不透雷狮,就像他也越来越摸不透自己真正的想法。


    但安迷修知道,他心中的天平已经倾斜。


-


  


    六


    与雷狮的第十三次相遇,又是一场对峙。


    在美丽的小姐面前,安迷修总是会显得更跳脱一些。他生得英俊,笑起来却不知为何有一丝轻浮,这让他的女人缘总是差强人意。安迷修隐约意识到这一点,却也并不气馁。善待女士只是为了践行骑士道的准则,他并不真正期待与女士们发生些什么。


    这一次也是一样,远远看到那个佩利正在行恶,他便例行上前阻止。雷狮不在,失去约束的佩利绝不会听从安迷修的劝说。佩利是懵懂而强大的,这让他甚至比雷狮还要危险。一颗失控的炸药能夺去几个人的性命?安迷修不敢去赌。


    眼看阻拦无果,他第一次动了杀心——他的确不喜欢杀人,但这不代表他不会那么做。


    “那好吧——下一剑,就会收掉你的性命。”


 


    然后,暴虐的狂雷划破了他的视野。


    雷狮来了。


 


    最终,他们还是没有打起来,仿佛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让这场对峙无疾而终。但安迷修敏锐的感觉到,有那么一个瞬间,雷狮是真的想要干掉他。他的语气是那样认真,表情是那样严肃,紫色的眼睛直直地钉在安迷修身上,以往那些轻松与调笑全都不见了踪影。这可能是他解决安迷修的最好的机会了,他们都深知这一点。


    但雷狮终究是没有下手。


 


    那天晚上,安迷修做了一个梦。梦里没有雷狮,只有大片紫色的花海。而安迷修就躺在这片花海中,凝视着头顶无垠的星空。紫花的花香妖冶而甜腻,张狂而热烈,盛开的花束下是多刺的花梗,几乎要划得安迷修遍体鳞伤。


    不知为何,他开始背诵骑士宣言,这些话语早已铭刻在他灵魂深处,哪怕是在梦中回忆,也不会有丝毫差错。


    背到最后一句时,安迷修醒了。


    “我将对我所爱至死不渝。”


-


 


    七


    预选赛结束了,四千多名参赛者中只有一百人活了下来,元力种构成的烟花是他们唯一的祭奠。


    凹凸大赛是何等的残酷。


    安迷修想,也许有一天,他或者雷狮也会变成这样一颗小小的元力种。除此之外所有的痕迹全部被抹去,连尸体都不能留下,只有他人的记忆能证明他曾经存在。


    如果是死在雷狮手里,其实也不错。安迷修轻轻地笑着,伸手摸了摸路边一朵小小的野花。


 


    等待第二轮比赛开始的三天里,剩余的一百名选手都聚集在了凹凸大厅当中。曾经拥挤的大厅现在变得空空荡荡,早先雷狮的羚角号所造成的破坏早已被修缮。安迷修看见了不可一世的嘉德罗斯,看见了沉默寡言的格瑞,他们都和自己的团队待在一起,他们都拥有了伙伴。


    而自己是孤身一人。


    仔细想来,他在凹凸大赛中最熟悉的选手,竟然是雷狮?想到这里,安迷修不仅失笑。他抬起头,四处寻找着雷狮的身影。


 


    然后,他猝不及防地撞进一双紫色的眼睛里,就像他们第一次相遇一样。


 


    安迷修和雷狮隔着凹凸大厅望着彼此,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柔情蜜意。他们的立场截然相反,他们是最熟悉的敌人,他们是最默契的对手。


    他们不约而同地笑了。


 


    这就是安迷修与雷狮的第十四次相遇。


 


 END




第一次写安雷,努力想写出一种势均力敌的对峙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hhh说不定其实写得很差hhh


需要解释标题吗?雷狮是个亡命之徒,而安迷修敢于爱上这样的雷狮,他自己其实也是亡命之徒呀。




之后可能会继续产安雷,但码字比较慢,大家见谅。


最后求评论,评论使我高产XD



评论

热度(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