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ABO/末日丧尸】错误命题[8]

君哥☀🍺:

  1.ABO生子,带球跑,狗血雷,又名《怀上死对头的孩子怎么办》
  2.特种兵安×总(sha)裁(shou)雷
  3.末日丧尸,含有少数血腥暴力描写,不适者慎入
  [1] [2] [3] [4] [5] [6] [7]


  #8
  这是一间阴暗潮湿的房间。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化学试剂的气味,正对着房门一整面墙上布满了监控显示屏,亮着幽幽的荧光,映亮一方地面。唯一的一扇窗也紧闭着,雨滴不断敲打在玻璃上,汇成水流淌下,像是在玻璃表面铺上了一层水幕。
  雷狮被绑在房间角落的椅子上,双手反剪于椅背后,银色手铐折射出森寒的光。他低垂着睫毛,眼皮轻颤,肩膀缓慢地起伏,直到房间的门被人推开。
  雷狮的大哥走了进来。
  “醒了?”
  雷狮睁开眼,混沌意识在新鲜空气涌入肺腑的一瞬间回归清醒,他猛地绷紧了腰线,盯住来者——他上车后就被迷晕了过去,意识模糊,只能大概感觉到自己是被带到了医院。
  雷狮的大哥反手关上身后的门,一步步走向雷狮,“你还是那么胆大妄为。姓杨的没有告诉你那些事都是我做的吗?”
  雷狮冷笑,“那些破事居然能成为你拿来显摆的资本?”
  “破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件事的影响力有多大你知道吗?现在全世界都沉溺在绝望之中,而且整个世界的绝望都因我而起,你不觉得这……”
  “你已经疯了。”雷狮阴沉着脸打断他大哥的话语,“最开始的实验体恐怕就是你自己吧?……也许基因改造并不只是个幌子,你现在这副模样真是比以前还要令人作呕。”
  “那又怎么样?”眼神近乎癫狂的男人躬身凑近雷狮,一把扼住人的咽喉,“你要不要试试和我打一架?据说我现在的臂力是常人的三倍,像这样的话……”
  他缓缓地加重手上的力度,眼神阴狠。雷狮闷哼一声,眯着眼冷冷地笑起来:“和一个被铐住的人打架?……懦夫。”
  雷狮的大哥松开手,指尖下滑到雷狮的颈侧,笑着勾住那条项圈,“激将法是没用的,雷狮……我都差点忘了你是个omega了。你戴这种东西做什么?你们omega不就应该使劲勾引Alpha来上你吗?——从小就喜欢仗着张好脸蛋勾三搭四,和你那妓女妈一个样,幸好那婊子死得早……”
  雷狮的低笑截断了那污言秽语,他沉声道:“你会死得更早。”
  “是啊。基因改造的副作用很大,我的器官已经开始衰竭了。”雷狮大哥解开项圈的扣带,皮质的系带挎到了雷狮的锁骨上,露出内里格外白皙的皮肤,他凑到雷狮耳边,恶狠狠地说,“但我会让全世界给我陪葬,包括你这个婊子……唷……是哪个Alpha这么不要命,居然敢标记你……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和一个Alpha永远绑定在一起,只能任他宰割,在他身下求饶,不管外表再怎么强势,你都是个omega……整日辗转于床铺和孩子的弱者”
  雷狮后颈的腺体上印着一个淡红的牙印,在昏暗光线下显出一种暧昧的色泽。
  雷狮扯起唇角,不屑道,“任人宰割?你要知道,试图锁住狮子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
  “真是不可思议……”雷狮大哥的手从人外套的下摆探入,贴着紧身衣一路上攀,眼神渐渐兴奋起来,“你怀孕了……雷狮。”
  雷狮面色一凛,猛地屈膝踹上人的小腹,而后顺势向后仰躺将整根椅子翻倒——他等这一刻等了很久,麻药的作用才刚刚缓过去,他的腿终于能发力了。
  破旧的木椅应声折断,雷狮蹬着椅面跃起,反剪在椅背后的手变成了反剪在身后,他向弯着腰捂住肚皮的那人冲了过去,横腿扫过人的腰际……
  方才还满脸痛苦之色的雷狮大哥冷不丁笑了起来,准确无误地抬手拽住雷狮的脚踝,狠狠一扯。
  戴着手铐的雷狮被砸到地上,用背后的手肘做缓冲,没让后背直接撞地,他腰部发力半坐起来,使劲抽回自己的腿。
  “你这样挣扎可是会脱臼的。”雷狮的大哥蹲下身,把雷狮的脚腕扯到自己肩上,“你那Alpha不会已经死了吧?让一个孕妇单枪匹马地跑出来……也太高估孕期omega的力气了。”
  房间内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警报声,而后整幢大楼都哀嚎起来,两人皆是一愣,雷狮趁着这间隙屈起没被锢住的那条腿,用膝盖狠狠顶向人的胸口,在人手上脱力的片刻挣脱了束缚。因为惯性往后仰倒的同时雷狮又是抬脚一踹,继而迅速站起,退到了门边,“可惜,你连一个孕妇都打不过。”
  显示屏上,医院的大门被一辆SUV直接撞开,枪声四起,雨幕隐约可见车身上溅起一道道火花,车的速度却丝毫没有慢下来,风驰电掣地直冲进来。
  雷狮微微勾起嘴角。
  
  雨还在下。
  安迷修把车停在了门诊大楼下,一手一枪地跳下车,冲进一楼大厅。
  十几个人围住了他,每一个都端着枪。安迷修把枪口对准其中一个,比了个扣下扳机的假动作,那人立马开枪,安迷修却是一边下蹲躲过子弹一边用左手的枪往身后连开三枪,皆是打到背后的人的右肩上。
  三杆枪落了地。
  安迷修回身用手肘撞向身后捂着肩膀大叫的人的胸膛,从人墙的空隙猛冲出去,直向电梯。
  他背后是杂乱的枪声和脚步声,他按下上行键,电梯门缓缓打开,他侧身窜进去,一面按下最高楼层一面不断点击关门键,外头飞进几颗子弹,他敏捷地躲过,直到电梯门彻底合上,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电梯开始上行。
  他会在哪一层?安迷修闭上眼,努力回想在门口停车时的场景……有亮光的小窗……是三楼!
  他按下三楼,电梯恰好停住,金属门缓缓打开……
  门外站立的不是人,而是几十只一身腐肉的高大丧尸,长着血盆大口不断嚎叫。
  安迷修却是松了一大口气——他作为一名军人,不能开枪打人,但这些怪物不在人的范畴内。
  他先爆了那只险些抓到他肩膀的丧尸的脑袋,然后深吸一口气,双手同时连连开枪。那些行尸走肉嘶吼着向他扑来,他一边冲出马上就要闭合的电梯门,一边一脚踹上离自己最近的那只丧尸的裤裆,再是抵着那丧尸脑门开了一枪,歉然道:
  “对不起,我赶时间。”
   他清理掉占了半条走廊的丧尸后,发现左手边有一间巨大的病房,里面黑洞洞的,房门大敞着,门边躺着一具只剩下一半血肉的尸体,门内又陆陆续续地走出几只丧尸,显然刚刚那些也是从这里放出来的。安迷修皱起眉开枪打死了最后那几只,然后跑进了走廊。
  用丧尸来当守卫,这人的神经是有多不正常。
  安迷修来不及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他不断踹开走廊两侧的门,但每次跳出的都只有一两只丧尸,走到尽头也没有雷狮的身影。
  他突然听到雷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立马折回了电梯口,走进第一间房间,发现这是一条黑漆漆的甬道,前进了几米后,左手边有一道打开的门,里面是一间散发浓重腐臭的巨大空房。而右手边,是一道紧闭的木门。
  安迷修用肩膀狠狠一撞,冲进了房间。
  “哈哈哈哈哈军人……真有趣……我们雷家的人居然会找一个军人当自己的Alpha,这简直是世界上最讽刺的事情……”
  房间内,雷狮被一个面目狰狞的男子用手肘勒住脖子,那人举着一只针管,尖尖的针头抵在雷狮的太阳穴上,眼里蛰伏最恶毒的兽,“你能找到这还算是有点本事,但很可惜,你救不了他……”
  雷狮看着门口举着枪的安迷修,咬牙道:“别冲动……”
  安迷修举着枪,眼神冷厉。
  “我是公民啊,你要是开枪杀死了我,可是会被定罪的。”雷狮的大哥一手伸向雷狮的小腹,笑了笑,“我也不介意让他们两个和我一起死。”
  “我是军人,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安迷修神色冰寒,语气肃穆得仿佛在宣读军事文件,“而你,就是个人渣。”
  他扣下了扳机。
  脑浆飞溅的同时雷狮迅速下蹲避开了针头,安迷修走过去,一枪打断雷狮的手铐,蹲下身把枪塞进雷狮的手心,雷狮不明所以地接过,然后便被安迷修打横抱起。
  “……你杀人了。”
  “我知道。”安迷修抱着人走到窗边,雷狮颇有默契地开枪打破玻璃,安迷修侧过身,抱着人跳到二楼的阳台上,站稳之后弯腰下去贴上雷狮的脸,轻轻说:
  “伤害你的人,死不足惜。”
  
  
  
  
  [tbc.]
  我是真的不会写打斗


  

评论

热度(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