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维勇】时光溯游SP 花火(重修版)

夜烬:

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明明应该是新年贺文拿来修改之后却在这个时间放了出来TAT


【维勇跨年贺文】时光溯游SP 花火


无所谓短暂无所谓永久


无所谓快乐会紧接着伤痛 


无所谓挥霍无所谓冲动 


只要能够曾经感动 


什么是折磨什麽是享受 


在爱里折磨我都会享受 


什么是付出什麽是收获 


什么飞蛾总是扑火 


——《花火》


 


  24岁那年的新年,是和维克托一起在圣彼得堡度过的。


  没有和家人在一起的新年,因为有了身边的这个人而不再孤寂。


 


  在足以称为蜕变的赛季结束后,勇利和维克托回归了平静的训练生活。勇利由于要处理搬到圣彼得堡的各种琐事而暂时地忙碌了起来,维克托则需要为回归竞技做出充足的准备。仔细算算,两个人竟然也有一小段日子没有好好说过话了。


  “勇利新年想做什么呢?”训练的间隙里维克托扒着冰场边的围栏,慵懒地将头搭在了勇利的肩上。“俄罗斯这边的新年比日本要晚上几天哦,习俗什么的也没什么相似的地方,勇利想怎么过呢?日本的过法?俄罗斯的过法?毕竟是来到圣彼得堡后的第一个新年,想要好好庆祝一番吗?”


  感受到肩膀上多出来的那一点重量,以及颈边被银发扫过去那点微微的瘙痒,勇利的身子不自觉地一僵,转瞬又将身子放松,好让高挑的俄罗斯男人能够倚靠得更舒服些。


  “没关系的吧……以前也就是跟家里人吃餐饭看看红白歌会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庆祝。维克托呢,新年有什么别的打算吗?要跟家人或者朋友……”勇利的睫毛不安地低垂着,隐藏在栏杆后的手逐渐地攥紧。也许听起来有些自私,但他希望在异乡的这个新年,能有维克托的陪伴。


  哪怕是以教练的身份,以朋友的身份,都好。


  “没有哦,大概会在自己家里宅一天吧。除了勇利之外好像也没有能够一起过年的对象了。”听到维克托回答的一瞬间,原本紧握的拳也渐渐地松开。同时心底的柔软与酸涩却止不住地上涌。维克托的公寓里满是独居的痕迹,只有马卡钦的陪伴,这个男人会不会也有孤单的时候呢?


  “那么,”勇利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猛地扶住了维克托的双肩,“今年的新年,要不要和我一起过呢?”


  “会给维克托做好吃的炸猪排饭的!”


  “可以哦。”维克托轻轻贴了贴勇利的脸颊,那里微微地散发着烫意,让冰场上的冷气都仿佛消退了几分。黑发青年的尾音颤抖,让他不自觉地流露笑意。他给了勇利一个拥抱,然后滑向冰场的中心,留给勇利一个潇洒的背影。


  背部残留的体温让勇利眷恋着不想离开。


  冰上起舞的王者没有看到,场边的黑发青年是用怎样炽热的爱意在凝视着他。


 


  新年的脚步无声无息便已踏临。  


  清晨空旷的公寓里只有黑发青年忙碌的身影——即便是因为最近搬家刚整理过一遍屋子,勇利还是不能免俗地又做了一遍大扫除。除旧迎新,祈求着神灵将一整年的好运送进家中。


  维克托还躺在床上——雅可夫非常仁慈地给所有的选手放了假,不过也许是打算在这个日子找莉莉娅重修旧好也说不定?没有训练压力的维克托前一天晚上就放下话来说要睡到日上三竿,勇利也非常愉快地赞同了这个提议。这样他就可以在第二天早上按照自己的生物钟利落地起身开始搞卫生同时不会被一只大型犬类阻碍手脚。虽然这么说感觉不太对得起床上的“睡美人”,拿着扫把的勇利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嘴角偷偷地漾起了微笑。


  不知道看到焕然一新的家,维克托会不会大吃一惊呢?也许会捧着脸大呼一声“Amazing”也说不定。想到维克托可能流露出来的惊喜表情,拿着扫帚的黑发青年的脸上带着自己也没发现的温柔笑意。


  开着暖气的温暖小屋里,味增汤的香气渐渐从厨房飘散了出来,家的味道氤氲在圣彼得堡冰天雪地中这个渺小不过的空间里。


  “勇利~今天的午餐吃炸猪排饭吗?我闻到味增汤的味道咯。”


  站在扶手楼梯上,维克托没有梳过的银色短发凌乱地翘起,让勇利想到二次元里常用的一个词“呆毛”,大概是还没有完全睡醒,维克托冰蓝色的眼眸还带着一小层迷蒙的水雾。打哈欠时薄削的唇却会张成可爱的心形嘴。


  无声地叹了口气,一只手抚上了额头并不存在的黑线。明明已经是个快要28岁的成熟男人了,除了日渐上移的发际线却还总是在有些方面意外地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会喜欢上这个男人,也许也跟这个只有自己才能欣赏的稚气一面有关吧。会让人无奈地心软,萌生一股想要照顾这个人的强烈欲望。


  最好再无微不至一点,让他再也离不开自己。勇利有的时候也会滋生出这样霸道的念头。


  “快点去刷牙洗脸啦维克托,还有不要光着脚踩在地上!楼梯上我刚擦过地板还是湿的,会着凉!等扫除完了我就去做饭。”一长串的话语从勇利的口中迸出,却完全不知道戴着报纸做成的三脚帽的自己,即使是叉着腰也没有什么威慑力。但维克托还是从善如流,“行行,我去就是了。”说完扔下一个飞吻就转身回房洗漱去了。


  “话说勇利可真贤惠啊~”


  转过身的维克托没注意到身后的人脸已经红得不成样子。


 


  “勇利如果是女生的话,真想娶回家来啊~这样就能天天吃到这么好吃的炸猪排饭。”一脸满足的维克托一边咬着一大口炸猪排,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


  被勇利用长长的竹筷打了一下,还露出一副无辜委屈的表情。


  这个人到底是有多没自觉啊!


  “说、说什么傻话呢!”看不见扭勇利过去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只能看到一只因为害羞而发烫的耳朵。“再说了,如果维克托愿意的话,不用结婚也可以一直做给维克托吃的。”


后面的那句话细如蚊蚋,埋头消灭着美食的维克托只能听到零碎的词句,却并不知道勇利究竟说了些什么。


  如果听到了的话……会不会一切都有所不同呢?


  重来一次的维克托有时会这么想,但到了那时,那一次的新年已经是无法追忆的事情了。


 


  平和地度过一整个下午,房间里维克托收藏的唱片周而复始地转动,丝绸般轻柔的音乐流淌了一室,连时间的流逝也变得悄然。夕阳坠下了天空,接棒的一轮皎月在无云的天际安静地播撒着银辉。


  窝在温暖的沙发里,两个人的身体紧挨着彼此,体温透过布料源源不断地交换着。电视画面里是延时转播的红白歌会,勇利平时不怎么看娱乐节目,反倒是一年一度的红白歌会总能津津有味地看到最后。维克托只能听懂一小部分,只好选择靠在勇利的肩膀上,接受着勇利体贴的水果投喂。某个节目结束时勇利将下一块水果贴在了维克托的唇上,却半晌没有被张嘴吃掉,他扭头看向肩膀上的银色脑袋,维克托不知何时便已睡去,胸廓随着呼吸一下下平稳地上下起伏。


  “真拿你没有办法。”


  勇利笑着摇了摇头,动作轻柔地将维克托的头扶到了自己的腿上,脱下身上的外套给他盖上。睡得无知无觉的人将温热的气息喷在勇利的大腿上,引起一阵几不可查的颤栗。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在了维克托银白色的柔软发顶上。


  电视机里恰好轮到一个中年的女性歌手上台,微哑的女嗓唱着上了年头的情歌,勇利没有听过那首歌,只是觉得这歌声与此刻悸动的心情恰巧地合拍。


  空气中流转着温暖而暧昧的气息,和歌声一起将他包裹,让他沉醉其中。


  电视里的节目彻底沦为背景音,如若不然,他凝望着维克托的这段时光就像是冗长静止的默片。


  旧的一年在红白歌会的喧嚣中落入尾声,12点整的钟声和窗外盛大的花火一同宣告着新年的到来。维克托在烟花炸裂的巨大响声中悠悠醒来,睁开眼,看到黑发的青年望着窗外的柔和侧脸。仿佛窗外绚烂的色彩瞬间沦为这个人的背景。


  也许再早一秒种睁眼,他就会看到青年落在他身上的专注眼神,像花瓣坠落在身上似的温柔。


  “勇利,新年快乐!”初醒时的慵懒嗓音像是一根柔软的羽毛,细细搔在勇利的心上。他回过头来,看进那双浩瀚的蓝眸中。


  那眸光比花火更璀璨。


  “维克托,新年快乐。”勇利握住了维克托温热的手掌,交握的瞬间,无名指上金色的对戒无声地交换了一个亲吻。


  “勇利,趁着花火来许个愿吧。”


  勇利的视线从窗外转回,微笑着回望。他的唇瓣轻轻地颤动,却没有发出声音。维克托努力地辨认着,却不自觉被那双眼睛吸引。红玉般的眼眸倒映着窗外明灭的光。


  “勇利许了什么愿呢?”懊恼于自己莫名的走神,以至于错过了勇利许的愿望,他不甘心地又问了一遍。


  勇利却将手指抵在了唇间。“这是秘密。”


  “说出来的愿望,是没有办法实现的。”


  柔软的唇瓣翕合,仿若一场无声的邀请。


  “维克托的愿望呢?”勇利仿佛为了缓解空气中急剧上升的温度,开口问道。


  “我的愿望是,希望勇利的愿望能够实现。俄罗斯可不兴把愿望藏在心里。”那个人的笑容灿烂,明明是夜晚却散发出太阳的耀眼光芒。窗外的花火已经绽放到荼蘼,逃脱不了短暂消逝的命运,勇利想,维克托的笑容不会像花火一样。


  至少有一个人,会用一生将它定格,珍藏在记忆里。


 


  “下一年的新年,也要跟维克托一起度过。”维克托没有听到的愿望简单得一目了然。


  不,贪婪的自己想的是“每一年的新年,都能跟维克托一起度过。”


  明明是没有被听到的愿望,最后的最后,还是没能实现。


  但是哪怕只是为了此时的一个笑容,一句简单的“新年快乐”,勇利也觉得,待在这个人的身边,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不管未来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在等待,此时手心真实的温度让他相信,一生一世的存在。


  这是很久以后的维克托,从勇利的笑容中解读出的一切。


 


  “维克托,新年快乐!”窗外花火盛大的炸裂将维克托从回忆中唤回,勇利在他的怀里醒来,迷迷糊糊间吻了吻他冒出胡茬的下巴。


  他收紧了手臂,臂弯的重量和心底沉甸甸的感情同样刺激着泪腺。他将吻烙在勇利的发顶,出口时恍惚是与当年一般无二的台词。“勇利,新年快乐。”


  但有什么已经改变。


  他凝望着勇利红玉般的眼眸,其中绽放的花火带着灼热的温度,而不是在无尽的凉夜后成为冰冷的灰烬,而自己回望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半分迷茫。


  想要追求的东西,想要实现的愿望,我很清楚。


  即使是给彼此的只是静默的笑容,但心意相通的瞬间无需言语,恋人之间的默契让他们逐渐贴近。


  下一秒他和勇利在最后一朵火花坠落时缱绻地接吻。


  他没有再问勇利的新年愿望,也无需再问。


  从今往后,不用许愿,每一个新年都会是两个人共同的回忆,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漫长人生原本像是沙漠 


却在你的脚下长出绿洲 


命运结束了沉默夜空炸开了花朵 


我们很有默契一起抬起了头 


天空正绽放无数花火短暂美丽的花火


——《花火》




 @短短的雞毛丶 摸鱼的我欲哭无泪……还有谢谢亲爱的的建议~

评论

热度(113)

  1. cesia夜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