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维勇情人节贺】Love never fails

夜烬:

本来是想用跟大米 @冰上的时间 说的午后阳光作为题目的,最后还是用了这句
这依旧是一篇短打,没有刻意用很多华丽的词句,平凡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打动大家呢?


【维勇】Love never fails
他们吵架了。
在异乡的广场上,赌气离开的恋人背道而驰,却在茫茫人海中失去了彼此的身影。
他们在巴塞罗那,他们订婚的城市,满载着他们美好回忆的地方,把对方弄丢了。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陷入了极度的懊悔之中。
提出来巴塞罗那过纪念日的人是他,提议去加泰罗尼亚广场逛逛的人是他,跟勇利一言不合闹了别扭的人是他,提着的包里放着两人的手机和钱包的人也是他。
如果说有人要为这不愉快的插曲负责,那一定是他。
他好脾气的恋人,胜生勇利,永远都用百分之一千的温柔包裹着他,可是他却被惯坏了。
被惯坏的维克托·大傻瓜·尼基福洛夫。
明明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闹起脾气来居然还是幼稚得让人笑掉大牙,而更可笑的是他们争吵的原因——居然是一杯见鬼的爱尔兰咖啡。
“Here,two Cappuccino,my dear.”
他从咖啡店里出来时,手里的两杯热饮还在腾腾地冒着白烟,让他的手一下暖和了起来。二月的巴塞罗那阳光暖暖地披在身上,空气中却还是弥漫着些许的凉意。每每握着勇利的手的时候,维克托才发觉自己的指尖一直都那么冰凉。可这也是个悖论——正因为十指相扣,那点冰凉也不再是问题。
勇利站在咖啡馆的门外,一把军绿色的遮阳伞下,投下了一片小小的阴影,让他看得不太真切,可是他知道勇利没有看向别的地方——他站在柜台前,目光却时不时地瞄向窗外,隔着一层薄薄的窗玻璃。日子过久了,却丝毫也没有那些所谓的倦怠。他和他的恋人很把这点眼神中似有若无的暧昧当做情趣,每次目光相撞的时候,都像是经历了又一次恋爱。
可是当他将咖啡递给他的爱人时,勇利却皱起了眉头。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我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不要逮着机会就喝酒了吧!”勇利暗红色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让他有种犯错误被抓包的窘迫感——事实上他的确是犯错误了。给勇利的那一杯的确是卡布奇诺,自己手中的却是爱尔兰咖啡。
Damn it,谁会想到勇利居然能闻到酒味,这本该是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勇利,你知道的……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碰过任何带酒精的食物或者饮品了,我只是想尝一口,没别的意思,就一点点。”他深知勇利此刻一切的严阵以待来自于他自己,除了把态度放软糊弄过去他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了。面对勇利他总是难以招架。
勇利的表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结起了一层冰霜,“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我想你没有忘记我们出来过纪念日的原因吧。”
他怎么会忘记呢?
勇利拿到最新的体检报告时的脸色仿佛还在眼前,回到家之后把家里酒架上的酒全部送人的举动更是让他心如刀割——却唯独无法对那个人生气。
可他们还是冷战了一小会,他需要一点时间平复他的心痛。
“今年的纪念日,我们去巴塞罗那怎么样?我们可以一起重温过去那些回忆,夜灯,晚风,星星,教堂,每一件都让人沉醉。”
潜台词是,我们可以放下目前的纠纷,通过回忆。
他们其实做得很好,他们在当初的Prince酒店定了跟那一年一样的房间,他们还趁着这气氛酣畅淋漓地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窗外就是巴塞罗那的夜景,看出去时,就像是酣眠在灯海中。放在同一个枕头上的两个脑袋互相依偎,发丝纠缠,诠释着陪伴的真谛。
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内心对于彼此的爱。
但有些小的争吵和矛盾难以避免——他们从性格到生活习惯,有太多不同之处,他不喜欢没事的时候一大早起床,勇利却是那种风雨无阻的老爷爷作息;勇利坚持的健康饮食,却让喜欢喝酒的战斗民族浑身不舒坦。
就像这次一样。
“我并不是酗酒,但是让酒从我的生活中剥离我实在是做不到。”
“勇利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多了一点吗?即使是夫妻也会给彼此留有空间吧?”
“勇利你真的有体谅过我的感受吗?”

那些话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说的吗?还是那一瞬间有某些恶灵上身,让他说出那些不假思索的,伤人的话。他转身离去时没有太多时间去观察勇利的反应,如今冷静下来,勇利的身影在脑海中一帧帧地慢动作回放,因为震惊而睁大了的暗红色眼睛里受伤的神情一览无遗,原本绷紧的唇角塌了下来,他深爱的唇瓣被勇利用牙关咬得发白,甚至还有一抹艳色沾染。
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他真是个傻子,维克托这样想。
只有傻子才会在别人面前保持着风度翩翩的假面,却难以自制地伤害最爱的人。
当他终于回过神来想要回头去寻找勇利时,却发现茫茫人海之中,那个人的身影已经不在原地。
没有人会永远在原地等候着另一个人,爱人也不例外。他该怎么做,才能找回被他弄丢的恋人?


勇利坐在加泰罗尼亚广场的喷泉边,兀自出神着。
“勇利你真的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这对于他来说,是一句多么严厉的指控。
他知道他有做得不对的地方——那一酒柜的酒被送走没有经过维克托的同意,甚至是在他不知晓的情况下。他的怒火完全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可是维克托没有冲他发火,反而给了他一个温柔的拥抱。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维克托的声音在他耳边萦绕,就像是儿时母亲轻柔的哼唱,让他不安的心找到了安定的故乡,不再漂泊。
可他们还是冷战了,他没有办法让维克托轻易地接受,只能等待着他想通的那一天。
为了让两个人解除心结,他们坐上了飞往西班牙的航班。
他们在巴塞罗那,他们订婚的地方——他们那时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订婚,就已经稀里糊涂地预约了对方的一生,那是他们最不会后悔的事情之一。他们重温着最初的悸动,他们像两个急切的毛头小子一般滚上了床,他们的结束姿势不再是当年的背对背,而是窝在对方的怀里,他的手臂环着维克托紧实的腰,温暖得让人想在这怀抱中沉溺一辈子。
完美的开端,却被阴霾撕裂。
他原本可以用更温和的态度去应对的,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空气中飘过来的酒精气味点燃了他一直紧绷而敏感的神经,让他的表情坚硬如冰。
他只要想到体检报告上的黑字,就无法停止内心对那些糟糕未来的设想——没有见过光明的盲人只会奢望光明,而见过大千世界后,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放开。他就是那个放不开的人。
但是这种以爱为名的控制不能改变控制的本质,也许这才是让维克托最难以接受的一点。
He screwed up everything.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
他的目光纠缠着维克托离开的背影,喉头却哽咽得难受,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该怎么做,才能找回被他弄丢的恋人?


“请问您有没有见过一个黑色头发的亚裔青年?他有一双大大的,暗红色的闪亮眼睛,看到人的时候眼睛里会有温柔的笑意……”
“请问您有没有见过一个一米八左右的,银色头发的青年?他的眼睛是蓝钻一样的颜色,眼形是那种……眼角微微上挑的丹凤眼。”
“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长风衣,里面是白色的高领毛衣。”
“他今天穿了一件米黄色的长风衣,里面是菱格纹的针织毛衣。”
“他的右手的无名指上戴了一枚金色的戒指。”
“他的右手的无名指上戴了一枚金色的戒指。”


“请问您有看到这个人吗,他是我的爱人,可我把他弄丢了。”


维克托顺着加泰罗尼亚广场的一边走过去,沿着兰布拉大道问着路上的行人,可是获得的始终是否定的答案。有人为他的遭遇唏嘘,有人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可他仍然没有找到勇利。
他没有放弃,走向了下一个目标——一个架着画板坐在路边的老爷爷,他戴着精致的银框眼镜,手中拿着一支画笔,似乎正在涂抹着什么。
“请问您见过一个黑发的亚裔青年吗……”
在听完维克托的叙述后,老人微微蹙着眉头思考着,过了一小会,他拿出了一张新的画纸,拿起画笔简单地勾勒了起来。
“你说的,是这个人吗?”
画纸上的勇利不再是冷冰冰的一张脸,而是露出了恬静的笑容。
那是他的勇利。
“您知道他往哪个方向去了吗?”
老人在画纸的底端写了些什么,然后将画纸卷了起来递给他。“我听他说,要往巴塞罗那大教堂的方向去,他的爱人会在那里等他。”
“年轻人,祝你成功找到你的爱人。”
老人的蓝色眼睛里,眼神像是长谷津的海一样平静祥和。


勇利顺着加泰罗尼亚广场的一边走过去,沿着格拉西亚大街询问着路上的行人。他的英语还算标准,一路上遇到的行人也都相当温和,诚实地回答了他。
可是他没有收获任何一个肯定的答案。
他身无分文,除了一直问下去,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只要能让他找回他的爱人。
他走向下一个询问的对象,一个正在作画的老人家,老爷爷坐在屋檐下,有着跟他一样的黑色头发,只是已经快要被岁月染成霜白了。
“老人家,请问您有见过一个一米八左右的银发青年吗……”
那个老爷爷脸上的皱纹因为笑容而开出了小小的花朵。“那个人,我见过哟。”
他手上的画笔轻轻描画着,雪白的纸面上维克托的身影逐渐清晰。
“请问您知道他往哪边去了吗?”勇利的声音里难掩兴奋,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老人,灿若晨星。
老人枯枝般的手指落在勇利柔软的发顶,意外的温暖且温柔。
“我听说他要往巴塞罗那大教堂去,等待他的爱人。
“小家伙,祝你找到你的爱人。”
这样说着,他微笑着把画纸卷起来,递给了勇利。


午后的阳光洒落在巴塞罗那大教堂的灰白色台阶上,镀上了一层暖金。雪白的鸽子张开了翅膀,拥抱着蔚蓝的天际,飞向比教堂的塔尖更遥远的地方。
而恋人只会飞向彼此的怀抱,那是才是所有的向往所在。
他们站在教堂的门前,不一样的时间,不一样的年岁,却是一样的爱人与一样的爱意。
他们的眼睛里只有彼此,除了对方之外的一切都失焦成了点缀。
没有唱诗班的圣歌做背景,巴塞罗那的空气中却捎来手风琴轻快的乐声。那就像是一个信号,让他们情不自禁地拥抱。
也许他们仍然有许多未知的矛盾与争执将会发生,可是他们有理由相信,他们会在兜兜转转后,回到彼此的身边,就像现在一样。


他们回到酒店后意外地发现彼此都获得了一幅画。
展开来放在床上,他们这才看到除了自己看到的,对方的模样,画的下方还各有一行字,那字迹摆在一起,竟是难以言喻的相似。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
“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合在一起,恰好是圣经中那爱的赞诗。
Love never fails.




 @短短的雞毛丶 啊祝贺祝贺!!!给你一块小甜饼!
因为是爪机,本来也有一大堆碎碎念就先不说了,该加粗的地方也先不标了2333


小天使们我还是有在码字的啦~


作者揭秘时间:啊上来划了个重点终于要解密了。


其实那两个神助攻老爷爷被我私设成了另外时间线上的维勇哟,有一点点提示,最不算提示的提示可能就是那个相似的字迹了。


为什么特意这么说,其实是想通过这个来说明,两个人过日子,不是两个半圆恰到好处地契合在一起,而是两个人互相磨合,直到达成刚好的圆满。


两个人在相处中越来越靠近对方,就像越来越相似的字迹一样。


解密完就跑,大家再见~

评论

热度(365)

  1. cesia夜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