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猫年大吉

海带啊海带:

新年贺文!


*是个套着兽人paro表皮的abo,按兽人是会长出猫耳猫尾巴的omega来看就好ww






安迷修一手提着一大袋年货,边道谢边从门面狭小的店铺艰难的挤出来。


紧随其后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样貌却还很精神:“小安啊,每年也就你上我这儿买年货了,自从前两年车站前面建了大型超市,我这儿也快关门咯。”


“哪儿的话,”安迷修偏头蹭掉鼻尖上的汗,呼吸间透着茫茫的白气,神采奕奕的道:“超市就买不到您亲手做的甜腊肠,况且我也本来就不擅长和大妈大婶们一块挤着买东西。”


大学毕业还没到一年的小年轻,浑身上下都蓬勃着旺盛的生命力,虽然因为寒流而懂得脸颊红彤彤,柔和的眉眼和见人就笑的模样还是一看就讨人喜欢。


“是艾比和埃米想吃吧,”老太太啧啧了声:“哎,你不要嫌阿婆啰嗦,你年纪轻轻的,养活自己都费力,还拖着两个亲戚家的拖油瓶,就算有女孩子看上你,也要被吓跑了。”


安迷修笑道:“那也得先有女孩子看上我啊。”


“实在不行,”阿婆神神秘秘的:“去兽人保护协会领一个回来好了,田螺姑娘那种,虽然刚开始相处,可能和咱们人类会有点小摩擦,但时间长了,比什么人都忠心,还能帮你带带孩子。”


安迷修哭笑不得:“阿婆,你从哪里听的这些?兽人保协那儿的珍稀兽人都是价值连城的,我哪儿来的钱去领啊,把我卖了都买不起一条尾巴。”


没等老太太答话,安迷修已经长腿一迈,跨上了共享小黄车,把买好的菜往菜篮子里一放,高声道:“我先走啦,艾比埃米还等着我回去做饭呢,先给您拜个早年!”


“好,好……”老太太连声答话,再一眨眼,安迷修的小黄车已骑出老远。


 


安迷修心不在焉的骑着车,心里还在想刚刚阿婆说的话。


领养兽人的心思他不是没有过,虽然很渴望和美丽可爱的小姐组成家庭,但不知为什么,成年以来谈的几场恋爱都无疾而终,几年过去,他也慢慢接受了“搞不好我真的很没有异性缘”的现实。现代社会里,人和珍稀的可以化作人形的特殊兽人和平共处,如果可以和兽人结成契约关系,不失为一种脱单的好选择。


兽人的领养,不光要高额的费用,还需要领养人有超过常人的身体素质。安迷修曾悄悄的去小区防疫站做过检查,他的条件完全可以领养兽人,甚至是大型肉食类兽人,但认真攒钱领养兽人的想法,在艾比埃米淋着雨,像两只被丢弃的小狗似的,大半夜出现在他家门口时,便不得已的舍弃了。


在分析‘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和我有什么关系’‘多两张嘴吃饭就又得多打两份工’之前,身体先想法一步让了开,让脏兮兮的姐弟俩坐在了他干净暖和的沙发上。


想到这儿,安迷修忍不住默默的流下两行清泪,他是很渴望家庭没错,甚至想要一到法定年龄就立刻杀到民政局,但他并不想这么早就当爹啊!


正走着神,眼前一个高大的身影一晃,电光火石的向他倒来。


安迷修眼疾手快一按刹车,干啥啊这是,大过年的还碰瓷吗!


但那小黄车不知道是不是被太多人共享过了,刹车一按,从车头到车尾都叮当作响,就是速度不减,笔直笔直义无反顾的往那人身上直冲而去。


安迷修赶紧放下脚自动刹车,边大声道:“不好意思!请让一让,我这儿东西太多惯性大,停不下来了!”


那人晃了晃脑袋,却一动没动。


“糟糕!”


‘砰’的一声巨响,一人一车正撞在了一起。


安迷修被袋子里飞出来的土豆砸到了脑门,眼前金星乱冒,踉踉跄跄的蜿蜒了几步,强行站稳,心下一喜,刚准备回头看看撞着的那个人,就被重物毫不留情的砸在背上,摔了个结结实实。


安迷修嗷的一声,差点没把魂吐出来。


“咳咳,先生,您没事吧?”安迷修费劲的道:“能不能,先起来一下,我好像把鸡蛋压碎了。”


那人没说话,从安迷修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那人蓝到发黑的头发,既粗且硬,毫无规律的胡乱翘在后脑勺上,有些扎人。


“先生?”


又叫了声,那人终于有了反应,他抹了把脸,撑着身子半坐起来,回头看了被他压在下面的安迷修一眼。


“……”


这一眼把安迷修看楞了半秒。


那无疑是个极其英俊的男人,用男人形容有些过,看上去至多二十三四岁,与他相仿,手腕上戴着的表是今年刚流行的牌子,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戴刚刚好。不过让安迷修注意的,还是那人锋利阴沉的一瞥,虹膜是稀少的紫罗兰色,其中的黑色瞳孔,警惕的竖成了一道狭窄的线。


那是兽人的标志。


“你……”


安迷修皱了皱眉,兽人作为无论男女都可以生育的特殊种族,数量稀少,绝大部分都在zf或者监管人的管辖与保护下(无论是保护兽人,还是保护可能会被兽人欺负的无辜市民),在外遇到独自游荡的兽人,是需要立刻和警署联系的。


但没等他说完话,那人长臂一伸,拽着他的领带便把他拉了起来,凑近了头想去嗅他的脖颈。


安迷修反应极快,粗略估量了一下,这人的兽化本体至少是狼的体型,甚至可能是豹子,四肢修长有力,除了灵活,还几乎没有任何华而不实的动作,这是惯于狩猎的表现。


他一抬手隔开对方伸来的手臂,矮下身环住他的腰,脚下动作没停,划了道弧线扣住对方的膝窝,顺势往前一撞,两人又摔回了地上。


无声的过了几招,黑发的兽人被重重绊倒在地,安迷修压着他,膝盖威胁性的抵在背脊上,低声道:“你是偷偷跑出来的吗,出来有什么特殊目的?”


“……”


“别不说话,我知道可以收起尾巴耳朵的兽人,是掌握了语言能力的。”安迷修又道。


“嘁——”那人拧着眉头,看了安迷修一眼,虽然是自下而上的眼神,却无端的让安迷修看出点俯视鄙夷的意味:“要不是我易感期……”


他声音越说越小,还没说完就咬牙停了下来。


年关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只是个可以放假的特殊节日,可对于兽人来说,确实一年中最难熬的交配期的开始。空气中的春意还朦朦胧胧的感受不到,身体却早一步的提醒兽人们,春天就要来了。


黑发兽人略一权衡,又开了口:“我叫雷狮,你的名字?”


“安迷修。”看到他似乎愿意交流了,安迷修稍稍松开了压制,皱眉道:“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不然我要立刻报警了,这一片都是老城区,老人小孩很多,我不可能放任你在这儿不管。”


雷狮答非所问,斜着眼看他:“你身手很不错,接受过兽人领养的检查吗?通没通过?”


安迷修道:“这和您好像没有关系吧?”


“看来是通过了,”雷狮气息有些不稳,却还扯着嘴角轻笑了一下:“放心,正义的路人先生,我对容易被玩死的菜鸡没有兴趣,如果你能配合我,我保证不会给其他人造成任何威胁。”


“配合你什么?”


雷狮没说话,反倒是移开了目光。


安迷修刚想追问,忽然感觉哪里不对,源源不断的高热发应从身下传来,兽人撇开头后,露出掩盖在漆黑发丝下的腺体,那儿微微凸出了点皮肤表面,正呈现出浅淡的粉色。


曾经想要领养兽人时,安迷修下了不少功夫去研究兽人的习性,看到那块肿胀的软肉,心里咯噔一下,手中的力道登时轻了。


“你是不是……”他难得的犹豫起来。


“你刚刚撞了我,总要有些补偿吧?”雷狮打断他。


安迷修立刻道:“那是自然,在下从不逃避责任。”


“那先从我身上滚下去。”


安迷修手忙脚乱的让开,看到兽人站起来,拍拍土,居高临下的望着他,X光一样的视线从头扫到脚:“我的要求很简单,和我去个地方。”


“警署?”


“去那干嘛,拜年?”雷狮凉飕飕的反问。


安迷修隐约知道了点什么:“可我觉得这种肇事赔偿纠纷,还是去请正式一点的仲裁比较好……”


雷狮脸色一沉,明显被他的脾气惹毛了,不耐烦的拽着他的领带靠近,兽人特有的滚烫潮湿气息喷在他的耳廓上:“够了安迷修,少他妈给我装傻了!再拖延我让你赔十倍。”


“好吧,”安迷修硬着头皮应了声:“不过我要先打个电话。”


雷狮抱臂:“想找场外增援?”


安迷修:“不是,我找人把菜拎回去。”


雷狮:“……”


安迷修把小黄车放路边锁好,给埃米打了个电话,让他尽快来xx路帮忙拿东西,自己得跟人走一趟。


“安哥,你被高利贷找上门了吗?”埃米惊恐的问:“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吃那么多东西了!”


安迷修刚想说不是,转念一想最近是穷的快要喝西北风,当即咳嗽了声:“你知道就好,其他的我会想办法,你快过来。”


过没多久,一个扎着冲天辫的小少年,骑着另一辆小黄车匆匆赶来。


“安哥!”


还没靠近,埃米就远远的看见了那个和安迷修站在一起的人,那人实在是生得既漂亮又耀眼,放在人群里,就是只水下引鱼机,想不注意都困难。


埃米边和安迷修一块低头收拾菜,边悄咪咪的问:“现在高利贷怎么都这么心机,让这种人出来要债,确实挺不好意思拒绝的厚,安哥。”


安迷修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雷狮半靠在路边栏杆上,只看得到半边侧脸。他发色乌黑,脸生得小,皮肤又白,轮廓精致却不圆润,锋芒毕露,是纯然属于男性的优雅而狂野的美感。


安迷修看着看着,脸颊竟有些发热,只得扶额道:“你快回去吧,记得把东西放冰箱里。”


埃米说:“安哥你糊涂了吗,为了省电费,我们把冰箱都停了。”


安迷修:“……那搁阳台上。”


雷狮正百无聊赖的等着,忽然感到一股热流自小腹升起,顺着脊椎不依不饶的往上爬。心下暗骂了声,刚刚才压抑过一次的欲望,雷狮怎么会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怒骂道:“安迷修,还不快点!”




点击就看海盗船长受难记




其实后续还想写安哥领养的部分,但那样也太长了,所以就断在这儿啦!


大家新年快乐=3=~

评论

热度(1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