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钻石王座(11-13)

离酒:

11.


 


 


凹凸星球有两个游乐园,在北面的那个是旧游乐场,后来在南面又开了一家新的。安迷修去过新游乐场,那儿设施全都由机器人操控,游戏设备刺激有趣,堪称凹凸星上最受欢迎的情侣约会地点之一。至于旧游乐场则刚好相反,里面的很多设施一点儿都不刺激,倒是比较适合小朋友去玩。


旧游乐园的布置也很特别,和新游乐园的钢铁金属感不一样,这里只有色彩斑斓的城堡,覆盖着落雪的屋子,不断地跳着舞的木偶小丑,还有来自于各个星球的可爱小动物。园长是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星球,据说很久之前地球即将要被毁灭,年幼的他搭上了一艘宇宙飞船出逃,最后辗转地降落到了凹凸星上。在长久的时间的流逝里,和他一起逃难的族人纷纷逝去,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老园长从没去过地球上的游乐园,他在凹凸星长大,当了一名学者,专门研究有关地球的历史和故事,最后参照残本和资料建造了这样的一个乐园,并为此而花光了当学者时所挣来的所有积蓄。


安迷修不知道这位老园长的年纪到底有多大,只知道看到他的时候,他手臂上有一块人造皮已经剥落了,露出了里面的机械手臂,园长那时候在给一个机械娃娃上油,看到安迷修来的时候便从机器人中抬起了头。


他的那双眼睛也是机械做的,泛着机器人特有的冰冷的红光,安迷修便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又反应了过来,道:“您好,请问是园长吗?”


“我是,”园长站了起来,嗓音带着机器人特有的金属感,“你是安迷修同学吧,来做布偶装宣传的。”


“是的!”


“麻烦你跟我来吧。”园长带着安迷修走到了院长办公室的后院仓库,发现布偶装就放在了架子上,“我们动物园的宣传角色之一是彩虹小马,请问你愿意穿上这个吗?”


安迷修看了一眼那套七彩小马的布偶装,觉得还挺可爱的,道:“没问题!”


安迷修一边穿着布偶装,小机器人们就在旁边帮忙,老园长说:“这套布偶装是我设计的,可以轻松交流通讯,而且也不热,透风感很好。”


“哦哦,我感觉穿起来挺轻的,衣服的材质很好呢。”安迷修已经穿好了彩虹小马的衣服,就差套个马头了,他拎着马脑袋,问,“不过我有点好奇,为什么现在还会需要人来当布偶装呢,好像其他游乐园基本都是用的机器人吧?”


“嗯,其实现在这个游乐园里许多设施和工作人员都由机器人代替了,毕竟这里游客不多,而我又付不起工人的工资,只能和凹凸学园合作,看能不能请到学生志愿者来帮忙。”老园长笑了笑,说,“我不是说机器人不好,只是如果能保留一些人特有的项目,就更好了。”


“我明白的。”安迷修挥了挥蹄子,说,“我会努力做好这份工作的。”


 


穿好彩虹小马玩偶装的安迷修便拿着一簇形状各异的氢气球站在游乐场的大道上,9点准时开园,便陆陆续续地有一些小孩子和家长进场了。孩子们年纪不大,也才会喜欢来旧游乐园,年纪大一些的学生都会选择新游乐园。而作为游乐园的主要宣传角色之一的安迷修,便负责和孩子们互动,例如送送气球、拍拍合照之类的。总体来说这份志愿工作很轻松,对于富有爱心和正义感的安迷修来说,也算是相当合适的一份工作。


团子也跟着安迷修来到了游乐园,安静地待在了他的马脑袋上。


就在安迷修刚和一个漂亮的小萝莉拍完合照的时候,忽然就被人从身后踹了一脚。因为玩偶服始终有些分量,安迷修并不能像平时那样反应敏捷,只好扑了个狗啃泥。看到他扑倒的小朋友们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以为是故意安排的戏剧效果。


安迷修回头一看,便看到一个穿着狮子玩偶服的人叉着腰,站在阳光底下藐视着自己,玩偶装上的金色鬃毛在闪闪发光。


尽管看不到对方的脸,安迷修还是凭着敏锐的嗅觉感知到了对方的身份,他用玩偶装里的对讲器交流道:“恶党?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


团子在看到雷狮后就很开心地叽叽叫了两声,然后飞到了雷狮的脑袋上。安迷修只好默默爬了起来,并拍了拍手掌,那是两个黑色的马蹄子,所以这个动作做起来的时候就很搞笑,跟苍蝇搓手似的。


然后安迷修想了想,既然他都能接这份志愿工作,估计雷狮也是来做志愿者的,但他倒是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对方。


“唉,怎么说呢,你来这里我总有不好的预感。”安迷修说。


雷狮不屑的声音便传入了安迷修耳边:“你真是想多了,这些小屁孩还轮不到我出手吧。”


“你要是敢对这里的游客出手,我可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安迷修摊开手,说,“不过这里是孩子的乐园,我们就暂时休战吧。”


“反正在你眼里我就是无恶不作。”雷狮轻声嘟囔了一句,不过安迷修并没有在意,因为又有可爱的小女孩扑到了他的怀里。


这家伙说着是骑士,其实只是个萝莉控吧,雷狮心想,真是恶心死了。


 


站在安迷修旁边的雷狮显得很暴力不合作,尽管大家都是志愿者,但明显安迷修就很投入。雷狮会来这里,不过纯粹为了早日摆脱惩罚,对于他来说,他能主动承担这种无聊的志愿活动就已经很纡尊降贵了,更别提让他怎么让投入工作。


只是小孩子们并不清楚狮子玩偶服里面的工作人员是个怎样的人,他们缠着雷狮拍照,一会儿拉扯他的衣服,一会儿又要他抱抱。雷狮清楚自己正发在做志愿工作,所以不好什么脾气,只能默默地忍耐着那群熊孩子揪着自己玩偶装的手臂和鬃毛,肢体僵硬地拍着合照。


多亏旧游乐园的游客并不多,不然雷狮肯定发飙了。


在中午时分,小孩子的数量就明显少了许多,而且因为天气炎热,安迷修和雷狮便有了歇息的空隙。他俩走到大树底下的凳子上坐着。安迷修把自己的马脑袋摘了下来,脑门上都是涔涔汗水,雷狮也没比他好多少,黑发彻底湿了,紧紧地贴在额头上。


两个人跟散了架似地瘫坐在凳子上,脑袋搁在靠背上,气喘吁吁的。今天凹凸星又特别地热,哪怕布偶装是再轻薄的材质,在烈日底下站着都会让人觉得又渴又热又累。


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难得地没有拌嘴吵架,因为他们都唇干舌燥,并不想理会对方。


这个时候有个小机器人跑了过来,说是给他们送水:“老园长说,辛苦你们了,这是冰镇饮料哦,可以补充水分和体力。”小机器人努力抬起了双臂,安迷修说了声“谢谢”便接过了水瓶,旁边的雷狮倒是一把抢走了安迷修的水瓶,扭开了盖子,咕噜咕噜就开始往嘴里猛灌。


安迷修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又望向了雷狮,欲言又止地道:“你……”


“我怎么了?”雷狮懒散地坐在凳子上,用眼尾扫了安迷修一眼,心中毫无愧疚之感。


安迷修抿了抿唇,顿时都懒得和雷狮这种海盗头子废话了,便只好取走了放在机器人手上的另一瓶饮料,并喝了起来。


喝完水以后的雷狮才觉得缓过来了,团子一直呆在他俩的脑袋上被太阳晒着,似乎也很累,他便把水倒在瓶盖上,然后团子便从他的肩膀上飞了下来,低头在那儿轻轻地啄。喝完水以后他就跑到雷狮的身边卖萌,用毛茸茸的毛蹭雷狮的手,雷狮便笑了,把他弹开,看着他像皮球一样被自己弹走,便道:“不要对我卖萌。”


他也是不懂,为什么这只小鸟不但不怕死,还喜欢缠着自己。


 


坐在他身旁的安迷修散发着他的气息,可能因为出了汗,那股alpha的味道就更浓了些。天气炎热得雷狮连话不想说,就更别提主动和对方开战了。


他觉得他好像有一段日子没有和安迷修见面了,最近的一次还是视频通话,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接触。安迷修没有把他是omega这件事情四处宣扬,雷狮也不会主动向其他人提起和安迷修发生过的事,两人都当无事发生过。


凹凸论坛的人还觉得他俩是死敌,顺带着两家粉丝也天天开撕。雷狮不否认安迷修是他的敌人这一点,但又没有想要把对方置之死地的强烈欲望。


他不否认,安迷修这人,其实还挺有意思的。他们的经历、背景和想法完全不一样,他搞不懂安迷修,也不想去搞懂,他应该和海盗团的人志同道合就很好,可不知道为什么会回过头偷偷看他一样。


他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因为自己正在观察稀奇动物,但说服自己的同时,心中又隐约有些不安。从来他都是随心所欲任意妄为的人,却是难得地产生了迟疑。他觉得安迷修之于他,就像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他如果是个傻蛋,才会想要往火山的方向走,但他又没看过那种场景,不知道那会是怎样的恢弘壮烈。


有些秘密又可否永远成为秘密呢。


现在他只想把一切疑惑和荧绿的宝石一同丢入漫无边际的广袤宇宙之中。


 


雷狮和安迷修的工作持续到晚上九点多,在送走了最后一位游客后,他们才返回园长办公室,并把玩偶服归还给园长。


园长笑眯眯地说:“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能让很多孩子感到高兴,也是很有意思的工作了。”


雷狮则在旁边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游乐园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愿意当志愿者了,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园长指着屏幕说,“你看,这是今天机器人拍的照片。”


两人便看到安迷修和雷狮还有一堆小朋友所拍的合照,安迷修侧着身子卖着萌,雷狮一手叉着腰在那儿耍酷,小孩子们笑得天真烂漫,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


“我觉得我还挺帅的?”安迷修摸着下巴说,“当然如果能露脸,就更好了。”


“你露脸了就更没人愿意和你拍照了吧。”雷狮说。


“呵呵,你是全场最帅的彩虹马。”老园长说。


“这样听上去一点都不让人高兴啊。”安迷修无奈地笑着道,“对了,明天还需要我继续工作一天,是吗?”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园长说,“不过最多也就是干一天了,明天是闭园前的最后一天营业了。”


“闭园?怎么那么突然?”安迷修吃了一惊,连雷狮听到了都不禁看了过来。


“不突然了,很久之前游乐园的游客已经很少了,哪怕换了大部分机器人当工作人员,也是无法经营下去了。”园长说着明明是很悲伤的事情,但是属于机械的金属音似乎把一切变得冷冰,“而且我已经活不了太久了,我现在身体上的器官,除了心脏和大脑,基本上都是机器呢。”


“但是,园长你不难过吗?”


“会难过,可是也没办法,毕竟是落后的老古董。”园长轻声说,“就是从没见过热闹的游乐园,会有点可惜吧。”


 


12.


 


 


雷狮也不是很想和安迷修一并回去,但是他们的目的地是一样,所以便仿佛变成了同路人。


安迷修一路上都没说话,雷狮也自然不主动开口,他手插着裤袋,板着一张拽得上天入地的脸孔。


走到一半,安迷修忽然停住了脚步,说了一声:“不行!”


他的声音有些大,藏在他那头发里打瞌睡的团子忽然睁开了眼,“叽”了一声。


雷狮回过头,问道:“你想干嘛?”


“你说,能有办法挽救游乐园吗?老园长一定花了很多心思吧,毕竟那是他所怀念的家乡的唯一存在了。”安迷修垂下眼,面露几分忧色,“虽然游客不多,但是孩子们都是真的感到开心,明明还是被需要着的……”


“不可能的,你想得太天真。”雷狮残忍地打断了他,“即便有游客那又如何,如果能坚持下去,他怎么会不坚持下去。”


“不要说着别人为什么不坚持下去的事情,或许对于有些人来说,放弃才是摆脱呢?”


安迷修便复又抬起了眼,想了想,才道:“也是,可能是我想太多了。”


“就是因为你这样的性格才总会惹麻烦吧。”雷狮想起他跟安迷修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和海盗团们正在地下竞技场无聊地虐菜,安迷修这家伙忽然冲出来,说要代替那个受伤的家伙来和自己决斗。


最后因为他们俩的实力差不多,竞技场几乎被夷为平地,却没有决出胜负来。打那以后,雷狮和安迷修就算是结下了梁子了。雷狮海盗团在学校里的名声并不好,毕竟他们只要看谁不顺眼就会欺负谁,而安迷修却三番四次要和他们作对。


那个人还会说什么“你虽然拥有力量但却不配使用它”的大话,而雷狮并不需要说教,他前十八年所接受的皇室教育已经让他感到足够的厌倦了。


“所以呢,这次又是什么正义之心泛滥?”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我只是觉得能帮到老园长的话,我还是会尝试一下的。”安迷修站在那儿,眼神居然异常地坚定,“雷狮,要不……我们试试让闭园前的最后一天变得热闹吧。”


雷狮觉得好笑,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安迷修,道:“你脑子秀逗了,这事儿我又没有什么好处,我为什么要帮你?”


“……”安迷修倒不意外雷狮的拒绝,便说,“你拒绝我也没关系,我还是会做我觉得对的事情的。”


雷狮忽然觉得很不爽,虽然他可以不管安迷修做什么,但他就是很不爽看到这种傻蛋在他眼前蹦跶。


“我真想一锤子捶死你。”他咬了咬牙,“我完全不能理解你那什么破骑士道,永远都不能。”


安迷修倒是淡然一笑。


“恶党,如果当日作为omega发情的是我,而你是alpha,我是不是就不可能活到今天了?”


“那还用说吗?”


“所以你看,”安迷修摊开双手,眯了眯眼,“正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才会有我这种人来克制和阻止你们,不然这世界该多么混乱而无趣啊。”


“可即便再给我多一次机会,我还是会救你的;只是你要伤害更多的人,我也一定会亲手除掉你。”棕发少年挺直腰杆和他说出这种大义凛然的漂亮话,在雷狮耳朵里就像天方夜谭,也像挑衅,他确定自己无法理解安迷修的骑士道,但也不否认安迷修确实很搞笑。


没有你这种人,世界确实会无趣多了,雷狮想。


“你迟早会惹麻烦的,”他指着安迷修说,“你这无可救药的蠢货,在那之前可能你已经被我杀了。”


安迷修没说什么,他忽然抓住雷狮的手指,猛地往自己身边一扯,两人的距离顿时凑得很近。他望进了雷狮那双美丽的紫眸,眼里倒映着的是他自己熟悉的脸孔,雷狮呼出的气息洒在他的脸上,似有若无地带着omega特有的香甜。


“是吗?”安迷修说着和四目对视,雷狮竟然在那一瞬间被alpha所施展开来的气场镇压住了,只感觉自己宛如一只被盯上了的猎物,血液冰凉又不能动弹。然后他的唇角勾起了自信的弧度,沉声道:“我的结局是怎样,那可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他说完就松了手,并往后退开了几步,雷狮瞪着他,良久,忽然觉得有些意思。


“噢,那就拭目以待吧。”雷狮说。


 


安迷修在回到宿舍后,在凹凸论坛上发了一条广告,说是旧游乐园要闭业了,入门票是免费的,希望大家可以去那儿玩一下。


然后,帖子秒沉。


他静静地坐在智脑前没有动,想着可以发信息给自己的朋友,可仔细一想,发现他好像根本没有什么朋友。


其实他是需要雷狮的力量的,毕竟那个人在这方面可比他厉害多了,还认识什么鬼天盟的人,而独来独往的安迷修和那些小团体根本没有什么交集。该说那种鬼鬼祟祟的小团体,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才不要和他们来往。


然而他和雷狮还是闹掰了……不,那不叫闹掰,他俩都没好过,怎么能叫掰。


冷静下来他就想,糟了,雷狮估计又要讨厌他一段时间了,然后他又想,为什么他要在意雷狮。思来想去搞不懂,安迷修便不想了,他爬起来看他的帖子,依旧无人问津。


安迷修郁闷极了,但还是尽他所能地群发信息,也不管人家接受不接受。难道他要低声下气地找恶党商量一下吗?


不,哪怕是这样,雷狮也不会答应的,而且他还那样的讨厌自己。一想到这里,安迷修就更加郁闷了。


他决定拒绝思考关于雷狮的一切。


 


直到第二天上班,安迷修也没能思考出来最佳的解决方案。如果让他早点知道闭园这个事情,或许还会有些转机,雷狮觉得他是爱心泛滥且做无用功,安迷修只是很敬佩老园长能一直坚持到如今。他钦佩着这些人,觉得他们就像自己的师傅一样,师傅说,世界上总需要有人做出牺牲,这世界才会变得美好。安迷修不敢说自己是个英雄,但至少他想要遵循师父的教诲。


他很认真地做着今天的志愿工作,雷狮没有来,大概是因为不想见到他。


前来游玩的游客似乎比昨天更多一些,而且有一些人年龄更大了,他们说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玩,然后刚好在凹凸论坛上看到相关帖子,所以在闭园前一天,他们都想来怀缅一下过去。


安迷修没说他努力做了宣传,只是用着彩虹马的身份和他们说:“谢谢。”


很快夜幕开始降临,老园长也不呆在他的那个小小的办公室里了,而是走到了安迷修的身边,跟他说:“小安,快关门了,你可以下班了。”


“还没结束呢,明明还有三个小时才下班。”安迷修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说不定……还会有人来呢。”


老园长也没有反驳安迷修,哪怕他明知道没有人会来了,只是跟着轻声说:“是吧,或许会有。”


一直停在安迷修脑袋上的团子忽然吵了起来,“叽叽叽”地叫着,然后扑着翅膀就往门口的方向飞去了,安迷修喊了他一声,团子没理他,自顾自地就跑了。


“喂,你干嘛,团子?”安迷修只好穿着玩偶装跑向了门口,却听到了一阵嘈杂声,他看得到一群学生正挤在门口,抢着要进来。他们疯狂地堵在门口,跟售票机器人说:“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啊!呜呜呜!”


“我要进去,啊啊啊求你们了!”


“怎么回事啊?”安迷修不知道这群人哪里来的,怎么跟逃难似的?然后他看到了在人群后方的佩利和帕洛斯,佩利大声喊道:“不进去的就跟老子打竞技场啊,哈哈哈!”


“跑得慢的也要和我们玩哦!”帕洛斯继续火上加油。


一群人在门口鬼哭狼嚎,巴不得挤爆门口,老园长反应够快,赶紧把机器都撤了,于是一群人蜂拥而至,一边哭着叫着一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狂野作风的佩利和帕洛斯,安迷修整个人都吓得瞠目结舌。


雷狮走在人群的最后,还穿着学校的军装制服和军靴,更衬得人身形颀长,风流俊逸。卡米尔跟在他身边,雷狮漫不经心地道:“卡米尔,去看着他们俩,别玩太疯了。”


“可以,”卡米尔点了点头,“不死人就行了吧。”


“嗯。”


 


卡米尔便往佩利的方向走去,雷狮慢悠悠地踱步走到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安迷修跟前,军靴踩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清脆响声,然后他在安迷修面前一靠脚,说:“我今天满课,才刚下课。”


安迷修愣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就、就……不、不是……”


雷狮颇为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就……我就想问你,你怎么突然来了?”


“因为想看某个蠢货的落魄下场啊。”雷狮说,“而且我想来就来,不需要理由。”


安迷修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觉得有些感动,道:“我没想到你会来,谢谢你。”


“不用谢,那些来的人,也跟我没有关系。”他说,“我只是随口和佩利他们说了一下,然后他们就把人给赶过来了,还在比赛谁赶的人比较多。”


安迷修:“……”


“好吧,起码他们玩得挺开心的?”安迷修听着他们的尖叫,突然有些幸灾乐祸地偷笑了。雷狮点了点头,说:“应该是挺开心的吧。”


“其实我帮园长也有一些私心。”安迷修道,“我很喜欢这里的旋转木马,你要陪我去看看吗?”


 


13.


 


雷狮是真的不懂安迷修,这家伙确实天真得无可救药,就连喜好也是一般的让人难以吐槽。


他不知道安迷修为什么会钟爱这种只有女孩子和小朋友会喜欢的旋转木马,但在安迷修拉着他跑向旋转木马的时候,他没有甩开他的手。


雷王星的环境相对恶劣,所以星球上的人体温偏低,以便适应那变幻多端的天气,但那不代表雷狮就喜欢冰凉的感觉了,尤其是只有一个人待在偌大的房间里的时候,那种孤寂感会寒彻心扉。


安迷修的体温倒是比他高,稍微还有些烫手,但雷狮喜欢这种温度,就像他当时摸着发烧的自己的额头一样。小时候只有母亲会待他这样好,可她去世得很早,因为雷王星确实不是什么体弱的人适应生存下去的星球。


他的母亲虽身体不好,内心却强大,她说外面的世界会更精彩,她摸着年幼的雷狮的脑袋说,希望他可以破开牢笼,自由自在地活着。


后来他做到了,可惜她再也看不到了。


安迷修把雷狮拉到旋转木马区域的时候,雷狮说他不要玩这个,安迷修说:“没事,没有人会看到的。”


“……这个太幼稚了吧!”


“你坐过吗?”安迷修忽然说,雷狮便道:“当然没有。”


“那就更加要试试了,人生不可以留下遗憾。”


雷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木马的,感觉有些半推半就,其实只要他不愿意,就没有人能逼他,但看到安迷修笑得那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他又不太想拒绝他了。


在音乐启动的时候,安迷修坐在他选的那头白马上笑得灿烂无比,还说:“其实也没那么糟吧?”


雷狮抿着唇没说话,似乎不太乐意,安迷修便道:“不如我给你讲个冷笑话吧。”


“从前有个孩子,问上帝要500万,然后上帝给了他一顶帽子和一双手套戴上,问他有什么感觉。”


雷狮看向了安迷修,“什么感觉?很暖吗?”


“不是,上帝说,最近手头有点紧。”


雷狮:“……”


“好吧,”安迷修耸了耸肩,“我也觉得很冷。”


然后只见雷狮忽然发出“噗”的一声,然后别过脸,居然整个人的肩膀都在微微发抖。


安迷修心想不是吧,他跟女孩子说了那么多年的冷笑话,没有一个人理会他,结果第一个逗笑的人,会是雷狮?!


“不对,恶党,你等等……你觉得好笑?”


“噗哈哈哈哈!”雷狮抓着旋转木马的杆子,说,“我觉得很搞笑啊,怎么办哈哈哈哈!停不下来了!”


安迷修完全没有想到看起来那么酷的雷狮,竟然会轻易被一个冷笑话被击倒。


“不好笑吗?”雷狮一边笑一边擦眼泪,安迷修看到他笑得那么起劲,便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其实也觉得很搞笑!”


“对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你也很搞笑!”


“你比较搞笑吧,你整个人都在搞笑!”


“你敢笑我我给你讲五百个冷笑话。”


“别,你别讲话……!”


“从前……”


……


 


结果从旋转木马下来的时候,安迷修还要揪着雷狮说冷笑话,雷狮觉得他烦死了,又被逗得笑个不停,安迷修也和他一起傻笑,两人抱着肚子蹲在游乐园里狂笑一通。


雷狮觉得他不能和笨蛋待在一块儿,事实证明,笨蛋病毒是会传染的。


“我觉得,你该多笑笑。”安迷修认真地说,“你不笑的时候像别人欠了你五百万。”


“要是我笑呢?”


“嗯,我想给你五百万,让你天天对我笑。”安迷修笑着说。


雷狮便愣住了,安迷修也傻眼了,天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个什么意思。安迷修的脸迅速红了,顺带尖尖的耳朵也泛着红,“哎你别误会!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没想表达什么意思……!”


“嗯。”雷狮忽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整个人的表情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又拽又酷。


他站了起来,说:“够了。”


安迷修觉得有些尴尬,只好装作无事一样,看了一眼智脑上的时间,道:“也对,时间不早了,也该闭园了。”


雷狮点了点头,闷闷地说:“我去找卡米尔他们了。”


“……好。”


 


就在雷狮即将离开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老园长却是忽然地喊住了他。他总是这样神出鬼没,不过在凹凸星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都会有,雷狮倒也不惊奇。


“雷狮同学。”他说,“这些人是你带来的吧,谢谢你了。”


雷狮有几分不自在,只好说:“……算是吧。”


“我知道你和小安做的事情,我很感谢你们。”老园长慢慢地道,“我能看到今天这样热闹的情景,已经很高兴了,对于你们的帮助,我只能给你们送这样一份小小的礼物了。虽然并不贵重,但是是我亲手做的。”


他说着让小机器人为自己送上了两个毛绒娃娃,分别递到了雷狮和安迷修的手上。安迷修手里的是一头有紫色眼珠子的小狮子,脑门上还绕了一圈有五角星的头巾,雷狮收到的却是绿色眼睛的彩虹小马。


安迷修便道:“那个……园长,你是不是搞错了?”


“没有搞错哦,就是这样。”老园长突然有些感慨地说,“唉,年轻真好,小安和小雷,都是好孩子。”


安迷修和雷狮便默默地相望了一眼,好孩子吗?他们俩?


“以后你俩可要和平相处呐。”


“这大概很难。”雷狮立刻说。


“对,我们志不同道不合。”安迷修赶紧补充道。


老园长“呵呵”地笑着,却没有在这方面多说什么。


“游乐园要关闭了。”老园长转向了别的话题,“谢谢你们陪我还有她,度过这最美好的一天。”


不过在游乐园关闭以后,老园长会去哪里呢?他并没有多说,而安迷修他们也没有问,人总归要有一个方向,无论是善亦或是恶,他们骨子底里都是很类似的人,只不过奔驰在方向不同的大道上罢了。


然后有些人会成为同伴,有些人又会成为宿敌。


 


在离开了游乐园之后,佩利嚷嚷着说饿,雷狮也觉得有点儿,海盗团的一群人便商量着去附近撸串儿。


雷狮抱着他的那匹小马,佩利伸手想要摸的时候,他还把他的手给拍开了。


“脏兮兮的,不要碰。”


“老大!”佩利很委屈,“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你怎么都不肯给我摸一下!”


雷狮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他就是不想被佩利碰。


“哼哼,我发现老大自从从那个鸟不拉屎的星球回来之后就有好多小秘密了,还不肯跟我们分享。”帕洛斯说。


“都说明是小秘密了,又怎么会和你们分享。”雷狮毫不犹豫地反击道。


帕洛斯无话可说,摊开手道:“看来我们的地位是一降再降了。”


雷狮没有理会他们,只是抱紧了自己的小马玩偶,一直到撸完串儿回家,还是把它给捎带在身上。玩偶在摊位上沾了一股奇奇怪怪的气味,回到了宿舍之后他还特意用喷雾喷了几下。


紧接着,他把它放置在了自己的书柜上面,看了一会儿,感觉不太好,便又把它放到了自己的床边。


小马玩偶很大,雷狮趴在床上,脑袋刚好可以埋在小马的肚子里,他使劲蹭了蹭,又抬起头,想起了今天晚上安迷修那个笨蛋,又不由得傻笑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这时候,小马玩偶的眼睛忽然眨了眨,然后从它的肚子那儿传来了安迷修的声音:“我想给你五百万,让你天天对我笑。”


雷狮以为他听错了,结果没有,小马又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的确是安迷修的声音,而且还特么是现场录音版本的。


雷狮忽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激动得原地弹起,猛地抓住小马往地上狠狠一摔。


——靠,这什么邪门玩意儿啊?!!




tbc.




*不管 四舍五入等于表白过+约会过了【。】

评论

热度(2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