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短篇】挣它一百个亿

离酒:

*大纲文 架空现代都市 富x代安迷修 没有什么逻辑 sjb产物


*CP安雷 


 


挣它一百个亿


 


1.


 


安迷修,性别男,爱好男,27岁,精英海龟,家境优渥,身材样貌极佳,可打8分或以上。


重点是,至今仍是一个处男。


此时此刻他正坐在某大酒店某房间里看花名册,上面有着各种款式的花美男。


酒店经理正看着他,安迷修便紧张地一笑。


“安少有看到合适的吗?”对方问。


“在看,在看。”他说。


 


2.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找兔儿爷。


他是在国外出生的,拿到博士学历之后才回国工作,渐渐进入国内的上流圈子。


他家教极好,乖巧听话,结果不小心结交的狐朋狗友在听到他至今还是处男的身份后,纷纷表示要带安迷修“玩一玩”。


安迷修一开始并不愿意做这种事情,无奈一再拒绝显得相当不给面子,所以他被迫答应了,现在便只好局促地坐在这里。


他已经把名册前后翻了五六遍,心想这一堆搔首弄姿的小零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些到底成年了没有?!


经理见安迷修拿不定主意,道:“不如我把他们喊出来?”


他拍了拍手,那群小零像参加选秀大赛的美女一样走了出来,脸上盖着三四层粉底,脚踩高跟鞋,朝安迷修一个劲儿地放电,捏着嗓子甜甜地喊他“安少”。


接受不了娘炮受的安迷修要昏迷噜。


 


3.


 


他的意中人是在这一刻出现的。


那个身材高挑的男人穿着休闲西装,出现在队伍的最后一个,安迷修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黑发紫眸的青年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傲慢神情,安迷修却觉得自己的心被俘虏了。


他啪一下地合上了花名册,说:“我就要他了。”


经理很惊讶:“等等,可是他是……?”


男人听到了,打断了经理的话,直接问安迷修:“你确定选我?”


“是。”


“行啊。”男人笑了,“但我可是很贵的。”


安迷修从包里掏出一叠人民币,往桌子上一拍!


哼,好家伙,足足有两万块!


他第一次玩小鸭子,不知道要多少钱,所以刚从ATM取出了那么多钱。


“够不够?”他说,“不够我就再去取。”


男人数了数钱,笑着说:“够了够了。”


 


4.


 


安迷修包了一个总统套房。


他先做了个自我介绍,对方说:“哦,安少,是吧。”


他点了点头,有些害羞地问:“你叫什么?”


“雷狮。”他取出了一根烟,“不介意我抽烟吧?”


“我不抽,但你可以抽。”


雷狮手指夹着烟,想了想,说:“那算了,我去浴室,顺便洗个澡。”


他站起来,问安迷修:“你要一起洗吗?”


安迷修脸一红,说:“我洗过澡来的。”


 


雷狮洗完澡直接腰间系着浴巾就出来了,肩宽腰窄,肌肉不明显但线条分明,看得弯了27年的安迷修瞬间硬直。


安迷修急吼吼凑了上去。


在商量1和0的事情上他们发生了分歧,雷狮一开始打死不肯当0,安迷修说你别看我这样,我力气可大了!


他深受直男思想荼毒,觉得做男人一定要在上面才有尊严。


雷狮开始发脾气了,于是安迷修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法。


 


5.


 


他们开始了掰手腕。


安迷修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和小鸭子在房间里掰手腕。


但最后,他以三盘两胜的战绩光荣胜利了,不枉他天天在楼下花园和一堆大爷大妈练剑舞。


 


6.


 


愿赌服输,雷狮只好当零。


安迷修在雷狮的指导下第一次当1,两个人磨合得不太好。


雷狮在事后说:“气死我了,你除了屌大还有什么用!”


安迷修觉得这是在夸他:“谢谢。”


“我不是在夸你!”雷狮气急败坏。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安迷修说,“刚才是模拟。”


“你这又不是高考你还有一模二模!?”


“都差不多嘛。”安迷修笑了,“熟能生巧啊。”


第二次安迷修就好了一点点,雷狮承认,但也就仅仅是那么一点点儿。


那人屌大,哪怕不专门往敏感点去撞,时不时也能找准位置。


雷狮在迷糊放空的时候忽然觉得当零还挺爽的。


 


7.


 


安迷修和雷狮在房间里前后“磨合”了五六次。


安迷修觉得他俩很配。


他够猛,雷狮够浪。


他把憋了27年的劲儿一次地发泄出来,就是没想到雷狮的体力那么好,尽管骂人的次数多了些,总归来说,服务挺周到的。


雷狮觉得屁股疼死了,虽然也不是不爽,可他还是踹安迷修,说:“我要加钱。”


安迷修干脆掏出支票簿嗖嗖嗖地签了个名,直接扔雷狮脸上了。


雷狮一看那钱就笑了,说:“那么多啊?”


“我还给得起。”安迷修很霸气地说。


雷狮亲了亲那张支票,说:“记得给我五星好评,下次也找我啊,亲。”


 


8.


 


在回家以后,安迷修想了雷狮足足有两天两夜,连工作都不能认真完成了。


本来他只是想破个处,可没想到对雷狮一见钟情了,或许,这是他的雏“鸟”情节?


安迷修想不过来,无奈之下又回去那间酒店了。


他没有雷狮的任何信息,至少他想抓住他。


他打电话给那个经理,对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任何关于雷狮的消息。


说到一半的时候,安迷修一抬眼,发现雷狮又出现了。


那种感觉很奇妙,就是你正在想一个人,然后发现他居然出现在街角处,你就会觉得,这是上天安排的吧。


上次的雷狮穿着西装,可能是职业诱惑吧,今天的他的打扮风格特别韩系,很潮很型男,穿着军绿色大衣站在街边。


安迷修跑了过去,有些小害羞地问:“你今天有空吗?”


“有空啊,”雷狮说,“没约客户。”


安迷修说:“你们一周工作几天?”


“最多休息一天,有时候忙起来连休息日都没有。”


安迷修就想,服务行业真不容易啊,性工作者也一样。


然后他又问:“你这脾气,对待其他人也这样吗?”


雷狮一顿,“我自认我对你,算温柔了。”


安迷修觉得不得了了,虽然雷狮那么帅,可这暴躁脾气,估计真的没有几个回头客吧。


行吧,反正他有钱,就当他是在扶贫得了。


 


9.


 


安迷修和雷狮狗到一块儿去了。


港真,他俩交情并不深,不过每周上几次床,大部分时间还是安迷修主动约的雷狮。


除了第一次给了两万块之后,雷狮就没要过安迷修的钱,安迷修觉得那样不行,雷狮说那两万块足够了,把支票还他了,还跟他说那两万就当是交了一年学费吧。


两万年薪,那真的太便宜了吧,安迷修感到难以置信。


那么问题就来了——


雷狮脾气那么烂,回头客也不多,还那么喜欢花钱,他怎么养活他自己?


安迷修的大男子主义脾气上来了,你说钱不要吧,那他给雷狮买包包买车车买房房,可雷狮都不要。


安迷修觉得雷狮好出淤泥而不染。


他单纯不做作,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他会看上自己肯定不是因为自己有钱。


安迷修问他:“你觉不觉得我技术好多了?”


雷狮笑着说:“还行吧,你能从我这儿毕业了。”


 


10.


 


安迷修不要从雷狮那儿毕业。


可长久以后,这不是办法。在滚了三个月床单以后,安迷修决定约雷狮到别的地方玩玩儿。


他约雷狮去电影院,还包场,雷狮愣了一下,问:“你想玩电影院play?”


安迷修说:“我约你出来就只能啪啪啪了吗?”


“不然呢?”


安迷修说真不是,我就想和你看看电影。


雷狮站在电影院门口,想了想,问:“你现在是想追我吗?”


 


11.


 


雷狮有过数不清的前男友女友,安迷修这一套打的什么主意,他心里挺清楚的。


他这人性子向来直截了当,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给不给对方机会的话,从一开始就会说清楚。


安迷修没想到那么轻易就被看穿了,顿了顿,说:“是。”


他勇敢地说:“我喜欢你。”


雷狮觉得特别好笑。


“你了解我什么,上过几次床就说喜欢。”


“喜欢就喜欢,现在不了解,以后就了解了啊。”安迷修说,“咱俩多聊聊就好。”


“那你喜欢我什么?”


“哪里都喜欢,”安迷修心咚咚跳,“眼睛眉毛鼻子身材性格……都好。”


雷狮摇了摇头,说:“你不懂。”


“我懂的,可能你觉得我就是想玩玩儿的?”安迷修说,“我不是这样的人,第一次点到你的时候是因为朋友拉我来的,这是我第一次,在遇到你之后,我确信那也是最后一次。”


“不是,我知道你很认真。”雷狮说,“可我不是。”


“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轻声说。


 


12.


 


安迷修第一次告白,以失败告终,不但如此,雷狮和他断了联系,他俩连炮友都做不成了。


雷狮把电话号码换了,再也找不到了,安迷修感到特别焦虑。


他觉得他是真的很喜欢雷狮。


雷狮喜欢喝酒,偶尔抽烟,在后腰接近屁股那位置有个海盗船的纹身。他从来不喷香水,但是有股烟酒混合在一起的阳刚气息,很诱人。


安迷修是个文青,会说起电影、绘画、文学等等话题,出奇的是雷狮都会知道一些。


雷狮说干他们这行什么都得懂,安迷修想也是啊,得学会聊天嘛,就是他倒是没想过,现在当小鸭子居然都要那么高的艺术修养了。


雷狮拒绝了他,他们还没开始,他就被拒绝了,可安迷修却觉得雷狮对自己也有意思。


他认为自己看懂了雷狮的眼神,桀骜中带点不为人知的落寞,表情再冷漠也挡不住深情款款。


安迷修这人从小很固执,他坚信没有什么人心是不能被打动的。


 


13.


 


就在安迷修想要查雷狮的时候,他在一个富人子弟的派对上碰到了他。


他本来以为雷狮又来接客了,有些生气,结果旁边的朋友说:“这不是雷三少,怎么这么给面子?”


“雷三少,是什么人?”安迷修问。


“如果我们能叫富二代,他就是富富富富富二代了吧。”朋友说,“全省,不对,全国都有他们家的产业啊,他爸全国富豪榜排名前五,牛逼吧。”


安迷修傻眼了,他们家可能就有十几个亿,雷狮家,可能有几千个亿,这就是差别。


原来不是雷狮配不上他,而是他可能根本配不上雷狮。


他的视线越过了人群,雷狮忽然往他的方向看了过来,在看到安迷修的时候他的眼神黯了黯,又别过了眼。


 


14.


 


朋友说要和雷家三少搞好关系,硬是拽着安迷修去混脸熟。


安迷修心想混个毛线,他们还上过多少次床了,真特么尴尬。


雷狮对待来宾都挺有礼貌的,和安迷修他们喝了杯酒,说了些有的没的。朋友知道雷狮爱玩,问他要不要出公海赌钱,雷狮说可以啊。


朋友喜出望外,没想到大鱼自己上钩了,连忙怒抱大腿,安迷修很气,说那我也要去。


朋友说你可终于开窍了。


雷狮抿了口酒,笑而不语。


 


15.


 


坐游艇出公海那天,安迷修难得寻了个机会和雷狮单独谈话。


他第一句就是:“你骗了我。”


 “我没骗你,是你误会了。”雷狮说,“但我也没坦白过,我承认吧,这是我的不妥。”


“敢情你是耍我吧?”


“我没答应和你谈恋爱,”雷狮说,“再说了,如果我坦白我的身份,你还会继续找我吗?”


安迷修沉默了,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谁敢动雷狮啊,他那身份一拿出来,全世界都要吓到了。


安迷修这种家庭,已经不是什么小家庭了,但雷狮家里的情况,肯定比他复杂上百倍。


安迷修知道雷狮是不怎么在媒体公众前出现的,据说大部分家产掌握在他俩哥哥手上,而自小生活在国外的三子就是传闻中的不争气的花花公子。


他们家实在太过显赫,和军政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就连安迷修那群狐朋狗友都不敢轻易妄言,所以安迷修自然就没听过“雷狮”这个名字。


“你挺有意思的。”雷狮说,“安迷修。”


“是人傻钱多吗?”


“那也不够我多啊。”雷狮轻笑,“我本意真的不是想骗你。”


安迷修其实很生气,可雷狮一笑他就生不起气来了,他觉得自己特别没骨气。


“谢谢你了。”雷狮拍了拍安迷修肩膀。


“谢什么?”


“谢谢你选我,只是因为我是雷狮。”


 


16.


 


“那当然啊,妈的!”一向斯文的安迷修忍不住爆了粗,“不然我一个搓麻斗地主都不会的人我干嘛上这条赌船!”


“这你都不会,你的人生到底有多无聊。”雷狮吐槽。


“你别管,”安迷修说,“我还是喜欢你,你要不给出一个拒绝我的合理理由的话,我是不会放弃的。”


雷狮想了想,说:“我……我怕会给你和你的家庭带来麻烦。”


“我的家庭没有问题。”安迷修说,“我很早之前就写了一篇万字论文,从生物学社会学等角度阐释我对你的深厚感情,最后成功地说服了我的爸妈。”


“你们家到底都是什么人啊?”


“我们全家都是博士,经常喜欢讨论学术期刊之类的。”安迷修说,“总之我家那边,没问题的。”


雷狮要被笑死了,莫名还有点感动。


“那你家呢?”安迷修问。


“既然你都有这个决心了,我还管他们干嘛?”雷狮说,“都见鬼去吧。”


 


17.


 


“不过我妈可能会问你,给你两个亿,你赶紧离开我儿子。”雷狮说。


“两个亿也太少了吧!”安迷修说,“起码两百个亿吧!”


雷狮急了,“你要两百个亿都不要我吗?”


“开玩笑的,再多钱也不要。”安迷修说,“我会跟阿姨说,我给她两百个亿,您把儿子嫁给我吧。”


“好,”雷狮说,“先定一个小目标。”


“挣它一百个亿。”他说。


安迷修快哭出来了,妈嗨,一百个亿,还小目标。


雷狮握着他的手说:“放心,我会和你一起挣,我已经挣了一点五个亿了。”


 


18.


 


安迷修求婚成功了。


而他老婆居然价值两百个亿!


但他很快乐,他是最快乐的彩虹小马软糖。


 


 


 


END.




*结局请自动脑补“我很快乐因为我是小熊软糖.jpg”表情

评论

热度(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