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总裁秘书不好当(上)

Eleanor:


总裁安×秘书雷。


梗概:总裁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最后秘书决定不干了。





从小到大,雷狮誓要一切做到最好。


 


以优异成绩在名牌大学毕业后不久,雷狮成功进入世界五百强企业,当上了集团CEO的秘书,在同届学生中风头无两。


 


总体来说,雷狮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


 


体面、工资高,虽然繁忙劳累,但雷狮大概是老板最喜欢的那类员工了——他热爱加班,与一群精英在商场厮杀的感觉让好战的雷狮热血沸腾:打败普通人理所应当,只有打败强者,才说明你更强。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们总裁本人。


 


安迷修今年三十岁,他之所以年纪轻轻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完全是因为……他爸是上任总裁。




当然,安迷修并非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他作为家族企业继承人从小接受良好教育,接任后几年来将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




但是,安迷修打理得了一家大公司,却打理不好自己的生活。


 


成年以后安迷修就搬了出去自己住。他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居住,只每周定时请钟点工来打扫,这么一来,贴身照顾他起居的工作全都落在了雷狮身上。


 


秘书嘛,本来就是得帮老板分担私人生活的问题呢。雷狮清楚这一职场潜规则。




工作日的早晨,雷狮总要买好早餐提前到达公司等安迷修来以后给他。他懒得费劲挑选,索性自己每天早上吃什么就给安迷修多买一份。安迷修似乎对油条豆浆这类食品接受良好,还夸雷狮尽心尽力,雷狮自然面不改色地收下赞美。




午餐两人都在公司食堂解决。安迷修从小是个乖宝宝,什么菜都吃;但是雷狮很挑食,和老板同桌吃饭不好嫌弃得太明显,端着高贵冷艳的精英范儿把萝卜青菜整齐地码在了一边,只吃掉其间的肉末。


 


安迷修偶然发现时很惊奇:“雷狮,你这么大了还挑食啊?”


 


雷狮一个激灵:“当然不是,安总。”聪明的大脑飞速运转,找到了绝佳的理由,“我习惯把喜欢的食物留到最后才吃。”


 


“哦。”安迷修恍然大悟,原本打算起来的屁股又坐了下去,“那你继续吃吧。我不着急。这种事情你不要不好意思跟我说呀,你说了我肯定会体谅你的。”


 


雷狮:“……”


 


雷狮很不高兴,可又不能发火。安迷修的秘书有好几个,虽然雷狮目前最受他信赖,但是名义上的首席秘书依然是凯莉小姐。雷狮不能容忍自己不是第一,所以在此之前,他绝不能因这种事失去印象分。


 


筷子犹疑地停在空中,瞥了眼正托着腮微笑看着自己的安迷修,雷狮一咬牙,夹起胡萝卜,把它当成安迷修的头一样狠狠地吞了下去。




安迷修看着雷狮脸色苦大仇深的表情,心底有些好笑。


 


这个新来不久的年轻秘书实际上并没有平日里表现出得那么成熟和冷冰冰呢。




晚餐时分,雷狮多半跟着安迷修出去应酬。先前提到过,安迷修的业务水平很不错,并无诟病之处。


 


周末的三餐是大麻烦。安迷修不会做饭,雷狮不得不为了避免他饿死而操心。安迷修要求不高,所以雷狮在去他家时顺路给两个人买快餐或是到了以后才叫外卖。没有过多久安迷修就把家里的钥匙给了雷狮,方便他出入。


 


“这代表了我对你的殷殷期盼啊,雷狮。”安迷修语重心长道。


 


雷狮:“……”


 


天晓得他其实不那么想要这种特权。


 


他虽然爱加班,但也是要休息的啊!


 


一开始雷狮担心冒犯上司,每次送了三餐就走,来回奔波十分麻烦;时间一长,雷狮也没了耐心,干脆早上去了以后就待在安迷修家里,一直到晚饭结束才走。雷狮对安迷修家的熟悉程度可能比安迷修本人还深。


 


安迷修过得很悠闲,睡到自然醒,起来在书房处理公务,下午偶尔有约去和合作伙伴打高尔夫。


 


雷狮总是埋头工作,他内心恨铁不成钢地腹诽安迷修,要是那个位置给他坐,他早就整日忙着扩张商业版图了,怎么能过得这么温温吞吞呢?




好吧,这也能算是劳逸结合了。


 


真正让雷狮着急得恨不能取而代之的原因是,安迷修有大半的精力花在了女人身上。




安迷修交过的女友有多少个,数量已不可靠,光雷狮到他身边以后看见的就有十五任之多,最短的一任只持续了一周。


 


英俊多金的总裁对万千少女的杀伤力不亚于核弹,只要安迷修看上,多半能够手到擒来。可是他对女孩儿们的爱就像对着花,这朵也美丽,那朵也可爱,众花平等。若同时有十几个妙龄少女站在他面前,他定然会像看见一片花圃般极尽赞美,充满憧憬。


 


但是这样的喜爱太过肤浅,甚至雷狮也无法定义安迷修的行为是多情还是无情。




不管女友提出怎样的要求,要买多贵的东西,安迷修都会二话不说地为她实现;可他连约会的地点和情人节送的礼物都扔给雷狮来帮他准备。


 


他最多只和女孩儿牵手拥抱过,每一次分手都是女友们提出,理由是他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观赏性的事物,只远观足矣,缺少了一些激情。


 


雷狮头疼的是,安迷修仿佛和女孩云交往,可通过的媒介却是他。


 


这也就意味着,他需要为维系双方的关系耗费时间。


 


礼物,他挑的;约会的创意,他想的;安迷修没时间陪女友逛街是他去,就连那些女孩伤心难过也得他去安慰。


 


他雷狮看上去是很擅长这种事的人吗?!


 


更啼笑皆非的当属安迷修的某任女友因为总是雷狮在陪他,久而久之竟然移情别恋爱上了雷狮,还当着面向安迷修和雷狮说了出来。


 


当时雷狮只觉工作前途一片惨淡,心道你们两个演言情剧不要误伤我行吗我是商战剧片场的啊。




而安迷修认真地看了看女友,又看了看雷狮,淡定道:“你要分手,可以。我的秘书,很抱歉,他是我的,不能给你。”


 


事后,雷狮与秘书团其他人闲聊。


 


邦妮感慨道:“安总不愧是平日里讲惯甜言蜜语的人,随口说话都那么惹人误会浮想联翩。”


 


雷狮点点头。


 


他现在觉得安迷修是个好上司。


 


安迷修没有因为这种事炒他鱿鱼,还一反常态许久未交女友,雷狮自然也不用浪费时间去助力他的恋情。


 


凯莉边对着镜子涂睫毛膏边道:“你们还是太年轻。”




邦妮不解地问:“为什么这么说啊,凯莉姐?安总平日里对女下属都挺好的,很温柔,又很善解人意,上次我生理期不舒服他还特地帮我泡了红枣汤。这就是他讲话做事的风格吧,就是小雷的性别有点不对。”


 


凯莉冷哼了两声:“这就是问题所在。一个男人,在不想骗钱也不想玩弄感情的前提下,对女孩儿们关怀备至,了解女生每月那么几天的难言之隐,还能随时充当知心哥哥。原因是什么?只有两个答案,你们自个儿想吧。”


 


职场议论上司是大忌,凯莉有心八卦,但也只能含含糊糊不露把柄地提示。


 


有时候,绅士风度和中央空调只有一线之隔。雷狮琢磨着肯定有一个答案与这点相关,可另一个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来了。


 


凯莉看着茫然的其他人,仿佛觉得孺子不可教也地摇了摇头,心道:赌一箱棒棒糖,他们总裁肯定是gay。




TBC




后续:中  

评论

热度(1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