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总裁秘书不好当(中)

Eleanor:


总裁安×秘书雷。


梗概:总裁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最后秘书决定不干了。



 


这年头,深情体贴永远是男二的配置,霸道总裁才能俘获女主角的芳心。


 


安迷修身为一个总裁,拥有天然优势,却总是白白浪费条件。


 


刚到安迷修身边的几个月,雷狮为了工作尽善尽美,特意研读了海量言情小说,总结出颠扑不破的真理后,自信地向安迷修提出了建议。


 


不知道是不是雷狮的错觉,他总觉得安迷修当时看他的眼神成迷……


 


不过领导毕竟是领导,短暂的惊愕以后很快便恢复了镇定。


 


安迷修翻了翻雷狮认真写了好几页的方案,陷入了沉思。


 


当时安迷修想追求的是一名新晋女演员罗兰,他非常喜欢对方演的戏。


 


若是按照以往,安迷修会用的手段无非是凭借人脉结识女星、打听到女星的行程后伪装偶遇,成为朋友以后再策划表白。




这样的方法太过循序渐进,还没有效率。




而采纳雷狮的强取豪夺路线之后,追求的流程变成了这样——




第一步,凭借人脉将女星带来饭局,直接提出包养。


 


此时,女星应当表现忠贞不屈,安总邪魅一笑表示女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以后继续施压直至女星不得不答应。


 


现实是,罗兰上下打量了一下故作冷酷的安迷修,问道:“您身家多少?认识几个著名制片人?想要包养我的人一大堆,您得展现出自身的优势,才可能加大被我选中的几率。”


 


哦,这位女星不走小白花路线。但这不重要,无论女主角的属性怎么变,男主角总是万变不离其宗。安总,快邪魅一笑。


 


雷狮笔直地站在安迷修身后,满脸高深莫测。


 


安迷修像是听见雷狮心中的声音一样,颇为难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对上雷狮清冷的目光,安迷修转回去,磕磕绊绊地对罗兰说出了霸总配套台词。 


 


“噗。”罗兰笑了一声,玩味地看着安迷修,“你还挺有意思的。”


 


有戏!雷狮心下一喜,但表面上依然沉稳冷静,他推了推没有度数的单镜片的金丝边眼镜,用反光遮住了眼中的神情。


 


第二步,给女星提供一些资源。


 


“可是,雷狮。”安迷修咳了两声,“我们公司不涉及娱乐产业。”


 


雷狮呆了呆,连忙又道:“可以考虑给罗兰小姐的电影投资。安总,这种属于前期投入,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我当然介意。”安迷修飞快地道。


 


他还想教育一下这个偶尔脱线的下属,就听雷狮自言自语道:“不过也是,这么多钱白白给她了,就算不是我的我也心疼。我十年的工资奖金都不一定有那么多……”


 


安迷修哭笑不得,甚至怀疑雷狮是不是借此变相来提醒他涨工资。




第三步,时常去片场探班。


 


一方面是增进双方交流,另一方面自然是向其他潜在情敌示威。


 


这一种手段很有效,安迷修板着脸来了片场几次,旁人就都知道有位商业骄子在追求罗兰。


 


除了总裁以外,总裁身边干练的秘书也引起了注意。


 


自从打听到雷狮单身以后,在片场工作的几个小姑娘就老往他身边凑。


 


有个道具组的女孩凭借剧组搭建的巨大轮船成功和雷狮找到了共同话题,安迷修和罗兰聊着天一回头发现雷狮不见了,找了半天发现这货和一个女孩一起蹲在一艘船前面,顿时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但等到走近听见两人的谈话时,安迷修脚步一顿。


 


雷狮对女孩道:“我认为我的前五十年都应该用心工作,超越自我。等到我积累了足够的财富,我就会买一艘邮轮去环游世界。”


 


女孩羡慕地道:“这样的生活听起来很好。你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很清楚呢。”


 


雷狮淡淡地道:“只有财务自由了才能让自己的生活变得自由,不单纯受工作、家庭或者社会的束缚。”


 


一只手搭上了雷狮的肩。“我说你跑哪儿去了,原来在这里。”安迷修笑得一脸阳光。


 


“安总!”雷狮倏地站了起来,有些懊恼自己竟然忘了工作,“我太兴奋就忘了。”


 


“没什么。”安迷修宽容地道,“下不为例。”


 


远处被突然抛下的罗兰:???




第四步,可以尝试和罗兰约会。


 


这一部分进行得很顺利,然而出乎雷狮的意料,安迷修的告白被罗兰拒绝了。




“看样子是没有办法了。”雷狮尖尖的虎牙抵在自己的下唇瓣上轻轻咬了几下,留下淡淡的痕迹。


 


安迷修瞥了他一眼,幽幽地道:“雷狮,你知道言情小说里的秘书在这种时刻都得做什么吗?”


 


雷狮:“?”


 


正常人只会关注言情小说里的霸道总裁吧,谁会关注秘书啊?




安迷修:“一般这种时候,总裁都会因为被拒绝而恼羞成怒,声称不会再理女主角,但是精明的秘书必然得密切关注女主角的动态,一有风吹草动就告诉总裁。在这期间,秘书还得承受总裁每天的‘低气压’和随时可能发生的‘扣工资’。”


 


雷狮:“……”


 


好像是哦,总裁被拒绝不高兴倒霉的就是他们这些秘书啊。


 


安迷修继续说:“如果罗兰拒绝我是因为她已经有了心上人的话,我还可能要求你代我出面去向对方施压。比方说,打击对方的产业,利用对方的弱点或者欲圌望诱圌惑他,甚至还有可能要找些黑道的来收拾他……这些,都得交给雷秘书你去做。”


 


雷狮:“……”


 


这么一看,他的工作怎么比之前还多了?而且后面说的这些,他老板也做不到,更何况他。


 


“而一个优秀的下属,是不能对老板说‘我不行’‘我不能’的。”安迷修最后说道。




雷狮犹疑道:“我……我可以试试。”


 


安迷修笑出了声:“算了,陪我去江边走走吧。”


 


附近有座大桥,雷狮和安迷修站在桥上俯瞰波光粼粼的江面。


 


安迷修唉声叹气地递给雷狮一罐啤酒,两个人沉默地饮着酒与风。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侧脸,他垂着眼睑看不清神色,想必是有些忧郁。


 


每次失恋以后安迷修都会有一段时间变得十分沮丧,怀疑自我,需要人(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指雷狮)安慰。


 


就比方现在,刚和那个移情别恋看上雷狮的女友分手几天后,安迷修突然一个电话把他交到家里面,死活要雷狮给他做饭吃。


 


雷狮由于工作繁忙,下厨次数不多,一般也就是在家做给自己吃,至于给安迷修做——他才懒得弄。但是安迷修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这件事,时常念叨要雷狮给他做饭。


 


他今天既然搬出失恋伤心这个理由,雷狮就不得不从了。


 


两人吃完了晚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确切地说,雷狮瘫在沙发上生无可恋地看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


 


安迷修呢?


 


“呜呜呜呜我好惨,为什么每次我都被甩……”


 


安迷修躺在雷狮的大腿上,死死抱着他的腰,脑袋不停地往他怀里拱。


 


雷狮看都没看他,淡定地揉着安迷修毛茸茸的脑袋,跟撸狗似的,语气十分敷衍地道:“安总,还有更好的女孩儿在等着你呢。”


 


安迷修闹腾一会儿就会歇下来,就是脸还是埋在雷狮腰腹处不动,好像把雷狮当抱枕。雷狮当他不存在,自顾自拿着手机玩跳一跳——微信好友排行他居然不是第一,这不可以。




“呼——”雷狮身心俱疲地走出小区,去取自己的车,走到半路上却突然撞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雷狮?”


 


雷狮眼前一片黑暗,然而那硬邦邦的触感和那互换他姓名的声音却是真实存在的。


 


他略一思索,得出真相:“银爵?”


 


雷狮和银爵从前是大学校友,银爵比雷狮大两届,但是是同一个导师带,所以两人很熟悉。


 


他们坐在咖啡厅里聊天。


 


银爵说:“我大四开始就自己办公司,现在也算小有规模了。”


 


雷狮挑了挑眉。他和银爵关系一般,承认对方的优秀,但也因为这种优秀而似有若无地互相攀比着。所以这种时刻,他也不会虚伪地恭维对方。


 


得知雷狮的工作状况以后,银爵敲了敲桌子,注视着雷狮的眼睛,问道:“你有没有兴趣跳槽来我们公司?”




TBC

评论

热度(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