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暗度陈仓

Eleanor:


娱乐圈AU。演员安×歌手雷。经纪人视角。


6.6K+一发完。





*旧文修改重发。




这是我三十年来过得最狼狈的圣诞节,没有之一。


 


我不得不从我的女友身边匆匆离开,坐上一辆水平高超横冲直撞敢与死神赛跑的计程车赶往给我惹出大祸的混蛋家里。


 


坐在车内,我瞪大了眼睛仔细翻看狗仔放出的那些照片,当我绝望地确认照片上的人真的是安迷修和雷狮后,我的手已经颤抖地快要捧不住我新买的iphoneX——我发誓我第一次和人上床时都没有这么紧张激动。


 


热搜榜上前十五个都是关于这次大事件的,热搜第一的“安迷修雷狮同居”后的“爆”字鲜红刺眼。


 


我咬着牙在心底咒骂安迷修。


 


他现在不是我的摇钱树,而是麻烦精。


 


这种大事他居然瞒了我这个经纪人这么久!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们将时间倒流回一年前——






“……据剧组透露,安迷修和雷狮此次有望将在《No Game No Life 2》中再续前缘……”


 


第一部里雷狮的角色都死了哪来的前缘给你续啊这么假的新闻也有人信?


 


“@安雷催婚大队:安哥13号穿的衣服和三少27号穿的裤子是同系列的,小情侣暗戳戳的情趣我不懂[捂脸][捂脸]”


 


不是你眼力也太好了吧?还有我得去嘱咐下cody给安迷修机场搭的衣服不能和别人撞了。


 


“……安迷修把雷狮压在餐桌上,伸出另外几根触手……”


 


妈呀现在的小姑娘脑洞也太清奇了吧。


 


我连忙喝了几口咖啡压了压惊。


 


自从我手下的solo艺人安迷修和雷王星公司的艺人雷狮的CP火爆以后,我每次上网搜索安迷修的信息都会看到一堆这样的言论,不止是庞大的粉群,就连各种新闻通稿都喜欢有意无意地拿他俩做文章,俨然是国民CP的架势。




安迷修和雷狮被凑cp是去年开始的事。


 


当时,安迷修是近来风头正劲的当红小生,不久前也才拿下一个分量不轻的最佳男配角,人气与实力并存;雷狮本职并非演员,他比安迷修晚出道两年,所组建的乐队“雷狮海盗团”凭借一首单曲《Crush》红透半边天,队长兼主唱雷狮长相俊美,因此粉丝不止爱他的才华也爱他的脸,狭义上来说他是一个偶像歌手。




《No Game No Life》是雷狮第一次跨界接触荧屏,虽然是几分钟戏份特出但噱头已然足够,加上声势完全不输他的安迷修,这部成本不高的电影未映先红。




两人都不是主角,对手戏也不多,谁知电影上映后两人扮演的流浪骑士与叛逃皇子之间的CP却莫名其妙地火热了起来。


 


尤其是结尾部分,女主角登基成为女皇,安迷修单膝下跪行吻手礼,此时影片闪回回顾了安迷修跌宕起伏的前半生,最后定格在他杀死雷狮时两人对视的画面,接着镜头转回,给了安迷修发颤的睫毛一个特写。


 


依我所见这只是为了表现安迷修所饰演的骑士的坚韧,然而观众硬是从中看出了两人的前世今生虐恋情深,甚至入选“年度十大影视CP最虐心片段”。




但此时仅仅只是角色的CP小红,可以预见电影下映后粉丝的热情多半也会随时间淡去。


 


真人CP发酵的源头,是电影上映三个月后两人共同常驻的一档明星旅游综艺——《AutoGo!》。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几个月前就定好的行程,两人直到抵达录制现场前都不知道他们又撞上了。


 


“真倒霉。”看见雷狮以后,安迷修这样对我说。


 


之前在剧组拍电影时他私下里就和我说过看不惯雷狮。我带了安迷修三年,清楚他几乎从不说人坏话,某种角度来说能得到安迷修这种评价的雷狮的确很厉害。


 


或者说,雷狮这个人好像就是照着安迷修讨厌的类型长的。


 


据说雷狮是雷氏集团的三公子,他所属的雷王星娱乐公司其实是他哥开的,这种富家子弟进娱乐圈基本就是玩票性质。


 


安迷修家境贫寒,所以很早就进入娱乐圈打拼,好不容易才熬出头。他不仇富,但多少对雷狮这一类看起来就浮夸的富二代有点天然的偏见,况且雷狮作派也毫不“亲民”。他脾气不太好,又挑剔,因为对剧组的后勤不满意,自己带了一批伺候的人,除了经纪人、助理以外还有专属的厨子。雷狮不喜欢剧组安排的酒店,自己掏钱住了更高档的。因为是花的是雷狮自己的钱,这些事也没碍着剧组拍摄,所以导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最为致命的是,虽然雷狮工作态度还算认真,但业务水平实在无法恭维。




一言蔽之——演技差。


 


诚然,雷狮他是个来打酱油的歌手,演技差不是大问题,导演对他本来也没寄什么希望。但安迷修是个对演戏很认真的人,每每在一边看雷狮拍戏的时候,他的眉毛都会缠绵在一起,很是痛苦的样子。


 


演技差就会NG,一NG群演就得陪着太子读书。有回雷狮NG了十多次,群演们身累心更累,雷狮倒是还泰然自若,安迷修心疼群演,一下子就站出来说道:“雷狮,你这样不行,要不我先来帮你对戏教一下你这场怎么演吧。”


 


雷狮头一次正眼看了安迷修。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毫不示弱地挺起胸膛站在他面前的安迷修,接着微眯起眼,似笑非笑地反问道:“你——教我?”


 


梁子就是这么结下的。


 


两人相看两厌,自那以后,在剧组里只要碰到,开口说不上几句话就会开始拌嘴。


 


安迷修平日里待人很温和,我没想不通他为什么就对着雷狮那么尖锐。




总而言之,这两人的关系根本势如水火,好比针尖对麦芒。


 


在《AutoGo!》上两人也是毫不掩饰,第一期两个人就为抢到一个老奶奶手中桃子的任务争得你死我活差点没打起来,雷狮还扯掉了安迷修袖口的一只纽扣。


 


不过我一直想问为什么节目播出后把这一段命名为“安雷当街分桃断袖”?




前三期两人不管组队还是分头行动都会因为意见不合或者争夺任务输赢而争执起来,火药味隔着屏幕都能闻出来。


 


关系的转折来自第四期的明星运动会。安迷修和雷狮是节目组里最年轻力壮的男生,比赛到最后基本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的战斗。


 


然而雷狮意外跌倒,肉眼可见的是膝盖处被路面的石子硌出来的伤口,除此之外雷狮痛苦的表情和迟迟站不起来的样子似乎是表明他可能伤到了脚踝。


 


雷狮的经纪人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正要冲进去,却见本可以超过雷狮的安迷修突然停了下来,蹲在他面前,迟疑了两秒,问道:“雷狮……你没事吧?”


 


此时导演拼命向工作人员做手势让他们退回去。摄像头静静地对着第一次气氛和平凑那么近的安迷修与雷狮。


 


“我有事你不就第一了吗,还在这里问这么多干嘛?你不跑了?”


 


雷狮说话很直接。他这得亏是歌手,还能说是有个性,只要有作品不愁没饭吃,换成是普通的偶像这样讲话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早就如乌鸦一般黑。虽说我觉得雷狮估摸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看法。


 


安迷修没管他带刺的话,而是一把扶起雷狮,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撑着他一步步往前走。


 


接下来的路程,谁也没说话。在这两个并列倒数第一通过终点线的时候,录制现场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掌声。


 


倘若我没有眼花,雷狮的耳朵红了。


 


录制是连续不中断的,在征询过雷狮本人的意见后,他没有因为腿伤暂时退出节目,而是继续参加。


 


这天晚上节目组在村庄露营。


 


上山的时候,是安迷修背着雷狮爬上去的。


 


夜晚星河闪烁,围着跳动的篝火,安迷修和雷狮终于给了彼此除了冷笑讥笑嘲笑之外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关系缓和之后,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两个人竟然非常默契,虽然个性迥异,却好像都能够深刻地理解对方。前后强烈的反差以及后期俨然欢喜冤家的相处模式为他们圈来了一大批CP粉。


 


CP火了公司当然不会白白放过热度。两人一个是演员一个是歌手,路线和资源都不重叠,不会引起粉丝的反感,按照正常流程现在该让两个人多互动互动。可是,一方面,两人都当红,CP的热度只是锦上添花,有无都无妨;另一方面,安迷修主动提出不要刻意互动,以免使友谊变质。


 


虽说我不明白直男的友谊为什么会因为粉丝的脑洞而真的变质,但总之后来两方洽谈了一下,决定尽量冷处理。


 


我在微博搜索安迷修的名字的时候,经常看到他们的CP粉哀嚎快饿死了,但是嚎归嚎,嚎完依然能靠着饭制剪辑的同框视频以及各种同人图文坚强地活下去。


 


“你在干什么?”安迷修突然问我。


 


我差点一个手抖把手机丢出去:“搜搜你的消息而已。你不用管。”


 


安迷修不怎么用社交工具,自然也很少上网搜自己,这点作风挺老派。


 


“哦。”谁知他今天若有所思点点头,“让我也看看。”




“呃……”我不好阻止他,一边祈祷他不会看到奇怪的内容一边给他打预防针,“这个,明星嘛总是有人说三道四的,你如果看到什么不太喜欢的,不要放在心上啊。”


 


“嗯。”安迷修稳重地点点头。


 


“尤其是关于雷狮的一些,你就当是开玩笑就好了。”我补充说。


 


“雷狮?他怎么了吗?”安迷修疑惑地看着我,见我不回答,耸了耸肩,继续低头刷微博。


 


我悄悄观察着他的表情,发现某个时刻他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冲击,但几秒后他就恢复了正常,接下来略皱起眉头更为专注地盯着手机,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吸引他的内容。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唰得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我连忙问:“你去哪儿啊安迷修?”


 


“我回房间休息。”他语气很镇定,就是步伐有点急促。




我拿回手机一看,发现他已经关掉了微博。


 


也许他并不感兴趣?


 


不过我还要接着看呢。


 


我打开微博,发现有个在“安迷修”这个词关联前列的粉丝主页新画了一副十八禁的图片,内容是骑士打扮满脸深情的安迷修将化着浓妆戴着耳麦似乎刚结束演唱会的雷狮压在休息室的化妆台上,配字写着“千百年光阴流转,我终于找到你了,雷狮”。


 


不得不说,这位画手水平不错,雷狮穿着的黑色背心挡不住多少皮肤,反而效果犹抱琵琶半遮面,雷狮的脸画得也很接近本尊,就是那含情带媚的表情不太像。


 


安迷修应该不会不小心看到这幅画吧?我没有多想,继续欢快地刷起了微博。


 


事后回溯,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安迷修对待雷狮的态度奇怪了起来。




 


综艺结束半年之后,《No GameNo Life 2》开拍了。


 


编剧也是个神人,还真让雷狮的角色强行复活了,其中逻辑不细表,简而言之复活的代价是他失去了记忆,也失去了原本的名字“布伦达”。


 


在剧组和雷狮遇上的时候,雷狮会丢几句挑衅的话,以往安迷修是会和他互怼几个来回的,最近安迷修却不反驳了。他幽幽地盯着雷狮的嘴巴,表情有点奇异的冷酷。反倒是雷狮被他弄得有点不自在,色厉内荏地抛句狠话转身走了。




两人的对手戏依然是以打戏居多,有一场情节是雷狮受伤被安迷修压制在地,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脸上画着伤妆的雷狮力竭虚弱地被气势狠戾的安迷修骑在身上,安迷修朝他嘶吼着:“想起来,布伦达!你凭什么忘记!”


 


安迷修的剑就抵在他雷狮的喉咙。雷狮不停地喘气营造伤重的感觉,喘着喘着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滑动,安迷修不知为何分了下神,剑尖一个不稳差点真的伤到雷狮。


 


然后下一秒他就被雷狮踹翻扑街了。




休息的时候,安迷修老是有意无意地去看雷狮——不是,你说你偷看就偷看吧,隐蔽技术不能好点吗?雷狮都回瞪他好几眼了,不过见没效果翻了个白眼干脆不理了。


 


等过了两天,安迷修就不偷看了,而是光明正大目光沉沉地一直盯着。


 


我在一旁急得抓耳挠腮,我的祖宗你又和人三少结了什么仇?


 


安迷修这么作了一段时间的死,雷狮果然找上门来了。


 


他姿态随意地倚着休息室的门,皮笑肉不笑地“邀请”安迷修和他共进晚餐,好好聊、一、聊。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安迷修就一迭声地答应了,好像还生怕雷狮反悔似的拉着他就走了,留下我在原地目瞪口呆。




安迷修回来以后很兴奋,我琢磨着这状态他应该没和雷狮起冲突,便没有多问。而事实证明,这俩的感情似乎是有了什么升华的契机。自那之后安迷修经常跑出去和雷狮玩,还死活不肯让我跟。想着安迷修一向是让人省心的性格,我就没有强行跟着。反正雷狮会去的场合基本也都极为私密不会轻易泄露顾客信息的。


 


比起这点,我更在意另一件事:我怀疑安迷修恋爱了。


 


他表现得很明显:无缘无故脸红傻笑;总是对着手机屏幕笑得特别甜蜜;私下出门变得十分注重着装;经常会买些小礼物,但也不是送给身边人的。


 


对象是谁?他最常出去见的人只有雷狮。




可是,这俩是不可能的。全天下的人死光了他们都不会爱上彼此的。


 


我如此笃信着。




而在我抓到安迷修的神秘的地下情人之前,雷狮的经纪人比我更早地开始了焦头烂额。


 


12月24日晚有雷狮海盗团的演唱会。


 


早上的时候,雷狮在微博PO出自己的手,并配文案:“Crazy for tonight.”


 


他的手纤长漂亮被广大粉丝赞誉,但这不是重点,吸引了全部眼球的是他无名指带着的钻戒。很快有人考据出这个钻戒并非赞助,而是某奢侈品牌独一无二的定制款,不对外发售。加上这暧昧不清的文案,一时间关于雷狮的微博究竟是恋爱公开预告还是单纯的演唱会宣传众说纷纭。


 


但无论怎样,这场平安夜的演唱会尚未开场就声势浩大。当晚的网络直播人数更是破记录。


 


事实证明女孩们能为了雷狮海盗团抛弃在平安夜和男友约会的时光赶赴演唱会为他们应援合唱。


 


让我欣慰的是,安迷修也没有跑去偷偷和他的情人约会,而是乖乖地坐在二楼的VIP位置认认真真地看表演。




在唱安可曲之前,雷狮忽然拿着话筒,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是长久的沉默。台下的粉丝似乎都预料到了什么,一片寂静中,突然响起一句吼出来的“加油”,紧接着鼓励的声浪逐渐大了起来。


 


雷狮局促但开心地笑了一下。他登上过无数大舞台,甚至走上国际颁奖台,但此时此刻,他紧张地像个刚出道的新人。


 


沉默了五分钟之后,他终于开口道:“这件事我不想隐瞒大家——虽然其实已经隐瞒了很久。我以前以为自己永远不可能真心喜欢上谁,但是有一个人很无理地闯进了我的世界,从我这里抢走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他很喜欢管着我,不过我每次都不会听。这次也一样——喂。”雷狮抬起头,似乎是望向二楼,又似乎是正对着镜头,一字一顿地道,“那个谁,不管你回头想不想教训我,我现在就要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


 


他笑起来:“你抢走的那颗心,麻烦你好好保管了。”


 


雷狮将手放到唇边,低下头亲吻了无名指的戒指。




我看到雷狮的经纪人在台下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模样,不由得感同身受地心有戚戚然。我正想和安迷修讨论几句,却被他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吓了一跳。只见他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胸口,一只手遮着自己的眼睛,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我心中生出疑窦,下意识地扫了眼他的两只手,没有戴任何饰品,很好。


 


“你哭些什么啊?”我哭笑不得。


 


“我……我……”安迷修抽噎着,“我感动……”


 


我无语。别人秀恩爱你跟着感动什么,怎么感性得像小姑娘一样。


 


雷狮演唱会公开恋情这事像风暴一样席卷了娱乐圈,话题度高居不下,但雷狮没有提及另一位当事人的任何消息,各种乱七八糟的猜测都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12月25日,圣诞节。这天安迷修没有通告,我特意请了假准备好好陪一陪我的女朋友。逛街途中我接到了公司公关部的电话,方知大事不好,登上微博一看——




“@旧浪娱乐:#旧浪独家#当红明星雷狮10月26日晚进入另一位人气小生安迷修家中,截至目前还未离开。记者拍到两人在外约会全程手牵着手,还在圣诞树下合照、接吻,恋爱一事证据确凿。此前雷狮在演唱会上当众宣布……”


 




我杀到安迷修家楼下,躲开拥挤的狗仔大军冲上了楼。


 


我打开门,一只脚踏进去还没站稳,眼前的景象就差点让我心肌梗塞:安迷修和雷狮在沙发上吻得正缠绵,安迷修的手在雷狮的衣服里不知干些什么,雷狮的长腿还勾在安迷修腰上……


 


“你们是怎么回事!”我捂着心口在沙发上颤巍巍地坐下。


 


雷狮扫了我一眼,好像感觉好笑一样,勾了勾唇角。他的模样和往日很有些不同,不冷漠也不咄咄逼人,有点像春日软化的冰水,眼角眉梢还带着一丝春意。他穿着件普通的条纹T恤,露出的脖颈和锁骨上都有吻痕。想也知道他们昨晚干了什么。


 


我越加痛心疾首了。


 


而且这还分不清到底到底哪家是拱菜的猪哪家是被拱的白菜。




“就是你看到的样子。”安迷修说,“我们在谈恋爱。”


 


“可是雷狮昨天才宣布有恋人——”我被命运扼住了喉咙,艰难地道,“他说的那个人,就是你?”


 


“没错。”安迷修骄傲地点了点头。


 


我忍住想暴打他头的冲动,继续审讯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拍电影的时候?难道是上综艺的时候?”


 


安迷修坦白从宽:“仔细回想起来,拍综艺的时候我就对他有好感了,不过那时候我以为只是朋友间的。”他用指腹挠了挠脸颊,笑了笑。若是粉丝在场必然大呼好帅好撩,然而我只想摇晃着他的脑袋质问是什么让你开了窍,我要穿越回去灭了此等祸害。




 “半年前,你给我看微博上有我名字的内容的时候,我看到一张我和雷狮的……呃,就是,‘那种’类型的同人图。我那天晚上做了个有关雷狮的……‘那种梦’。后来我好奇地注册了小号关注了一些CP粉,谁知道她们经常发表一些,呃,对我们之间性关系的幻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再见到雷狮的时候感觉浑身不对劲。他挑衅我我脑海里就浮现出粉丝写的我用不太好的方式惩罚说脏话的雷狮——虽然雷狮其实教养很好,不是真的满嘴脏话……


 


我:“……”


 


怪、怪我咯?!




“……后来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他,追了他大半年。前两周他终于答应我了,昨天是他第一次在我家过夜来着。”说着说着,安迷修脸红了起来。他不自在地理了理衣领,反而从里面掉出了什么东西,雷狮伸出手拿起来帮他塞进领口。


 


我定睛一看,他戴了条串着一个钻戒的项链,且那个钻戒看着和雷狮手上那一枚一模一样。


 


我看着这对狗男男,终于意识到——这俩从来不是什么针尖对麦芒,而是王八对绿豆!


 


我口中发出一声悲鸣,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Fin.



评论

热度(2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