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ABO】离婚大作战(4)

Eleanor:


现代ABO,欢脱向。





前篇:(1) (2) (3)




本章R18暗示




21.


安迷修紧张地数了几个日子,发现雷狮没有提出分手的迹象,好像默认了恋爱关系,连忙趁热打铁。




向阳幼儿园的老师们很快就得知,他们的Omega同事雷狮正处于热恋中。


 


因为每天早上,雷狮都会收到不同样的鲜花。


 


老实说,这年头用这么浮夸的方式秀恩爱的不多了。


 


你看雷狮老师感动得脸都黑了。




晚上,安迷修自觉按照流程邀请雷狮共进晚餐。


 


雷狮看着他因为恋爱而显得容光焕发的脸,揉揉眉心,还是同意了。


 


在安迷修的设想中,高档西餐厅、烛光晚餐、轻缓的小提琴音,这是谈恋爱时必经的浪漫场景。


 


然而现实是,雷狮对此表现得兴致缺缺。




七分熟的牛排随手切了几块没吃多少,不管是开胃的前菜还是精美的甜点都没能博得他的青睐,唯一多尝了几口的只有红酒,不过他似乎也不太喜欢这瓶红酒的味道。


 


安迷修感到挫败。依他对雷狮的了解,雷狮绝不是那种小猫胃口的柔弱Omega,也不大可能为了“在男朋友面前保持形象而少吃”这种原因改变自己。为什么这样一顿大餐不讨他喜欢呢?虽然安迷修从小吃腻了这些,但他们交往中的迹象表明,雷狮家境一般,能吃到这些的机会应该不多。




突然,安迷修福至心灵。


 


雷狮郁郁寡欢不是因为饭菜不合胃口,而恰恰是因为这样难得尝到的大餐提醒了他,两人之间阶级的差距!试想,家境平凡的雷狮在看到新交的男友将自己带到高档餐厅,对方游刃有余,自己却因生疏而笨手笨脚,这会令自尊心极强的他多么沮丧?


 


安迷修立时后悔得像要捶自己几拳。




看着表情痛苦的安迷修,雷狮犹豫了几秒,问道:“……你没事吧?”




22.


第二天晚上,安迷修聪明地改变了作战方针——他带着雷狮去了夜市的烧烤摊。




如安迷修所想,这次雷狮看起来很开心,两个人点了百来串,吃得满嘴油光。其实安迷修自己也是,以前吃多了山珍海味,所以平常反而更喜欢这种低成本的平民食物。


 


不知是不是安迷修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雷狮身上好像也跟被撒了孜然和辣椒粉的烤肉似的,闻起来特别好吃,他顺着那香气嗅着嗅着就凑到了雷狮的脸侧。


 


雷狮转过头来看他,眼睫毛上下扇动着,安迷修一个恍神就把心里话说了出去:“雷狮,你闻起来像烤肉。”


 


雷狮:“……”


 


雷狮说:“你没吃饱?”




“呃,也不是……”安迷修不确定地说,“你身上好像有一种烤肉的味道……”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满不在乎地说道:“哦,你闻到的是我信息素的味道。”


 


“可我之前闻到的不是这样的!”


 


雷狮对他勾了勾手指,等安迷修俯下身来时,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因为快要临近发|情期了,但我最近没有用抑制剂。”




安迷修的耳朵像是被雷狮嘴里的热气呵红了,他下意识地问道:“那怎么办?”


 


雷狮看着他,理所当然地反问道:“我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心跳声砰砰砰地一声重过一声,而安迷修在如擂鼓的巨响中沉着冷静地想道:这时候能忍那还是Alpha吗?!




23.


一只麦色的手臂打开了花洒,细小的水流哗啦击打着玻璃瓷砖,声音清脆。


 


Omega被推到墙壁上,突如其来的冰冷让他眉心一皱。然而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Omega感觉身体越来越绵软,和雪糕似的逐渐融化。


 


安迷修揪着小动物放在浴缸里为他清洗。小动物的皮毛湿淋淋地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劲瘦的线条。他好像不太乐意,但这不要紧,小动物都讨厌洗澡。


 


安迷修是个好主人,他脱掉自己的衣服,把呜咽的小动物抱到自己怀里,与他有难同当。


 


这只小家伙没了平时的强横,在他怀里黏人地蹭来蹭去。


 


安迷修却无比狠心,他不顾可怜的小动物的渴求,耐着性子摸索。他一会儿揉揉粉红的肉垫,一会儿摸摸柔软的肚皮,一会儿亲亲高挺的鼻子,直把小动物欺负得对他一阵抓挠。


 


“好了好了,乖。”安迷修哄劝着心急的Omega。


 


等到真的进入时,雷狮这才又后悔起来,然而为时已晚。


 


“啊……啊……”


 


虚掩着门的浴室中烟雾缭绕,花洒涓细的水流掩盖不住小动物被虐待的哀叫声,实在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两个小时后,安迷修抱着雷狮从浴室出来,走进了卧室。把小野猫伺候舒服了,安迷修要求填饱下自己的肚子。


 


他把面包抵在卧室的落地窗上,落地窗外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它们把面包毫无遮掩的身体衬得美丽极了。面包有些羞耻,连米白色的表皮都泛起了红色。安迷修食指大动,但他还想让面包变得更好吃,于是在面包上缀了许多草莓,过了一会儿,又往上涂抹了白色的果酱。他打量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满意地咬了下去。


 


面包疼得呻圌吟出声,努力挣扎着摆脱悲惨的命运,安迷修不为所动地享用美味。


 


当安迷修慢下来时,面包又会不满地用脚跟敲他宽阔的后背,鼻子里哼唧哼唧,好像在问:你怎么不吃我了?


 


“不、不行……”


 


安迷修克制不住本能想在Omega体内成结时,遭到了雷狮的拒绝。安迷修挣扎一番,退而求其次,叼住他后颈的腺体,重重地咬破,在雷狮皱起眉的时候注入了自己的信息素……


 


这一晚之后,两人终于确立了正式的恋爱关系。




24.


一天早晨,血气方刚的两个年青人胡闹了一番,双双倒在客厅宽大的沙发上。


 


雷狮趴在沙发上,伸手从茶几上拿来一支烟点上,他的嘴唇殷红而湿圌润。安迷修心念一动,捏着圌他的下巴要和他接吻。雷狮消极抵抗。


 


一个湿漉漉的吻毕,雷狮又自顾自地抽起烟来,神色慵懒。安迷修压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腰肢,在他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啄圌吻着。


 


他最喜欢圌舔圌他后颈处的Omega腺体,这令Alpha的占圌有圌欲圌得到满足。当然,他更想以另一种方式彻底标记他的Omega,只是,这恐怕还要等许久。


 


两人都没有出声,静静地享受着片刻温存。




这时,忽然传来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雷狮看向门外,一位中年女子站在玄关处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表情酷似蒙克式呐喊。


 


安迷修迟了几秒才抬起头,当他看到女子时,他也露出了蒙克式呐喊的神情。


 


“——妈?!”




-TBC-




下章点我



评论

热度(636)

  1. cesia糖衣甜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