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小王子(下)

Eleanor:


警官安×猫咪雷,轻松甜文。





上篇:点我




*预警:毫无缘由的生崽。




11


人类都很懒。


 


现在已经六点了,安迷修却还在床上呼呼大睡。雷狮认为自己有必要叫醒他,但当他的手——而非爪子——拍到安迷修脸上时,他又意识到,他现在这个模样,显然是做不到一屁股坐安迷修头上把他蒙醒了,不然到时候就该出人命了。


 


人死了就不会再活过来了。雷狮想到这里,有些后怕地收回了手。




雷狮换了个方式,捏住安迷修的鼻子。安迷修先是下意识地张开嘴呼吸,等到憋得脸色开始变了,雷狮松开手,安迷修边大口喘气,边迷迷蒙蒙地睁开了眼。


 


“呼——差点以为我溺水了……”安迷修声音还有些沙哑,他瞥了正趴在床头看着他的雷狮,自言自语道,“啊,梦里怎么还有个不认识的男的……”说着安迷修就又要睡过去。




雷狮抓住他头顶的一撮毛往上揪,疼痛感让安迷修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他一下子坐起,正和雷狮鼻尖对着鼻尖。雷狮半只膝盖跪在床沿,两手撑在安迷修两旁,上身前倾,呼吸间的热气轻轻扑在安迷修的脸上。


 


安迷修愣怔了一下,旋即一把抓住雷狮的手臂就是一个擒拿压住了他的肩,然后喝道:“你是谁?小偷?”


 


这时他才注意到,雷狮身上套了他随手放在椅子上的警服警裤,而且似乎不会穿,衣服纽扣没扣上,裤子拉链也没拉上,由上至下露出一片大好春光。




安迷修:“你怎么进来的?”


 


雷狮很不满地大声道:“我是你种出来的啊!”


 


“哈啊?”安迷修开始怀疑这个少年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就是那盆花,”雷狮望向了窗台的方向,理直气壮地道,“不是你把我的乳牙种在那里面的吗?安迷修你这个大混蛋,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吗?”


 


12


“你在说什么……”


 


花?乳牙?脑中灵光一闪,尘封许久的记忆卷土重来,安迷修有些混乱,不自觉地放开了对雷狮的钳制,后者立刻不高兴地跳开了几米远,揉着肩膀瞪他。


 


人类真是无情无义。雷狮气鼓鼓地想。




安迷修仔细地打量他。这个少年的身形和成人无异,但气质意外地稚嫩,他长得很好看,最特别的是有一双蓝紫色的眼睛,闪着碎钻般的光泽,形状圆润恰似猫瞳。这双眼睛太像布伦达了。


 


安迷修有些干涩地开了口:“你……怎么证明?”


 


你……是我所希望的那一个吗?


 


雷狮歪了下脑袋,头顶冒出两个毛茸茸的猫耳——倘若安迷修没有做梦或者眼花的话:“这样可以么?”


 


安迷修沉默了两秒,跑到窗台,翻开那盆铃兰花的泥壤一看,那颗乳牙已经找不到了。


 


他回过头,顶着猫耳朵,穿着他的警服,满脸无辜看着他的少年仍站在那里。


 


安迷修感到一阵眩晕。


 


春天种下一颗猫牙齿,秋天收获一只小猫咪。


 


不得了。




“布……布伦达?”安迷修试探地问道。


 


雷狮直接叹了口气:“我可不是布伦达。”


 


没等安迷修适应从天堂掉到地狱的落差,他又道:“你擅自给本大爷起这个名字经过我同意了吗?你可以叫我雷狮,这是我给我自己起的名字。”


 


雷狮抬了抬下巴,仿佛让安迷修叫他的名字是给予了他如何莫大的值得感恩戴德的权利。




“自己取的名字?”安迷修有些想发笑。若是这么说来,从前的布伦达作为猫表现得这么聪明就有原因了。


 


雷狮知道他睡了很久,直到今天才被唤醒,可他也不清楚如何解释这从死到生的因果关系。他苦恼怎么和愚笨的人类说明这一切,却不期然地落入了一个拥抱。对方紧紧地抱着他,像是寻回了失落已久的宝物般,他听见对方附在耳畔低语:不要再离开我了。


 


不论是什么将你再带到我身边,请不要再擅自离开我的世界了。


 


13


话是这样说,回到人类世界的雷狮现在不是一只猫,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了。


 


安迷修问道:“那么你现在是人,还是猫?”


 


“我可以自己掌握这两种形态。”雷狮抱怨道,“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原来的样子,人类的身体我可真不习惯。”他扯了扯身上的衣服。




安迷修很快就发现了,雷狮虽然有着近似人类的高智商,但却不熟悉人类的生活方式,并且缺乏常识。


 


安迷修给雷狮在网上订购了合身的衣服来。雷狮对网店很感兴趣,等到安迷修教会他如何上网,他已经风风火火地给在网上购买了一大堆猫玩具、三文鱼罐头之流。




安迷修:“……”


 


雷狮很嫌弃穿衣服:“太拘束了。”


 


安迷修:“可是自由也不能裸.奔啊。”


 


雷狮:“为什么不行?我是猫的时候也不穿衣服。”


 


安迷修:“那不一样……”


 


变成人以后,雷狮引以为傲的漂亮皮毛都没有了,这令他对人类的身体更加嫌弃,但因为好奇,依然在尝试探索学习人类的生活方式。


 


不过雷狮的一句话启发了安迷修:他以前怎么没想到买些衣服给布伦达穿?试想一下一只奶牛猫戴着兔耳朵,或是套着狮子头套,又或是穿着幼稚园风格的小衣服,该有多可爱?他背着雷狮偷偷购置了一些小衣服,准备日后有机会给猫形的他穿。




14


“变成人了,是不是就不能再和你睡在一张床上了?”


 


雷狮问安迷修。他倒不是有害羞的情绪——他目前也不懂这些,仅单纯觉得床的大小似乎不够容纳下两个大男人。此外他以前是猫的时候安迷修就经常阻挠他上床,按理来说变成人的形态更容易遭到拒绝了。


 


但让雷狮有些意外地是,安迷修不仅没有赶雷狮,反而扣住他的手腕说:“不要紧的,你以前也一直睡在这里,不是吗?”


 


虽然说没有安迷修的首肯雷狮也是不会罢休的(……),但获得邀请还是让雷狮高兴起来。长着猫耳的美少年欢快地跳上了床,四肢着地仍然如猫咪一般在床上膝行转了半周,然后钻进了被窝里,一脸期待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刚从少年挺翘的臀部和后面摇摆着的长尾巴的画面中回过神来,见到雷狮的模样,不由得一晒,像以前每一晚照顾布伦达时一样给他盖上了被子,还细心地掖了掖被角。


 


“晚安,雷狮。”




15


人类很黏猫。雷狮还是猫的时候发现了。人类一回家就要先抱起他亲一亲,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埋在他腹部蹭来蹭去,吃饭看电视都要他陪着,一点也不成熟。




现在就更加变本加厉了。雷狮苦恼地想。


 


安迷修要去上班,站在玄关处穿好鞋,雷狮笑容灿烂地朝他摆了摆手:“再见。”


 


看上去非常像假期想要玩电脑热烈欢送家长出门上班的小孩。一点都不留恋。




安迷修:“……”


 


雷狮自认为非常乖巧非常善解人意,然而安迷修好像不太满意的样子,盯了他好一会儿,道:“我走了,你一个人在家里待着么?”


 


“我当然要去外面玩了。”雷狮理所当然地答道,“你快走吧。”


 


安迷修道:“可你现在是人了,不能再像猫一样随便走动了。而且,已经过去了好几年,现在的家周围你可能不熟。”


 


“那怎么办?”雷狮皱了皱眉,“一个人在家很无聊。”




安迷修道:“你跟我一起去单位。我顺便教你一些生活常识。”




雷狮点点头,他心里面摇头晃脑地得意道,人类连上班都舍不得离开自己,真是的。




16


琳达来找安迷修的时候看见雷狮有些好奇:“这位是?”


 


“这是雷狮,他是……”安迷修一时卡了壳,忽然想起来忘记编造他和雷狮之间合理的关系,还好这时雷狮出了声:“你看上去有些眼熟。”


 


琳达被带偏了主题:“我们好像没有见过。”


 


雷狮认真地说:“我以前见过一个人,和你长得很像,不过,你的脸比她小很多。”


 


琳达捂着嘴笑起来,把雷狮当成了一个擅长甜言蜜语的男孩儿。


 


事后安迷修和雷狮聊起才哭笑不得地明白,雷狮还是小猫的时候常被抱在怀里,他看人类的视角大多仰视,人的脸被放大了许多,现在雷狮比琳达还高,这才觉得琳达的脸比从前的小。




“琳达,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琳达说:“也没什么,就是又有人来问我你愿不愿意去相亲啦。我只是个传话的。虽然——亲爱的,我也认为你到了该有个妻子的年龄了。”


 


安迷修笑了一下:“我觉得还是要看缘分。”


 


“为什么这个年龄就该拥有妻子了?”雷狮疑惑地问。他不知道妻子是什么东西,每个人都得拥有吗?


 


琳达答:“有了妻子才能称得上是成家立业呀。以后就不是单身汉了,家里会有个人一直陪伴你,和你共度一生。”


 


雷狮问:“不是妻子就不能陪伴别人了吗?”


 


琳达笑了:“只有夫妻是彼此最亲密的人。”


 


雷狮半懂不懂地点了点头。


 


琳达又劝说了一会儿,见安迷修不为所动,只能无奈地耸耸肩。




17


“以后你有妻子了,房子里面,就只能有你们两个人了吗?”琳达走后,雷狮问安迷修。


 


他看起来很严肃。


 


安迷修笑起来:“如果只能有两个人呢?”


 


“就是说我不能住在你们家啦。”雷狮手一撑,坐到了安迷修的办公桌上,翘起了二郎腿,“我得去外面流浪。很多我的同类都这样生活,我想也许会不错。”


 


安迷修抚了抚额:“你不要想这么多。我不会把你赶走的。”


 


“可是,刚刚那个人类说了,夫妻是彼此最亲密的人。”雷狮不依不饶。


 


“你不懂这些。”安迷修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问道,“你懂什么叫爱吗?”


 


“我怎么不懂。”雷狮不服气地说。




当他还是猫咪的时候,他就经常督促懒惰的人类,把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早睡早起。安迷修难过的时候,还会贡献自己的肉垫和肚皮。如果不是安迷修听不懂他的话,他偶尔也是愿意分给安迷修两根……哦不一根小鱼干的。


 


“这难道不是爱吗?”


 


爱不是人类的专属,也不需要“懂得”。


 


爱是本能。


 


“既然你这样说了。”安迷修眼神一暗,“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懂,怎么样?”


 


雷狮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后颈被按住,他浑身的骨头都一软,任由安迷修欺身上前,含圌住了他的唇圌瓣,雷狮感觉到每一颗牙齿都被仔细地舔圌弄过,尤其是他的小虎牙,安迷修的舌头在尖端流连忘返。口腔里的津圌液被攫夺,温热的气息交织……


 


“砰!”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两人立刻分开,一起望向来源处。门外站着的警员涨红了脸,慌慌张张地道了个歉,跑了。


 


不出一天,警队上下流言四起,说安警长不仅把自己的小男友带来警局,还把人抱到办公桌上接吻。


 


年轻人啊,就是把持不住。




18


后来的某天。




安迷修咽了口唾沫,大胆地、试探性地朝雷狮伸出手去,按着他的肩,轻轻使力。说也奇怪,雷狮就像一片柳叶般随着他这阵风倒了下去。


 


“你……你愿意吗?”安迷修嘴上这么询问着,手指已经从雷狮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


 


肌肤相触的瞬间,雷狮好像颤圌抖了一下,但他没有反圌抗,甚至主动地往他怀里缩了一下。


 


这给了安迷修莫大的鼓励,理智逐渐远离了。他不管不顾地把雷狮的衣服往上推,低下头去。雷狮喘息了一声,手指抓紧了身下的毛茸地毯。


 


“别怕。”安迷修百忙之中留出些空余安抚他。


 


不过雷狮好像不太信他,默不作声地睁着亮得过分的猫眼盯着他。安迷修被看得心里生出些罪恶感,但终归是想得到雷狮的渴望占据了上风,他咬咬牙,又褪去了雷狮身上的其他衣物。


 


雷狮起先还一副隐圌忍的姿态,但等到后来,无论再如何想要体贴温柔,初尝云圌雨还是忍不住失了控的安迷修变本加厉,任雷狮的指甲在背上划出几道血痕也不减速度。


 


在柔软的地毯上,伴随着橘色的壁炉中噼里啪啦的火花迸裂声,安迷修温柔地占圌有了他的猫咪。


 


最后的时刻,安迷修俯下身在雷狮耳边呢喃:“我爱你。”




19


雷狮坐在落地窗边的摇椅上,摇椅上铺着厚厚一层纯白色的毛绒毯子,雷狮整个人窝在里面舒服极了,要不是身体不允许他真想伸个懒腰打个滚。他的身上盖了一条绿色的针织毛毯,上面绣着铃兰花和小鱼干的图案,雷狮一无聊就喜欢用指甲扣.弄,所幸他理智压倒本性,不至于把安迷修亲手做的礼物给弄坏。他有些困倦,慢慢地头一点一点就靠在了落地窗上。


 


安迷修寻到人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副场景。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雷狮身边单膝跪下,自下往上地端详他。


 


雷狮胖了不少,尤其最近吃得多,脸圆润了起来。他很容易累,以前那么活力旺盛爱到处跑跑跳跳的家伙如今吃着饭都能忽然睡过去。睡梦中他会无意识地用手臂护住腹部。他的宝贝正在为他孕育一个小宝宝。


 


这个认知让安迷修情难自禁地站起身吻了吻雷狮的额头。


 


雷狮迷迷糊糊睁开眼,只听见头顶传来熟悉的男声歉然地安抚:“没事,睡吧。乖。”雷狮连眼皮都不想抬,一听到这温柔的劝哄,没挣扎几秒就重新落入了梦乡。




20


安迷修早早地醒了过来,忍住巡视房间的欲圌望,先去厨房做了早饭。


 


屋子里静悄悄的,好像一个人也没有。安迷修先去看了昨天雷狮和那一窝小猫崽待着的角落,已经空空如也了。安迷修估摸着雷狮又连夜拖着猫别墅搬迁了。


 


这样见不到老婆孩子的日子已经有一周了。安迷修心酸地想。


 


雷狮不让任何人靠近猫仔们,包括安迷修,只要安迷修找到他的窝,他第二天必然会换个地方藏起来。安迷修的房子里就这么大,真要找不难,但是安迷修也怕他太折腾,尽量不主动去找。


 


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安迷修刚把饭盘放到地板上,就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安迷修抬起头来,墙角处露出一双紫色的眼睛。


 


“雷狮?”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唤道。


 


出乎他意料,猫咪没有转身就跑,他在原地停留了几秒,忽然探出身子,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紧接着,他的身后接连滚出几只肉团子,眼睛也没睁开,跌跌撞撞地跟着雷狮。


 


安迷修下意识地俯下身,伸出了手,手心向上。


 


雷狮走到他跟前,低头轻嗅他的手,接着躺倒在了他的手掌心里面,爪子抱住了他的手指。


 


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碰瓷。


 


许多往事在安迷修的脑中闪过,最后,他挠了挠雷狮的下巴,轻声道:“抓住你了。”




-END-

评论

热度(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