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宛在水中央 4

Eleanor:


饲养员安×人鱼王雷,小甜饼。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风掠过水面激起的细微声响。安迷修走近水箱,地上有着湿漉漉的水迹,一直向屋外蔓延去。




安迷修微微松了口气,方才他没注意脚下,如此看来不管雷狮因为什么原因跑了出去,至少有迹可循。




“雷狮!你在哪里——”


 


安迷修一边喊一边在船上走动。这时,他忽然瞥见一楼的甲板上有人正坐在栏杆上晃着腿,于是走下楼去远远地大声说道:“这样很危险!”等到他走到近前看清楚人影是谁,顿时就懵了。




“安迷修?”


 


最后还是对方打破了沉默,他无师自通吊儿郎当地坐着,歪斜着身子懒散地看着安迷修,语气还带点疑惑,听起来如此无辜,倒显得着急上火的安迷修有些可笑。


 


“你的尾巴……”


 


去哪儿了?!


 


“哦,你说这个啊。”雷狮低头看了眼自己,“我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他此时穿得是从安迷修行李里翻出来的连体迷彩服,这是研究小组的统一工作服。平常他生活在水里,享受与孕育自己的海洋亲密接触的感觉,所以对衣服没有兴趣,但变出一双腿可以出水走动时,却没由来地感到些不自在,学着自家饲主的模样穿上了衣服。


 


不过人鱼王毕竟不熟悉穿衣,所以这件连体的迷彩服穿得乱七八糟:衣领没翻好,东倒西歪的;领口外斜,露出右半边一小块锁骨;全身的效果更是软塌塌的


 


安迷修注意到雷狮似乎是比他高,因此手脚也更长,安迷修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短了一小截,露出白皙的手腕和脚踝。雷狮没有穿鞋,一双新生的足大咧咧地踩在地上走了一路。所幸船上的地面干净,也没有会伤脚的异物。


 


安迷修半蹲下身,捧起雷狮的脚查看了一下,没弄脏。稍微捏了捏,脚背有点肉肉的,很软。雷狮不满地在安迷修手里动了动,示意他不要调戏他的脚。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


 


“有。”雷狮惆怅地说,“人类的身体构造和人鱼有点不一样,我现在能明白你们究竟是以多么脆弱的身体活在世界上了。”


 


“……”


 


安迷修:“咳,那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呢?莫非你是人和人鱼的混血?”


 


“我的父王和母后都是纯种的人鱼。”


 


安迷修沉思了一会儿,问道:“那么,昨天有发生什么比较异常的事吗?” 




“没有。”雷狮说完又想起什么,迟疑道,“嗯……昨天晚饭后我吃了一个东西,那个东西有点诡异,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很想吃掉它。晚上我感觉肚子里有点暖呼呼的,好像那个东西在散发能量一样。”


 


“什么东西?”


 


“一个灰色的小石头。我在你的包里找到的。”


 


“那个是……”安迷修的脸色变了变,“这颗石头是我从学校物理实验室里借来的,据说很久以前遭到过不明射线的辐射,有特殊的磁场。这几年测试过对人体没有什么不良影响,所以我就拿来想研究一下。很可能这个石头有什么特殊的能量。”


 


雷狮听得半懂不懂。


 


“你还变得回去吗?”安迷修问。


 


雷狮摇了摇头:“不过,我有预感,我只是暂时无法控制这种力量,等到我足够了解它,就能够操控它了。”






研究小组的所有成员在刚起床没多久就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安迷修养得那条人鱼王因为意外变成了人类!


 


总结来说,这是一颗石头引发的血案。




作为人鱼研究学者,对于发生在人鱼王身上的奇异现象,大家都感到兴趣浓厚。


 


船上只有基础的设备,于是只给雷狮做了普通的身体检查,结果出来是非常健康,不过身高和体重不成比例,有些偏轻。


 


“史上第一例人鱼变成人的案例!”安爸爸激动得红光满面,“这真是太有价值了!”说完又小声嘀咕道,“我儿子果然还是适合研究人鱼嘛。”


 


安迷修忍不住反驳道:“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大概率是那颗受过辐射的石子,这应该属于物理学范畴。”


 


“哼。”安爸爸瞪了他一眼。




过了一会儿,安爸爸又有些纠结地盯着安迷修给雷狮整理衣服温声同他解释情况的画面。


 


莱娜站在安爸爸身边,轻声地说了一句:“老师,都8102年了,新人类和养的猫、心爱的电脑手机……各种生物结婚的都有,您也别太介意了。”


 


“唉,你说的也是啊。”安爸爸叹了口气,心说,看儿子宝贝那条价值连城的人鱼的模样就晓得,他这个儿子可以打包卖掉了。


 


半个月后,探险船返航。


 


安迷修在学校附近租住了一个公寓,他带着好奇的人鱼王二人风尘仆仆地抵达家中时已是晚上八点。


 


原本安爸爸是要直接带人鱼去研究所的,但安迷修坚持雷狮现在变成人了有人权,之前是人鱼的时候也得受到尊重,不应该将他当作一个研究用的动物。加上雷狮目前一直变不回人鱼,若以人类模样在城市里生活着也不至于出大问题,不过安迷修必须时刻紧盯着他,一有事就要通知研究所。




“你先去洗下澡吧。”安迷修说道,“沐浴露就放在旁边。毛巾我给你拿条新的。”先前他在船上也教过雷狮怎么使用浴室。


 


雷狮一听洗澡眼睛就亮闪闪的,飞快地脱起了衣服。


 


安迷修目不斜视地给他准备衣物,耳朵却悄悄红了。


 


安迷修在浴缸里放满热水后就走出去整理自己的东西。几个月没回家,家里面积了不少灰尘,他又打扫了一遍。等到他再看手表时,已经十一点了。这时他突然想起,原本在泡澡的雷狮一直没出来。


 


“糟了!”安迷修冲到浴室门口拍了拍,“雷狮!你还好吗?”


 


“安……迷修……我还好啊……”里面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安迷修直接打开了门。


 


雷狮躺在浴缸里,手臂搭在壁檐,脑袋搁在手臂上。他的脸蛋被热气熏出了粉红色,一双大眼睛迷离地看着安迷修——显然是泡澡太久人晕了。


 


“……”


 


安迷修把雷狮从浴缸里抱了出来,用毛巾把他人包起来,薅了薅他的头毛。他心下又气又好笑,雷狮自从学会洗澡以后就无比热衷于此,因为“被水包围的感觉很舒服”,可他现在是人类,一泡久的后果就是皮肤一时变得皱巴巴,脑袋也晕乎乎的。


 


“我不想做人了。”雷狮认真地说,“我想快点变回人鱼。”


 


前半句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安迷修把他收拾干净塞进被窝里,哄道:“很快就能的,你就再忍忍吧。”


 


安迷修租的是单身公寓,所有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所幸还算大,睡得下他和雷狮两个人。


 


美人在怀,安迷修心中还是有些激动的。以前虽然和雷狮住在一个房间里,但相当于各自睡一个床,而现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还不足五厘米。


 


“安迷修,你的眼神变得很奇怪。”雷狮说。


 


“什、什么奇怪?”安迷修心虚地问。


 


雷狮:“你的眼神看起来很想和我交尾。”


 


“咳咳咳咳。”安迷修剧烈地咳嗽起来,“人类之间……不叫交尾啦。”


 


“那是怎么样?”只学习过人鱼生理知识的雷狮虚心求教,凑近安迷修,好奇宝宝似地问道,“你要教我吗?”


 


安迷修脸涨得通红:“我我我我我不提倡婚前性行为!”


 


“哦。”雷狮兴致缺缺地又躺了回去。


 


温热的气息从身边退去,安迷修在气息消散以前重新把人搂了回来,鼓起勇气,小声道:“我们可以先学第一课——接吻……”


 


剩余的话语逐渐消失在唇齿之间。






第二天安迷修带雷狮出门。先是给他剪了头发。雷狮的头发太长,现在剪了个清爽的发型,造型师还特意给他弄得蓬松些。接着是买了身合适尺码的衣服,春夏秋冬都买了个遍,安迷修平常比较节俭,这回却花得很爽快,他的生活费不多,所以动用了他以前的压岁钱。


 


安迷修要回校找导师说明一下石头的事,安爸爸事前也电话打过了招呼。安迷修走出办公室时,原本被他叮嘱就留在原地不要动的雷狮不见了。


 


不知该用“却竟然”还是“结果又”形容。


 


不过这回雷狮并没有乱跑,他就站在一楼的花坛旁,身边围了一群校园里的流浪猫,一只只不是蹭着他的裤脚喵喵叫就是躺在地上露出肚皮期待他临幸。


 


“这是怎么回事……”安迷修把雷狮从猫咪包围圈里拉出来。


 


雷狮沉吟了一下,道:“应该是因为喜欢我身上的气息吧。”


 


鱼的气息……安迷修囧了一下。




“我们还要去哪里?”雷狮问。


 


“水族馆。”


 


安迷修和这家水族馆的馆长认识,所以带着雷狮进了员工通道。边走他边向雷狮介绍。雷狮果然对水族馆大感兴趣。


 


雷狮专注地盯着展出的进口鱼,安迷修告诉他这种珍贵的鱼类在水族馆都会被照顾得很好。雷狮脸上浮现出迷之微笑:“我在海里见过它们,很好吃。”


 


安迷修:“……”


 


在居于海洋生物链顶端的人鱼王眼里,大多数海洋生物分为“不能吃的臣民”和“能吃的臣民”以及“能吃但难吃的臣民”。




海葵随着荡漾的水波摇摆着身体,一群红白相间的小丑鱼原本悠闲自在地游着,随着潜水员的进入敏锐地四散了开去。音箱里的音乐变得更为急促欢快,潜水员在水中漫步,与各种鱼儿同行共舞。


 


小孩子们高兴地欢呼起来,成年人即使都有看过的经历,仍然会驻足欣赏一会儿。


 


过了没多久,人群里忽然响起了惊呼声:“那个潜水员怎么直接就进水了?”


 


只见玻璃内除了之前的潜水员以外,又进来一个人,那人没有戴氧气瓶,也没有穿潜水服,他在水中轻松地游着,身姿轻盈曼妙如一条人鱼。


 


人们纷纷议论起来,很快把这当成了新加入的表演,至于找个潜水员如何在水下呼吸的,也许是有特殊的手段,不然难道他还真是条人鱼吗?


 


“这个新的潜水员长得还真好看欸。”有人这么感叹了一句,人群议论的重点立刻就歪了。


 


安迷修:“……”


 


安迷修拜托了馆长让雷狮参与这个表演。雷狮游过哪里,附近的鱼儿就会自觉地跟随在他身后,他在水中是那样的自如,好像这是片没有任何遮蔽的天空,而他是不受束缚的飞鸟。安迷修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


 


雷狮从玻璃内望向了他。那一眼透过波澜不定的海水,穿过沉默明亮的玻璃,越过时间的桎梏。雷狮的身影在珊瑚丛后消失了一秒,再出现时,他自腰部以下已经是一条鳞光闪闪的鱼尾。


 


人群里发出惊呼,然后就是鼓掌的声音,这条鱼尾一出来,反而更加深了他们“这是使用了某种不为人知的手段的表演”的印象。




雷狮游近了玻璃壁,他盯着安迷修,嘴唇一开一合,好像在说些什么,但是安迷修听不见。安迷修也走上前去,手掌贴在玻璃壁上。


 


雷狮冲他笑了一下,接着闭上了眼睛,将脸凑近了玻璃,嘴唇微微嘟起——一个索吻的姿态。安迷修愣了一瞬,一阵热流在他胸腔内流淌,他也将脸贴近玻璃。就这样,他们在傻眼的观众的见证下,隔着一道玻璃,交换了一个吻。


 


安迷修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最终定格在相遇的第一秒。


 


俊美而强大的人鱼,为了保护小人鱼们,突兀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有着珍珠般苍白的皮肤,海藻般的长发妖娆地紧贴着身体。他用那双宝石般美丽的紫色眼睛冷冰冰地看着安迷修,而安迷修心中想着,这也许就是传说里能够迷惑水手的貌美海妖。


 


也许他早已是沉沦的水手。


 


不早不晚,恰好就在这一秒:你遇见我,我遇见你。


 


Fin.


 







一个小彩蛋:安迷修没听到的内容其实是雷狮在对他唱歌。


评论

热度(1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