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ABO】誓言19

都不知道:

*Alpha安 X 倒霉变O的Alpha雷 (前文1-2 ,34 , 567-8 , 9 , 10-1112 , 13 , 14 ,15 ,1617 , 18


*下更明天


十九


之前的车尾点我


 


雷狮都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周是怎么过的,纵然生气,却没有一次拒绝过那人,就算情潮过去还总缠在一起,漫无目的的拉手,漫无目的的散步。他听那个人讲自己的故事,讲美好的回忆,实在乏味,却又是无法形容的快乐,仿佛活到现在从未如此过。像把脑袋沉在云层里,脚不沾地,晕晕乎乎,每走一步路都是极不真实的。


 


他从有淋浴的房间里出来套上裤子,头发尚湿,那个男人就不知道把自己的眼睛往哪放了,往天棚扫了一圈又开始盯地上的鞋。这幅样子他见了多少次都觉好笑,每次都想狠狠戏弄。他抬起下巴,眯起眼睛。


 


“过来,帮我穿。”


 


雷狮很享受别人的服侍,仿佛他生来就该是奴役别人的,尤其这个自觉很自律的人。前几天安迷修又折腾了他半宿,连发情的借口都没有,然后就保证在他不想的时候绝对不做了。眼前的骑士屏住呼吸,给他穿套头衫的时候连手指都不敢多碰。他哼笑一声,很想看看这人还能守诺多久。


 


安迷修看着青年腰腹上的一道道鞭痕,再有它意也不想纵容了。他把雷狮收在兜里的各种刀片工具一排排放好,在拿起那个曾属于他的金属灯筒时,一片暖意溶化开来。


 


“你.....还会做噩梦吗?”


 


他问着,那人愣了片刻。


 


“不知道。但我看到它就会想到....” 


 


那人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直视着他,然后被他牢牢牵住了手。


 


天气转得更凉,呼出的气化作白雾。他看着被他裹成球一样的雷狮正使劲扯着打了个死结的围巾,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今天是地里最后一次收成了,罗列的麻袋已有人高,那个妇人也似乎在高兴,金与她的丈夫快回来了。


 


远处可爱的小姐还在缠在雷狮的膝边,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过不了多久就会是可爱的小情敌了吧。那人如既往地不耐烦,但眼中平滑的情绪却有了些许温度,就如他期望的那般,值得被爱。


 


雷狮坐在枯草中的心情极好,好到那个弱小的累赘把编好的桂冠扣到他头顶上时都没有拿下来扯烂。他第一次用正眼看这个小女孩,乌黑的头发被扎成两个马尾,小脸被冷风刮成了苹果,还不知死活地用小凉手拍他。


 


“雷狮哥哥你不要听他们乱讲,如果你当,你一定会是一个好的国王!”


 


说完孩子嘿嘿笑了,趁他没动手赶客,倒腾着小腿朝妇人跑去。


 


雷狮拿下桂冠扔的遥远,没有缘由地觉得困倦。这几天下来一直如此,嗜睡乏力,浑身上下和没骨头一般。他可不想被某个男人发现生病再讲大道理了,回屋子的路上顺道转进之前看胳膊的诊所。里面的陈设简陋,唯一能叫的上医疗器材的是个听诊器,椅子上坐着的还是半吊子的女医生,除了带着个眼镜没有一处能称得上专业。


 


“爱睡,乏力。平时有反胃吗?尤其进食的时候。”


 


“我为什么要反胃?”


 


“哦....那等下个发情期的时候观察下来不来吧。啊对了,上次我就看到了,没看清,你让我看看这个。”


 


那个女人推了推眼镜,朝他凑了过来,趁他没避开的时候拔了下他的头发。


 


“啊果然嘛,你的头顶上有个符文,肉色的,很不起眼。真奇怪啊,看上去效力还在。”


 


“那是什么?怎么去掉。”


 


雷狮挑眉,对前面半吊子的话将信将疑。女医生瞥了下嘴,这个Omega虽然只来过两次,但那种用鼻孔看人的姿态太让她记忆深刻了。


 


“嘛就是一种咒术啦,普通的效力很轻,我家老人说只有王城的祭祀能攥写出力量强大的。反正你看着也活蹦乱跳的,带着又死不了,总不能把头皮剃了吧,喂!你倒是把就诊费付了啊!”


 


王城的祭祀。


 


熟悉的字词仿佛在他脑海中的屏障里撕开一个细缝,里面挤出的黑暗伴随不知名的哀嚎,压着头皮往外溢出。眼前的土路化作白色的房间,审问他的男人与穿着白袍的长者,在膨胀的视野里拉伸变形。


 


他摇摇晃晃地往前走,撞上了什么东西,然后被人拦住了。


 


“怎么了,不舒服?”


 


雷狮听着熟悉的人声,神经舒缓下来,而那些幻象还缠绕在附近,挥之不去。夜幕越近越觉真实,冥冥中他仿佛知道只要探究进去就可能会失去现有一切。


 


可一种迫切永远催促着他,他必须打开那个盒子,找到剩下的一半。黑暗里他把安迷修拉得近了,那人像是感觉出了什么,轻轻抚过他的背脊。


 


“快睡吧。”


 


两个人挤在一张窄床上,一层厚重的棉被把他们环的严实,仿佛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呆着,就是安全的。安迷修在寻找他的眼睛,想捕捉出什么,都被他回避了。


 


“有心事?……别怕。”


 


那人有些无奈,轻压着他的肩膀,抬身轻啄起他的耳廓,然后用低沉又清晰的口吻说出了一句话,是心底的愿望。


 


我会让你幸福的。


 


磁性的声音占满了他的耳膜,温柔的承诺,勾勒出所有他想不到的,美好的可能。闻着平和的松香,他能感觉出自己浑身的肌肉开始松弛,摸不透的夜色也不再狰狞,可他入梦的时候还是回到了那个白色的房间里。


 


鞭打的声音,自己的低吼,锁链摩擦时的剧痛与脖颈上极致的热量,全部都摆脱不掉。他在大笑大喊,复仇的岩浆灼透胸膛。


 


他开始在跑,又好像在逃。直到踏进一片水源里,湿冷渗透了他的睡裤才明白过来,他从梦境走入了现实。


 


天色微亮,霜露极寒,但是他的汗水已经打透了衣衫,空荡的田野不见一人身影。他抓着自己身后想找出那个男人给他的金属灯筒,可摸到的只有一个刀片。


 


水纹浮出波澜,如同溶化的镜面,他的倒影分裂扭曲,混乱不定。


 


雷狮喘着,瞳孔没有规律的漂移,像在追随根本不存在的事物。极薄的刀片,冰冷极了,被他捏在指缝中,找到了头顶上的位置。


 


所有的答案,都要在这里浮出水面。


 


 


tbc


我觉得需要提前写个预警TuT大家不想看也可以不看,原谅我的话痨


看下章前可以回想一下这篇文第二章的王子雷的行为与气质。王子雷和失忆雷本质是一个人,有着一颗心,但因为能想起的经历不同所以理性思维上的反差较大。


失忆雷因为能想起的事情非常少,他整个人都比较原始。大部分的行为都是跟随自己的心在走,一旦动心了,就不顾过去也不畏未来把自己投入进去,也完全不会去想自己有没有可能受到伤害。


但是王子雷是有很多过去的,一个人的人格往往会被他的经历塑造。就像上一章提到的那样,经受过践踏的人会模仿出相同的对影,武装自己。



评论

热度(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