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短篇)非典型骑士故事

苏凉:

非典型骑士故事


 


谢谢大家的小心心小蓝手,谢谢各位太太的推荐,我激情更新。


希望能让你喜欢。


一个三俗小故事。


 


充满低俗笑点以及限制级的小故事,短篇一发完,感谢1700fo
我流西幻设定,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故事是在修jio的时候想到的,感谢修jio师傅


 


O1


“一杯牛奶,不加糖谢谢。”


安迷修推门进酒馆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着别样的光彩,像是刚被牧师加持了一个圣光普照。他照例是小酒馆里唯一一个从来不喝酒,却偏要坐在吧台边的人,要不是老板打不过他,这人应该根本没有进酒馆的资格。


雷狮今天凑巧也在,正坐在一楼角落里和小弟们一起喝酒,时不时还交头接耳聊上几句,他见到安迷修风风火火地走进来,便立刻发出一声巨大的嗤笑声,并伴随着一个直达人灵魂深处的白眼。


整个酒馆随着他这声嗤笑静了下来,围观群众都不由自主地将注意力放在了雷狮身上,仿佛这位仁兄马上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火龙,把酒馆烧个精光。不过其实效果也差不到哪去,因为安迷修在听到这声嗤笑的同时,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


“安迷修先生,您上个月打坏的桌子还没有赔偿。”酒馆老板冒着生命危险提醒道。


剑士先是摸了摸不怎么富裕的口袋,随即向雷狮露出一个不跟你计较的表情,转过身去继续喝牛奶了。


雷狮难得在打架以外的时候占到便宜,便立刻乘胜追击,一连串嘲讽立刻就从嘴唇之间溜了出来:


“没关系,想打架放开手脚打,我可以把我们两个人的份都付了。”


他说话的时候把腰间鼓鼓囊囊的钱袋拎出来丢在桌上,发出一声听起来就财大气粗的声音。而雷狮身后一干人等也都露出了“是男人就来干架”的表情,仿佛巴不得看安迷修和自家老大在这方寸之地拼个你死我活。


当然不只是他们几个,整个酒馆的人也都等着看这场好戏,甚至还有位老哥悄咪咪地从门缝里塞了张纸条出去,没几秒对门赌场的荷官就来了,在酒馆门口桌子一支,当场开盘。


安迷修不负众望地动了,蓝色剑光飞似的掠过半个酒馆,不偏不倚地插在雷狮丢的钱袋上,金币银币顿时散落一地,好不热闹。


眼看着激战一触即发,众人纷纷准备下注之时。安迷修却非常平静地将牛奶一饮而尽,然后走到雷狮面前,拿起剑,径自向出口走去。


众人当即跌破眼镜。


“怎么,喝牛奶闹肚子了?”雷狮把腿架到桌上,仍旧不依不饶的使用语言攻击,据他的经验来看,一般安迷修在他第三句话说出口之前一定会动手。于是他面上佯装着举起杯子,灌了一口啤酒,另一只手已经暗戳戳摸上了锤子,准备打安迷修一个猝不及防。


但这次雷狮是真的失算了,他看到安迷修推开酒馆的门,夕阳逆着映在剑士栗色的头发上,并为其镀上一层光芒。


这对雷狮来说显然是非常值得珍藏的一幕,至少是在安迷修开口之前。


“我懒得跟你废话,雷狮。”安迷修顿了顿接着道:


“我要去参加比赛,成为王储的守护骑士!”


雷狮闻言反应了一秒,然后非常没有风度地把满满一口啤酒喷在了正坐在他对面,可怜的三人组脸上。


 


02


安迷修走了,闹剧也差不多等于是散场了。


而雷狮本人显然是被安迷修离开之前甩下的那句话惊得魂不守舍,像个低级行尸一样扛着锤子,同手同脚走出了酒馆,正跟安迷修是前后脚。


两人陆续离开之后,酒馆老板擦着桌子,叹了口气,用一副老姨母一般忧虑腔调说道:“这俩孩子怎么回事,上学的时候明明好得跟一个人似的,谁知道一毕业就翻脸。”


旁边剔牙的鱼贩子接腔道:“年轻人嘛,反反复复很正常,我听说啊,是因为安迷修抢了雷狮的姑娘。”


这两位青年才俊好歹也是城中的风云人物,本来就是长辈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此时又缺少了主角的震慑,于是群众们八卦之心四起,闻言纷纷凑了过来,也陆续发表了一些自己的意见。
“我怎么听说是因为两个人闹分手……”


“放屁,安迷修跟城主女儿私奔的事你不知道?”


“不是没奔成吗,还是雷狮找人抓的呢!我赌他俩就是闹分手,毕业季分手季懂不懂?”


在一片纷乱之中,一直没有开口八卦的盲眼占卜师发现了华点,非常严肃地问道:“安迷修刚才说的那个,那啥比赛时干嘛使的?”


“这你都不知道,乡巴佬。”老板啐了一口补充道:“王储成年的时候,会选一位守护骑士。这位骑士将成为王最信任的人,王的半身……”


“上半身还是下半身?”算命的打断他的话,并成功的用这个低俗笑话赢得了一些掌声。


“你管他上下左右!”老板显然也没能理解皇家告示上那些拗口的词汇,接着怒道:“王储公的母的我们还都不知道,你就关心人家下半身,太低俗了!”


这下众人乐得更开心了,小酒馆里顿时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03


安迷修走在回家路上,那页由皇家宣传委员会贴在城门口的《关于为帝国唯一王储选拔终身守护骑士大赛通知》正熨帖的放在胸前口袋里。而他本人,则像是已经赢得了胜利一般,持续发出着刚刚走进酒馆时那种令人害怕的光彩。


用住在他家楼下炼金术师姐弟的话来说,就像是被山岭巨人从头到脚舔了一遍一样光溜。


他到家的时候,姐弟俩又不知道在地下室里引爆了什么东西,灰头土脸的从后门跑出来,呆毛上各带一点烧焦的痕迹。


“安哥!”艾比跟他打招呼。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像个教导主任一样开口道:“如果你们再炸坏东西,就没有钱赔了。”


“我们马上就要发大财了!我姐今天发明了个好东西!”埃米抢过话题,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一瓶粉红色的液体,瓶子长相非常浮夸,以至于让安迷修多看一眼都觉得难受。


于是安迷修非常诚实的对着这瓶不明液体露出一脸:“这什么东西,离我远点”的表情。


“安哥,这可是爱情魔药!”埃米对于安迷修的态度十分不满,干脆将那瓶东西凑到剑士的鼻子前面,强行让他看着,接着解释道:


“这可不是那种低俗的,春天的药。这是非常优雅,非常贵族的魔药,可以增幅人之间的好感度!”


安迷修终于产生了一点兴趣,给了那瓶子一个眼神,问:“怎么个增幅法?”


“如果是陌生人,就可以做朋友。朋友可以变情侣,要是本来就相爱的话,闻了之后就会疯狂地做……”


埃米赶快伸手阻止了自己口无遮拦的姐姐。


“姐,小孩子是不能说那个词的!”


安迷修心里翻了个白眼,想这不还是春天的药吗,小孩子怎么能做这种东西,随即一把夺过那瓶粉红色的药剂,揣进包里,态度强硬地开口道:


“没收。”


然后他就快步上楼收拾行李去了,留下姐弟俩在原地翻白眼。


“姐,那是唯一一瓶样品。”埃米抱头痛哭,仿佛损失了整个国库一样多的资产。倒是艾比仿佛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她望着安迷修上楼的背影,摸着自己老弟因间接经济损失而颤抖不已的肩膀,感慨道:


“如果这瓶东西能给我们可怜的安迷修先生带来桃花运的话,我牺牲一点低俗的金钱又算什么呢?”


安迷修回屋之后,发现自己没什么好带的,他的行李连装满一只背包都勉强,两件不算太旧的衬衫几乎成了他唯一的行李,安迷修伸手整理背包的时候摸到了刚刚从艾比那没收的粉红色药剂。本想把它拿出来放在桌上,想了想又怕两姐弟继续惹麻烦,最终还是决定把这瓶定时炸弹揣在包里,等出城之后找个山沟丢了了事。


但他后来就给忘了,也更没想到这瓶药或成他安迷修人生的最大伏笔。


剑士就背着他的小背包出了门,身上最贵重的东西是腰上的两把剑。只是刚走出没几步,就被一团急速飞行的白色东西撞在了脑门上。


安迷修把那东西从自己脸上拽下来,发现是一只撞得不成样子的纸鹤,这东西是用来远距离传信的一次性魔法道具,非常奢侈,要一个银币,但胜在又快又准。


这还是他第一回接到这种纸鹤,当他非常小心翼翼地拆开这只小东西之后,他最不想看到,却又无比熟悉的笔迹在纸面上铺展开来。


 


【安迷修先生:


我们比赛见,我一定会让您惊喜不已。


                                                                                                 雷狮】


 


安迷修毫不犹豫地将那价值一银币的纸张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堆。


 


05


比赛开始的时候,安迷修还刻意看了看前来参赛的人群,却并没有发现雷狮那标志性的星星头巾。


他稍微怀疑了一下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因为自从两个人关系莫名崩盘之后,雷狮就没有一件事不跟他对着干的,这次连战书都下了,人却没跑到自己面前来挑衅,实在是让人不能放下心来。


安迷修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于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单方面的脑补了雷狮以及他的几个小弟,一定在他成为守护骑士的道路上,设置了更大的阴谋。


也许是一只突然袭击的食人巨怪,或者石像鬼什么的,安迷修想。


毕竟雷狮的那个佣兵团,或者干脆叫它强盗组织也不为过,非常的赚钱。安迷修相信雷狮可以为了恶整他一顿,去租一头亚龙什么的。


所以当他真的见到守卫城堡的龙的时候,内心是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雷狮为了对付我真是下了血本,居然真的搞来了一头龙。


不过这个荒唐的想法也就持续了那么一分钟,因为安迷修意识到这是一头真正的巨龙,举国上下能请得动巨龙出山来做关底考验的,也只有皇室成员了。


“该不会要屠龙吧!”


旁边几位同样闯到最后关底的老兄嘀咕。


那龙本来正在闭目养神,听到“屠龙”两个字,懒洋洋地掀开了眼皮,巨大的龙瞳转了过来,看着以安迷修为首的几个渺小人类。


安迷修觉得那龙有点生气了,他听到那龙喉咙里发出非常不详的声响,像是在酝酿什么灾难一般。


他的手紧张得略微有些发颤,但还是选择一步不退,稳稳握住剑柄,摆出了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剑士其实是看不清龙的全貌的,但他战士的敏锐直觉告诉他,那龙一直莫名其妙地死死盯着他看,对其他人倒是完全不屑一顾。


“滚开,人类。”


那龙仿佛从鼻子里喷出来这句话,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安迷修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已经被硫磺味包裹住了。


龙的威压太过于可怕,以至于很难有人能在一条巨龙面前不显示出丝毫的恐惧。本来与安迷修站在一条线上的其他参赛者,全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数米,唯有安迷修仍然站在原地跟巨大的龙瞳对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紧张,安迷修觉得自己仿佛产生了一种这龙的眼神他似曾相识的错觉。


“这是最后通牒,三。”龙又说,这回它张开了恐怖的巨口,安迷修离得最近,他看到那形状可怖的喉咙里好像有岩浆的火光。


“龙息!!”安迷修背后的一位选手大吼一声,然后给自己加了个漂浮还是其他什么总之会让人跑的很快的魔法,一溜烟跑进了城堡周围的密林里。


本来就没剩几个人,又被这位老兄乱了军心,在龙吻里吐出“二”这个数字的时候,又拔腿跑了三四个人。


安迷修握着剑的手出了点冷汗,龙类的热度是那么真实,剑士尝到自己嘴唇干裂后的血腥味。


“一。”


安迷修拔剑出鞘,猛地冲向那龙,殊不知自己背后已经没有任何参赛者,他像个扑火的小虫子,义无反顾地杀了过去。


 


06


并没有想象中炽热。


安迷修毫发无伤的越过了龙息,他有点刹不住车,一下子跟某些人撞了个满怀,背包被惯性甩了出去,里面那点可怜的内容物落了一地。


“安迷修,你是傻的吗?”他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怒吼。


听到那声音的时候,他最大的想法是。


雷狮,居然,真的,搞了一头龙。


安迷修花了那么一会找回了自己的理智,随即一个想法又窜了出来:雷狮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那他是不是已经赢了比赛……惊喜就是这个?


“安迷修先生,你被下了诅咒吗,为什么像个活尸一样呆滞?”


雷狮理了理被对方撞乱的衣领,然后洋洋得意地冲安迷修扬了扬手上的东西,说道:


“逼真吗?刺激吗?法师塔荣誉出品,有市无价哦。”


安迷修人生第一次想说脏话,他努力压制了一下这种不优雅的想法。然后把双剑架在身前,向雷狮扬了扬下巴。


“我不会让你赢的,我一定要成为公主的守护骑士。”他说。


雷狮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捂着肚子快要岔气一般,断断续续对安迷修说:“你已经赢了啊,我雷狮,帝国顺位第三继承人,性别男。怎么,要我为你册封吗?”


安迷修在今天经历了他年轻生命里为数不多的大起大落,原来这世上还有比巨龙更大的“惊喜”。


安迷修觉得自己现在选择离开,去找个地方静一静,是最好的选择。虽然他的背影现在看上去应该挺狼狈的,说不定还会成为雷狮新的谈资,不过在失去“公主”这件事面前,也就显得没所谓了。


他刚走出去两步,甚至连雷狮都没开口阻止的时候,安迷修又想起自己的背包还丢在地上躺尸,正在他在拿与不拿之间抉择的时候,背后又响起雷狮的声音:


“安迷修,你居然随身带香水……”


安迷修转身想去抢的时候,正好目睹了雷狮摁下那瓶子浮夸的喷嘴,而自己则正好撞在那瓶子里溢出的粉红色喷雾上,他最后一个念头是。


我完了。


安迷修的灵魂仿佛飞到了高处,默默注视着自己的身体,看着一把抓住了雷狮。


他耳边不知怎地回想起艾比那句话:“如果是陌生人,就可以做朋友。朋友可以变情侣,要是本来就相爱的话,闻了之后就会疯狂地做……”


 


07


被安迷修吻住的时候,雷狮是想说脏话的,他当然没有安迷修那么多讲究,通常都是想说就说了,只是这次他的嘴被剑士一双薄唇堵得死死的,那些问候对方全家的话,都变成了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呜咽。


雷狮用自己尖锐的犬齿狠狠咬了安迷修一口,两个人嘴里见了血,滋味不算美妙。但他却并没有推开安迷修,而是选择抬手揪住对方的衣领,继续加深了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吻。雷狮五指死命拽着安迷修那亚麻质地的衬衫,仿佛想要找些什么发泄自己无法宣之于口的情绪。


终于在两人都断气之前,安迷修找到了一点点理智,结束了这个吻。


“怎么,安迷修。”雷狮说话带有些急促,像是气息难以为继似的停了一下,接着说:“后悔了?”


安迷修脑子里乱得仿佛飞过一万只角鹰兽,足足反应了半天,终于在药剂的加持之下问出了他每天睡觉之前都在想的事情:


“你到底为什么跟我翻脸?”


雷狮听了这话怒极反笑,任由安迷修抓着自己的肩膀不放,答道:“要不是我撞破你跟城主女儿私奔,你现在连孩子都有了吧!”


安迷修心想这都是什么垃圾狗血情节,如果现在他能控制自己的行为,立马会像风一样从这个倒霉的地方消失,然后干脆去修道院出家或者其他什么的,只要不让雷狮知道他藏着的那点龌龊心思。


可吻都接了,剧情也得照着最狗血的方向发展。


“是她半路截住我,而且我没有答应!你偷窥只看一半的吗?”安迷修说话的时候一个头两个大,心想这人到底心眼小到什么地步,能因为个看了一半的小剧场就真情实感记恨他两年多。


雷狮觉得这事可真是峰回路转紧张刺激,心里想我手里这瓶东西难道是自白剂之类的东西吗能让安迷修开口说这样的话,索性今天就把事情都问清楚了正好做个了断。


“是啊,你正好拿着一捧花赶路,被她半路截住,请求跟你私奔对吧。”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眼睛,他有点分不清此刻剑士翡翠色眼睛里的神情到底是出自真心,还是在药剂的作用下产生的错觉。


“那花是送你的。”


安迷修最终选择放弃抵抗,丢盔卸甲般将真相说了出来。


“等我回绝了她,准备去找你的时候,正碰上你带人来抓我。”


雷狮回想了一下那个夏夜,十六岁的安迷修狼狈地站在原地,手里还捧着一束紫色的草原龙胆。


那花我应该会喜欢的,雷狮心想。


“所以,我因为一场狗屁不通的误会,损失了两年份的恋爱。”


雷狮对于今天的事情做了最终总结,并获得了安迷修眼神上的同意。


“那你还等什么,骑士先生?”雷狮晃了晃手里的瓶子继续道:“难道需要我再喷一下吗?”


答案是当然不用,王储的新晋守护骑士兼恋人安迷修先生,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完成了一场跨越两年的表白长跑。


虽然雷狮是王子,并不是公主。但公主抱总是少不了的,骑士先生弯腰把人抱在怀里,像举行什么庆典一般庄重的,向城堡走去了。


当然,他们谁也没再去管那瓶立了大功的药剂。


 


 


这篇会有车的,或者说它本来就是篇车,但是我今天实在是开不动了,等我缓缓,会有的。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