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二月]  雨吻

安雷产科大队:

 孕狮活动!!!!双大学生pa! 如题我是二月孕狮小能手hhhhh雷请不要往下看,请不要看!请不要看!!!




   孕狮真好……唉,能参加这个活动我超开心惹!但请雷孕狮的各位们不要往下点哦w我的预警打得已经很厚很厚了,如果你还是因为看到点而生气觉得雷的话,概不负责哦ww


       文手是没有马der!!哈哈哈



————


   雨淅淅沥沥的,还在下个不停。




   下课铃声淹没在了连绵的雨声中,地下的浅池被雨滴晕开向外泛起涟漪,雷狮站在教学楼的台檐下,他不耐烦地抬头瞅了眼还在下着雨的灰空,忍不住嘁声暗骂了句。右肩的书包带滑到了胳膊上,雷狮用手随意往上一抬又重新将其拉回到了肩上,另一书包带垂下依着包背,他单肩背着包看着一个一个打着伞已经出了门的同学,终于拿出了手机打开了与安迷修的对话窗口。




   “下雨了,你在哪?”雷狮凑近手机摁下了语音键,看着屏幕上的加载圆圈开始转动,他摁下锁屏键又将手机扔回到了口袋内。雨越下越大,就在雷狮给安迷修发消息的这一段时间内,外面白蒙蒙的雨帘像屏障一般连片地向下冲刷着。雷狮皱眉揉了揉自己的胃,明明刚刚才吐过但他依旧觉得很不舒服。从兜里拿出手机又看了眼,雷狮见安迷修都一分钟了还没有回自己便戴上了帽衫上的帽子准备就这样先冲回宿舍再说。




   当他一脚踏进倾盆大雨里时,雷狮发现自己并没有被淋湿分毫。抬头往上一瞥,雨伞的一角帮他遮住了头顶上砸来的雨滴,噼里啪啦的令人心烦。


  “这么大的雨还想自己回去?”安迷修在雷狮身后撑着伞皱眉笑道:“妊娠期也不知道保护好自己。”


   


  “哪有那么精贵,你把我雷狮看成什么人了安迷修?”雷狮侧身冲安迷修昂头扯笑,见安迷修跟着自己迈出了步他便转过身继续往前走着,“放心,我肚子里的兔崽子又没事。”


  


  “就算是这样着凉总归不是件好事。”安迷修为雷狮撑着伞顺便帮他把书包拿了下来背在了自己的肩上,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接下来的课表,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就算如此他还不忘唠叨雷狮,“以后手机少用,有辐射。”


     


  “废话少说,我让你带的东西你到底带过来了没有?”雷狮心烦地打断了安迷修的话,他将手摊在安迷修面前,手肘怼着安迷修等不及道:“快点给我。”


    


   “雨下这么大你让我怎么拿……等一会回了宿舍再说吧。”


    


   “少废话,我现在就要。”


   


      两人站在雨中,对视着眨了眨眼睛。


   


      安迷修叹气,无奈下他只好让雷狮先拿着伞和包并将自己的背包转到了身前打开拉链开始翻找东西。他也能理解雷狮,妊娠期的Omega总归会有特别想吃的东西,从刚才上课起雷狮就已经不知道给安迷修发了多少条短信让他带吃的过来,那个时候安迷修就知道雷狮大概是起生理反应了。从包的最底部拿出一包山楂糕,安迷修递给了雷狮又重新把两人的包给背在了肩上。




      雷狮把伞推给了安迷修,撕开包装纸,他拿了块山楂糕扔进了嘴里。确实,这个时候的Omega爱吃的也只有这么几样。酸甜的山楂味在口腔内晕开直至溢满,雷狮嚼着山楂糕,原本烦躁的心情也终于安定了下来。安迷修的信息素发着淡淡的朗姆酒气息,雷狮轻吸着鼻子,酒与山楂的气息融合在了一起,不知为何他现在出奇的安心。




  “怎么了?”




 “没什么,正常反应。”


    


    又抓了一块山楂糕放在了嘴里,雷狮垂眸随意回着安迷修道。


 在Omega的妊娠期,自家Alpha的信息素是必不可少的。这不仅对孩子有好处,还能让Omega的不安全感减轻不少。雷狮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只要安迷修不在他就浑身不自在,上课的时候心悸得难受,满脑子都是安迷修那副傻样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已经不正常了。


    


      可向来桀骜不驯的他,偏偏暂时接受了这样的设定。


 


     嘴里的山楂糕嚼得雷狮很舒服,那股酸味也十分对他的胃口。安迷修侧头望了眼自己身旁的雷狮,看着他渐渐放松下来的神情,安迷修冁然而笑。雨的声音似乎变小了,打在雨伞上的力度也愈见柔和,但安迷修对外的一肩几乎已经全部湿透。转弯绕过学校的花坛,安迷修将雷狮送到了宿舍门口,在雨中打着伞他歪头问着雷狮道:


   


   “够吃吗?要不够我一会再去给你买两袋送来。”


    


     雷狮将最后一块山楂糕送入了嘴中,嚼着山楂糕,他看了眼安迷修已经湿了大半的衬衫,眼睛一撇撇头含糊道:“进来先把衣服换了,我现在好多了你等会再说。”


    


      安迷修听后便踏进走廊收起了伞,将伞放在了门口的伞架上,他冲雷狮微微一笑。


    


    “别这么看着我,我觉得恶心。”雷狮扭头不再看安迷修,揉成一团的包装纸袋被他抬手以一个完美的弧度扔进了对面的垃圾桶内。雷狮低头垂眸叹气,他知道安迷修还在傻看着他,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安迷修总是这样,然而雷狮偏偏最不喜欢被人盯着看了又看。


   


      “我只是——唔——”安迷修一愣,他尴尬一笑,刚想冲雷狮解释却不想雷狮突然间侧头吻住了自己的唇。山楂的酸甜味在自己的口腔内晕开,顺着气息冲进内部的柔物舔舐着上颚又侧偏滑过壁垒。挑逗性地顶逆着躺适着的柔软之物与之绕转缠倚,安迷修感受着这一吻的重量,闭着眼睛,他忍不住环住了雷狮的腰就这样在走廊内持续起了这撩人心弦的吻。


      


       安迷修松开了雷狮,抚着他腰的手顺势滑向前方放在了雷狮的小腹上。两个月的肚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安迷修蹲下身将耳朵靠在了上面,闭着眼睛,他静静感受着。


  


     “才几周哪来的动静。”雷狮一愣,很快他便没好气地笑了,“别心急,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听。”


   


    “我只是开心,最近一直在想孩子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安迷修抬头冲雷狮歪头一笑,站起身抱住了雷狮,安迷修靠在雷狮的肩上轻笑着闭上了眼睛,“现在还在吐吗?”


   


      “不然呢,你以为肚子里凭空多出来个兔崽子很有意思?”雷狮将安迷修的脸推开,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他耸肩不以为然道:“都快被折磨死了,安迷修你说你要怎么赔我?”


  


       安迷修蹲在地上揉了揉自己脸,听到雷狮这么说,他抬头盯着雷狮还在可怜巴巴地揉着那块发红的额头,“用一辈子,够吗?”


      


    雷狮冷笑,这样明知故问的问题,他都能猜到安迷修会这样说。转身迈上楼梯,雷狮搭着扶手冲安迷修道:“不够,再加一辈子。赶紧上来换衣服,傻愣在那你不冷啊?”


     


    安迷修缓缓撑起身子,他看着靠在扶手上的雷狮,忍不住再次笑出了声。


     


     外面的雨停了,阳光从阴云的缝隙中射出,彩虹浮现七色弯转染晕整片天空。


   


     “雷狮,天晴了。”


End



评论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