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維勇】瑰寶(一發完)

月悠:

一個關於馬卡欽看著維勇一家的故事


*ABO,有孩子,全糖


*馬卡欽視角,馬卡欽離開預警


 


  大家好,我是馬卡欽.尼基福洛夫。


  我是一隻血統純正、體格正常,生命指數也相當正常的貴賓狗,根據我的姓氏就可以知道,我是一隻有主人的狗狗,只要是一個花滑粉不可能不知道我的主人,他可是世界冠軍五連霸,最受大家崇敬的維克托.尼基福洛夫!


  我跟著這位主人已經好幾年了,當我還是小小狗的時候,我就被維克托帶回家,他給我舒服柔軟的毛毯,高級的狗糧和帶著些許甜味的飲用水,他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訓練結束後,回到家就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剛從訓練場回到家裡的維克托身上會帶有一點汗味,還有一些冰冰冷冷的味道,我說不上那是什麼,但我並不討厭。


  應該說,維克托身上的所有一切我都喜歡。


  維克托在一年中有幾個月常常都要在國外奔波,這段時間我就會被送到託管員那,跟託管一起看著電視螢幕,看到自己的小主人在那面漂亮的白色圓盤上做很多我做不出來的動作。


  他會踩著那雙帶著銀亮刀鋒的特殊鞋子,在銀盤上頭畫出一道又一道漂亮的痕跡,身體會隨著音樂搖擺,伸出手、再收回來,然後偶爾還會把腳高舉過頭部一直一直旋轉。


  然後還會在這些動作中穿插幾個跳起來的動作!


  那動作美極了!


  看著小主人漂亮的銀色長髮在半空中畫出圈,落回冰面上的時候看著他順順的往後滑行出一個漂亮的弧度,偶爾他還會接上一個大一字。


  跟著維克托生活好幾年後,那些特殊的花滑術語我也是知道一些的,比如說:那個將角高舉過頭的姿勢叫做貝爾曼,正面向前跳躍出去的跳躍叫阿克塞爾跳躍。


  我每天早上都會跟著維克托出門慢跑一圈,跑完後我們會蹦蹦跳跳的回到家中,他沖個澡後再出門訓練。


  偶爾在慢跑路上我會看到有女孩子跟維克托揮手,然後向他的方向走來,很親暱的牽起維克托的手,對著他撒嬌。那些大概是維克托的戀人吧,我是這麼想的。


  維克托.尼基福洛夫是一名優秀的Alpha,這是任何人都不會反駁的事實,所以追求他的Beta和Omega並不在少數,雖然偶爾會在路上看到維克托的戀人們,但我從來沒看過他把那些人帶回家。


  甚至當他們分手的時候,我也沒看過我的小主人流下任何眼淚,好像自己跟那些人毫無關係似的。


  我很少看到小主人哭,第一次看到時,維克托縮在沙發上,長長的銀髮凌亂的散在他身後,大大的淚珠不斷的從他的眼眶跳出,順著臉頰滑落,滴到布製的沙發椅上留下一滴一滴的水痕。


  之後我聽到託管員說的我才知道,原來那次維克托因為生長痛而導致比賽失常,沒能拿到獎牌,他是因為不甘心所以才落下眼淚的。


  隨著自己的年紀越來越增長,我看著維克托從一個一米六的小豆丁成長到一米八,看著他身邊的戀人換來換去,卻總是沒有一個人可以長久待在他的身邊。我是一隻狗,不是人類,我沒有辦法陪他一輩子。


  這點我比誰都清楚。


  所以看到勝生勇利的時候我很開心。


  這位Omega身上帶著清新的薄荷香,或許還沾了點薰衣草?舒爽沁涼的味道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聞過這道清香的人一定都會被吸引,而且會深深著迷。


  那股味道並不是像俄羅斯的冬天一樣冷冽,而是溫柔的飄進你的感官,充斥在你的鼻尖,讓你不知不覺的為這個人沉迷。


  早在來到日本前我就聞過這個味道了,因為前一年的年末,維克托比完世錦賽後回到家,他在擁抱我的時候,我便用我敏感的狗鼻子聞到了,那股淡淡的、隱藏在維克托的信息素下的薄荷清香。


  我很高興,因為維克托終於願意碰觸別人了!


  這是我第一次聞到小主人身上帶有別人的味道,雖然味道不重,但我可以很確信那並不是香水,也不是什麼保養品的香味,而是別的Omega的味道!


  因此當勇利幫我開門、讓我不用蹲在門外吃西北風的時後,我立刻就撲了上去,我用力的用我的鼻子聞著這位Omega的味道,舔了舔他的下巴,我很確信!


  這個味道就是去年維克托身上沾到的信息素!


  我在日本待了將近一年,看著小主人和勇利一天天的靠近,並且一起到別的國家比賽,今年陪我看電視的不再是託管員,而是勇利家人以及勇利的青梅竹馬一家,還有長谷津的居民們,所有關心勇利和維克托的人們,大家一起、聚在勝生烏托邦不算大的電視機前,大家一起看著勇利在冰面上跳舞。


  我一直覺的花式滑冰是一項很美很美的運動,不是因為在冰面上跳舞的每一個人都長得很漂亮、身材好,而是因為每一個表演都是在敘述一個故事。


  以前,在睡覺前維克托也常常給我念故事書,所以我很喜歡聽故事,同時也很喜歡每一個對我說故事的人。


  從勇利的表演身上我可以看到很明顯的,對我的小主人努力傳達的訊息。


  他們兩個是互相相愛的!這點我很確定。


  因此當勇利決定到聖彼得堡和維克托一起生活時,我相當開心,勇利已經變成了我第二個小主人!


  從此之後,每天早上都是勇利會幫我在碗中裝滿狗糧,然後給我一個擁抱,偶爾還會親吻我的額頭;他會跟著維克托一起帶我出門晨跑,會記得給我帶水以免跑著跑著口渴了;勇利會定時幫我洗香香,而不是把我送到美容院洗澡,或許在舒服的程度上沒有專業的美容師來的舒服,但是我很喜歡跟他們一起玩水的時光。


  他們對我極好,所以我也想待他們好。


  偶爾,他們會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看著看著,或許是訓練很疲累的關係吧,兩個人會依著彼此,就在沙發上睡著了,這時候我會叼著小毛毯,想盡辦法給他們蓋上毯子,以免著涼。


  如果勇利發情期到了,我會很體貼的不去搭擾他們,給他們充分的私人空間,會捲縮在自己的窩裡打盹,有句話說得好: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自從勇利搬到聖彼得堡後,維克托很少再把我送到託管那,因為他和勇利可以交替照顧我。若是勇利出差,就由我陪維克托睡覺;若是維克托出去辦事情了,就由我陪著勇利一起休息,兩個人同時不在的機率在一年中只有短短幾天。


  不管是哪一位小主人,我都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喜歡他們。


  但是這一次有些不一樣,兩位小主人把我託付在託管那邊已經連續一個月了,不管是以前只有維克托一個人的時候,還是到後來,勇利懷孕需要住院檢查的時候,他們都沒有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兒那麼久。


  我當然是相信他們不會拋棄我的。我作為一個好狗狗陪伴了維克托大半個人生,以前他的女朋友甚至問過他:「我跟這隻狗,你要選哪一個!」


  維克托總是毫不猶豫地說:「當然是選馬卡欽!」


  雖然心裡知道他們是愛我的,不可能會拋棄我……但是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麼孤單了。


  所以當維克托來接我的時候,我特別的高興。


  我年紀已經不小了,但我還是盡我全力撲到他身上,用我的舌頭舔過他的臉頰。比起小時候滑順柔軟的皮膚,維克托現在的臉頰有些乾燥,觸感已經跟孩子不一樣了。


  維克托在我的額頭上啪咭一聲,親的相當響亮。


  他帶著我向託管員道別,開著那台和勇利一起挑選的淡藍色小型車帶我回家,我趴在後座的坐椅上,聞著熟悉、安心的味道,稍稍打了個盹。


  這是我這一個月來,睡得最沉的一次。


 



 


  維克托在聖彼得堡的「家」一直是我最喜歡的地方,雖然在日本的「家」也很棒,但是我更喜歡回到俄羅斯後,兩個人和我在一起的日子。


  今天一踏進家裡,我很明顯的可以聞到空氣中多了一道不一樣的味道,那是一股淡淡的奶香味,不是每天早上維克托和勇利早餐喝的牛奶,而是更加軟綿、更加濃郁的奶香。


  維克托看著我一臉好奇地嗅著,鼻子一抖一抖的動,他蹲下身來給了我個大抱抱,說:「來吧馬卡欽,我帶你去見見我們的小公主。」


  一開始我還不懂維克托口中的「小公主」是誰,但後來我馬上就意識到了。


  看著勇利坐在床上,手裡抱著一個孩子,他正拿著奶瓶給這位新降臨在這個世界的小生命餵奶——原來剛剛聞到的奶味是孩子的味道。


  新生的嬰兒都是軟綿綿的,身上帶著香香的奶味,同時也常常沾染上「母親」的味道。


  一看到新的家庭成員,我三步併兩步的跑到床邊,雙手攀上床、頭往勇利的方向蹭,想要看清楚他手上的孩子。


  新生的孩子肥肥軟軟的,尤其是臉頰,感覺輕輕碰一下就會留下傷痕。我大概猜到了為什麼他們會把我放在託管員那邊一個月了——孩子早產了。


  突發的狀況導致他們不得不把我放在託管員那兒那麼久,我聽說過人類的孩子是相當脆弱的,尤其是早產的孩子。這大概就是他們不得不暫時放我一個人在家的原因。


  畢竟醫院並不是動物可以進入的地方。


  雖然是早產兒,但勇利手上的孩子卻一點也沒有病樣,相反的,這孩子的臉頰白皙中透著漂亮的粉色,黑色的頭髮就跟懷孕他的Omega一樣,而眼睛則是和Alpha一樣的漂亮藍色。


  小手使勁的在空中揮舞,在喝完牛奶後,勇利拍打著小公主的後背讓她打了個飽嗝。


  這位小公主是維克托和勇利捧在心頭上呵護的寶貝,同樣也會是我的寶貝,每一個孩子的誕生都是那麼的不容易,尤其是男性Omega,在生產的時候必定是比女性還要困難數倍。


  我的年紀已經大了,我原本以為,自己差不多可以離開了。當年的小主人現在已經長大了,已經不怕孤單了,已經不會再一個人自己偷偷的縮在被窩流淚,他的身邊現在有一個人可以陪他一直一直走下去。


  如今不只是一個,現在有兩個人可以陪伴他。


  但是看到這位小公主,讓我想要再多留一些時間。


  我可以陪著她一起午睡,讓她把我當作舒服的靠墊,一人一狗可以有一段相當美好的午後時光;我可以在他練習走路的時候坐在一旁看著,如果小公主快要跌倒了,我就去把她扶起來。


  我可以多陪小公主一些,我也想這麼做。


 



 


  「尤莉亞,該準備出門了!」


  他們一起度過了幾個春夏秋冬,當年那個被捧在爹地懷中安眠的小肉球現在已經拉開了身子,原本帶著肉感的小手變得相當細長,指尖帶著漂亮的粉色。


  柔順細緻的黑髮被她盤在腦後,上頭綁了個漂亮的藍色蝴蝶結,長度適中的緞帶隨著少女的動作左右搖晃。


  「爹地早安!」尤莉亞給了坐在餐桌前喝咖啡的銀髮男子一個親吻,吻在他的臉頰上。


  「爸爸,我準備好了!」尤莉亞在黑髮男子面前轉了個圈,「頭髮也有扎穩,不會再掉下來了。」


  示意女兒轉過身去,被她稱做「爸爸」的黑髮男子幫她又再仔細的檢查了一遍,最後,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嗯,這次弄得很棒喔。」


  「是吧!這樣今天在做旋轉的時候一定不會再散開了。」


  「這髮型是在那裡學的呀?」


  「是尤里奧教我的!」


  「尤里奧意外的很會綁頭髮呢。」勇利開心的笑了幾聲,對著還坐在椅子上看報紙的銀髮男子喊了聲:「維克托,我們該出門了!」


  「知道了——!」維克托把手中的報紙摺疊好,拿起掛在衣架上的大衣,走到勇利身邊,彎下腰在對方的嘴唇上輕輕沾了下。


  尤莉亞拿起自己放在門口的冰鞋袋,對著鞋櫃上的照片笑了下,說道:「馬卡欽,我們出門嘍!」


 


 


=============================== 


因為明天要出門所以半夜來偷偷放一下….


最近都消失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這禮拜做完所有的期中作業後才終於有時間和精力可以來寫文章


對一直在等待的讀者們很抱歉,這幾天會趁著有空的時候就努力趕進度的


好消息是,YOI維勇本《泛音》將參加大陸場次CP22


只有刷20本,若是場後有餘本將會上淘寶


若是沒有餘本,8月灣家CWT後會連同《信與郵籤》一起交給代理上架


並且不會進行二刷,這幾天和代理商確認過訊息後會進行場前宣傳><


這次的代理商是「有梗同人工作室」


謝謝大家


(很多太太前陣子在講的認證的事情已經認證完畢,月悠不會消失~)

评论

热度(124)

  1. cesia月悠 转载了此文字
  2. 樱飞雪月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