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三月】安如暖阳

安雷产科大队:

*是安雷,是孕狮,现实AU下的abo设定
*已婚已孕设定
*前面相声式ooc,后面日常向大甜饼
*重要的事情重复第三次,是孕狮,雷请慎入
*孕狮群的生贺活动XD
祝雷狮生日快乐w

-----------------------------------

雷狮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但这可不代表怀孕给他带来的尽是烦恼。至少拿到检查结果的时候,他心中的喜悦并不比安迷修少,毕竟孩子是在他肚子里,多了这么个小生命,心里总是暖暖的。
他是为这件事而高兴的,但随之而来的生活上的改变却渐渐令他有些不愉快了。
他开始察觉到安迷修刻意的照顾。这不是不可以理解——毕竟当初谈恋爱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心知肚明对方是个掰不过来的直男了,只不过,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肚子里的小生命一天天长大——尽管表面上还不能看出来,安迷修的呵护也“变本加厉”到了一个令雷狮发指的程度。
他理解,不代表他认可并接受这种行为。
他本就不是个容易妥协的人,加上孕期情绪并不稳定,所以没憋住发了顿没什么道理的脾气。
“安迷修,你能不能长点脑子,你怎么不干脆帮我走路算了?”
没有理由地挖苦了几句,讲着反话讽刺了一下安迷修的直男式照顾,以这句话作为结束语,舒爽地宣泄了一下心中的不满。
雷狮说完了觉得似乎有些过分,却也没有收回或者道歉的打算。
他看着安迷修,后者则是愣在了原地。
其实就算安迷修回嘴跟他吵起来,雷狮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开始争端的是他,巴不得吵一架的也是他。说白了他就是心里不爽想闹这么一下,倒是没想到安迷修还是让着他。
“......我......”
安迷修脸上有些为难的样子,带着几分疑惑,似乎不大明白雷狮为什么发火,却也没有回嘴。明明什么错也没有,却好似犯了错一样低着头。
“是我哪里做得......”
“啧。”
雷狮直当地打断了安迷修的话,不用想也知道这人接下来要来哪几句没头没尾的道歉。
雷狮最不想听的就是这些。
于是他自顾自地坐到了沙发上,拿起早先丢在沙发上的杂志,舒舒服服地架起脚,不再搭理安迷修。
安迷修看着雷狮,感到有些手足无措,站了半分钟,自顾自地挠了挠脑袋,轻叹了一口气,只能走回房间继续处理工作,出客厅的时候伸手揉了揉工作太久坐僵了的腰。
雷狮在安迷修转身后就抬起了头,看着他的动作,读出了几分疲惫,心中不禁有些愧疚。
仔细想想自己怀上以后虽然也没有停下工作,但安迷修不仅要分出心来照顾自己,还要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其实烦恼的事不一定会少。
但再烦恼他也不会来跟自己讲。
“啧。”雷狮皱了皱眉。
这个也不用自己操心,那个也不用自己担心,在自己面前还逆来顺受,憋死他算了。

*

安迷修没给硬生生委屈死。
他知道雷狮自从怀孕以后就特别敏感,也知道这段时间因为生理上的原因雷狮的情绪不会特别稳定,所以他一直很注意考虑雷狮的感受。
想吃的零食给他买,想吃的菜给他做。安迷修发誓在生活上他已经考虑到拖鞋要帮他放到床的左边的上面还是下面这种细节性问题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雷狮还是很不满。
是我关心得不够吗?
安迷修一边写着工作报告一边自我检讨,回想着自己三个月来的所作所为。
难道是今天早上他出门时忘了给他递件外套?可是上周给他递的时候他把外套抢过来糊到了我头上来着。
安迷修越来越想不明白,托着下巴对着电脑桌旁两人的合照发呆。
可能......是我还不够贴心吧。
安迷修看着照片上雷狮的笑,盯着那对紫色的眸子出了神。
他一定是在暗示我哪里做得不对。
安迷修误解完雷狮的意思顿时来了精神,一边进行错误的反思,一边开始专心致志地处理文件。

*

于是雷狮明显感到安迷修在变本加厉的基础上再次变本加厉。
“安迷修。”他耐着性子,语气平缓,实在很想把安迷修脑壳掀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大写的“直男”二字,“我吃饭,真的不需要别人喂。”
安迷修以为雷狮是不好意思,丝毫没有把勺子放下的准备,一脸雷狮恋爱的时候看来很舒服现在看来很欠揍的微笑,进行了送命发言。
“没事的,丈夫喂妻......我喂你天经地义,来,张嘴、啊——”
雷狮知道这是现实世界pa,他没有雷神之锤,所以他选择夺过勺子把勺柄插进安迷修嘴里。

*

安迷修更委屈了,他端着文件坐在沙发的一端,嘴里还有些疼。雷狮的头靠在他的腿上,手上拿着手机,不知在和谁聊天。
空气是安静的,安迷修老觉得自己集中不了注意力,想着正事儿魂却不知跑哪去了,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正看着雷狮发呆。
安迷修的视线先是扫过雷狮的脸,再到难得穿着宽领衬衫而露出来的锁骨,最后停在了他的肚子上。
他记得刚检查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坐在这张沙发上讨论孩子会是什么性别,谈论生活中将会有的大大小小的改变,畅想未来的轨迹,也是这样惬意的氛围,只不过那次聊着聊着话题就进行到了床上。
姓雷还是姓安,小公主还是小王子,两个大男人傻乎乎地讨论女孩子过家家一样的问题,却感到格外幸福。
现在也是格外幸福。
他的嘴角不禁有了一抹浅笑,眼里的蓝绿色似乎都夹带着满足。
“雷狮......”
他不禁唤出了声来。
雷狮闻声将手机从自己眼前挪开,拿着手机的手随意地搭在肚子上,他看向安迷修,目光中带着几分疑惑。
安迷修想着孩子,越想越幸福,想伸手摸摸雷狮的肚子,雷狮却下意识地将拿着手机的手给挪开了。
安迷修敏锐地察觉到雷狮是在藏些什么,伸手想要去抢他的手机,雷狮脸上竟有了几分慌乱,想坐起身来躲安迷修,却又不敢动作地太快,于是就被安迷修得逞,搂着腰抢过了手机。
安迷修原本只不过是想逗逗雷狮,他对雷狮手机里的内容倒没什么兴趣——谁没有点自己的秘密呢,但当他夺过手机后,却不经意间在聊天对话里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明白了这是雷狮不想让他看见的内容——雷狮方才想要躲闪的原因,但这时雷狮却又没有了想要拿回手机的意图,只是坐直了身子,像是默许了他的行为,等着他看完对话。
安迷修收回了视线,翻动着聊天记录。

*

“哎......他最近,就是有点太过了。”
“我是真的烦。”
“吃饭穿衣服出门,我多大的人了哪样不会?”
“谈恋爱的时候我就说过了,虽然我是omega但是不要用对待弱者一样的态度或者行为来对待我。”
“鬼需要这么多照顾。”
“可是他天天都在忙工作,最近似乎有什么大任务......”
“哎......大家都很忙......跟他讲岂不是又给他一堆心烦的事情,那天看他两点还在写文件。”
“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恕我接受不来吧。”
“......明讲啊......他会不会......”
“啧,就他那颗小心脏。”
“是因为不想看见他因为我而失落的样子吧?”
“哎,安迷修。”

*

最后的聊天内容就是这条像是将自己的名字与叹息画上了等号的轻唤。
那是系统文件传输的对话界面,对面根本没有人,但是在每一句话上面不难自行想象出一句回复。
是对自己行为的纠结,又像是在问责他自己的不满。
这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了,手指往上一划就能刷出更多的内容,没有人回复的对话界面就像日记一样被雷狮拿来隐藏自己的不愉快。
“雷狮......”他唤道,身旁的人肩膀轻颤了一下,“为什么不跟我讲?”
话是这样问,但答案显然在刚才就知道了。
孕期本就心理状态不好,还藏着这么多别扭的事情,憋出问题来了怎么办?安迷修千想万想也没想到是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引来了后面的问题。
现在细想回去,其实雷狮一直有在暗示自己,只是当时自己完全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安迷修从后面搂住了雷狮,跪在沙发上,头轻靠着雷狮的头。
“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考虑你的感受。”
雷狮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几分钟后才丢出了一句:“我真的不喜欢。”
他不明白自己这次为什么这么别扭,自己向来是直来直往的,但或许是因为孕期,或许是因为生理上的不适,或许是各种奇奇怪怪的原因,就是没有当面明说这件事情。
大概是因为不想看到安迷修脸上被伤害到一样的表情吧。
那种能明显感受到失落,却又是在安慰别人,掏空了温度想捏出更温暖的幸福的笑容。
雷狮回过头去,半仰着看相安迷修的脸,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象中的勉强。
“你告诉我,我就会改的。”安迷修小心翼翼地搂着雷狮,嘴唇轻靠在他耳边,“只是,有一点你误会了。”
“雷狮,我不会因为你的身体状态或者你的性别而轻视你,也不会因为你生理上的状态而认为你是脆弱的。我明白你不喜欢被人护在身后,我也永远不会有把你按在我身后的想法。只是现在,”安迷修的手护在雷狮的腹前,手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单衣,传到了雷狮身上,钻进了他的心里,“作为父亲,我想和你一起保护他,可以么?”
这是给你们的,两人份的爱。
雷狮一下子想不出说什么好,看着安迷修的笑就愣住了。
安迷修......真的是很安迷修。
恶心帅也好,直男癌也好。
找不出什么形容词来描述现在的心情和与他相处的感觉,只是现在自己是很满足的。
最初的最初,正是这份温暖和真心,打动了自己吧。
雷狮没有回答,只是将自己的手贴上了安迷修的手背,两人份的温暖就这样融在了一起。
“好。”

-END-

-----------------------------------

*快乐恋爱文现场,祝雷总生日快乐
*大概是......脑补出来的可能有的冲突
*......根本没有下马这个说法我觉得我会憋不住在评论区抢自己首杀(bushi

评论

热度(262)

  1. cesia安雷产科大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