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安雷】糖瘾

岑酒尚:

已经不算学pa的学pa,只是让安雷酱在夏日祭约了个会


前篇☞《樱花味》


小短打,流水账,不是很长


少年真好啊…


====================


傍晚五点半,夕阳低沉,一半没入海平面,一半倒映在微漾的水波上,晕开醉人的橙色。幕布已经覆盖东边的天空,点点明星在其上轻轻闪烁,静谧美好。


岛国的夏夜给人的感觉和家乡比起来的确不同,轻柔的风从海面吹来,带着海洋特有的腥咸味道,蝉鸣从高处的山林远远落下,空灵得好像能净化心灵。


高考后的暑假已过了大半,面对最后一个月不到的假期,关系一直很铁的小团体在最开始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考完之后立刻去办了签证,嚷着要去趟日本。


当然雷狮和安迷修也被叫上了。


他们不出所料地考进了同一所顶尖大学,在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便毫无遮掩大大方方地腻在一起,高调到成为这届毕业生高中回忆中不可忽略的一部分。


日本之旅的时间正好对上了一年一度的夏日祭,深受二次元影响的少年们对庙会和烟火都心驰神往。一群狐朋狗友表面上是识相地给安迷修和雷狮留下二人空间,实际上则是耐不住兴奋先跑了。


于是安迷修和雷狮并肩走在前往庙会的路上,身边穿着各式花色浴衣的姑娘们有说有笑地走过,踩着木屐在地上拖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他要是穿浴衣一定也会很好看吧。安迷修瞅了瞅一旁的雷狮,注视着他俊美的侧颜。


哎好吧,他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好看。


感受到安迷修的视线,雷狮回过头,逆着光的紫色眼睛闪闪发亮,好像星星一样:“怎么了?”


“没什么。”安迷修笑笑,“就是觉得你很好看。”


雷狮不得不承认,安迷修突如其来的骚话杀伤力确实巨大。他被这么一说,不仅忘了回话,还感觉心跳也漏了一拍。在良久的沉默后,雷狮把头转向面前的柏油路,耳尖泛着微微的红,声音轻且缥缈。


“莫名其妙。”




等他们到达目的地时,小小的入口已经人满为患,到处都洋溢着当地朴实居民们的笑容。


想到大热天的还要人挤人,雷狮站在门口不乐意进去了。安迷修有些无奈,劝了一通才让雷狮半推半就地进去。里面比外面更热闹,夹在两边摊位中间的小路笔直而窄,挤满了成双成对或是三五成群的人们。


雷狮刚想开口抱怨手就被握住,他低下头看见两只十指自然相扣的手,又抬头看看安迷修。


“人多,别走丢了。”安迷修解释道,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害羞,脸上比平常要红上一些。


“很热啊。”雷狮皱着眉十分嫌弃,但并没有松开安迷修的手。在高温的催化下,两人相合的掌心很快就被汗液弄得黏糊糊的。


他们其实并不怎么牵手,毕竟两个大老爷们儿看着的确别扭,也容易招人议论。但今夜似乎就适合做这种事情,在异国他乡,他们就像是世上最普通的一对情侣,牵着手并肩走在一起,进行一场最普通的约会。


“要不要买点什么?”安迷修问。


“嗯……”雷狮往两旁看了看,拉着安迷修来到一个卖面具的摊子前。


摊主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伯,慈祥地看着面前的两位年轻人,在看见他们紧握的手后更是露出理解和鼓励的微笑。他吐出几句日文,听得安迷修和雷狮对脸懵逼。


“他说什么?”


“……不知道。”


气氛突然尴尬,老伯似乎是察觉了两人的难处,从摊后掏出一块硬纸板,用随身携带的签字笔在上面写下几个字:仮面,300円。


这下安迷修和雷狮看懂了。


“挑一个?”安迷修扯扯雷狮的手。


雷狮对着面前挂满面具的架子考虑了一会,指向一个最常见的狐狸脸款式:“这个吧。”


老伯把面具解下来交给他,接过安迷修递上来的零钱,笑眯眯地说了句什么,估计是感谢光顾这类的。安迷修听不懂,但还是礼貌性地回以微笑,拉着雷狮离开了。


雷狮拿着面具打量了一会,扣在安迷修脸上,左看看右看看,满脸嫌弃:“……好丑。”


安迷修用空着的手抓住雷狮拿面具的手腕扯下来:“戴头上吧,别遮脸就行。”


结果雷狮盯着安迷修没有说话,就一直盯着他。


“……你看我干什么?”安迷修被盯得发瘆。


“松手。”雷狮说,“一只手你让我怎么戴上去?”


空气突然沉默。


“松手啊!”雷狮又说了一遍。


安迷修心虚地看向一旁:“我……我不想……”


“靠!”雷狮无语了,“安迷修你几岁了?松开赶紧的,我快热死了。”


安迷修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接触到空气的手心变得凉爽,但方才相握时的热度却并没有消失。


雷狮将面具斜戴在头上,一种少年特有的干净气息油然而生,紫色的眼睛轻轻一瞥,活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


“会不会很奇怪啊?”雷狮不断调整着面具的位置,总觉得戴歪了啥的。


“没有,这样挺好的。”安迷修心里再次感叹自家男朋友真好看,“你饿不饿?要不要买点吃的?”


“没啥想吃的,先随便看看吧。”




事实证明雷狮的“随便”和一般人理解的不太相同。别人说的随便差不多就是什么都不买,而雷狮呢,一圈逛下来,随便地买了巧克力香蕉,随便地尝了鲷鱼烧,随便地吃了章鱼小丸子,还随便地点了炒面。


“你这个随便可真厉害啊。”安迷修捧着炒面盒子把一根炒面吸溜进嘴里。


“搞得好像你自己没吃一样。”雷狮低头吃掉了最后一口,声音因为咀嚼而有些含糊不清,“这些东西一点都不经吃。”


安迷修把空盒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刚转回身就看见雷狮指着不远处说:“那是什么?”


安迷修顺着他的手指望去,视线落在对面的一家摊位,架子上插满了红色的圆圆的东西,在灯光下反射出诱人的光泽。


“你说苹果糖?”安迷修跟雷狮确认。


“苹果糖是啥?”雷狮表示疑惑。


“跟糖葫芦差不多,就是糖衣里面是一整个苹果。”安迷修一边解释一边深色复杂地看向雷狮,“不是吧,你难道没见过吗?小时候这种东西还是挺多的。”


“没有,我的眼里只有烤串。”


“……你这个没有童年的人。”


雷狮耸耸肩表示无辜,晶亮的紫色眼睛在不断暗示着什么。安迷修叹了口气,走到对面摊位去买了一个。结果刚把东西拿手里后背就被拍了一下,手一抖差点把苹果糖给掉地上。


安迷修皱着眉回头,没想到是自己的一帮同学。


“下手轻点,东西要掉了。”他白了对方一眼。


刚刚拍安迷修后背的男生大大咧咧地笑着,看到他手中拿着的苹果糖,瞪大了眼睛:“安哥你居然吃苹果糖……你是少女吗?”


安迷修很不客气地一拳砸在男生肩上:“瞎说什么,雷狮没吃过,给他买了尝尝的。”


话一出口,一群单身狗的登时作痛心疾首状,大喊秀恩爱过分。雷狮走过来瞥了眼,活像在看一群智障。


“好了好了,你们到底来干什么的?”安迷修适时打断鬼哭狼嚎的同学们。


“哦对!”他们终于想起有要事要做,“看烟花啊!马上开始了,你们快点哈,我们先去找位置了!”


安迷修和雷狮看着一群人一溜烟跑走的背影,互相对视一眼。


“我们也走吧。”安迷修把苹果糖递到雷狮手中。




两个人很快就找到一个视野广阔的好方位,能够很好的仰望天空。大概是真的运气好,那么多打算看烟花的人们都没发现有这么一块好位置,只有他们注意到了。


在趴在栏杆上等待烟花大会开始的时候,雷狮终于开始研究手中的苹果糖。他把外面一层塑料纸撕掉,鲜红的糖衣剔透好看,透出里面苹果的轮廓。


“这怎么吃啊,直接咬吗?”雷狮把苹果糖对着自己的嘴比划了一下,张开嘴一口咬下去。


这么大的东西吃第一口还是挺吃力的,生怕苹果会从棍子上掉下去。雷狮吃得有点狼狈,但好歹还是成功咬下了一块。


“感觉怎么样?”安迷修看着雷狮鼓动的腮帮问道。


“好甜……”雷狮将口中的东西咽下,砸了咂嘴,把被咬了一口的苹果糖伸至安迷修面前,“要不要来一口?”


安迷修盯着近在咫尺的苹果糖,视线顺着拿着糖的修长手指往上移,从手掌到胳膊,到肩膀到下巴,最后停在雷狮脸上。大概是因为吃东西后有舔过,他的嘴唇泛着水润的光泽,诱人得不行。


安迷修突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想通过那里,通过雷狮柔软的双唇,去品尝苹果糖的味道。这个时机正好,不是吗?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安迷修握住雷狮的手腕,看似是想让离苹果糖更近,实际上却是任由猛的一扯,身体往前一靠,按住雷狮的脑袋把脸凑上去含住了他的唇。


舌尖在其上轻而快速扫过,淡淡的甜味刺激味蕾。这种味道实在太好,让安迷修克制不住自己想要过得更多。


事发突然,雷狮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微张着嘴毫无防御力。等安迷修湿滑温热的舌头彻底侵略进来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意识到现在的情况,心里轻笑一声想这小子挺有勇气嘛,自己也心情大好地迎合上去。


这么深入的方式两人都不曾经历过,吻技生涩,靠的全是本能。安迷修扫荡过雷狮的牙关和上颚,再勾起他的舌尖轻轻纠缠。雷狮口腔里的甜味比嘴唇上的要甜上几个层次,加上苹果的味道实在是甜的过分了。


黏腻的水声和愈发粗重不协调的呼吸在寂静的空气中异常明显,这般美好滋味太让人着迷,让青涩的少年毫无招架之力。


他好甜啊。安迷修迷迷糊糊地想,不禁加深了这个吻。等他终于松开,退出时拉扯出一道暧昧的银丝,长长的断落在空中。


天边的第一朵烟花突然炸开,照亮他们因缺氧而泛红的脸。他们无言地对视着,旖旎缱绻,情意绵绵。


雷狮拿着木棒的手攥得紧紧,不觉间手心都是汗。他的眼中有亘古不灭的星宿,越过千万光年,成为独属于安迷修的珍宝。


“嗯,好甜。”安迷修说。


烟花盖过了安迷修的声音,雷狮听得不太真切:“你说什么?”


安迷修没再说什么,笑了笑着凑到雷狮耳边:“我想……再来一次,可以吗?”


虽然是询问语气,但不等雷狮回复,安迷修就掰过他的脸又吻上去。雷狮身体一颤,一个没注意就松开了手,只咬了一口的苹果糖终究还是掉在地上。


好可惜啊。雷狮眯着眼睛感到惋惜,但安迷修近在咫尺的面容打消他所有的念想,让他不自觉就选择了顺从。


算了,不管了。


雷狮暗暗叹了口气,闭上眼,全心投入到这个缠绵的吻中。


在频率趋渐加速的心跳声中,夜空中绽放出一个心形的烟花,将他们悄悄地圈在了弧线里。




等到两个人腻糊完,烟花也差不多放完了。


“看看,你看看。”在回旅馆的路上,雷狮对安迷修表示强烈谴责,“因为你我烟花都没看到,你怎么就停不下来呢,啊?”


安迷修看着雷狮被吻得红肿的嘴唇特别心虚,但又生出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只有他才能名正言顺地把雷狮弄成这模样。


安迷修这么想,越来越理直气壮,最后抛出直球:“因为我喜欢你嘛!”


和喜欢的人做这种事,当然会上瘾啊!


安迷修回味了一下属于苹果糖的味道,突然又开始怀念了。


可能是患上糖瘾了吧。




Fin.

评论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