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A/Z】【奈因ABO】中秋烤肉

每日囧S:

中秋烤肉



  1. ABO設定,慎!

  2. 智商堪慮,慎!

  3. 有烤肉,慎!


 


--


 


「二性只不過就是在青春發育期前後,所另外覺醒第二性別,男性Omega雖然數量上較少,但仍具備一定的發生率。」


 


伊奈帆的聲音透過嚴密的過濾層,傳達到斯雷因的耳裡已經扭曲成一種怪異音頻,讓斯雷因有些不適應。


 


「其實只不過就是生長出子宮而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是長出腫瘤,不是長出腎結石,或者長出痔瘡。」無視斯雷因愣在那裡,伊奈帆把幾張底片分層次平放在桌面上:「對了,這是你的MRI 3D影像,就在紅筆圈出來的地方,你要看看嗎?」


 


「………不用。」斯雷因沒有接過,他只隨意瞥了一眼,並不是很關心那幾張精美的人體透視圖,儘管那是他自己的生理構造。


 


「稍晚我會派人送來Omega注意事項手冊。其實關於二性,有的人覺醒早,有的人覺醒晚,從你的內分泌激素與其他項目檢驗結果,有可能也就最近才發育完成的。基本上是種自然生理現像,只要處理好一定頻率的發情熱現象,生活中不會什麼不便,不必覺得有困擾。」


 


斯雷因吸了口氣:「所以你……剛才說那番話是告訴我體檢鑑定結果,然後順便安慰我嗎?」


 


斯雷因盡量維持表情淡定,不讓面部肌肉有什麼抖動,死死瞪著界塚伊奈帆說明著一般生理常識。上週聽說伊奈帆不知透過什麼方法,能夠結束他在這個地方的監禁,只要在對方的監管下即可獲得一定程度的自由。在開始新的生活前為求謹慎再次做了全面健檢,自然也包過二性鑑定項目。


 


「畢竟有些男性對於Omega的二性會有些反感。」伊奈帆淡淡地表示。


 


其實斯雷因發展二性時間其實算慢了,不過,讓斯雷因壓力無比巨大的原因並不是檢查結果,他嘗試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僵硬:「界塚伊奈帆,雖然我對我的二性艦定也有些意外,但誠如你所說,本來就有一定的概率,所以你……」


 


斯雷因重重吐了一口氣:「你不需要這樣戴著防毒面罩。」


 


斯雷因嘴角終究還是忍不住抽了抽,眼神死了一般看著眼前依舊一身筆挺軍裝,臉上卻戴著有如外星人一樣厚重軍事用M50防毒面罩跟他說話的界塚伊奈帆,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脫力。只不過就是張檢驗報告出爐,這人就立刻把他當成了毒蛇猛獸嗎?明明昨天在體檢結果出來之前,兩人還在下午茶時間對弈了盤國際象棋,棋局廝殺後一邊吃著伊奈帆的手工餅乾,一邊針鋒相對聊了一下對於借閱書籍中不同的讀書見解。他自我感覺兩人互動還算良好,並沒有什麼特別異狀,怎麼隔了一天就有天翻地覆的轉變?


 


「就算你是個Alpha,我也還沒到發情熱期,我們仍然可以正常說話。」


 


「……那是你以為。」透過面罩的掩飾,伊奈帆低聲道。


 


「什麼?」對方的聲音模糊到斯雷因聽不清。


 


「沒什麼。」


 


對界塚伊奈帆來說,檢驗結果只不過是讓一個早就明瞭的事得到科學證實。他年紀雖略斯雷因小一些,但二性發展比對方早,以Alpha對Omega信息素的敏感度來說,不需要看到什麼科學數據,即使不在發情期也可以憑藉本能感知。只是一旦經過科學檢測印證,更像一種被判刑確定的感覺,無法再存有僥倖的餘地。


 


斯雷因讓自己說話輕鬆自然一些:「如你所說Alpha、Omega及Beta本來就存在一定的比例,Omega並不是稀有動物,你日常生活中必然也遇過不少Omega,女性Omega到處都是,你用不著對我大驚小怪。」


 


伊奈帆點頭,悶悶的音頻透過層層面罩傳出:「說的沒錯,Omega並不算少見。不過由於你現在身份性質特殊,不能等閒視之,我會盡速徹查這裡所有人員的二性,避免半徑五公里內出現Alpha的存在。」


 


「……你太誇張了。況且依你所說我不久就快要離開這裡,不需要如此勞師動眾。」斯雷因有點無言以對。更何況這傢伙自己不就是個Alpha嗎?


 


「還是謹慎為上。」伊奈帆仍然堅持。


 


相對於Alpha對Omega的信息素,斯雷因對伊奈帆的Alpha信息素也不是無感的,但是那種如臨大敵的態度是怎麼回事?


 


「……我不要求太高,你可不可以……考慮改用活性碳口罩?」看著那副防毒面罩尊容,有種對方正在跟恐怖疾病感染源對話的感覺。


 


「我也正有此意,畢竟一直戴著這個面罩很不舒適。不過一般普通市售活性碳口罩用處不大,無法有效阻絕Omega信息素,其實我也已經在加強改良中。」伊奈帆順手從軍裝口袋掏出一副黑漆漆的口罩,側頭看了看,似乎還有點對成果不夠滿意。


 


就在探視結束結束,伊奈帆收了東西要踏離房間的那刻,斯雷因叫住了他。


 


「伊奈帆。」因為那個該死的防毒面罩,斯雷因看不清楚伊奈帆的表情,雖然他本來就沒什麼表情。


 


「嗯?」伊奈帆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你之前以為我的二性是什麼?」斯雷因直直望著他。


 


「……」伊奈帆停頓了一下才回答:「我沒有以為什麼。我想我大概……在認識你之前就知道了。」


 


「咦?」


 


伊奈帆離去後,斯雷因後背無力靠在椅子上,裝在強化材質茶杯中的麥茶早已經涼了,他略為焦躁地抓了抓頭髮。來告知檢驗結果的伊奈帆比平常更早離去,他所留下來的杯子蛋糕仍然散發香甜的誘人氣味,但斯雷因沒興趣再動一口,


儘管對檢驗結果有些衝擊,但那不是使他煩躁的最主要原因,而是伊奈帆那種避之惟恐不及反應,不得不承認,這讓他很不是滋味。


 


在斯雷因的認知中,身為一個Omega代表著必然要面臨發情熱的命運,這時期Omega會混身燥熱,不由自主發散強烈的信息素,吸引Alpha的靠近,而Omega也同樣渴求Alpha,但只有唯一個Alpha能在Omega的子宮深處留下標記,讓生命從此屬於彼此。


 


斯雷因的腦海中毫無由來地浮出了界塚伊奈帆的影子。


 


他猛然吃了一驚,用力搖頭,把這莫名其妙的念頭掃掉,自嘲地笑了,搞什麼,那些事全都與他無關,畢竟一個被監管的戰爭重犯哪能指望獲得這種普通又幸福的人生。一定是現在的他能接觸到的Alpha只有界塚伊奈帆,才會不知不覺中受到影響了!


 


先別說可能性,這個Alpha甚至比他還矮呢!


 


好吧,身高跟二性並沒有直接關係就是。


 


更何況伊奈帆的態度很清楚寫在他的防毒面罩上了,不管發不發情,他都不想受到他的信息素影響。


 


走出了極秘設施,伊奈帆才摘下防毒面罩,深深吸了口外頭的新鮮空氣,戴著面罩比平常更困難呼吸。他回頭望了望這幢外表清幽復古,實則充斥現代高科技管理的古典建築,又低頭看了眼手上的軍事用面罩,他可以理解斯雷因的錯愕,一定覺得他這樣很誇張吧?但是一點也不,即使已身在戶外,空氣中仍能感受到淡淡的、若有似無的信息素,即使相隔遙遠,即使微弱細小,依然一點一滴滲入他的心神裡。界塚伊奈帆幾乎是被迫、不得不採取最嚴格的應對措施。


 


沒過幾小時,這所極秘設施裡所有人員的二性都被徹底清查,不過那些Alpha對於被調走的處置反倒覺得挺高興,因為其實他們也不想留在這種荒郊野外看守一個身分不明的囚犯,無論他們的上級在發什麼神經,這形同與囚犯一起監禁的日子都終於要結束了。


 


隔了幾天,效率極高的界塚伊奈帆再次出現時已辦妥所有必要文件與手續,當他解開斯雷因身上最後的束縛。界塚伊奈帆比平常還要更認真地說出這句話:


 


「我來接你了,斯雷因.特洛耶特。」


 


斯雷因跟在他身後,穿過重重的門禁守衛,一路上那些人臉上掛著一種終於丟開麻煩,大大鬆口氣的表情,當然了,像他這樣棘手的傢伙,大概也只有界塚伊奈帆會不厭其煩來見他吧?斯雷因並不關心那些守衛,他盯著前方的人臉上戴著黑漆漆的口罩,大部分面孔被遮住,伊奈帆本來就沒什麼表情,現在更難判斷他到底在想什麼了。


 


「活性碳口罩改良好了?」斯雷因很好奇地問。


 


「勉勉強強堪用。」伊奈帆微一點頭。


 


也許戴著口罩比面罩好一點,又或者真的很明顯,斯雷因好像還看出了點什麼別的不一樣。


 


「我覺得……你今天的心情似乎比我還要好?」


 


「這樣嗎?」伊奈帆難得靦腆承認了,斯雷因覺得他好像在口罩下微笑。


 


「其實這是我第二次對你說這句話。」而且兩次都有接到,所以他其實有點高興。


 


「哪句?來接我?」斯雷因愣了愣。


 


「第一次時你沒聽到。」畢竟那時在太空中尚未取得兩架機體的聯繫。


 


跟梅雨季節時不一樣,這時節天氣已經很炎熱了,這一天又特別炎熱,不過開車來的伊奈帆也沒開空調,而是讓車內四個窗戶大開,汽車沿著海岸行駛,帶著熱浪的風迎面撲來,雖然海風已經比陸上空氣低溫,但總體氣溫仍然是高的,離開了有恆溫空調的極秘設施,斯雷因一時還不太習慣這種炎熱的溫度與光亮度,細密的汗水由毛細孔滲出,又被拂面而過的海風吹乾,帶來一種說不出的舒適,他抬手遮住過於強烈的艷陽,從指縫看到一片蔚藍晴朗的天空,還有在天際翱翔的黑尾鷗,這是不是跟當初公主看到的景象一樣呢?他轉頭看了駕駛座戴著墨黑色口罩的界塚伊奈帆,十分懷疑他今後見他都要這副德性不成?


 


「怎麼了?」發覺到斯雷因的視線,開車中的伊奈帆目不斜視問道。


 


「沒……在想第二性的事。」


 


「沒什麼好在意的。如同我之前所說,平時多注意些就不會有問題。」伊奈帆淡然道。


 


你看起來就不像沒問題的樣子。斯雷因腹誹。


 


Omega確實在生理上有些狀況,光發情熱就是個大麻煩,不過也可以往好處想,至少……他不用擔心自己以後會禿頭,因為荷爾蒙不同,在男性Omega身上似乎不太會有中年落髮問題,反倒是Alpha機率偏高。斯雷因禁不住盯著伊奈帆一頭濃密深褐色的柔軟秀髮……他用力甩甩頭,想到什麼地方去了


 


「伊奈帆,你有你父親40歲左右的照片嗎?」終究還是忍不住想問。


 


「我父親沒活到40歲。」伊奈帆眉頭微蹙,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問題感到困惑。


 


「啊!我很抱歉。」斯雷因馬上慚愧表示歉意。


 


「沒事,別介意。」伊奈帆不以為意,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多心,斯雷因雖看著自己說話,但視線卻盯著自己的頭頂猛瞧,眼神好像哪裡讓他不太愉快?


 


抵達目的地以後太陽已經下山,斯雷因環顧著伊奈帆給他安排的安頓處。


 


「這地方跟我想像中不太一樣,雖然混合著一點洋式風格,但是總體說來還是和風,地方小了點但是各項設施都很齊全。」精簡整潔,環境清幽,一切布置得井井有條,他還挺喜歡的。


 


「難不成你以為我住在什麼豪宅裡嗎?不好意思房子不大,我不是什麼可以住別墅的大官富豪。」伊奈帆略顯無奈地搖頭,拿出一雙藺草編織的拖鞋給正在東張西望的斯雷因,「雪姊現在因為調任不住在這裡,但是你不能用她的房間,只好請你將就一下客房,我已經先收拾過一番,把一些必需物品放在房間裡了,若還有什麼需要都可以直接跟我說。你可以在客廳看電視、上網、閱讀或做你想做的事,三餐的話我會搞定,你一定要按時吃,還有週三與週六是洗衣日,剛好今天就是,稍後等你整理得差不多以後記得把要換洗衣物拿出來。」


 


愣愣聽伊奈帆講了一大串的斯雷因這才反應過來,吃驚道:「什麼?你是說這裡是你家?!」


 


伊奈帆奇怪地瞥了他一眼,彷彿斯雷因問了一個理所當然的問題,「不然你以為是哪裡?為了便於監管,住在一起還是最方便的。」


 


「那信息素……」這個人不是對於他的信息素避之唯恐不及,這樣子可以嗎?


 


「我會做好屋內的空氣流向管理,而且我會戴口罩。」


 


「可是你吃飯時總得拿下口罩吧?」斯雷因關切地看著伊奈帆。


 


「…………」伊奈帆沉默了一下,殷紅色的眼珠子與斯雷因互相凝望了十秒種,才終於緩緩開口:


 


「其實,跟我平常去找你喝下午茶時的狀況差不多吧,也不必太過緊張。」


 


「本來就是這樣!」明明就是這個人沒事找事,搞得他也緊張兮兮。


 


「但是你需要固定追蹤監測體內荷爾蒙變化。」伊奈帆慎重叮嚀。


 


「知道了。」斯雷因面色微沉,不耐煩地將隨身行李提進客房,一把將門關上,力道有點大,碰一聲迴盪在不大的屋子裡。


 


被關押或是解除監禁狀態都不是他所能決定的,他知道伊奈帆與艾瑟依拉姆必然付出不少努力才能使他得到現在的待遇,但這個展開是怎麼回事?沒聽過其他Alpha或Omega還得這樣防備這種狀況,斯雷因希望這只是段過渡期,也許只是伊奈帆對他信息素的暫時不適應,以後就會好轉。他打開背包,把自己的衣物攤平掛到櫃子,他自己的私人物品本來就沒多少,很快就整理完畢。房間內衣櫃放著好幾套嶄新的內衣褲和漱洗用品,還有幾套日常休閒服與睡衣褲,甚至房內還有個小書架,放了好幾本他感興趣的自然科學與文學著作,斯雷因不禁有些感動伊奈帆的用心,剛才的鬱悶好像消解了點,如果他沒有也擺了本Omega注意事項手冊的話。


 


斯雷因隨手一翻注意到書上還貼著些感應條碼。


 


「對了,伊奈帆,那些書是否……」,斯雷因不假思索轉開門把走出來。


 


看到突然走出房間的伊奈帆也愣住,他以為斯雷因進了房間後暫時不想理他,他一手抱著一籃待洗衣物,另一手正在將那個墨黑的口罩摘下來,斯雷因突如其來出現,於是他的動作就硬生生終止在那裡,眨眨紅色右眼看了下斯雷因,然後若無其事地再將黑色口罩給戴回去。


 


這個動作讓斯雷因又火大起來,他走過去一把將那個礙眼的口罩扯掉。


 


「口罩還給我。」伊奈帆聲調降低幾分。


 


「不需要那種東西,你反應過度了,我們條件是一樣的,你的Alpha信息素我同樣聞得到,但平日裡我們應該能夠調適。」


 


「反應過度?」伊奈帆目光一沉,他可不覺得。


 


「大街上與你工作的地方Alpha與Omega更多,你難道都要以這種方式應對?」


 


「那些大都擦身而過,接觸時間不長,不會有什麼狀況。」伊奈帆伸手想拿回口罩,但斯雷因偏偏不還給他,兩人火氣都有點上升。


 


「界塚伊奈帆,一個Alpha這麼容易受動搖可不行,地球軍這邊軍官級的幾乎都是Alpha吧?要是火星軍派出一名信息素較強的Omega,或者甚至只使用合成的Omega信息素,豈不是地球軍連仗都不用打了?」


 


「我軍會檢討你所提出的狀況。現在先把口罩還……」


 


「啊──!」伊奈帆未能拿回口罩,兩人在爭執中重心不穩,不知誰拌到誰,雙雙跌倒成一團,籃裝衣物也散落一地。


 


「這是什麼?!」一塊衣物落到斯雷因頭上糊他一臉,他抓下來定睛一看,是條待洗的條紋四角褲,不用說也知道是誰的,一股強烈的Alpha信息素瞬間撲面而來,一下子撩起埋藏在深層的慾望本能,他面部瞬間充血,紅得像熟透的蝦。


 


「哇啊!對不起!!」斯雷因幾乎是驚慌失措地把內褲丟開。


 


「……從我身上下來。」伊奈帆沉聲道。他揉揉被撞疼的地方,斯雷因跌在他身上,這距離很不妙,實在太近了,斯雷因全身上下的信息素一點也不留餘地籠罩了他,他感到一直以來戰戰兢兢、全副戒備的理智正在一片一片瓦解,脆弱得不堪一擊。


 


斯雷因連忙爬起來,再也吐不出什麼爭執的話,所能做的就是趕緊遠離眼前的Alpha,他臉頰發燙,心臟跳得極快,這大概是他得知二性以後第一次受到信息素這麼大的刺激。斯雷因只覺得不採取點行動不行,他匆匆進入浴室,轉開水龍頭,讓冷水從頭上的蓮蓬頭淋灑而下,正當他覺得神智回復了點,冰涼的水幕卻突然被遮斷了,然後背後貼上來一片溫暖,斯雷因整個人都愣住了。


 


另外一個人不知何時進入浴室。




然後大家一起去闔家歡樂的烤肉

评论

热度(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