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青黄]这也友情,那也友情,这算哪门子友情?

SEVENTH HEAVEN:

*68青黄日快乐!青黄酱卿卿我我一辈子吧!ヾ(o・ω・)ノ


*P站文翻译,作者:嵐,原文id=1935204


*轻松欢乐向,和帝光没关系orz,黄濑这才是真·双重人格(大概233








“说起来,那家伙没有女朋友吗?”


一切的开端,都起源于青峰的这句话。


“那家伙是……?”


“黄濑。”


黑子啪叽啪叽地眨了几下眼睛。


他刚刚说了什么?那声音确实传进了耳中,但因为太过难以置信,一瞬间大脑拒绝去理解其中的涵义。


 


——你说,黄濑君的,女朋友?


黄濑,是青峰的恋人。他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不对,他要是有心的话,别说女朋友,哪怕交上十几二十个男朋友都没问题,但那样的话不就脚踏两条船了吗?


 


究竟说什么呢,够无聊的。干嘛,是现充在挖苦没有恋人的黑子?还是炫耀?


不然或许是为了那个?「在说啥呢黄濑君的恋人不就是青峰君你吗~☆」「糟糕好像真是这样~☆」想要让对话这样诡异地进行下去吗。


虽然伺候别人津津乐道的恋爱故事也并不是那么惹人厌烦,但为什么连这种奇怪的小把戏都不得不配合。


“………………”


黑子回头一想。不过啊,人心这种东西是很容易陷入不安的。就算是显而易见、理所当然的事情,也需要借由他人口中的评价而获得安心感,大概是这么回事。好歹作为原搭档,就配合下他的小把戏吧。


WC之后,奇迹的世代之间又恢复到中学时的关系。对此黑子由衷感到开心,但是没料到要配合这种炫耀情侣的把戏,真是失策。


啊啊真烦死了。黑子由心底感到厌倦,却无可奈何地开了口。


“……是青峰君吧。”


“哈?什么?”


黑子有点怒了,似乎不摊开了说青峰就不会满意。


一直觉得如果是青峰和黄濑的话,两人中会说出这种话的人一定是黄濑,没想到事实却相差甚远。随你们便了。黑子以十分厌烦的口吻说道。


“所以说,黄濑君的恋人不是青峰君你吗。”


“…………哈?”


“…………咦?”


这家伙肯定是在炫耀恋人,就随你去吧。——但是与黑子的预想相反,青峰发出了讶异的声音。他的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家伙在说什么呢”几个大字。


“你在说什么呢,阿哲?”


果然是在这么想着。这时黑子却突然注意到某个事实,又转念一想。这么说来,他们似乎从没当面告知过“我们正在交往”。但由于两人的关系太过显而易见,所以总有种他们早就提过的错觉。


(是这样吗,原来他们还准备瞒着呢。……都已经那个样子了。)


“没关系,你们已经不用遮掩了。中学时期全校至少有一半学生都知道你们在交往,请不用担心。”


所谓的心有灵犀一点通,正是如此。


「放心吧~我是站在你们这一边的哦~」面对黑子暗含鼓励的话语,青峰的脸上的讶异反而愈加深刻。


“……哈?不对不对。你究竟在说啥啊?那家伙可是男的。”


(………………还想装不知道吗。)


虽然能够理解他背负着同性恋的沉重十字架,对于公开关系自然会十分谨慎,但明明自己都已经体贴地告诉他“不用担心”了,简直是麻烦透顶。黑子的忍耐值终于突破极限。


“青峰君,开玩笑也请止于皮肤的颜色,不然我就要幻影传球了。”


“为什么?!这已经莫名其妙到没天理了吧!所以说,我们没在交往!”


“哈哈哈这个笑话好冷。”


“是真的!为什么你会想到那方面去?!”


“……咦,骗人吧?是骗人的吧?原来是骗人啊我明白了。”


不可能不可能完全没那种可能。但是,青峰呼唤着自己“阿哲”的声音却是那么真挚,无法认为他是在撒谎。仔细想想,黑子终于发现了,对话开始时青峰的炫耀发言和后来想要隐藏这层关系的举动本身就是互相矛盾的。


“…………是,骗人的吧?”


“早说不是了……我倒想反问你怎么会这么想的?”


黑子的脑中一片混乱。你说…………不是骗人的?!


“不可能不可能。咦。咦咦咦咦咦咦咦?骗人吧?难道那些都是无自觉的?明明我们在喊黄濑君你却把他拦腰搂住之类的,甜蜜地喊着‘黄濑~’‘小青峰~’然后从背后抱上来之类的。午休时说想睡一会儿就让黄濑君给你膝枕,又对因此没睡觉而困倦的黄濑君说‘我会叫醒你的,你睡吧’把肩膀借给他之类的。好像还有因为黄濑君遇到色狼而专门去接送他这件事吧?你想说这些全都是无自觉的吗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不对简直整个人都颤栗了。”


“你啊……刚才一口气说了好多,原来你这么能说的?”


“我希望你吐槽的不是那里。”


“不,怎么想都没可能。对方可是黄濑啊?”


“骗人根本不可能我可是在教室里亲眼看见你让黄濑君坐在大腿上卿卿我我的!?那都不算恋人的话你把什么放大腿上了?!”


“黄濑啊。那只是友情,大概……算是肢体交流的一种?”


“算你妹。”


“喂,你的说话方式……”


“就算同性之间也是可以恋爱的,青峰君。”


“……不对不对,没那回事。我和黄濑不是那样。”


“我可以幻影传球吗可以是吗非常感谢。那我就上了请你咬紧牙关受我一拳——”


“刚刚你在和谁说话?!”


 


——不可能。没在交往?这是哪门子的国际玩笑。


中学时代的青峰和黄濑,是足以被称为帝光中学的象征的笨蛋情侣。


因为他们毫不避讳,好似理所当然地卿卿我我起来,以至于没有一个人能够开口吐槽「那样不是很奇怪吗」。就这样错过了吐槽的时机,不知不觉间他们的关系像是得到了默认一样。


两人一天到晚都黏在一起,想找黄濑的时候,去青峰在地方就好,反之亦然。


曾经听说过,所谓青春期的男生有时会亲密到令周围吃惊的程度。但就算这样,两人间的距离也未免近过头了。在这两个人之间,私人空间这种东西宛如从来不存在一般。


记得有一次食堂的椅子不够,两人就坐在一张椅子上,一人一半。青峰还为了不让黄濑掉下去一样搂着黄濑的腰,让人在旁边有种一脚踹过去的冲动。回想起来黑子也的确实这么做了,之后还被那两人抱怨“太不讲理了!”。


 


“——那么,WC的彼氏拳也是无自觉的吗?”


“彼氏拳?那是什么玩意。”


“就是给灰崎君当见面礼的那个。像是守护着恋人的男朋友一样,所以在我们间被称为彼氏拳。”


从桃井那儿听说详细经过时,两人还深深感慨,那个就像老是欺负喜欢的女孩的小学男生一样的青峰,终于成长为出色的男朋友了。难道你要说那也是无自觉的吗?


“给我等等,你没跟黄濑说过吧?!”


“虽然还没说过……不,我看应该跟黄濑君说,这不正好能提高好感度,说不定就迎来HAPPY END了?”


“没那种END!”


“不,你在黄濑线一路疾奔,想要后悔已经太迟了,也不想想你一路上竖了多少FLAG。但也不能一直磨蹭下去,现在差不多该认真着手攻略了。”


“啊啊啊啊啊跟你完全说不通!!都说了那只是友情!!”


“一毫米的友情都看不出来。…………你可以,不用遮掩的哦……?”


“不要笑得那么可怕!!好吧我懂了,和他保持距离总行了吧?!”


“咦。”


听到了预料之外的发言,黑子睁大眼睛望着青峰。


这剧情是什么走向,你俩继续老实地黏在一起不就好了吗?与黑子的内心相反,青峰似乎自作主张的下定了决心,目光锐利地俯视黑子。


“我要和黄濑保持距离。你来协助我吧,阿哲。”


 


——虽然被要求协助对方,但实际上黑子对这件事毫无头绪,所以去找赤司商量了。


“——就是这么一回事。赤司君,你有什么想法?”


SKYPE画面的对面,赤司的脸上浮现困惑的表情。


“想法吗……”


“为什么要把我给卷进去?麻烦死了。都卿卿我我成那副德性了还好意思提什么友情。他俩肯定是互相喜欢的赶快给我去交往就好了。为什么偏要把我给卷进去?”


“你先冷静点,哲也,不用那么咬牙切齿。”


“遇到这种事还能让人冷静吗?他们两个从来没考虑过我们的感受总是一直不停地调情不停地调情……!难道还以为只要没接吻或做爱就不算恋人了吗!难道还觉得那算OK吗!你俩早就完全OUT了……!!”


砰!黑子用尽全力狠狠砸向桌子。


“我能理解你的心中积蓄了多少怨恨。不过,为什么要跟我说?”


“请你想想办法吧,你不是队长吗。”


“这和篮球没关系吧。而且我也已经不是你们的队……”


“你不是队长吗。”


“不,所以说……”


“你不是队长吗。”


“别把这种事强推给我!为什么你们都老觉得无论什么事情跟我说了我就会有办法解决?”


“这种莫名其妙的麻烦只能靠赤司君那更加莫名其妙的力量来解决。”


“所以说,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想的?”


“比如说,赤司君不是拥有控制别人行为的绝对遵从的力量吗?就使用那个赶快撮合了那两个人吧。”


“那算什么能力啊,一股浓浓的中二臭。我有说过我能使用那种力量吗?没有吧。首先我现在人在京都,你还想要我怎么做。”


“赤司君的话坐直升机过来不就好了。”


“做不到啊?!普通的高中生没可能包得起直升机吧!为什么会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在你心中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你在和哪里的队长说话啊?!”


“请别在我耳边大声说话,令人不愉快。”


“这已经不讲道理了!”


“嘛,总之无论怎么做都好,请想想办法吧。”


“所以说……”


“你不是队长吗。”


“那个啊,哲也……”


“你不是队……”


“够了我知道了!看起来像被诅咒的日本人偶一样赶快给我恢复正常好歹眨下眼睛!太恐怖了!”


呼……吐了一口气,赤司用手指按着眉头。黑子的慰劳话“赤司君辛苦你了”也完全被无视了。


“稍微等等,我正在仔细考虑……关键是要促使两人中的哪一方察觉自己的感情是吧……?……好,大辉是说要和凉太保持距离是吗。你去跟他说,让你来裁决。”


“裁决?”


不明白话中含义的黑子疑惑地歪头,赤司带着毅然的表情点了点头。


“啊啊。就跟他说,你会根据他的行动是否属于普通朋友的范畴,来给他OK或是OUT的判断。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让他OUT。”


“咦?……那么OK的情况是……”


“不存在。”


“……虽然这么说,我也没希望最后让他俩闹别扭。”


“没关系,一切都会顺利的,闹点小别扭不也是很好的调剂品吗?”


黑子稍微考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所以是让被疏远的黄濑君觉得‘最近的小青峰好冷淡……难道我被讨厌了吗……我不要那样……!难道说,我对小青峰……?’,这样子是吧。”


“……你那模仿的声音…………啊——……嘛……嗯……”


“总之先开始实行这个作战吧。那么,如果失败的话一切都是赤司君的责任。好,突然感觉有趣起来了呢,下次我再来报告结果。”


“咦、喂等等”


 


 


 


 


 


于是,青峰和黑子的“我们只是朋友所以要保持距离的作战”宣告开始。但是该怎么说,虽然多少预想到了一点,实际上情况极为混乱。


总之,青峰和黄濑双方都毫无自觉,明明没有自觉却更黏乎。


多亏这样,黑子和他们在一起时不断地喊OUT、OUT,简直像坏心眼的法官一样。但是就算如此他们还是在黏乎。


去MAJIBA的话他们会互相咬一口对方的汉堡,青峰用手指拭去黄濑唇边沾着的沙拉酱放入口中,然后黄濑就会取来纸巾帮青峰擦干净手指。


一方是登上杂志封面的清爽度浓缩还原100%的帅哥,一方是眼神锐利面貌端整的野性系帅哥,那样的两人在MAJIBA这种公共场所不停卿卿我我卿卿我我卿卿我我实在很引人注目。不是一般的引人注目。倒不如说引人注目到只能认为是想要引人注目才那么做的。


结果,在听到有人交头接耳“咦,那是KISERYO?”的时候,黑子把还很不情愿的两人从MAJIBA里赶了出去。再继续待下去的话,黑ch估计很快会开起《【对方是】KISERYO在MAJIBA里和男人卿卿我我【黑皮帅哥】》的新楼来。咦奇怪好想进楼爆料。


然而,由MAJIBA移动到另一家普通的咖啡屋之后,两人很快又在那里开始卿卿我我起来。


 


“靠得太近了靠得太近了朋友可以坐在一起但你们实在靠得太近了。请坐在距离两个书包的位置请不要脸贴脸地一起看菜单拜托你们了。”


 


“咦,两个人吃一块蛋糕?怕卡路里摄入过量?少开玩笑了那么小的一块蛋糕你们在说什么呢会被女孩子们杀掉的。青峰君,你怎么知道他在晚饭前不怎么吃东西的你是他老公吗。我已经搞不懂你们了。”


 


“为什么要交替着同一根叉子吃蛋糕?!你吃一口蛋糕!我吃一口蛋糕!!老实地再拿一根叉子分成两半不就好了吗难道你们还打算‘啊——’地互相喂来喂去?!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这只是哲也的黑色幽默罢了什么你们真的要做吗快给我住手啊啊啊啊啊”


 


——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青峰和黄濑的亲热程度早已达到情侣或是新婚夫妇的程度。全中之后到WC之间的那种僵硬感究竟跑哪儿去了?


随后,黑子的操劳仍在无休无止地延续。邀请火神来一起2on2的话,每当黄濑的好球命中篮框的时候,青峰就会喊着“太棒了黄濑——!!”跑过去抱起黄濑的身体转几个圈最后再来个拥抱,去服装店的话就会“呐呐小青峰,这件合适吗?”“噢——很可爱很可爱”地亲热起来,去游戏中心的话青峰就被黄濑缠着去抓取成对的手机挂件。


——没自觉什么的是骗人的吧?你们这还不算互相喜欢吗?在逗着我玩的是吧?快点老实招供好让我揍你们一顿。


即使如此黑子还是在努力着,已经很努力了,知难而进地不断吐槽两人。顺带一提,在服装店里被店员误解为HOMO间的三角关系(好想死),最终三个人的手机挂件都成对了(谁来救救我)。


黑子目所能及的范围就已经这样了,那视线之外的光景究竟是什么样?光是想象就觉得无比恐怖。


前途多灾多难。多过头了。


 


——已经想举手投降了。


 


想当初还觉得好玩而干劲十足,没想到敌人实在太过凶悍。他们比想象中更加亲热,也比想象中更加迟钝。


“啊——……真是麻烦透顶……”


黑子只能默默地叹口气。


 


 


 


 


 


“喂。”


“…………”


——喂你们又来了吗。对方比预想中低沉的声音,使得打电话过去的黑子反而沉默了下来。


“喂?阿哲?”


“……是青峰君吗。”


“噢。怎么了?”


“抱歉,我本来想打给黄濑君的手机,看来是打错了。”


“不,没打错,黄濑那家伙去洗澡了。”


“他是来你家留宿吗没错吧。我还在想是不是打错了不如说我更希望是自己打错了为什么我连打一个电话都不得不产生这样的心情?”


被一连串无感情的声音吐槽了的青峰,似乎也察觉到哪里不太合适。他的声音里夹杂着若干的困惑。


“……难道说,这也OUT了?”


这不是明摆着么你为什么会理所当然地去接黄濑的手机啊——黑子努力抑制对他喊出来的冲动。


“留宿的话偶尔一两次还能算OK,但是哪怕家人也基本不会去接对方手机的电话。而你们两个每次都好像理所当然地去接对方的电话,完全OUT了。”


“啊——……。普通朋友还真难做。”


从到目前为止他们的亲热举止来看,不禁让人怀疑这家伙真的有哪怕一丁点保持距离的想法吗。不过,看来总算让青峰开始产生他和黄濑的现状与所谓“普通朋友”不太一样的意识。如果能再接再厉让他意识到自己对黄濑的感情是喜欢的话,那事情就好办了。


都到这一步了,只剩下让他自我意识到的最后一步。能看到进展真是令人开心。黑子也一样会为朋友的感情能获得回报而开心。


“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记得和黄濑君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黏在一起摸来摸去。只要注意这两点就会有所好转。”


“虽然我是想这么做啦……”


“还需要更加注意保持距离一些呢。话说,明天一起去打街篮吗?”


“啊啊,好的。”


“那么就十点老地方见,也请记得邀请黄濑君来。”


“嗯,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青峰拿着手机倚靠在沙发上,深深叹了一口气。


“注意保持距离,吗……”


——我们有那么奇怪吗?


是很奇怪吧,能让那个黑子都像变了个人似的。与常识对照起来显得十分异常的这份距离,黄濑又是怎么看待的?


“……麻烦死了……”


正无力地仰望天花板的时候,卧房的门被打开。


“小~青峰,让我泡澡真是多谢啦~”


“噢……你的头发不是还湿着吗,过来这边。”


“好——。”


青峰招了招手,黄濑自然而然地跑了过来。在坐在沙发上的青峰腿边规矩地抱膝坐下,一脸开心地把手中的毛巾递给青峰。


“电吹风也拿过来……”


——难道,这个也算?


青峰心中一惊,不由得止下了动作。这样极其自然地把黄濑召唤过来,或许也不怎么“普通”。


“小青峰?”


黄濑抬头仰望没有伸手接过电吹风的青峰,那是不存在一丝疑问的美丽的眼瞳。就像要把仰慕着自己的孩子给撇开一样,虽然心中有些不爽但也没办法。


“还是你自己来吧。”


“咦?”


“给你。”


“咦?嗯……”


把电吹风和毛巾递回睁大眼睛的黄濑手中,黄濑看似有些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就像从膝盖上被赶下去的猫一样,他脸上的表情仿佛在问“为什么这么冷淡”。


(可恶……)


果然还是很不爽。


 


 


 


 


 


次日,黑子从街篮的情况来观察,作战的成果终于开始徐徐显现。青峰和黄濑两人依然还是无意识地黏乎在一起,青峰发觉后立刻拉开距离,一直重复着以上过程。


被冷淡对待后的黄濑,老是一副情绪低落、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不过这也是为了黄濑好。小狗如果总被主人娇宠的话就会迷失自己的地位,试图挑战主人的权威。该斥责的时候就要斥责,这才是主人。啊啊,不过一脸无精打采的黄濑君麻吉小狗。飞盘呢,请给我飞盘。突然好想玩接飞盘。


——正这么想的时候,“小青峰帅爆了——!”黄濑冲上去抱住成功命中篮框的青峰。明明他刚才还老实地站在球场外观望着青峰vs火神,不小心大意了。


青峰你也是。别再摆出“这家伙真拿他没办法啊”的表情,赶快光速给我分开。没看到火神君正一脸惊讶地看着你们吗?烦死了绝对不想说明这种事。


“那两人还是老样子呢。”


正当黑子的精神状态快达到极限时,从上方传来带着笑意的柔软的声音。


“桃井同学。”


“你好啊,哲君。啊、那个!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黑子回答请坐,一边挪了挪身子。在一旁坐下的桃井,微笑地眺望着青峰和黄濑玩闹的身影。


“已经差不多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了呢。我还一直担心他们会不会分手,真是太好了。”


早从中学时代起桃井一直关心着青峰和黄濑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黑子伙伴一样的存在。


——是啊。这么说来当初黑子所不知道的事,桃井也一样不知道。黑子面色沉痛地开口。


“……那两个人,似乎并没有在交往。”


“………………咦?”


听到黑子说出的话语,桃井似乎思考了良久。过了一会儿,她睁大的眼睛望向不知何处的半空中,点了点头。


“——————嗯。……嗯。抱歉呢,哲君。我有点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没办法相信吧,那两个人似乎并没有在交往。我也是最近才刚知道的,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呢。小黄经常都待在阿大的房间里,最近两人好像还躺在同一张床上午睡哦?阿大的房间里还放着小黄的一套睡衣哦?前一段阿大还说要给小黄用而去买了马克杯和饭碗哦?明明把牛奶盛在味噌碗里给我,那个家伙!!”


“呜呼,我一点也不想听说这种故事。真是令人同情,桃井同学。但是,最可怕的是,似乎这些全都是他们无自觉中做出来的。”


“…………不会啦。怎么可能,哲君不要老是开玩笑啦——————真的假的?”


“真的。”


“……无自觉?”


“似乎是无自觉的。”


黑子沉重地点了点头,桃井抱头小声呻吟起来。


“喂……等等啊阿大喜欢男人这件事无论是对他出柜的心理准备和应对方式、还是怎么疏导叔叔阿姨以及对他们的后续照顾我都完美地演练过了!已经做好完美的接受准备了!接下来只剩小黄嫁过来了!连最棒的海外教会都找好了这不就变成我的一头热了吗!咦咦咦咦咦咦?!”


“的确是这样呢呃呃呃那两个人真的没在交往哟他们觉得那是100%的友情哟世界上存在那种距离感的友情吗如果那也算友情的话我和火神君该怎么办难道也要黏成那个样子那还不如让我去死。”


“无意识什么的……!————欸,这么说的话,那也是?”


桃井指着那一边,比赛结束后,火神和被黄濑紧贴着后背的青峰正一起走出球场。黑子和桃井两人一起吞了口唾沫,注视着那个方向,三人好像是去自动贩售机买饮料的样子。


与大口喝着运动饮料的火神和青峰相对照,黄濑买了包粉色的什么饮料。青峰很快和他开起玩笑来。


 


“……你喝什么呢?”


“是草莓牛奶!”


“哈,草莓牛奶。”


“啊,你这是在嘲笑我吗?!草莓牛奶很好喝的哦?!这个牌子果汁含量有3%,比其它牌子的味道更浓!”


青峰无聊地哼了一声。一手揽过黄濑的腰,然后张口咬住草莓牛奶的吸管。


“……啊!等等、好讨厌~!哎呀……”


“……好甜。”


面对放开吸管吐了吐舌头的青峰,黄濑大声抱怨起来。


“真是的,被你喝了多少啊!”


“嘛,味道还不坏。”


“擅自喝了还说什么‘还不坏’之类的,小青峰最差劲了!要说很好喝啊!”


“啊——很好喝很好喝。”


虽然满口抱怨却没有从青峰腕中挣脱出来的黄濑,以及很自然地单手搂着黄濑的青峰。


看着眼前这两人,火神满脸困惑地向黑子转过头来。黑子无可奈何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向三人走去。


“嗨——很好喝很好喝。我已经饱了饱得都快吐了多谢你们的款待。”


“欸,小黑子你怎么了?”


“……。阿哲。”


青峰一脸“啊,糟了”的表情望着黑子。黑子直面迎着他的视线,深深地点了点头。


“OUT。”


“不是吧。”


“……咦,那个,你们在说什么呢?”


黄濑的脑袋上冒出巨大的问号,交替望向青峰和黑子的脸。


“没什么。”


“咦——……”


“好了,你站远点。”


“咦咦咦为啥,只有我被排除在外吗?!小青峰这个小气鬼!”


“好了好了,去那边。”


去去,青峰甩了甩手。黄濑露出不满的表情。


“好吧,小火神我们走!接下来和我1on1!”


“呜哦、等、别拉我啊!”


确认黄濑离开了的青峰,怨恨地俯视黑子。


“……那不算OK吗?”


“完全OUT了。不如说为什么你会觉得那算OK,我觉得这一点更不可思议。”


“不对,交换喝饮料这不很平常的吗!这种的OK啦!”


“当握着对方的手喝的那一刻已经OUT了,普通朋友的情况下会让对方递过来给你。而且你有什么必要搂着黄濑君的腰?”


“真的假的?”


“真的。”


“啊——啊……”


黑子冷眼瞧着青峰叹着气蹲下身子,都这样了你还毫无自觉吗。


“我还想叹气呢……”


在这里正好可以慢慢教导青峰,他和黄濑的举止与普通“朋友”的定义是如何偏离的。黑子正打算开口的时候,却瞧见从青峰背后悄悄接近的黄濑,于是无言地退开。


黄濑的脸上洋溢着笑容。那是非常可爱的微笑,连看着的黑子都几乎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假如他没有一手拿着可乐瓶,而且明显还是拼命摇晃过的话。


但是蹲着喃喃自语“真的假的……”的青峰没有注意到。


“喏,小青峰,给你。”


“啊?谢啦。”


是给你的慰劳品哦,面对递来的可乐,青峰没有一丝怀疑地接过了。黄濑微笑着,黑子无言地,两人一起默默后退与青峰拉开距离。


 


“呜哦哦哦哦哦哦?!”


 


拉开差不多六步距离的时候,从可乐瓶里哗啦啦地喷出了水柱。


“这是草莓牛奶的回礼~!”


黄濑喊完,立马以脱兔之势跑开了去。


“……你……这家伙……黄濑!!给我站住!!”


“呜哇,好可怕!!”


“你说什么呢!!”


“哇哇哇、等等、放开啦小青峰!要拉坏了!要拉坏了!”


“少扯蛋!……用你的T恤给我擦干净。”


“不要——!住手啊这件很贵的啊啊啊啊!”


“啊——这混蛋,浑身上下黏糊糊的。”


“啊啊,一身都是可乐味,真是的。”


“还不是你害的。”


“因为小青峰欺负人啊!”


“你好烦,跟你说不是那样了。”


“作为道歉,来跟我1on1吧!”


“啊知道了!别在我耳边大喊!”


 


 


“…………这一连串的闹剧究竟算什么?”


他们是想要卿卿我我所以才这么干的吧,只能这么认为了。可以不用再继续OK或是OUT了吧?就算放着不管他们最后也会成双成对的吧?


“呐……我说,那两个家伙是在交往吗?”


被抛在一旁的火神走过来,指着青峰和黄濑问道。


“…………………………没错,其实正是这样。”


黑子已经自暴自弃了。火神“oh……”地感叹了一声。


没关系的吧,说他们在交往也没错的吧。反正万一失败了全都是赤司的责任。已经好了吧已经没问题了吧,黑子的内心开始扭曲了。


“哲君……你还好吗?”


“甜得我要吐了,明明什么都没吃胃里却好难受。为什么青峰君要搂着黄濑君的腰?无意识的吗?这动作已经快成为习惯了吧。说让我来给他们OUT,其实本来就全都是OUT根本不存在OK的情况这算毛我好想吐。”


 


 


“啊啊好烦你别靠过来!!”


“……?!”


不知是不是黑子内心的期望传达了过去,又一次发觉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过接近的青峰甩开了黄濑的手。啪的一声,那声音大到连隔着一段距离的黑子几人也停下交谈,转过头来。


黄濑睁大眼睛,眼里浮现起受伤的神色。


——啊,那个笨蛋。


还没等黑子和桃井插话,黄濑的怒斥声在四周回荡。


 


“你最近究竟怎么了!!”


 


“黄濑生气了。”


火神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正是眼前情形的真实写照。


“要是讨厌了我的话,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干嘛一直偷偷摸摸地逃来逃去,搞得这么难看!”


黄濑突然被青峰冷落,估计是累积了不少幽愤吧。看他怒目圆瞪,对一脸惊吓的青峰大声追问的模样,简直就像女朋友在逼问移情别恋的男朋友一样。


“也……也不是什么讨厌啦!别大声嚷嚷!”


“你才是够烦人啊!那你究竟在躲什么!”


“和你待在一起,我很不舒坦啊!!”


“现在你才说?!这话我希望你能在中二的时候就给我说出来!”


是啊是啊。黑子和桃井一起点头。都已经一起度过三年了,现在才说也未免太迟。


“我要是不和小青峰待在一起的话,就会积累很多压力!积累压力的话皮肤就会变差,皮肤变差的话就会影响工作!总而言之,不和小青峰在一起的话,我就会生活得很不顺!”


黄濑你这话其实是告白吧?“不和小青峰一起的话,我就会生活得不顺”难道不正是“没有你的话,我就会活不下去”的劣化版?


 


场外的三人无言地传递眼神。


 


那个可以算告白吗?


OK。大丈夫萌大奶。


 


青峰好像也是“这样”理解了黄濑的话,虽然因为皮肤黑看不大出来,但他的脸上隐隐透出红晕。青峰呃、呜了几声后,像是掩饰难为情似地大声喊道。


“……又、又不是恋人,这样黏在一起很奇怪的啊!!给我清醒点,笨蛋!”


 


 


“————————哈?”


 


 


黑子后来提到时形容道,那个时候黄濑低沉的声音,恐怖到让人产生炼狱之门被打开了的错觉。


“…………搞什么啊。你啊,就因为‘不是恋人’这种无聊透顶的理由一直避着我吗?”


“……喂,黄濑。”


黄濑的样子明显很奇怪。平时那种KIRAKIRA、SHALASHALA的气氛不知丢哪儿去了,简直让人感觉背景会浮现起DONDONDON或GONGONGON的效果音。


“……真烦啊你。”


“……哈?”


“我说你真的很烦……‘如果被讨厌了话怎么办?’,会这么烦恼的我真是个蠢货。”


也不知道我表现得和平常一样,但心里有多害怕,黄濑低声说道。他的眼神发直,一眼就能看出:啊,这家伙怒了。


“我懂了,那么成为恋人的话,你就没意见了吧?”


“什……”


想要开口的青峰,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一切的表情都从黄濑的脸上消失了。那张只余下美丽的端整的脸,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不知何处令人感到恐惧。


至今为止,他那有时甚至让人感到吵闹的感情举止,是拆去了多少心防后只呈现在亲密的朋友面前的,现在才切身感受到这一点。


不带有平日的爽朗而露出严肃表情的黄濑,这里的全员都曾在赛场上见过。但是现在的黄濑,却是无法与之相比的——如同魔物般的美。像是如果大意地去触碰的话就会遭到诅咒一般。


 


很可怕。不知怎么形容——但就是可怕。总而言之很可怕。


 


没想到,在场除黄濑以外的全员都抱有同样的想法。黑子和桃井不由得拉起手互相靠近,火神抱着两人的肩。


 


咦给我等等,真的很可怕哦?那只可爱的小狗跑哪里去了?这可不是小狗而是狼了,而且还是超巨型的。假如在雪山上遇到的话就下辈子再见了的那种。


原先计划让被青峰疏远的黄濑觉得“最近的小青峰好冷淡……难道我被讨厌了吗……我不要那样……!难道说,我对小青峰……?”,没想到剧情却完全走歪了。为什么会这样……


 


“呐,小青峰。”


“……是的。”


从没听过这么可怕而甜美的声音,青峰情不自禁地用了敬语。恐怕他已经想要土下座了吧。


“像我这样又美型又可爱,擅长篮球又能理解你的篮球,无论作为对手还是恋人都很合衬的人,你一辈子再也遇不到第二个了。”


“……咦、啊,是的……?”


“和我交往吧,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黄濑的头微微倾斜,眼神柔和地露出了微笑。这时,黄濑的背景突然布满闪亮闪亮的效果,声音里都好似带着回音。这就是所谓模特的本气吗太口怕了。


但青峰并没有就此认输。他一边流着冷汗,一边像是阻止黄濑一样抬手推出。


“……不,不对不对不对。等等啊黄濑,你先冷静一下。”


“我很冷静。怎么了?对我哪里有不满吗?你说啊。”


“咦,不,不是有什么不满……”


“是胸吗?因为我没有胸部是吗。”


“你别用那副表情说什么胸部!”


“好烦啊别对我大声嚷嚷。胸部让你摸也行会让你开心的所以就和我交往吧。”


“哇哇小黄追人的时候意外的好男子气概……!虽然说着胸部的确……”


“吵死了五月!黄濑,并不是这个的问题。”


“那究竟是什么不行!!你果然还是讨厌我了吧!!”


“不可能讨厌你的吧!!不如说一直都把你摆在第一位考虑啊!!”


“我也一样啊!!没问题的话,那和我一起有什么不行!!”


“没错!!…………不,不对啦!!”


“啊够了——你一直啰啰嗦嗦的好烦啊!!”


对于和平行线一样没有交集的对话和犹豫不决的青峰,黄濑终于忍无可忍了。狠狠地放完话后,黄濑一把抓住青峰的前襟,以把头撞上去的势头吻上了青峰的唇。


 


「「「「!?」」」」


 


除黄濑以外全员的心理活动,又一次完全一致。


“……”


“……嗯、……”


青峰试图抵抗而撑住黄濑肩膀的手,在听见那甘美的喘息后颤抖了起来。


 


咦。这是啥。舌头伸进去的样子看得清清楚楚。


 


不顾四周冻结般的气氛,黄濑微微睁开眼睛,伸舌舔了舔青峰的唇,然后离开。


望着失魂落魄呆呆站着的青峰,黄濑嗯了一声,点点头。


“……嗯,意外的没问题。”


这样的话应该OK,黄濑自言自语道,窥探向青峰的表情。


“怎么样小青峰?你会讨厌吗?”


“……啊?、咦?!”


惊得目瞪口呆的青峰从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看来也没问题。”


黄濑拉起青峰的手,握住。


“那么,从今天起我们是恋人了,就是这么回事。”


不管还沉浸在KISS的余韵里呆愣着的青峰,黄濑转身面向黑子他们,然后绽出美丽的微笑。


“所以说,我们两人开始交往了,请大家多多关照。”


这样的话你们也没话好说了吧,黄濑用眼神清楚地说道。


黄濑虽然成绩不怎么样,头脑却转得很快。从先前青峰口中的恋人云云他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吧,大概是这样没跑了。“好吧?”黄濑又一次确认道,周身缠绕着“不要违逆我哦”的氛围。


“…………好的……”


——除此之外,黑子没有给出其它回答的选择权。


 


“——嗯。那么,小青峰来抱抱~”


对黑子的回答满意地颔首,黄濑转身面向青峰,歪着头张开双手,那可爱的表情让人没法想象他是与先前令全员胆寒的同一个人。


“…………哈?”


怎么突然就“来抱抱”了?


青峰的脑袋才刚开始运转又突然这样来了一下,他一脸混乱的样子。


“才不是什么‘哈’呢。最近一直这么冷淡,让我留下了寂寞的回忆,快宠宠我啊。”


“不,咦?但是……”


“我已经是小青峰的恋人啰?可爱的恋人正在说他很寂寞哦?小青峰应该抱抱我,快来呀。”


抱抱,黄濑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双手。一般来说,这不是身高189cm的男人被允许的台词和动作。但是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可爱呢?模特吗?是因为模特的缘故吗?可以一会儿可爱一会儿帅气是因为模特的缘故吗?


来呀来呀~。随着黄濑摇晃的双手,青峰的理智明显也在动摇。原本,青峰也对黄濑抱有好感,估计从现在到他理性彻底崩坏用不了五分钟。看看他的表情就是强有力的证明,仿佛在呐喊着他早就已经沦陷了。


 


感到事情发展得太过荒谬,黑子叹了一口气。


“——再让我说一遍,这一连串的闹剧究竟算什么。”


“小黄好厉害啊……应对得轻松自如……?!”


“黄濑发起火来还真可怕啊……。该说是发现了他新的一面吗……”


“以后要注意别惹他发火,老实说,刚才恐怖到差点想跪在地上了。果然还是小狗形态的黄濑君最棒了。”


“又是美人又很好强又天真无邪又果断又像小狗又是帅哥还很可爱……小黄究竟要加上多少设定才够啊……一个人身上竟能集中这么多优点……我已经想拜他为师了,学习一下技巧!”


 


 


 


——总结下来,虽然有很多想吐槽的地方,从结果上来看顺利撮合了青峰和黄濑。假如失败的话早就准备好哭诉“都是赤司君让我做的”来推卸责任,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不愧是赤司君呢。”


“……………………………………啊啊,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恋爱就是压力。至今一直异常亲热却突然被疏远,会感受到压力。积累了一定压力后,肯定会寻找解决的办法。从凉太的角度来看,他会花更多时间在思考大辉的问题上,逐渐演变成一天到晚都在想对方。然后他会想要再一次亲近大辉,由于强烈的渴求而开始感觉到‘那个人对我来说是必要的’。假如能让他感到不想再一次失去对方的话,就算成功了。恋爱是压力,也是执着。这么说没错吧?哲也。”


“是的,黄濑君还是……从那以后,像是丢掉了心里的包袱似的帅气度直线上升,但青峰君面对黄濑君的那种色气或者说可爱却总是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感觉好恶心。请问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我说啊,哲也,这是不得不在半夜两点打电话跟我谈的事情吗?明天再说行不行。我明早五点就得起床,只剩下三个小时不到……”


“没事,我明天一整天都休息。”


请陪着我一起熬夜吧,你不是队长吗。听到黑子毫不退缩的回答,赤司不由得沉痛地垂下头。


要说这次事情谁是最大的受害者,那无疑是身在京都却不知为何被卷进来的赤司。


 


“………………我不想当这个队长了……”


“嘛嘛请不要这么说,我们这不正在请求你的帮助吗,队长。”


“……不要这时候才说这种话……”


总之,我想重新考虑和你们之间的来往。


可惜赤司的话被黑子完全无视了。








FIN. (´・ω・`)

评论

热度(228)

  1. cesiaSEVENTH HEAVE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