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业渚】心疼地抱住秃了的自己

一业春风渚花开:

赤羽业抱住自己,张嘴吃糖。








赤羽业是个gay。不是说他gay里gay气,他就是个gay,性别男,性取向男。




兴趣是可爱的男孩子,最大的兴趣是窥频可爱的男孩子。




不过赤羽业目前有点头大。




他早晨睡起来,熬夜起来脑子还有点恍恍惚惚,就发了一条推特,写着“每天沉迷我家小可爱到深夜,已经快秃了,心疼地抱住秃噜的自己.jpg”,后面附着一个美妆视频的链接。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问题是赤羽业是个UP主,超人气UP主。




男UP主,特别是赤羽业这种嗓音苏到让人觉得他长得要是太普通都是上帝的错的男UP主,女粉是少不了的,特别是女朋友粉,多如doge。




所以在他发出这条推特后,他的转推就炸了,私信也跟着炸了。等他洗漱回来头脑清醒后,暼了一眼推特,才注意到自己刚刚好像无意中丢了个原子弹,顿时有点懵。




求问现在删推还来得及吗?




当然来不及了。




赤羽业神色复杂地盯着各路粉丝的回复。




女朋友男朋友粉大概都是“你居然背着我找了别的男人!我心碎了,分手!”,亲妈亲爹粉一般回复“我家崽子终于脱单了!!!”,普通迷妹迷弟则是“喜闻乐见,doge脸.jpg”“男神你可以的,藏得很深”。




赤羽业挠了把头发,觉得自己这下真的要秃噜了。心疼自己。




这件事的源头得从赤羽业自身说起。




赤羽业混K站,顶着个流口水的草莓酱的名字,平时主要混音乐区,有时会直播画图,偶尔录一期游戏实况丢上来实力虐菜,人称精分狂魔。他的粉丝们纷纷自豪地表示“我男神就是这么全能,全能到每一次我都猜不到他会更新什么”。




赤羽业在K站火,而且不是一般的火,是红红火火韩寒会画画后悔画韩红的那种火。所以他的黑子也不一般的多。




但赤羽业根本没把他们放在心上,该怎么样依然怎么样,颇有眼睛一斜鼻子一哼“爸爸根本懒得搭理你们懂吗”的风范。




赤羽业很少逛K站首页。然而某天晚上他实在闲的蛋疼,也不想更新,就在K站里晃晃悠悠。就在他无聊得已经瘫在桌面上滚脸的时候,他压到了鼠标,点开了一个视频。




他抬眼一看,封面是个扎着蓝色双马尾的小可爱。




赤羽业一边默默在吐槽“虽然长的很萌很符合我的口味,但可惜是个妹子”一边想要叉掉网页,结果他的手竟然不受他的控制,硬是打开了那个视频。




盯着不听话的手的赤羽业:“……”




……那就看看吧。




赤羽业表示反正也不会被掰直。




他看到一个穿着妹抖制服、扎着蝴蝶结双马尾的蓝发小可爱,表情丰富地在给大家试口红和眼影的色,顺便磕磕绊绊地解说着。




“……接下来是右边的第三支,这只是……诶?这个刚刚好像试过了?”蓝发小可爱拿起一管口红转动着看上面的标签,“不好意思,我可能、好像……呃,大概忘了刚刚是从哪边开始试的了。”




弹幕里一片“哈哈哈哈哈刚刚表情萌炸了,已截图”“是从左边开始的啦23333”“您的好友新萌萌哒表情包已经上线!”。




赤羽业眉头一皱,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严肃,盯着视频里有点方的人,直接一波啪嗒啪嗒地敲键盘,把刚刚那个呆滞以及不好意思的小表情截图了下来。




赤羽业一本正经地表示他还是个笔直笔直的基佬,绝对不会被这个小可爱掰回去的。




于是接下来的十五分钟,赤羽业就亲身经历了什么叫做“死宅难过萝莉关”。




他看着视频里的人一会说着“这种颜色比较亮,有点像水果糖的那种”顺便用口红在手背上涂了个简笔糖果,一会说“比起刚刚的,这个像……奶油布丁色!”接着毫无自觉地吐着小舌头在另一个手背上画了个奶油布丁。




赤羽业表面上安静如鸡面无表情,内心已经波涛汹涌心潮澎湃,他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飞快地点击着,发挥出他游戏操作时的巅峰手速……




不停地截图着。




如果心情可以用气泡框表示,那赤羽业此刻身边估计会飞满诸如“天哪这张犹豫的小表情真可爱”“不对果然还是这张思考的更可爱”“想想还是无意识地吐舌头比较萌”“哦哦哦哦笑了!天使!!升天!!”的文字气泡。




秉承着不可以浪费一张小可爱照片的赤羽业干脆建了个文件夹,把刚刚截的图都丢进了里面。




盯着光标左思右想了一会,赤羽业坚定地打上了文件夹的名字。




“小可爱”




关掉已经结束的视频,赤羽业感叹了一下真短,顺便在内心表达了一下作为新时代的四好基佬他是不会轻易向直男势力低头的,绝对不会。




然后他安安静静地关注了刚刚的美妆UP主,点开对方空间,开始吸可爱,美名曰不能浪费可爱资源,表情包库需要与时俱进。




他自己差点都信了。




不过看着看着,赤羽业才发现原来那个ID不是小可爱本人的。小可爱只是原UP主的好友,偶尔会被强行拉过来当解说。




当然,这并不妨碍赤羽业沉迷小可爱。




赤羽业算不上早睡早起的人,但也不常熬夜,作息基本规律。但那天晚上他破天荒熬到了凌晨一点半,越熬越亢奋,一副“就算翘课我也要吸小可爱”的沉迷修仙架势。




他一边安慰自己“这是最后一个视频了”,一边打开新的视频。就在赤羽业觉得自己差不多要被掰直了的时候,他点进了一个名为“#52震了个惊!不点进来看你会后悔的夏季新品试色视频!”。




接着赤羽业就看到他的小可爱。依然扎着双马尾,只是没有了蝴蝶结和发卡,没有了妹抖装和兔耳装,穿着十分男性化的针织外衫,端坐在镜头前,有些不知所措地打了个招呼。




赤羽业心下一惊。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这次原UP主也出镜了,金色的长头发,蓝色的眼睛,有种外国人的风范。虽然长的也很好看,但完全不是赤羽业的菜,赤羽业自动过滤了她,专心盯着他家小可爱。




然后他就听到原UP主声音带笑地跟大家说:“他啊,其实是个男孩子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句话在弹幕里面掀起了一阵巨浪。




被套路惊到了的吃瓜群众纷纷用脚打键盘,内心难以平静。




“Σ(っ°Д°;)っ我!不!信!!!”




“前面的冷静点,像我就……我特么地不敢相信啊啊啊啊!!”




“你们都冷静点,不就是又多了一个大屌萌妹吗,照舔不误”




“都是套路!不过……照舔不误+1”




赤羽业一脸“我还能说什么呢”,一边举报了那些说照舔不误的变态,一边感叹世事无常天地无情。




上一秒他还想着他可能要变成直男了,内心忍不住有点小感伤,下一秒现实就又给了他一巴掌,醒醒你特么就只能是个基佬。




赤羽业叹了口气,缩小了视频,找到已经存了上百张小可爱萌图的文件夹,把名字清空,抬手一改。




“可爱,想日”






赤羽业真正勾搭上潮田渚是在两周后,他窥频时偶然发现潮田渚用了他唱的歌当这期视频的BGM。




潮田渚手里在读作试色写作涂鸦美食,嘴上说着:“这期的BGM是流口水的草莓酱唱的……嘿嘿,他是我男神,其实我一直特别喜欢他的歌。”




弹幕里的草莓酱粉丝瞬间觉醒,一下变粉,一群人纷纷表白草莓酱。其中还掺杂着“惊现情敌”“然而我却喜欢上了我的情敌”,以及“怎么哪里都有草莓酱??”“呵呵,到处刷,整个K站都是你们男神的啊”。




而眼下赤羽业对这些全都视而不见。




他听到了啥。




小可爱在向他表白!




还说他是他男神,特别喜欢他的歌!!




您的好友赤羽业正在执行“突然兴奋的患者”模式,即将切换到“旋转跳跃我闭着眼”模式,距离升天还有十秒钟。




赤羽业脑袋一热,全身飘花地点了私信戳潮田渚。




“在吗,小可爱?”




他平时私下自己叫顺口了,没怎么注意,等他发出去才意识到,他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而且这个号的原主不是潮田渚,所以有可能被原主看到并回复。




赤羽业突然内心有点忐忑。




在赤羽业自认为漫长的四十秒后,潮田渚回复了:




“诶诶诶!??Σ(っ°Д°;)っ我没看错吧!??”




赤羽业盯着那个颜文字傻笑了一下,他秒回:“没看错。吓到你了吗?”




“真的是男神!?没有没有!只是特别意外……Σ(|||▽||| )”




“我很喜欢你的视频。”赤羽业上场就是一个直球。




“(〃ノωノ)我我我我……我已经激动地无法形容了!!”




“嗯,我想问问你有面基的意愿吗?”




赤羽业发出这条消息后,对面沉默了三分钟,赤羽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唐突吓到对面了,打算再发一条圆回来,结果就看到突然弹出的回复。




“面基什么的,可以吗?男神不是不喜欢颜出的吗(๑´ω`๑)?”




“是这样没错。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我不介意哦。”赤羽业微笑回复。




“……_(:з」∠)_男神你犯规,聊天禁止撩人的!”




“好好好。所以约吗?”




“……约!(๑•̀ㅂ•́)و✧”






面基之后,两人顺利交换手机号和电子邮件,并且凭借男色诱惑和强大的坑蒙拐骗技术,赤羽业成功要到了潮田渚家的地址。




赤羽业觉得拐到潮田渚那只是时间的问题。




从这之后,赤羽业的日常就成了:约渚君吃饭,约渚君去游乐场,约渚君去看电影,约渚君来家里,去渚君家里,以及沉迷渚君的新视频。




他是快活了。




可是他的粉丝却不乐意了。自从赤羽业沉迷潮田渚后,更新越来越少了,最近一次更新是在一个月前,连推特都不更了,这可以说是很过分了。




所以当赤羽业发了那个一个月后的新推特后,才会炸起一片水花,引来千万人围观。




赤羽业心一横,给潮田渚打了个电话:“渚君,你看到我新发的推特了吗?”




“……看到了。”潮田渚的声音闷闷的。




“你是……怎么想的?”赤羽业问。




“怎么说,我觉得吧……”潮田渚咳一声,“身体比较重要,业君还是少熬夜得好。”




“但是没有办法啊,渚君的视频如果不每天反复看的话,我会患渚君不足症的。”赤羽业煞有其事道。




“诶?那是什么奇怪的症状啊……而且我每天、每天都有跟你见面啊。”潮田渚嘟囔着。




“不够。完全不够。”




“……那怎么样才算够?”




赤羽业笑了一声,他暼了眼墙上的钟,坐在床边半弯着腰,故意用低音炮说:




“需要经常把真人圈在怀里充电才够。”






END.




他们是吃可爱长大的!!







这表情包好萌啊,深得我心_(:з」∠)_




觉得甜就给我个评论吧。



评论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