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手办延伸段子】我不冷静

圣代君:

我很好!!!!!!你们看!!!!!!!我很冷静!!!!!!!!!我真的很冷静!!!!!!!!!我不吃药!!!!!!不吃药!!!!!!!吃药!!!!!!!!!药!!!!!!!!!




——————————




亮如白昼的摄影棚内,随着摄影师毕恭毕敬的一声“完成了,陛下”,并肩站在白幕前的两人中的一位点了点头,然后听到自己左耳上分量不轻的链坠晃出一声清脆响声。




棚内一群人都松了一口气,老实说,这是第一次给皇帝陛下和第零骑士拍照片,所有人的神经都紧张了整整五个小时。追求完美的皇帝陛下一旦任性起来,还真是让人招架不住呢。




“好的,退下吧。”年轻的皇帝开口命令道。虽然他的声音满是疲惫,可他还是僵着脖子不敢动作,连手中所执细剑也不敢放下。




正当几位工作人员打算上前帮忙的时候,他身边的第零骑士已经手指灵活地将自己右耳上的那枚连接着对方左耳的链坠解了下来,然后抬手温柔地揽住了皇帝的腰。




按说这明显是个大不敬的举动,却被其他人视为了理所当然,知趣地接过两人手中的长剑,纷纷收拾了东西飞快退了下去。不过一分钟,摄影棚里便只剩下了走到沙发边坐下的两人。




年轻的皇帝鲁鲁修半倚靠在他的骑士朱雀的怀中,回头看了眼对方脸上毫无疲惫之色,不由忿忿不平:“在镜头面前站了五个小时,你居然都不累,真不愧是体力笨蛋。”




“那以后就不拍了。”朱雀微笑,总被对方这么嫌弃,他真的已经习惯了。当然他清楚对方这种举动其实是独特的撒娇方式。




“不,还是有必要的。”鲁鲁修沉思了片刻反驳道,“这样可以拉近皇室与平民的距离,也是对你的宣传,这样有利于团结国民。长久以来的差别统治的影响很难立刻消除,只能由我们慢慢实现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头。朱雀从侧面看着,确认自己真的很喜欢他认真的模样,尤其是对方说的话流露出的那颗温柔善良的内心,和他为王时冷酷诡诈的手段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们会做到的,只要我们联手,没有什么做不到。”朱雀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这句话之前鲁鲁修对他说过几次,碍于很多问题,朱雀从来没有在言语上回应过,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说这句话。




“哼,你终于肯承认了。”鲁鲁修的声音都带了鼻音,疲劳让他恨不得把所有重量都压在对方身上,“之前犟成了什么样,当时真是气死我了。”




“对不起,鲁鲁修。”朱雀有点不好意思,低头认错。这一低头却看见鲁鲁修的左耳耳垂有些红肿,看起来有些可怜,“这里怎么了?疼吗?”他小心翼翼地抬手碰了碰。




“嘶——”鲁鲁修抽了口凉气,漫不经心道,“哦,大概是那耳坠太重了,或者是过敏了吧?”




朱雀眼神一暗,凑过去张嘴含住了那耳垂,舌尖舔了舔。




“啊……”猝不及防的鲁鲁修一抖,溢出了一声喘息。红肿让他的耳朵变得热烫而敏感,朱雀这一舔倒是让细密的疼痛缓和了一些,因此他也懒得制止,随他去了。




见鲁鲁修没拒绝,朱雀耐心地将对方的耳垂含在嘴里舔弄,末了轻轻一咬,问道:“好点没?”




“嗯……”鲁鲁修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都没听清朱雀在问什么。




注视着那沾着唾液变得又红又亮的耳垂,朱雀心里有点蠢蠢欲动,复又问道:“鲁鲁修,现在可以做吗?”




“嗯……”鲁鲁修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朱雀得了这句肯定,便毫不犹豫地把手伸到了鲁鲁修身前开始脱衣服。




领结,脱掉脱掉。




袖扣,脱掉脱掉。




戒指,脱掉脱掉。




穗扣,脱掉脱掉。




外套,脱掉脱掉。




腰带,脱掉脱掉。




这衣服怎么这么多层……朱雀怨念极了,眼看鲁鲁修都要被他折腾清醒了。这要真清醒了估计就吃不成了啊!




衬衣,脱掉脱掉,




长靴,脱掉脱掉。




裤子,脱掉脱掉。




内裤,脱




“朱——雀——”




一声咬牙切齿的呼唤传来。




朱雀抬头,看见鲁鲁修正瞪着他,皮笑肉不笑:“你在干什么?”




“嗯……”朱雀想了想,“衣服太重了,减负,减负。”




“那你压在我身上就不重了吗?”鲁鲁修被气笑了。




朱雀立刻把鲁鲁修抱起来,一个翻身躺下,让鲁鲁修坐在了他身上:“原来你想脐橙啊,早说啊~”




鲁鲁修:“……滚!”




Fin.




让我大喊一声:双人手办好好好!!!!!结婚!!!!!结婚!!!!!结婚!!!!!结婚!!!!!

评论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