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青黃]分手過渡期

57_Dec:

直到4個月後黃瀨才意識到原來他們已經分手了。
他的同班同學對他說,“你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為什麼你還親他?”
“這有什麼問題嗎?”分手之後不能親嗎?可是他的模特前輩後輩都這樣示範給他看的呀。
他和青峰是在四個月前分手的,當時青峰只是簡單的對他說累了想分手,而他也只是簡單的愣了一下說了句好的。
第二天他還是繼續在課間到青峰的班上去,在午間和青峰一起吃便當,在下午的課後和青峰一起打球,然後一起洗澡—甚至還做了,然後一起學習—這也是一件神奇的事,沒有戀愛過的人是不會明白的,原來戀愛還有促使學業進步的功能⋯接著一起回家,到門口還是會有一個goodbye kiss,總之一切正常。
第三天依舊如此。

“你會和每一個分手後的人都這樣嗎?”男同學表示非常詫異。
“⋯我只分手過一次,我怎麼知道⋯”
“⋯好吧⋯可是分手的意義在於終止那些事情啊,要是你不明白,我告訴你好了。”
“可是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黃瀨覺得有些委屈,他不喜歡這樣被質問的感覺。
“⋯那你要和我做那種事嗎?比如說⋯kiss,比如說⋯”
“不。好噁心的感覺⋯”他忍不住皺眉。
“呃⋯你說話真不留情面啊⋯總之,作為一個有正義感的人,我只能告訴你不要被你的模特圈子裡的人帶壞了啊⋯”

雖然他在心裡非常的抗拒,他所持有的觀念被別人反駁,他所認知的價值觀被別人質疑,這都是讓人非常不舒服的,然而他是一個願意承認錯的人,在和正義君進行了一番探討後,他才知道原來青峰當初說的分手是這個意思,原來青峰是讓他別再去串班了,午飯也別再帶便當了,晚上練完球之後就應該直接回家了。
原來是這樣。
說起來當時他根本就沒有問為什麼累了。那天晚上青峰送他回家吻完之後青峰看了他一眼,然後看著旁邊的路燈跟他說的分手。當時他記得青峰很疲憊的表情,於是他像平常一樣歡脫的回應,“好的,那我們明天見。”
他沒有想太多,他覺得分手了還是可以該做什麼做什麼,他是被這麼教的。
下午他專門溜了一節課給他姐姐打電話。掛了電話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流淚了。姐姐說,都說累了當然是覺得你煩啦。
哭了整整兩節課,他還是收拾好自己去打球了。他給自己釐清了思路,小青峰以後會和以後愛的人親吻,擁抱,做那種事情,而他⋯也會⋯找到⋯沒關係,即使分手了還是可以見面,課間不會再去找小青峰了,在洗手間偶遇也不會再興奮的撲過去索吻了—那樣的話自然就不會被別人撞見了,午飯的時間還是會一起,因為奇蹟眾是一起吃的,只是不會再面對面坐更不會坐旁邊—可是他們還是朋友,應該可以吧?⋯不過不會再帶便當了,晚上練完球就應該回家了,小青峰也會很快找到一起學習的人,然後送那個人回家⋯
於是這一天練完球後,他頂著核桃一樣的眼睛依然歡脫的跟大家打招呼:“我先回家啦,大家明天見~”緊接著的是飛吻。
路上他不斷鼓動自己,這是正確的一步,他做到了,繼續栓住小青峰是不對的,他告訴自己,「愛他所以離開他」⋯

按照計劃過了一天,他原本以為青峰會奇怪他為什麼突然改變,可是沒有。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原來小青峰他其實無論怎麼樣都可以嗎?⋯所以⋯其實那四個月小青峰是在陪他度過適應期嗎⋯小青峰即使對只是曾經的戀人都很溫柔呢⋯

那天下午其實青峰注意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黃瀨明顯有些不自然,而且整整一個下午都沒有來找他,終於在練球的時候看到人了就成了核桃的眼睛了,練完球還直接跑掉了。
他想或者是家裡人出了點什麼事,大概也不好跟他們說吧。
第二天中午竟然沒有便當了,他只好跟著一起去排隊買飯。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終於在第幾個黃瀨沒有再纏著他one on one的晚上,他跟隊裏的情報大師請教,“黃瀨他家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有哦,大概有其他事情吧。”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桃井在隱瞞什麼。

半個月後,在黃瀨準備揮手跟大家告別時,青峰抓住了他的手,“我和你一起走。”
他沒有給黃瀨回答的時間,直接拉著人就往外走了,留給眾人一個剛毅的背影,用空著的另一隻手向身後的人揮手,用低沈的聲音代替了黃瀨的歡脫,“我們先走了。”
走出校園,黃瀨終於忍不住開口,“⋯小青峰是有什麼事嗎?”雖然他們是朋友,可是牽手這種事,好像是不可以的吧⋯這半個月他一直在研究戀人和朋友的區別,每次不小心又掉進青峰的漩渦裡了,他就強迫自己去努力學習,他在努力忘記青峰的事情⋯現在這個情況,可不利於進展,何況他還沒有任何進展⋯
青峰沒有理他,在把他拉到一個小胡同後,強勢的吻了過去,也不管他的反抗掙扎,將他禁錮起來。“⋯說吧,你跟哪個混帳東西搭上了?”
鼻息間的空氣震動讓他陷入了缺氧的錯覺,他們剛剛還在親吻的嘴唇現在只相隔兩三厘米,他能看見的只有青峰深邃的眼神,“你在說什麼?小青峰,我們已經分手了。”
青峰愣了一下,意思是他青峰大輝已經無權過問了嗎,“分手是早在八百年前的事了,那時你怎麼不說。”他憋著怒氣伸手解開黃瀨的皮帶。
“!那時候我不知道分手之後是不可以做這種事情的!⋯”他慌亂的制止那人太過熟練的手,“小青峰是要跟我做炮*嗎⋯”
已經解開褲頭的手在空氣中僵持了一秒,“看來你有不少啊,那多我一個也沒關係吧。”說完在黃瀨性感的鎖骨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黃瀨倒抽一口氣,“我不要!”他強迫自己用力推開身上的人,“我不要成為那樣的人!小青峰也⋯不要好不好⋯對不起⋯我那時候沒有理解小青峰的話,直到四個月之後才遇到一個好心的人提點我,耽誤了小青峰四個月⋯”
“黃瀨!”青峰打斷了那語無倫次的話,他抓緊擋在自己胸前的手挪開那堵無形的牆,“分手的事情對不起,是我不好一直沒有認真和你道歉,說完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就後悔了,第二天卻又什麼都沒跟你解釋就直接恢復戀人關係是我不對,”他還記得當時黃瀨還是平時的樣子讓他大大的鬆了一口氣,那天晚上黃瀨還願意讓他抱更是讓他何等的如釋負重,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他的戀人是個戀愛白痴,“雖然有時候是會覺得你挺煩的,但這也是你可愛的地方⋯我大概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說著,青峰把額頭抵在黃瀨胸前,一種覺得自己沒救了的感覺。
“小青峰⋯”黃瀨不自覺的臉紅了,他似乎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話⋯然而這樣的浪漫並沒有持續幾秒⋯“啊⋯你怎麼又⋯”
青峰繼續手上的動作,嘴巴也沒閒著,細細的舔吻剛剛自己粗暴的咬痕,“總之分手的話你現在馬上忘掉,而且以後也不會再有機會聽到了⋯”
“可是我⋯”還沒準備好什麼的都是騙人的,身體已經出賣他了,明明就時刻準備著,“已經很久沒做了⋯”他只好說實話,這裏可是小胡同啊,萬一有人經過⋯
青峰用獵豹般的眼神看著他,“不用擔心,我會很溫柔的⋯”
*******
一段就算站著也換了好幾個體位的時間後,黃瀨衣衫不整的趴在青峰懷裏,“居然和小青峰野合了⋯”
“⋯從哪學來的這麼專業⋯”
“說起來為什麼小青峰說分手的時候說得那麼輕鬆啊,分手不是應該正式一點悲劇一點嗎?”
青峰無奈的彈了懷裏的人腦門一下,“不是讓你忘了嗎?⋯我當時就是想了一下,要是一輩子跟這麼煩的人在一起,好像挺累的,但也沒有決心要分手啦—誰讓你答得那麼輕鬆—”
“小青峰是說—要和我一輩子嗎?”黃瀨的樂天派個性讓他常常只關注好消息,他忍不住抬起頭看向青峰。
“是啊—”青峰看著那雙包涵月牙狀笑意的眼睛,寵溺的笑了,“在你告白的時候就想過了,那時候突然就閃過了和你一起一輩子的場景—”然後看著那雙眼睛再次亮了一度⋯
“小青峰~~”

第二天的午餐—
“黃瀨,為什麼今天的便當那麼難吃⋯”他的黃瀨不會是在整他吧⋯
“誒!小青峰好過分!這是我親手做的說!之前都是媽媽做的啦!”黃瀨無視了旁邊奇蹟眾的無視,不滿的控訴。
“呃⋯黃瀨你太棒了!我非常喜歡你的愛妻便當!請務必每天都做!不過請務必跟媽媽一起做⋯”看來他的麻煩又多了一樣,不過,似乎他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又病發了⋯

评论

热度(133)

  1. cesia57_De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