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Zero Gravity(7)

团子滚滚:

Episode 1  Episode 2  Episode 3  Episode 4  Episode 5  Episode 6




Episode 7 Prisoner


 


朱雀抬起头,看着墙头凌乱交错的铁丝,它们将朱雀所在的庭院与外界隔绝开来,切实地告诉了他自己正被关押在监狱之中。垂下眼睛,朱雀的脸上依旧看不出表情的变化,但心底却有个声音嗤笑了一下——在他与鲁路修之间,没想到居然是他先一步身陷囹吾。


 


比起鲁路修,监狱生活对朱雀而言并不是太难熬,毕竟他早已习惯了军队中的生活,或许他需要习惯的更是从执法者到囚犯的心理落差。


 


看着自己身上象征着罪人的橘红色囚服,这些天来朱雀不禁翻来覆去的思考着一个问题:如果说在杰拉德·马丁尼斯一案上的确清白,难道他真的就是无辜之人了吗?不,他的一事无成便是最大的罪恶。


 


他信誓旦旦地说要不让鲁路修身上的悲剧重演,到头来他没能做到将每一个罪犯绳之于法,反而让对现实失望的鲁路修走上了“Zero”的犯罪之路,他的一意孤行害死了尤菲,然而却为对方讨回公道都没能做到。


 


这样的他果然是罪大恶极,或许眼前的牢狱之刑正是老天对他的惩罚。


 


“喂!”


 


身侧传来一声叫唤,朱雀却置若罔闻。总是有精力多得没处发泄的家伙选择在难得的自由活动时间挑衅生事,而朱雀对这种事情毫无兴趣,向来置身事外。


 


然而这一次,选择权似乎并不在朱雀这一边。


 


“喂,和你说话没有听见吗?”一个光头男人向朱雀走来,纹满了纹身的粗壮手臂粗鲁地推向后者肩头,口中还骂骂咧咧地说着侮辱的话语,“你这个亚洲猴子……啊!”


 


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转而化作了一声痛呼。朱雀截住了对方向自己探出的手掌,指下微微用力,将其甩了开去。


 


光头男人忙不迭地把手掌收回怀中,与此同时不忘怒目瞪视向朱雀,“你敢对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知道。”朱雀从长凳上站起身,让他与光头男人之间的体格对比愈加明显。在亚洲人身形的朱雀面前,男人好似一头大熊,将朱雀彻底笼罩在阴影之下。平静地与对方对视了片刻,朱雀说了一句“我不打算惹事”,便转过身,打算用离开的行动消弭可能的冲突。


 


但是光头男人似乎并不如此认为。


 


朱雀看着阻挡在自己面前,逐渐向他围拢的囚犯,微微眯起眼——他们显然都是和光头男人一伙的。照这个架势看起来,这件事不能靠几句话善了了。朱雀转过身,重新看向光头男人,冷冷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要好好教训你一下的意思,”光头男人捏了捏方才被朱雀攥住的拳头,露出一个狠厉的笑容,“小子,不要以为自己曾经是FBI就可以嚣张了,进了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则,接下来就让我好好告诉你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光头男人话音落下,将朱雀团团围住的男人们已经开始伸展着拳脚,一眼扫过那都是肌肉发达的白人男子,无一例外地在身上纹有纹身,看来都与黑帮脱不了关系。想想也是,在这重刑犯监狱中,又会有多少善类呢?


 


朱雀叹了一口气,难道他的下半生真的要与这些败类烂在一起了吗?


 


*


 


鲁路修有些烦躁地停下了敲打键盘的动作。这些还不够,他必须找到那个实施了犯罪的真凶,才能确保归还朱雀的清白。摆放在笔记本电脑旁的戒指反射着屏幕的幽光,好似在提醒着鲁路修戒指的主人不在他的身边。


 


在朱雀入狱后的一个月中,他多次申请过探望,然而都无功而返。在监狱中会被禁止家属探望总不会有什么好事,而这让鲁路修也越发担心,朱雀身为FBI,必然是监狱中囚犯的眼中钉,让他不可能独善其身,也正因为此他必须快点找出新的证据,让杰拉德·马丁尼斯的案件可以进入重审程序。


 


手机振动了一下,鲁路修看了眼屏幕上的未知号码,便接通了通话了然地唤道:“C.C.,进展如何了?”


 


通话那一头果然响起了绿发女子用来的声音:“这还真是热情的招呼啊。”


 


鲁路修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有点眉目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就能给你那个人的名字。”


 


鲁路修眉间舒展开来,欣慰地轻吐出一口气。


 


然而C.C.很快又继续说道:“但是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鲁路修重新蹙起眉,“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不觉得维持现状才是最好的吗?”C.C.答道,“杀死杰拉德·马丁尼斯的是Zero的信徒,也是听从了Zero的召唤才行动的。你真的要为了一心想将你投入监狱的枢木朱雀,抛弃自己的信徒吗?”


 


“但是朱雀是无辜的……”鲁路修喃喃地说道。是的,不管C.C.怎么说,他这么做不是因为对方是朱雀,只是无法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含冤入狱。


 


“你想在一个坑里跌倒几次?”好似看穿了鲁路修一戳即破的谎言,C.C.冷冷地说道,“如果杀死杰拉德·马丁尼斯的真凶落网,而他又供出了自己是受Zero的指示,当FBI再顺着这条线索找到你的时候,你这次准备怎么脱罪?你是想代替枢木朱雀进监狱吗?”


 


鲁路修语塞地鼓动了一下喉头,“我……让我再考虑一下。”好似是察觉到了鲁路修此时进退维谷的困境,他的手机恰选在这个时间提醒他另有一通通话接入。鲁路修看了眼屏幕,得救似的松了口气,对C.C.说了一句“抱歉,是娜娜莉的电话”,便切断了当前的通话转接向后一通。


 


“哥哥……”


 


在听到娜娜莉声音的瞬间,鲁路修心中一阵激动,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同样回答道:“娜娜莉……”


 


“哥哥,你最近好吗?我很担心你。”


 


娜娜莉轻柔的声音像是一股暖流,略微抚平了鲁路修焦躁的内心。他弯起唇角答道:“我很好。”


 


娜娜莉却似乎并不是那么信服,“马上就要到假期了,我可以来陪着哥哥……”


 


鲁路修打断了娜娜莉的话语:“不,还是不要了,最近我这里有些麻烦,你还是和咲世子小姐暂时呆在学校里比较好。”


 


“麻烦?”娜娜莉疑惑地问道。


 


鲁路修轻笑了一声,“你知道那些记者总是喜欢埋伏在附近,我不想你也被骚扰,所以暂时还是不要来我这里了。”


 


娜娜莉没有立即作答,片刻后才迟疑着问道:“哥哥,你和朱雀之间和好了吗?”


 


鲁路修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他和朱雀和好了吗?这个答案就连鲁路修自己也找不到。他毫不怀疑如果有机会,朱雀依旧会选择送他入监狱。但在那个朱雀被警察带走审讯的夜晚,鲁路修总觉得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东西悄然改变了。


 


“朱雀是无辜的吧?”


 


娜娜莉的声音让鲁路修从思绪中惊醒,这一回他不假思索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啊,朱雀是无辜的,他是不会杀人的。”


 


“嗯,所以我们要帮助朱雀。”娜娜莉的声音中依旧带着少女独有的天真。


 


“我明白,我会把他弄出来的。”这句答案出乎意料轻易地从鲁路修的口中流出。


 


娜娜莉的一通电话让鲁路修再次下定了决心。他想要创造的就是让娜娜莉幸福快乐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中必须有朱雀的存在。


 


再次扫过C.C.替他收集来的各项证据,鲁路修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双眼。不仅是杀死杰拉德·马丁尼斯的真凶,他还必须注意着马丁尼斯议员,鲁路修总有预感,在他接下来继续着手朱雀的案件时,对方一定还会阻挠在他的面前。


 


*


 


点我


 


*


 


在朱雀入狱后,鲁路修与对方见面的次数可谓寥寥无几,虽然不能掌握到监狱中的确切情报,但他可以肯定朱雀仍旧一直被卷入各种麻烦中,而这让鲁路修总是烦恼不已。


 


鲁路修手头能够证明朱雀清白的证据在逐渐增加,然而还是欠缺了最关键的那环——扣动扳机杀死杰拉德的真正凶手。事关朱雀的自由,鲁路修不愿意给敌人留下任何可以反击的缝隙,他必须将一切都做到完美。


 


但这并不意味着此时此刻鲁路修就毫无动作。就监狱暴力与朱雀不公正的处境,他发表了几篇文章。多亏了之前Zero掀起的风云,鲁路修暴涨的知名度让这件事立即得到了公众的关注。“FBI探员在监狱中惨遭报复”的标题很容易引起公愤,而无论朱雀是否有杀死杰拉德·马丁尼斯,他的遭遇也遭到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同情。在这样的舆论压力下,监狱也不得不采取一点措施,来保证朱雀不至于一直处于暴力威胁之中。


 


这样一来,至少朱雀的处境能够有所改善吧?就算托马斯·马丁尼斯手握权势,但也远远未到一手遮天的程度。鲁路修倒想看看,在媒体与舆论一连串的责问之下,他还能使出什么手段。


 


当然这也只是鲁路修的一时之举。看着手上收集到的马丁尼斯议员涉嫌与黑社会勾结的情报,鲁路修不禁露出了嘲讽的微笑,等完全掌握了朱雀清白的证据之时,便是马丁尼斯议员落马之时。


 


*


 


朱雀拿着餐盘向食堂角落的长凳走去,餐盘上堆着薯条、炸鸡和一些色拉,餐盘角落的圆形凹槽内还盛放着一小碗汤和一罐橙汁。说实话,这里的伙食算不上特别糟糕,朱雀在军队中时遇上过恶劣得多的状况。但一将其与鲁路修的手艺相比,就让朱雀有些难以下咽了。


 


叹了口气,朱雀一边叹着自己被鲁路修惯久了,一边在一张无人的长凳上坐下。


 


“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来了?”一只手掌忽然按在了朱雀身旁的桌面上。


 


朱雀没有回答,端起餐盘就想换取别的座位,却又听见身后有人吹响了口哨。


 


“怎么?不敢干架了吗?孬种!”在一阵嘲弄的讥笑声中,领头的疤脸男人又道:“难道是怕又被关禁闭,见不到你的小娘们了?”


 


朱雀依旧没有说话,脚步未停地向前走去。


 


然而那些人却没有这么容易就罢休。一个人影阻挡在朱雀的身前,身形魁梧的疤脸男人挤了挤眉眼,用猥琐的语气说道:“听说他家的小娘们一直都来找他呢。怎么样?那个小娘们的屁眼操起来舒服吗?”


 


男人的话引来了一阵哄堂大笑。


 


朱雀沉着一张脸,没有做任何回应,反正这样的嘲弄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气急败坏地反驳只是给了他们继续下去的兴致罢了。


 


“别急着走啊,问你的问题还没回答呢!”疤脸男人依旧阻挡在朱雀的面前。


 


朱雀终于蹙起了眉,沉声问道:“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疤脸男人笑得狰狞,“和你打声招呼啊。多亏了你的关照,我的好几个兄弟现在还在医务室躺着呢。”


 


一只手掌忽然袭上朱雀的胳膊,与此同时朱雀手中的餐盘也被打翻在地。心头微恼,朱雀反手扭过袭击之人的胳膊,将对方推压到身侧的墙上,冷冷地道:“别惹我。”


 


“喂喂,你们那边在干什么?给我老实点!”


 


狱警的高声警告与“锵锵”几声警棍的敲击声回荡在食堂的上空。朱雀顿感松了口气,将男人狠狠地往墙上一推,便转身拨开人群离去。


 


将他团团围住的犯人们似乎很不甘心,在朱雀离开之时存心用力推搡着他。朱雀没有理睬,可能就如同刚才的疤脸男人嘲弄的一般,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像惹出麻烦被关禁闭,毕竟鲁路修的脸比禁闭室的墙面好看太多了。


 


然而,突然在推搡间,一个冰冷的触感在朱雀讶异间袭上他的脖颈,感触到危险的直觉让他向后避让。然而已经迟了,痛楚还是在朱雀的喉前蔓延,让他只能发出了几声破碎的气音,他踉跄地倒退了几步捂住自己被温热血液所浸湿的喉头。在视野逐渐转暗的同时,朱雀看见了一把沾染着鲜血的自制刀具在他的眼前闪烁着妖异又寒冷的光芒。



评论

热度(69)

  1. cesia团子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