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反逆白黑] “给基|佬拍艺|术照怎么这么麻烦!”

太阳鲸:

说明:()里为人物内心活动;图片出处为近江推(ID:bellomi918 )




[买家 黑猫の优雅 给您发了一条消息]




黑猫の优雅:您好,请问在么?


我:亲,在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黑猫の优雅:之前找你们拍的艺|术照,我有一点不满意。


我:好的,请您发一下图呢,我好查一下档。


黑猫の优雅:




我:好的,查到了,是兰佩洛基先生吧,请问是对照片的哪个地方不满意呢?


黑猫の优雅:姿势。


我:(???)


我:亲,你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拍照姿势应该是由客户来决定的


黑猫の优雅:不是我们定的,是你们拿相册来让我们选。


我:而且为了确认摆拍姿势适合客户的人体结构,摄影师会向客户确认


我:嗯嗯,您也说了,虽然是让客户挑选而不是完全自由发挥,但是有样图可以作为参考,你们的这张照片应该是参考的711号样图,我现在就可以把样图给您发过去


我:[图片]


我:您看,姿势基本上是一模一样的


黑猫の优雅:不一样。


我:细节肯定不可能完全一样的,这您得谅解,毕竟是两组人不是?长相、身材、服装这些,真的是没办法完全还原,不好意思


黑猫の优雅:不是这些细节。


我:而且其实您和您的朋友身材和颜值,我们这边的模特真的是比不上。实话实说,没有恭维您的意思


我:(第一眼看简直惊艳……🙊后座那个人怎么能那么美……跟前面的人好般配啊……啊啦?我都在想什么= =)


[五分钟后]


我:您好?请问还在吗?


黑猫の优雅:都说了不是这些。


我:那请您说说看,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十分钟后]


我:抱歉,我这边还有别的客户要联系,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就关闭咨询窗口了。


黑猫の优雅:等一下!


我:嗯嗯您说


黑猫の优雅:你……


黑猫の优雅:(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你看画面的中间。


我:画面的中间?您说的是711号样图还是……


黑猫の优雅:……我给的这张。


我:好的,我看看


我:比例没有问题啊,人物也没有走形


黑猫の优雅:……


我:两个人也正好在几何中心,呈左右对称


黑猫の优雅:……


我:需要我去帮您精准测量一下吗


黑猫の优雅:不、不用了


我:所以您要我看什么呢?


黑猫の优雅:……


黑猫の优雅:往下。


黑猫の优雅:往下面看一点。


[黑猫の优雅 撤回了一条消息]


我:??


我:往下,照片下面没有曝光,也没有底片留白啊


我:除非您说的是光线的问题,这个我们拍照的时候解释过了,因为一个光感下沉的问题,主灯光肯定是要打在上面那位先生的脸上的,再加上有个不同颜色的衣服反射吸收的光线差,以下面那位先生肤色看起来就会深一些


黑猫の优雅:那是他本来就黑。


我:对吧


我:所以兰佩洛基先生是上面这位男士对吧?(果然长得美就是难对付😂)


黑猫の优雅:是我。


我:您的长相真的很出彩呢,摄像师一时看入迷了犯错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黑猫の优雅:……


我:开个玩笑,实际上摄像师还是很好地完成了任务,所以我不明白您到底是哪个地方不满意


我:这样吧,您是不是对图上的哪个区域不满意?


黑猫の优雅:是!


我:那好,您能不能从您那头圈一下给我看看?


黑猫の优雅:……


我:您用旺旺自带的图片编辑工具圈一下呢


黑猫の优雅:…………


[三分钟后]


我:您好?


黑猫の优雅:我在圈!


黑猫の优雅:别催!


我:哦好的好的抱歉啊😂(居然用这么久难道是对整张图片都不满意么😂)


(三分钟后)


黑猫の优雅:圈好了。


我:嗯嗯好的,您给我看一下吧


黑猫の优雅:……


我:嗯?


黑猫の优雅:没什么。


我:喔喔😂


黑猫の优雅:我准备发了。


我:好的(有这么艰难吗又不是让你跳楼😂)


黑猫の优雅:



我:收到


黑猫の优雅:…………


黑猫の优雅:怎么回事!


黑猫の优雅:发出去的内容两分钟后不能撤回!


我:233333没事没事,在您明确告知可公开之前我们都不会泄露您的图片的~


我:(而且我比你更尴尬好吗🌚你这是强迫我这个妹子看不该看的地方呀)


黑猫の优雅:(该死!居然就这么留下了我用鼠标圈出朱雀那个部位的证据!这可真是太失仪了!等这件事解决后我一定要想办法骇客摄像楼办公电脑销毁证据!)


黑猫の优雅:没关系,你暂且保留着好了。


我:嗯嗯好的


黑猫の优雅:这事还没完结,我不会让它就这么过去的。


我:呃好😂(这人脑回路是不是有点不大对劲呀……)


我:刚刚看了一下,我感觉您圈上的这部分没有什么拍摄纰漏啊


我:请问兰佩洛基先生是哪里不满意呢?


黑猫の优雅:你放大一下!


我:好的


我:不好意思……我还是看不出什么来呀


我:您能说得再明确一点吗?


黑猫の优雅:你还要我怎么说明!


黑猫の优雅:我都圈给你看了!


黑猫の优雅:你们做客户咨询的理解能力怎么这么差!


黑猫の优雅:沟通体验实在太糟糕了,回头我一定给你们差评!


我:亲,您先冷静一下


黑猫の优雅:谁是你的亲!


我:亲


我:不是


我:兰佩洛基先生,您冷静一下,我们不是还在沟通的嘛


黑猫の优雅:你自己看!


我:好的好的我正在看


黑猫の优雅:你自己说说!


黑猫の优雅:(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我:(没辙了🌚只好动用我F女先天的直觉了)


我:这样吧,我来说说可能存在的问题吧,就是我的臆测,跟您在意的问题可能不是同一个


黑猫の优雅:你说。


我:您的朋友,下面这位男士,怎么称呼?


黑猫の优雅:……


黑猫の优雅:红鸟。


我:(???)


我:好的,您的朋友红鸟先生,体能素质看上去不错,711号样图里面的模特腿只开了45度,红鸟先生的腿开了九十度,这个难度系数很高的


黑猫の优雅:你说这些做什么?


黑猫の优雅:(还用得着你说,这个体力笨蛋的身体素质有多反人类我早就……亲自……见识过了)


我:我还没说完,然后我看了下其它不一样的地方。红鸟先生穿的是紧身材质的衣服,模特穿的是比较宽松的运动装


我:因此,由于上述两种原因,拍摄出来的红鸟先生,下体有些醒目


我:(尬死我了🌚)


黑猫の优雅:不是有些醒目!是非常醒目!


(黑猫の优雅 撤回了一条消息)


黑猫の优雅:……你继续说。


我:谢谢您的理解,那么我们是可以提供后期修片处理的,这个不难弄,但是其实就是照我的感觉来说,图片没必要修,因为不是非常明显


黑猫の优雅:还不够明显!


我:(你习惯性盯着你家攻的丁丁看当然觉得它很明显🌚)


我:(不过话说回来你家攻的丁丁也确实有些明显🌚)


我:(我莫不是碰到了炫耀自己攻丁丁的傲娇受吧🌚)


我:请问是红鸟先生自己要求修图的吗?


黑猫の优雅:……他才不会介意这些。


黑猫の优雅:(总是用那里耀武扬威的他巴不得越醒目越好呢)


我:喔喔,那您是出于什么立场要求修图的呢?


黑猫の优雅:我的立场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吗?


我:是这样的,如果是由于摄像技术和操作的问题,我们是免费提供修图的,但是因为您这个要求在我们看来属于非售后服务内的,还是请您说明一下您是怎么考虑的


黑猫の优雅:那个部位!


黑猫の优雅:不检点!


我:……


我:(毕竟是你的私有物是吧🌚)


我:请问是红鸟先生这么认为的吗?


黑猫の优雅:都说了不是。


我:哦哦,也就是说您觉得这样不检点是吧


黑猫の优雅:我觉得不检点就是我俩的事情!


我:哦,原来是这样啊


我:所以您跟红鸟先生是情侣关系是吧


黑猫の优雅:你怎么知道?!


黑猫の优雅:不,你猜错了。


黑猫の优雅:事情的真相不是这样的。


黑猫の优雅:我可以为我刚才的发言作出解释。


我:23333,请淡定一些


我:(都写脸上了,还解释呢🌚)


我:这样我就明白了,出于男友的私心是吧,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男朋友那个地方😝


黑猫の优雅:都说了不是情侣关系!


黑猫の优雅:别人看不看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刚刚还说“我觉得不检点就是我俩的事情”的人是谁呀?🌚)


我:明白的。这样的话您能不能让红鸟先生跟我们联系一下呢?


黑猫の优雅:找他做什么?


我:是这样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我们还是点对点实名沟通最好,因为对话过程后台都有记录的


黑猫の优雅:你说什么??


黑猫の优雅:我们刚才的对话都……


我:亲,你放心,除非后期发生纠纷,否则对话是全部保密的


黑猫の优雅:我不是你的亲!


我:不是,兰佩洛基先生(TM怎么这么难伺候🌚)


我:您让您的男朋友用他的账号联系一下我好吗?


黑猫の优雅:谁说朱雀是我的男朋友?


我:(朱雀??)


我:好的,不是男朋友,您让您的朋友红鸟朱雀先生跟我们联系一下好吗


黑猫の优雅:真是麻烦!


[黑猫の优雅 已下线]


我:(妈的,基|佬就是别扭🌚)




[翌日]


黑猫の铲屎官:你好呀~在吗?😊


我:亲,在的,请稍等


黑猫の铲屎官:好的2333


我:您好,抱歉久等了,请问是以前的客户吗?


黑猫の铲屎官:是滴


我:您的姓名?


黑猫の铲屎官:枢木朱雀


我:我查查档哈


黑猫の铲屎官:好的~😄


我:您好,我们这里显示并没有一位枢木朱雀先生,倒是之前有位兰佩洛基先生提到一位红鸟朱雀先生,不知道……


黑猫の铲屎官:😳红鸟朱雀……


黑猫の铲屎官:2333估计是鲁路修又闹别扭了


黑猫の铲屎官:红鸟朱雀就是我😄


我:喔喔原来就是你啊😂


我:请问兰佩洛基先生跟您的关系是?


我:(糟了,好像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


黑猫の铲屎官:他是我老婆😄


我:(我就知道🌚)


我:好的好的,您知道他对照片不满意的事么?


黑猫の铲屎官:嗯?怎么了?😳


黑猫の铲屎官:他还觉得不满意呀,我拍的时候心惊肉跳百般忍耐的😖


我:(心惊肉跳百般忍耐?😳)


我:不妨先说说看,您对摄影体验有什么不满意的么? 


黑猫の铲屎官:不不,拍出来还好,拍的时候我是挺紧张的


我:诶?是动作难度太大了嘛?我看你体力素质不错的样子啊


黑猫の铲屎官:不是,那个姿势吧,唉……😣


我:您说说看


黑猫の铲屎官:你知道,其实鲁路修拍照的时候一般动作都很矜持


黑猫の铲屎官:虽然我也不是没看过他张开腿的样子,但是那么开的时候,真的少见😣


我:(🌚我已经预感到了一波狗粮接近中)


黑猫の铲屎官:然后其实心里就有点不得劲,明明平时两个人独处的时候,用力把他的腿掰开他都会合上——虽然一般我不让他合,结果对着镜头他就可以一脸坦然地张开腿我心里其实是很微妙的 


我:(放我走吧🌚)恩恩


黑猫の铲屎官:然后我就想怎么才能尽量遮住他大腿内侧,虽然他是穿着衣服的,但我就是始终有些在意,所以就往他的方向多靠了靠,比摄像师指挥要求的距离更近了一些


我:喔喔,怪不得看上去你俩中间几乎没什么空隙


我:(活该擦枪走火🌚)


黑猫の铲屎官:是呀,然后其实我上臂基本是裸露的嘛,肩膀就总是碰到他大腿内侧的肉


黑猫の铲屎官:平时都是用手扒的,偶尔用舌头,这次用肩膀碰到,感觉还是相当美妙而陌生的


我:(我已经不想再要这份工作了🌚)


黑猫の铲屎官:😖然后因为鲁路修的大腿蹭来蹭去的,所以我就……


我:(🌚)


黑猫の铲屎官:😖没忍住就……


我:那个……了?


黑猫の铲屎官:😣嗯


我:(这大概是我有史以来做过的最尴尬的一次客服)


我:嗯……能够……理解……


我:(才怪)


黑猫の铲屎官:谢谢,你真好😘


我:(……你老婆知道你在外面撩人么🌚)


黑猫の铲屎官:其实我拍第一张照片的时候还没怎么样的


我:第一张???等下


我:好像是,你们的档录里有一共三张


黑猫の铲屎官:嗯嗯拍出来三张鲁路修让我去挑的,另外两张都不太合适 


我:我看看


我:(🌚这红鸟先生,厉害了)


黑猫の铲屎官:没办法,爱人对着镜头有摆pose的强迫症,两条大腿就在那来回磨擦我的手臂……


我:(🌚这剩下两张,说是写真照片都没问题) 


黑猫の铲屎官:后面那两张都……站起来了……不能用,就第一张还在沉睡状态,勉强可以用用


我:(🌚我原本还觉得你相方鸡婆,想想每天晚上被这么个庞然大物折腾,也是不容易)


我:好的……你看着合适就好


黑猫の铲屎官:嗯哪,谢谢你~


我:那啥,那还是回到一开始说的,兰佩洛基先生对这张照片有点不满意


黑猫の铲屎官:嗯?


我:嗯😂他觉得你那里还是有点醒目


黑猫の铲屎官:他还想怎么样嘛😖那已经是我蛰伏状态下能拍出的最不明显的程度了


我:那个……要不你们去商量一下?


我:实在不行,我们这边用特效处理帮你磨磨平?


黑猫の铲屎官:……(下体一凉)


黑猫の铲屎官:不用不用,这样不太好


我:那这样好了,我把那剩下两张也给你,你跟他说一下这已经是比较好的一张了,行吧


黑猫の铲屎官:对哦,这样可以!


我:恩恩


我:[图片][图片]


黑猫の铲屎官:3Q~😃我现在就去


我:好嘞


我:(请接收“重要部位”高光+增强对比度+滤镜凸显的大礼😈)


(三十分钟后)


我:嗯?旺信提示?


我:收到了一条五星好评



来自 黑猫の铲屎官: 照了一组艺术照,一张公开用,另外两张当作私|房留念用。爱人很喜欢,看见了就会很兴奋,露出很可爱又不可言说的一面,非常满意这家的服务,五星好评,下回还会再来



我:……


我:(下次你们还是别来了🌚嘴硬别扭又YD的基|佬组)


[夏莉的时光剪影照相馆 已下线]




-完-

【反逆白黑】犬系可爱男友

霜:

朱修only,犬系男友梗。
面姬聚会成功,特来发贺文。爪机速码,大家吃好。


犬系可爱男友




棕色毛发。细细软软地带着明显的小卷,特别想让人上手揉几把,那感觉一定十分好。
绿色眼睛。清澈的好像淌过水流的小溪,闪闪亮亮聚集了天上所有的星星。
他笑起来的样子软萌朝气,十分可爱,声音爽朗又大方,伸手揉头毛时很像伸出爪子挠后颈,大咧咧摸鼻子时仿佛马上会打个喷嚏。
鲁鲁修怔怔盯着眼前的亚裔少年,俊逸秀美的脸上诡异地浮出两团红晕,模样有些羞涩,随即板起一脸正经,强行让自己严肃起来。
“这是我们新转校的同学,枢木朱雀,他成绩优秀,也有参加学生会的经验。所以,朱雀是我们的风纪委员。”米蕾会长宣布这期的新规定,加入的亚裔同学十分引人注目。
“请多多指教。”朱雀呵呵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鲁鲁修的视线落上那头褐色卷发,再也移不开了。
“我们哪位同学愿意帮助朱雀君熟悉校园生活呢!”米蕾故意大声询问,她已经有了好人选,看向学生会最老好人的利瓦尔,“那就利……”
“我来吧。”
出乎意料的事情,一向高冷著称的副会长鲁鲁修,竟然主动要求照顾新人。
全体人员仿佛窥见新大陆,连米蕾都愣住了。
“鲁鲁修?你……确定要作引导吗?”
顶着会长狐疑的目光,鲁鲁修走到朱雀面前,友好地微笑:“多多指教,风纪委员。”
朱雀笑得一脸灿烂:“多谢你!”
就像一只利箭戳中鲁鲁修名为萌魂的心,脸颊冒出两朵可爱的小红晕,他避开朱雀的视线,得体地说:“不客气。”
旁观的米蕾仿佛领悟了什么,惊诧地抬眉毛。

接下来的日子十分诡异。
美艳高冷的副会长,一反形象积极地带领风纪委员熟悉校园,不但走遍每个角落,还热心地把下水道系统,迷宫般的各条通路,都指给朱雀看。
在新转校的风纪委员偶然提过,住在外租的宿舍,总是因为懒怠吃不上一顿家常菜时,副会长破天荒地主动提出为他做便当,这让朱雀受宠若惊,不愿麻烦鲁鲁修,但被对方温柔的笑容吸引,并没有坚持。
这似乎是个奇怪的开始。
枢木朱雀除了加入学生会,同时兼任篮球部的王牌前锋,在体育竞技项目上大放异彩,很快成为各运动学部争相邀请的人才。校园女生们也成立了他的专属后援会,天天围绕球场,为朱雀呐喊打气,俨然是个校园偶像的待遇。
这样的朱雀,身边经常出现鲁鲁修的身影。鲁鲁修关心他的学业是否因为英文通用语而顺利,主动帮他解答习题,学后还专门留下为他补课,平时更是热心为他送便当,顶着一个加强拉拉队的视线,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这个风向怎么也不能算对。
朱雀也察觉了鲁鲁修的“好意”,这可是被称为高岭之花的副会,仅仅因为出众的美颜便获得了全校大部分男生女生的支持票,得以成为校园看板,被这样温柔又善解人意的美人青睐,天天能吃到他亲手做的豪华美味的便当,朱雀身为一个正常男人,无法不因此而骄傲。就连篮球队的队员们都打趣地问他跟鲁鲁修进展到哪一步,正值血气方刚的少年决定,如果鲁鲁修再害羞地躲下去,就由他来打个直球。
在享用过一次豪华便当之后,朱雀开玩笑地问鲁鲁修,想要什么回报。
副会长听到这些话,又不自觉地脸红了。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你能让我……摸一摸吗?”
“?!”朱雀被重磅炸弹轰个正着,内心感慨鲁鲁修好奔放。
美丽的副会长大人补充道:“……你的头发。”
“……”
好吧,虽然不清楚什么情况,但朱雀仍然答应了。
鲁鲁修极力掩饰欣喜若狂,但他放光的双眼还是没能隐藏兴奋。他小心翼翼地靠近朱雀,伸出手摸上朱雀的卷毛。部活还没有开始,朱雀的卷发正蓬松,没有让汗水打湿卷曲,穿过鲁鲁修手指的柔软触感,幸福的就像做梦。
鲁鲁修梦幻般幸福的表情,嘴里喃喃着“卡哇伊……”,瞬间击中了朱雀的开关。
等到被捉住双手摁在墙上,结结实实地堵住嘴,享受了一次热情的法式亲吻,晕晕乎乎的鲁鲁修才意识到哪里不对。
“鲁鲁修喜欢我吧……”朱雀热情地抚摸鲁鲁修纤细的腰身,呢喃的气息喷吐在他敏感的耳廓。
“咦……等等。”鲁鲁修挣开朱雀,焦急地欲言又止,仿佛告白是件多么难以启齿的事。
“你不用害羞啦,我来跟你告白好了。”朱雀太喜爱这样不计回报地默默付出,又纯情地说不出恋语的鲁鲁修了。
“不是的……朱雀。”鲁鲁修飘忽着视线,似乎在努力挣扎。
“怎么了?”朱雀问。他有些好笑,但仍然耐心配合鲁鲁修的腼腆。
最后,向来高冷却只在一个人面前温柔的副会长挣脱了传闻中“准男友”的束缚,掏出智能终端,打开一张万万没想到的照片,将屏幕放到朱雀眼前。
“这个孩子叫‘亚力克’,很可爱吧。”
鲁鲁修满脸宠溺地望着照片,一只褐色的幼犬,睁着罕见的碧绿眼睛,对着屏幕露出萌萌的表情。
“……”朱雀的笑容僵了僵。
鲁鲁修完全没察觉,依然沉浸在他的幸福回忆中。
“亚力克很小就来到我身边,那时我也很小,它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但是——我哥哥不希望养它,不经过我同意,就把它送走了。只有两个礼拜而已……”
鲁鲁修露出惆怅的神色,随即认真看向朱雀:“虽然这样说不好,但是朱雀就像亚力克一样……第一眼我就这么认为了,总觉得亚力克又回到我身边。”
“所以——你对我这么好,因为我像你小时候的……呃,朋友?”朱雀硬生生吞回“宠物”两个字,耐心而友好地面带微笑。
鲁鲁修点了点头。
空气中仿佛响起奇特的断了线的声音。
朱雀的笑容越发灿烂:“鲁鲁修摸我的头发,就像在感受亚力克一样呀。”
鲁鲁修又点了点头,他微微瑟缩,总觉得朱雀哪里不对劲。
“喜欢吗?”朱雀轻声细语地问。
鲁鲁修再次点了点头,他小心翼翼看着朱雀,笑容有些勉强。朱雀好像……不太高兴?
“那么,鲁鲁修以后想不想随时随地触摸我的头发呢?”
“如果不麻烦你……”
“当然不会。”风纪委员执起副会长的手,露出后者最喜欢的可爱笑容,“只要鲁鲁修当我的恋人,随时都可以哦。”
鲁鲁修睁大了紫色眼眸。

很久以后,鲁鲁修从第三者口中听到事情的真相,在他小时候,可爱的亚力克为什么会被送走——那是一只看着可爱,犹如幼犬般毛绒绒,货真价实的狼崽。
布里塔尼亚家族可不会让这样的生物呆在他的身边。
鲁鲁修感到失语,他礼貌地拒绝了对方的探究,意有所指地说:“只是觉得惊人相似。”
对方似乎没听懂。
鲁鲁修露出近乎咬牙切齿的笑容:“我是指,以为养了一只可爱的小狗,却是一只狼的事。”
他身边英俊的男人露出人畜无害的可爱笑容,轻轻握住鲁鲁修的手——他们的指间,一对精致的戒指闪闪熠熠。


END

【反逆白黑】精灵鲁鲁修的幸福任务

霜:

*朱修only
*庆祝跟@茶包_望安 面基成功!贺文一篇。依旧爪机产物,大家吃好。


精灵鲁鲁修的幸福任务


1.
精灵出现在朱雀面前,睁着大眼睛,扑腾他的小翅膀,用成熟小大人的口吻,指着朱雀的鼻子说:“早恋是禁止行为!它会占据人类80%的精力,在最重要的青春期,无法很好地造成学业,让优秀的人类只能发挥少的可怜的特长,最后沦为平凡的人!”
朱雀愣住了,他盯着这个只有30cm的豆丁,手中情书的信纸飘然落地。
黑色柔软的发丝,肉嘟嘟的脸颊,一件壁画中才会有的丘比特风格小裙子,还有那对蝴蝶一般透明的小翅膀……这什么生物?
朱雀脱口而出:“你是谁?”
“我是你的守护神,是一个精灵,体力笨蛋!”小蝴蝶似的精灵跳起来试图用那双软垫一般的拳头打朱雀,又像在给他的鼻子挠痒痒。
朱雀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小豆丁被弹出几尺远。
“啊——我很抱歉。”他赶紧用两根指头稳住豆丁的身体,看着他摇动翅膀,甩了甩脑袋。
似乎有点可爱。
小豆丁的脸颊红扑扑的,看上去很不好意思。他用小爪子拍开朱雀的手指,重新绅士地站好。
“总之,你最好拒绝对方的告白……不对!是恋爱禁止!”
“哦。”朱雀眨了眨眼睛,他觉得小豆丁比学校的女生可爱多了。

2.
精灵叫鲁鲁修,从命运之国而来,只要集齐一份优秀人生的成绩单,他就可以晋升为高级精灵。
朱雀是鲁鲁修的第一个任务,为了交出完美答卷,朱雀的人生也要是完美的。
鲁鲁修兴奋地扑腾翅膀,双手抱着一只又短又粗的马克笔,在白板上写下对朱雀的人生规划。
——最好的成绩!
——最好的学历!
——最棒的工作!
——最完美的妻子!
——最幸福的家庭!
每个条目后面跟着一对可爱的小数字,那是让朱雀达成成就的年龄计划,还标注了更多细节。比如,一定要生三个孩子,有男孩,有女孩。
小豆丁抱着马克笔飞到朱雀面前,一本正经地问:“有什么其他问题吗?”
朱雀点头,问他:“你会飞,为什么是精灵,不是妖精呢?”
鲁鲁修一愣:“这有什么问题吗?”
朱雀和他四目相对,小豆丁的脸就只有他的鼻子大小。
“因为只有妖精才有翅膀呢。”
“喂,我不是让你问这个。”鲁鲁修不满地说。
“可是我想知道嘛。”朱雀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鲁鲁修粉嫩嫩的包子脸,成功看见小脑袋仿佛冒出有形的热气,心情愉悦极了。

3.
妖精鲁鲁修的作战计划——《完美的枢木朱雀的人生》,总是遇到难言的瓶颈。
运动发达的体力笨蛋,总是没办法做好考题,鲁鲁修说到累了,生着闷气背对朱雀,坐在桌角扇动小小的翅膀。脑袋被温柔地戳了戳,扭头看见朱雀笑眯眯的放大脸庞,举起的习题册已经完成了。
“……”
朱雀最讨厌了。
鲁鲁修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总是气自己,让他以为再也没机会拿到好成绩,晋升高级精灵去见娜娜莉。
又会在下一刻好好地完成任务。
“我们一起努力吧?别哭了。”朱雀捧起鲁鲁修,小心翼翼在他脸上亲了亲。鲁鲁修摊开小小的手挡开朱雀,脸红的像个熟透的樱桃。

4.
一个体育很好的体力……不对,朱雀并不笨。
鲁鲁修检查朱雀的成绩单,趴在上面,不停划着那个大大的红色分数。
比预想中要好太多的成绩,而那个体力笨蛋正在窗外的绿茵坪上耀武扬威。
这样的朱雀,很快就能进入下个完美阶段吧,鲁鲁修满意地微笑。
他小小的身形抖动一番,开心地在纸张上来回打滚,幸福不已。
朱雀走进教室,看见小豆丁鲁鲁修的模样,眼神变得柔软。他走近鲁鲁修,拉过椅子坐下,托腮凝视他愉快的表情。
“呐,鲁鲁修,我想进入军队。”
“嗯嗯,这个成绩的话就……诶?!”
看见小豆丁石化的样子,朱雀笑得更加灿烂。
“一起去吧。只要我们在一起,没有办不到的事。”

5.
枢木玄武和枢木朱雀对坐喝茶。
小小的鲁鲁修现在玄武的杯子旁,眉飞色舞地跟首相大人介绍自己的身份,还有对朱雀的规划。
玄武严肃的表情不苟言笑,他说:“……所以,我的儿子要参军吗?”
“是的。”鲁鲁修点点头,“综合考量,朱雀的选择是非常合适的选择。”
可怕的沉默笼罩着一个成年男人和一个30cm的小生物。
似乎过了很久,院中清晰传来穿竹滴泉的声音。
枢木玄武伸出一根手指:“愚子,就拜托你了。”
鲁鲁修伸出小拳头握住那根手指,象征性地抖了抖。
“您放心吧,首相大人。”他稚嫩的嗓音正经得反差。
身后的朱雀忍俊不禁。

6.
16岁的朱雀军容整齐,朝气蓬勃。他的右肩经常坐着一个可爱的精灵,如果你以为那是什么违反规则的宠物,就会受到毫不留情的攻击,经历让一个成年人失去信心的毒舌洗礼。
就像眼前这个倒霉的教官一样。
“对不起。”朱雀万分歉意地说,“这是鲁鲁修,不是我的宠物,他是我的监护人。”
啊!鲁鲁修大人!
从永远洗澡不出热水,饭堂打饭变成石头,上课教学突然放肆地哈哈大笑,教官泪流满面,五体投地对着翘着小白腿的精灵大人跪拜。
鲁鲁修大人!请原谅您无知的奴仆!
鲁鲁修大人!鲁鲁修大人!
朱雀远远望着小豆丁傲慢地腾在空中,翘起的嘴角得意洋洋。晚上休息时,他摸了摸鲁鲁修的头:“不要耍弄他们啦。”
鲁鲁修坐在他的手臂上,哼了哼鼻子,表示知道。
“鲁鲁修最好了。”朱雀亲了亲他,这次,小精灵没有避开,他双手抵着朱雀墙壁一样高的脸颊,也亲了亲他。
“晚安,朱雀。”鲁鲁修回到教官为首的大家给他置办的一整套玩屋,躲进小棉被里,玩具床立刻拱起一座小山。

7.
——床铺一定要大!这么小是猫屋吗!
——怎么可以不给鲁鲁修大人买衣柜,这点衣服可不够换洗,多买几套呀,钱不够我们出。
——搭个小院子吧,可以放干净的花,不要泥土,招来虫子咬到鲁鲁修大人就不好了。
朱雀无奈地看着以教官为首的众人七嘴八舌给鲁鲁修做增强版住屋,这间简洁的单人宿舍,以干干净净的床铺为分界线,进入崭新的童话王国。
朱雀没有阻止的权力呢。

8.
晚上,小小的鲁鲁修回到朱雀的床铺,在他脸颊旁的位置躺下,收起自己的翅膀,心满意足地蜷起来。
“我想跟朱雀一起睡。”他理直气壮地说。
朱雀给鲁鲁修盖好小手绢,伸出一根指头,让睡着的鲁鲁修抱进怀里。
“晚安,鲁鲁。”他轻声说。

9.
顺利升职加薪的朱雀少校!
鲁鲁修满意地在命运记事簿里写下一条。
已经比预期还要快呢。
朱雀忙着辗转各地,进行特训。他被选为精英中的精英——特派专属技术人员,实际上却是kmf驾驶员。不论走到哪里,鲁鲁修都跟着他。
这个世界总有不完美,局部的战争也有太多残酷。朱雀实力再强悍,面对平民的伤亡,无奈的牺牲,也有心灵的拷问。他越来越少和鲁鲁修说话,总是沉默地呆在一个安静地方,眉宇间的忧愁似乎不能消褪。
鲁鲁修怀念朱雀的朝气蓬勃,他阳光灿烂的笑容,还有时而促狭的玩笑,轻声细语的温柔安慰。
紫色的眼睛溢满难过,鲁鲁修坐在朱雀身边不远的叶子上,揪紧嫩绿的叶茎。
朱雀……

10.
朱雀。朱雀。朱雀。
朱雀听见鲁鲁修的呼唤,比平时的稚嫩多几分柔和,暖烘烘地挠心,
他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成人版的鲁鲁修。美丽诱惑的紫水晶瞳眸,犹如传说中爱之女神般精致绝伦的容颜,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陶瓷般光滑又清凉……等等!
朱雀发现鲁鲁修正完全不着丝缕地“挂”在自己身上。
那双清澈的眼瞳是多么纯美干净。
朱雀大脑发懵,浑身的热流正朝下身汇聚去。青春旺盛的火焰烧得虽晚也总算来了,他几乎狼狈地推开鲁鲁修,一蹦一跳地冲向浴室,小麦色的健康肌肤肉眼可见地红成煮熟的虾子。

11.
约法三章。
不可以随随便便变成大人。不可以变成大人不穿衣服。不可以变成大人不穿衣服钻进朱雀的被窝。
鲁鲁修扇着翅膀,抱着朱雀的手机终端,非常正经地抗议。屏幕上显示的“青春期性征现象”专题,让朱雀扶住了额头。
总结是,朱雀还在单身。
单身的朱雀会憋坏身体,作为守护妖精,鲁鲁修要负责。
我可不敢让你负责呀!
朱雀在心底呐喊,仍然做出一副受教的模样,假装全部听进去。
想要鲁鲁修,但是——那是不可以的事。

12.
呐,鲁鲁。我如果一辈子都不结婚呢?
什么!这怎么可以。那就不是人类标榜的完美人生了。
嗯……其实人类不一定都会结婚,在你们妖精的手册里,没有采集大数据样本么。
但是,但是,系统评分是有这项的呀。
鲁鲁修在意分数,多过我的幸福吗?
不、不是这样!朱雀一定要最幸福才行。
那么,你来当我的恋人,做我的伴侣吧。
——哈?

13.
系统没有告诉鲁鲁修,一个妖精考核者,可不可以跟任务对象结婚。可是,如果妖精的使命要对任务目标不惜一切提供帮助,结婚也包含在里面吧?
鲁鲁修困惑了。
他以常人的形态,切下一根胡萝卜,厨房的汤锅烧起来了,他为朱雀做的晚餐是咖喱,一种经典的和食。
朱雀应该很高兴才对,布里塔尼亚很少能吃到日式咖喱的说。
鲁鲁修尝了尝味道,心里满意极了。还有一点不明所以的情绪搅动着内心。
好像是……幸福本身。

14.
妖精鲁鲁修和人类及任务对象的枢木朱雀结婚了。
体会到人类的不可言状的秘密的乐趣。
他拿着枢木朱雀的人生幸福指数成绩单,理直气壮地拍在二哥修奈泽尔案前,宣布自己的成功。
修奈泽尔饶有趣味地抬高眉毛。
——你居然把自己搭进去了啊。
——啰嗦!快点给我考核!
鲁鲁修匆匆忙忙拿着新的证书回人间去,他还要回家给朱雀准备晚餐,顺便告诉他自己也升职加薪的好消息。

15.
和妖精结合的朱雀意外地不会老,他惊讶于自己有了不老不死的体质,并为此惋惜不得不丢掉的工作。
“对不起……”鲁鲁修满怀歉意。
朱雀亲吻自己的爱人,笑得灿烂一如往昔。
“不要紧,只要跟鲁鲁修在一起,我就是最幸福的人。”
他们靠在一起,身体共享同一片温暖。



END

[反逆白黑]人鱼殿下-2

123:

虽然娜娜莉的擅作主张给自己带来了极大麻烦,但是……但是……唉算了,她也是为自己这个哥哥着想,当然是原谅她了。

听完人类接收不到的泡泡留言,鲁鲁修勉强说服自己接受了娜娜莉的“好意”。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当真会留在人间,跳足99支舞蹈才游回深海皇宫。

博学的殿下知道,某种东西可以解除女巫的魔法。

但是,想要获得那样事物,还得费点周折……

无论如何,年轻的殿下决定试一试。

“王子殿下,多谢您救了我。”鲁鲁修看向面前的朱雀,准备起身下床,先按照人类礼节道谢。

没想到的是,新生的双足刚刚落到地毯上,便传来无法忍耐的痛楚。本该柔软的羊毛像成千上万根钝针扎在他比婴儿更娇嫩的皮肤上,刺骨痛意让鲁鲁修面色发白,立即重新倒回了床上。

“你怎么了?是之前在海里受伤了吗?”

从小便在刻苦训练中摔摔打打长大的朱雀一眼便看出问题所在。

像以往照顾对练的侍卫那样,他条件反射地按住鲁鲁修纤细的脚踝,想找到伤口。但视线巡视几圈,除了进一步确认这位神秘美少年的皮肤手感比目测更好之外,他并没有更多发现。

“说不定是内伤,失礼了。”不待鲁鲁修开口,朱雀已然一路向上,迅速将他的两条长腿捏了一遍。

确认骨头并没有脱臼断裂,朱雀不禁疑惑极了,“到底伤在哪里呢?”

“……王子殿下,你思考之前能不能先把手从我的大腿上挪开?”无法陌生人触碰的鲁鲁修忍无可忍地提醒。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朱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掌还放肆地紧紧贴在少年雪白细腻的腿根上。

他一边道歉,一边想要收手。但不知怎么搞的,抽离之前,他竟鬼使神差地又摸了两把,直到指尖反复确认了那柔腻细致的触感,这才意犹未尽地抽回。

“……”

“……”

两人面面相窥。朱雀完全因自己无意识的下流举动惊呆了。

鲁鲁修则将他的呆滞误解成了镇定。

那么,这失礼之举难道是人类的礼节?可那些人界的书籍里,并没有哪一本描写过这个社交动作啊?还是说因为太普通了,以致于作者懒得浪费笔墨?

真是粗鲁的礼仪啊。

睿智的殿下思考着,感慨着,最终迟疑地伸出手,象征性地在朱雀同样的部位轻轻碰了一下。

“……”好不容易稍稍回神的朱雀再度呆若木鸡。

注视着他傻呼呼的脸,鲁鲁修悄悄松了一口气:这位王子看上去并不精明,也许今天就能骗得他心甘情愿奉上鲜血。

没错,解除女巫药剂的万能灵药便是人类自愿给予的血液。

只要将它涂在腿上,就能解除魔法变回鱼尾。只要——

稍微想像了一下那场景,从未沾过血腥的殿下不禁脸色发青,胃里作呕。

他难看的脸色总算唤回了朱雀的神智,“你、你一定是内脏受伤了,稍等一下,我马上叫医生过来!”

对,一定是这样,所以关心病人的自己才会做了唐突之举!

朱雀悄悄给自己找着理由,拔腿就向寝宫外跑去。堪堪冲到门前,忽然想起什么,又慌慌张张地折返回来,取过自己最爱的蓝底金纹披风,将犹是赤裸的鲁鲁修整个人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

虽然他的宫殿里没有侍女,都是男人,但不知为什么,他依然不想别人看到少年现在的模样。

这想法朱雀并没有宣之于口,只匆忙地向鲁鲁修露出一个笑脸,便又离开了。

目送着他旋风般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外,鲁鲁修垂下眼眸,心里忽然多出了几分不安。

这位人类王子不但热心地帮忙请医生,还怕自己着凉,特地回来给自己披上披风,真是心地善良。想要诓骗他谋取鲜血的自己,是不是太卑鄙了?

[反逆白黑]人鱼殿下-1

123:

*雀仔生日贺文之3?如果能在10号前更完的话就是贺文吧。

从前,在与天空一样蔚蓝的大海深处住着一位俊美尊贵的人鱼王子,他的名字叫做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

他的头发乌黑润泽,薄如蝉翼的耳鳍上点缀着与眼眸同色的紫晶耳钉,但那矿物制成的饰品远远没有波光盈盈的眼瞳来得美丽。漂亮的眼睛衬着挺直鼻梁与总是带着一抹绯红的嘴唇,完美就像神明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他总是穿一件拇指贝与细珠织成的短衫,遮住自己雪白的胸膛,只露出若隐若现的锁骨与细窄得不堪一握的腰肢。黄金腰带上的纯色穗带往往拖得很长,每次游动的时候,便与琉璃色的修长鱼尾一起在碧波中飘逸起伏。

见过他的海洋一族都说,即使把所有海域的珍珠都堆到一起,散发的光芒也无法与鲁鲁修殿下相提并论。

与历代王子公主相比,这位殿下不但拥有惊人的美貌,更有着特立独行的性格。

他不向往人间的繁华,不喜欢像太阳一样火红的花朵,对沉船里找到的英俊少年石像没有兴趣,不关心海岸边带有香味的花朵是什么味道,也不想倾听陆地鸟儿的鸣唱。

事实上,他只对思考、下棋、以及打扮妹妹娜娜莉公主有兴趣。

公主殿下当然很喜欢哥哥精心制作、点缀着珍珠与珊瑚枝的各色美丽裙子。但与此同时,她也越来越担心哥哥的状况。

“哥哥,你不能因为体力不好就成天坐在贝壳床上,快和我一起去游泳,活动一下尾巴吧。”

“那么我会让水母士兵托起我,坐到宫殿顶上为你加油的,娜娜莉。”

“哥哥,这幅图是人间流传的健身操,不用出门就可以活动尾巴哦。”

“哦?如果你要做这套动作,现在的裙子都不适合你呢,娜娜莉。你稍等,我马上就为你缝制新的裙装。”

漫长的时光与缓缓流动的海水一起流逝,鲁鲁修一直与妹妹幸福而平静地生活着。

直到这一天,完美无缺的生活忽然像一匹抽了丝的东方绸缎,皱巴巴地绞紧了鲁鲁修向来松弛的神经。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一觉醒来,鲁鲁修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高大的雪白石柱取代了支撑海洋宫殿的鲸骨;水荇交织的窗户摇身一变成了通透明亮的玻璃;细藻织毯无影无踪,唯有厚实的羊绒地毯铺在地上;身下的贝壳床更是不翼而飞,他整个人莫名陷在了软得惊人的鸭绒被里。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全然陌生的英俊面孔,以鲁鲁修只在十五岁那年见过的阳光为背景,正站在床前打量他,绿色眼眸中写满好奇。

听到鲁鲁修发问,年轻人指了指屋外旁通往海洋的石阶,“我刚才练剑的时候发现你昏倒在那里,就把你抱进了我的房间。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枢木朱雀,你呢?”

枢木?鲁鲁修迅速开始思考。

自己领地附近的人类君主似乎就是这个姓氏。是昨夜睡得太沉被改向的洋流冲上岸了吗?可是,这家伙为什么对自己的鱼尾视若无睹呢?难道那些人类残忍杀害人鱼的传说都只是恐怖故事而已吗?

思索之际,鲁鲁修的视线自然而然下滑移到了腿上。旋即大惊失色地发现,映入眼帘的不再是漂亮的琉璃色尾巴,而是两条属于人类的、光滑笔直的长腿!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鲁鲁修一瞬间推想出二十三种可能性。

但还来不及一一推敲,耳中忽然传来储存谈话的螃蟹泡泡“啪”地一声破碎的声音。

“哥哥,母妃来信说如果你再不锻炼,鱼尾上的鳞片就会脱落,变得光秃秃的。所以我用你的秘密日记从米蕾女巫那里换来了一副药剂,混在你昨天晚饭时喝的咖啡里了。只要你以人类姿态跳足九十九支舞,得到充分锻炼的双腿就会变回鱼尾哦。啊对了,不用担心,秘密日记是我伪造的,我怎么可能出卖你呢,对吧,哥哥?”

……你已经出卖我了!娜娜莉!

【反逆白黑】La Luna (8-End)

勤奋的霜:

白黑only,内衣梗!


一句话概括:撩骚的鲁鲁内衣走秀终于成功撩怒(重音)桌雀办了他的故事(合掌三秒钟


完结了!朱雀生日快乐!生贺第二弹,整整肉了近6k字,合掌,吃好~


前情提要:01   02   03   04   05   06   07   






La Luna


 






(8)     




点我大口吃喝




第二天,鲁鲁修完全无法从那张舒适的床上起来,他眼睁睁看着圆桌骑士拿起一床大被铺将他包裹住,送去隔壁的套房,完全无法抵抗。意识到这是给房屋清洁腾空间,鲁鲁修臊红了整张脸,不断扑腾着早已筋疲力竭的身体,嘶哑得发不出声的嗓音警告朱雀,最好留到他有力气了收拾。


朱雀自然不会听他,拍了拍鲁鲁修的屁股,连人带被丢到床上,体贴地捏出一片锡箔纸,抠下两颗消炎退热药和着温水给爱人送服。尽管身后做了谨慎的清理,但是出于他的狠戾和不知餮足,体弱的鲁鲁修还是发热了。


朱雀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安抚的吻,柔声道:“你乖乖的休息一天,我要进宫去面圣了。”


他说的几分无奈,让鲁鲁修陡然紧张了。


“你……你自己小心点。”他讷讷地说,似乎不甘心重要时刻的缺席。


“不用担心,我有分寸。”早已决定一切由自己承担的圆桌骑士,并不那么担心即将到来的责备,不管任何人,任何方式,都别想让他离开鲁鲁修。


朱雀靠着鲁鲁修欢爱过后香软的身体,满足地深吸口气。这是他从里到外刻印过的人,他身上还带着自己的气味。眼看身体又要因此起反应,朱雀不动声色放开鲁鲁修。他换上新拿来的圆桌骑士套装,戴上黑色手套,披上那件披风,在鲁鲁修面红耳赤躲进被窝的当口,微笑地从容离开。


 


 


End

[反逆白黑][生贺]熏香

苦猫甜鱼:

总目录:拙笔索引


反逆的鲁路修同人文(白黑)




不是不曾梦见,而是在那身影出现的瞬间,心脏疼痛得令梦消散了。




“ZERO,有个自称是天使的奇怪女孩来找你。”


被这么告知,已有了对方头脑或许不正常的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那女孩的时候,枢木朱雀才发现自己天真了,或许对方真的是天使什么的吧,画风和其他人截然不同。浑身穿着黑色的连衣裙,一个人有三个人那么宽。大大的眼白中只有两个小小的点作为眼珠,乍一眼不太像人类。


“枢木朱雀,你一定很烦恼吧,哦不,用烦恼形容太过肤浅了。”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朱雀愣了一下,犹豫了片刻,脱下了面具,森绿的眼眸锐利地盯着眼前的女孩。“你是谁?”


“我是天使。”


“…”


“你因为失去了心爱的人而让你的心死去了。”天使指着朱雀的胸口。“你一直在祈祷,能够再次见到那个人。”


“我没有祈祷,也没有想见的人。”朱雀僵硬了一下,硬着口气说道。


“别这么戒备,我是来送你一件神奇的生日礼物。”天使拿出了一个杯子形状的熏香。“点燃这个熏香入睡,就能与思念的人相遇。但是只能使用两次,绝不能使用第三次,切记,切记。”


“我不需要。你到底是谁?”朱雀立刻拒绝,同时追问着。


“切记不能使用第三次。生日快乐,枢木朱雀。”天使自说自话地把熏香塞到朱雀手里,转身离去了。






“ZERO,你在吗?”娜娜莉走进ZERO的办公室,却发现ZERO趴在成堆文件里睡着了。桌子上放着杯子形状的熏香,娜娜莉寻思着让朱雀睡得好一点,轻轻点燃了熏香。






漫长的,鸟居前的台阶,他一步一步向上走。


一个身影侧对着他,站在鸟居的正下方,抬头看着什么。


风吹过,鼓动着那个身影的白色衬衣,仿佛因为匆忙只系了几粒扣子的白衬衣之下的腰身纤细而熟悉。


朱雀停了下来,怎么可能呢?鲁路修已经…不在了。两个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也画上了休止符。


他们曾是朋友,曾是敌人,曾是命运的共同体。


朱雀也曾经拥着那纤细的身躯迎接天明,然而却在对方询问的时候,否定自己的感情——你我不过是彼此都很寂寞罢了。


那时的鲁路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低声回应道“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不是的。


我只是不愿我的软弱和对爱情的依恋成为你达成愿望的绊脚石。


一旦承认,一旦开始,我就无法拿起剑。




“鲁路修?”不抱任何希望,告诉自己不应该抱任何希望。


那身影却因为他的声音转过了头,深色的发丝有些散乱,紫色的眼眸折射着此刻璀璨的阳光,如同紫水晶一般华贵而神秘。


视线相触的时刻,两个人都愣了,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


“朱雀。”熟悉的嗓音,仿佛穿越了这些年逝去的时光。那个人还是原来的样子。




此刻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已经等待了太长太长的时间了,再次见面的时候,不应该有任何顾忌。


只是愣了一下,两个人同时向着彼此奔跑,他们之间的台阶逐渐减少。


鲁路修却一脚踩空了,在那个瞬间,朱雀猛地蹬了一下地面,一次跳过3个台阶,向着倒下的鲁路修伸出双手,接住了他。


两个人维持着拥抱,朱雀把头抵在鲁路修的肩上,紧紧抱着他,如同抱着失而复得的宝物。




“对不起,朱雀,让你一个人承受孤独。”鲁路修轻轻抚摸朱雀的脸,那张脸上已经隐约有了岁月的痕迹。


总有一天,朱雀会真正老去。


“我不在意。”说着虚假的言语,说自己不要紧,仿佛坚强是一种必要,仿佛说谎已成为不可缺少的习惯。


“傻瓜。”鲁路修笑了起来。


是不是那些都是噩梦,鲁路修还好好活着?


朱雀缓缓松开鲁路修,双手放在他的肩膀,拉开一段距离,深深看着对方的脸,看着那双紫水晶一般的眼眸。两个人就这样相望着,仿佛千言万语都已凝结。


朱雀在确认着,确认眼前的人是真实的,这触感,以及微微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都仿佛是真实的,和荒芜的抽象的梦境不同。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我杀死了你。”朱雀悲伤地笑了起来。“然后你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眼前,我真的以为你已经…不在了。再也不在了。”


鲁路修的眼眸变得悲伤起来,梦,对啊,这只是梦罢了,是连通意识的桥梁。自己只能在这里,再一次和朱雀相见。


“朱雀,我希望你在醒来的时候也记得我对你说的话。”鲁路修认真凝望着朱雀。“你会来到这里是因为那个熏香,可是第三次你就不会再醒来,所以我只希望你记住——就算一个人,也要好好活下去。”


——一个人?


果然你只是幻影吗?


朱雀的心沉了下去,他钳制住鲁路修的下颚,猛地拉近对方的脸,微微侧转了角度,然而就在即将碰触到那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唇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




朱雀醒了过来,面前是天使所给的熏香,此刻已经熄灭了。


只是梦,只是幻影。


自己还是一个人。


回想起刚才鲁路修的眼神,他再次点上了熏香,希冀着梦能够延续。




“朱雀,朱雀。”朱雀睁开了眼,却看见穿着新娘礼服的鲁路修。而自己躺在沙发上。这里是哪里?


“哎?”刚才不是在神社吗?是梦换了个场景?朱雀愣愣地看着一身洁白并有着繁复蕾丝花边的鲁路修。“这又是会长做的?”


“…”鲁路修有些难堪地摇头,却低声说道“是夏莉啦,她非要我这么穿。”


“夏莉…”夏莉也在这个世界吗?


朱雀愣了一下,却没有继续问。如果梦是有时间限制的话,他不能浪费一分一秒。他一把拉近鲁路修的脸,在对方睁大眼眸的同时,把唇贴了上去,轻柔地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却深情得快要溢出来。


明明,没有说过我爱你,没有说过喜欢。


过去的鲁路修却任他予取予求,唯独的遗憾就是不曾吻过,因为关系不曾确定,他觉得吻对鲁路修来说是最大的冒犯。


松开鲁路修,看着那双由惊讶变成温柔的眼眸,对方慢慢地闭上眼眸,似乎等待着下一个吻。


还想要见面,还想要在一起。


“鲁路修…”想要告白,想要说出自己隐藏在内心,直到失去都没能说出口的话。却凝结在喉咙之中,此刻只剩下呼唤,他再度靠近,轻轻地吻上去。




想见你,想见你。一直想见你。在心里百转千回。






无论多么不舍,梦还是消散了。


可是自己最终还是没能来得及告白。


——绝不能使用第三次,切记,切记。




朱雀来到镜前,看着ZERO的装扮,脱下面具,看着镜中的自己,恍然多少年没见过自己的样貌了。这样的自己,怎么可能再去见鲁路修呢。


“鲁路修,娜娜莉要嫁人了,你知道的话,一定会哭的吧。”


“鲁路修,我很想你。”


【即使付出生命,也想见你。】




——就算一个人,也要好好活下去。


在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手抖了一下,打火机掉到了桌子下面,朱雀去捡打火机的时候,看到一张照片,那是鲁路修和他以及娜娜莉在很多年前的照片。


朱雀捡了起来,抚摸着照片,心也变得柔软起来。


他把熏香收了起来,随身携带着。




不知过了多少年,躺在床上再也动不了。


身边只有已经变成老太太的娜娜莉在抹着眼泪,朱雀却十分温柔地说着,用怀念什么一样的口吻,对娜娜莉说道。“拜托你了,娜娜莉,帮我点燃熏香吧,我想好好睡一觉。”




慢慢闭上眼,熏香的烟突然冲了上来,在仪器上的线条变化的时刻,整个熏香都融化了。






——朱雀。


记忆中的那身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紫水晶一般的眼眸之中眼泪不断往下掉。


——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鲁路修。


他温柔地笑了。“这一次的时间是永恒的吧?”


鲁路修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歪过头,看着朱雀森绿的眼眸,露出一个温柔却满溢着泪的笑容。


“如果醒不过来,那么梦就变成了真实。”朱雀轻轻说道,走上前去,站在鲁路修的面前,轻轻地说道“迟到了多年,我有很多想说的话,让我先说最重要的吧。”


在忽然刮起的风之中,紧紧拥抱住对方,在鲁路修耳边低声说着。“——我喜欢你。”




END.




祝愿朱雀生日快乐。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スザク。


坐在去深圳的火车上,就惦记着,那时候本来想写小甜饼的,本来想写小甜饼的,本来想写小甜饼的…结果一敲击键盘就变成这幅德行了。


因为三次元,很多天没上线,回来就写了个有点悲伤的贺文。一定是还没休息好。


不管怎样,还是祝愿生日快乐。



【反逆白黑】欢迎来到鲁鲁修情趣店(上)

殊途:

被内衣和情趣用品刺激的产物


开篇高能,拒绝拍打喂食


OOC属于我


朱雀生日快乐


 



朱雀觉得这是最emmmm的一天。


为了滋润美妙的第一次,他想先去情趣店看看,TT也要买,就是不晓得鲁鲁修是喜欢葡萄味还是薄荷味的。他脑子都被情趣放飞所塞满,再容不下任何事物。


距离跟鲁鲁修确认心意只有一天呢。


朱雀心情愉悦地推开情趣店,待看清楚后全身都石化了。


站在服务柜的男人抬起头,黑发紫眼,穿着制服,一句“欢迎光临”顺口溜出来。


这不是鲁鲁修是谁?!


为何鲁鲁修会在这种店里?


原来鲁鲁修也很了解情趣用品啊?


诸多弹幕在朱雀内心拼命刷着,他呆呆看着同样也呆呆看着自己的鲁鲁修。最后朱雀怀疑自己走错房间,“EXO ME?”


“枢木朱雀,你要买什么?”鲁鲁修问。


“买……买什么?”


“你没看见周围的东西吗?笨蛋!”鲁鲁修指着一些情趣用品。朱雀对于鲁鲁修的人设变得感觉微妙,这……画风不对呀!


当朱雀抱着鲁鲁修时候鲁鲁修说别让人看见了,亲吻的时候鲁鲁修把自己的脸埋在颈弯内,不让他看着通红的脸颊,牵个小手经常被拍打,看到情趣店都觉得不好意思。让朱雀觉得,怎么那么纯情,怎么那么可爱?


可是重点是他为什么会在情趣店呢?


这方面羞涩,那方面大胆,朱雀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呃,我不知道,随便看看。”朱雀道,“鲁鲁修你在这里打工?”


“对,这是利瓦尔向我推荐的,他说这店很安全,环境不错。”鲁鲁修说的时候脸微微红了,“就是没想到这些东西看起来都很奇怪,而且功用也不一样。”


朱雀以复杂的眼色看着他,“你确定这店不错?”


“是啊。”鲁鲁修神采飞扬道,“只要是客人所需要的,所想被满足的,所想玩弄的,所想SM的,我店用品样样都有,一应俱全!”


他这样说着,还做出大幅度的挥手手势,最后食指点在朱雀惊讶的鼻子上。


||||||||||


朱雀这下连话都没法说了,看来看去,就……买个TT吧,顺便在情趣店跟鲁鲁修约会吧。
朱雀环视一下琳琅满目的情趣商品,最后他指指这套内衣,“这件蛮漂亮啊。”
鲁鲁修随朱雀看过去,我去!那只是女式蕾丝内衣,除了娇小的漆黑的文胸还有绑着两条红丝带的黑色内裤,内裤就算了为什么要在上面缝上新料波浪似的蕾丝布!虽然该死地合他审美可是——


鲁鲁修被告知情趣店除了情事上所用的东西,还有一些袜子内衣以便吸引老少女性前往。可重点是:朱雀为什么会看上女士内衣?!
难道他在外有了外遇不成?!!


不可能,他和朱雀才成为恋人只有一天呢!


内心刷弹幕的鲁鲁修盯着朱雀,“这位……你要买给谁?”他僵硬得记不住用户手册第N页第N条规则,天哪!
朱雀歪头微笑,“就是觉得……你穿着应该挺好看的。”
啊——鲁鲁修脑子当机!
“笨、笨蛋,你想我穿这件吗?”如果初夜是给了这内衣,他明天绝对要跟朱雀分手!
“男女逆转祭你和我都穿过女装,感觉很舒服啊。”朱雀一脸跃跃欲试道,“我不介意再穿一次。”
“我看你不止是体力笨蛋,连脑子也被会长洗了!”鲁鲁修顶着黑线,“这件内衣——除非我命令,你想都别想买!”
朱雀哦地一声,露出可惜的表情。


 “你们好!”两位女客户走进来。
“欢迎光临,请问你们需要什么?”鲁鲁修立马眉眼弯弯,笑容可掬,刹那惹得两位小姐红脸。
“我们……我们是替男朋友买东西的。”
“男朋友?请问你们要安全套还是要别的?”鲁鲁修问。


“不是,我男友那方面有点小问题。”女孩说道,“他为此很苦恼啊,我就想看看情趣店有没有那个能让XX增长的东东。”


“嗯,最近我店进了一些种花联邦的产品,叫伟哥,非常有效。男人服了包尔满意,你们要来看看吗?”


……
朱雀盯着鲁鲁修熟练地为她们介绍用品,不过越说感觉越不好了。


女生说大棒看上去好硬啊,鲁鲁修说不会,需要沾水才好的。可是鲁鲁修找不到水,鉴于职业就舔了下大棒。一瞬间,大棒就变得光滑细致。


朱雀突然感觉裆部紧紧的。


“这东西不止防水,超持久,尖头会转动,泡在水里触感会特别好的,不然太干涩会受伤,而且它还会给你真实的快乐感受。”


而他那双电眼则使女生心跳加速,朱雀看得火得喷起。


幸好女生问起联系方式,鲁鲁修就马上摆出为难的表情,“对不起,我很忙,下次吧。”


难怪利瓦尔评论,鲁鲁修去婚姻诈欺犯绝对妥妥的。


可他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这位先生,这不是达克宁吗?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朱雀看这位亚裔小姐指指看样子像是喷瓶的东西,上面写着:“达克罗宁”四字。


“那是达克罗宁,是延时床事的。”朱雀眼见围着鲁鲁修的女生越来越多,而女生也开始靠近自己时。


“延时床事?”女生笑道,“听上去挺刺激的,你有用过吗?”


朱雀再天然,还是能听得出调笑背后的搭讪,以及感受到鲁鲁修那锐利的视线,“没用,而且我不需要这东西。”


“听上去你好厉害的样子。”女生道,“要不我把联系方式给你?以后方便联系?”


啊,鲁鲁修的视线,朱雀陡然感觉到芒刺在背。


心情突然好起来了。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恋人了,正准备要过美好的一夜呢!”朱雀笑容灿烂,猝不及防给女生一记直球。


于是他就一路分花拂柳走过来,伸手搭在鲁鲁修的肩膀上,“兰佩路基先生。”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鲁鲁修微微松了口气。


“自从成为恋人以来,我想有一个美好的初夜,请问需要买什么东西吗?”朱雀道。


“如果你没特别需求的话,那你可以买TT。”鲁鲁修指指一排排杜蕾斯,“什么口味你自己挑选。”


“可是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啊。”


“我喜欢的是……”鲁鲁修一出口,瞬间发现朱雀口中的“you”,还有女生都惊愕的表情。


“我……我……”


精致的脸马上涨得通红,“为什么要在公开场合讲呢?”


“为爱所困而寻求答案不是很正常吗?”朱雀一开口平地一声雷,“而且我不想你有任何不适的感受。”


什么啊,这话让周围人的眼睛更兴奋了!鲁鲁修目瞪口呆看着朱雀,一下子公然出柜,不给他缓冲时间,为什么这个人总是出人意表呢?


他感觉嗓子干干的,一句都说不出话,用户手册第N页第N条规则神马都记不住!


“先买点安全套,然后是……你要是有S的需求,就去买……买……”鲁鲁修僵硬地讲下去,这分明是将他自己推上高点嘛!鲁鲁修说的时候脸色越来越红,朱雀那双放电的深情大眼睛一直紧盯着他。最后他当机立断,“emmmmmm很抱歉,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


他推开一些女生匆匆进入仓房,假装整理道具。


——TBC——

【反逆白黑】BIRTHDAY CAKE

ZERO REQUIEM:

朱雀亲王殿下生日快乐ヽ(●´∀`●)ノ


因为是攻君,所以会发放福利....肉...


奶/油/PLAY(๑´ㅂ`๑)






【反逆白黑】BIRTHDAY CAKE BY J.F.








從幾天前,魯魯修就怪怪的。


 


朱雀不是個敏感的人,但要是關於他的伴侶的話,他就會變得非常敏銳。


 


更何況,那是他發誓要守護的君王。






 


「不行!重頭再來!」


 


尤菲米亞認真地拿着菜譜,重重的在桌上敲下,「魯魯修,再不快點的話就趕不上朱雀的生日了!」


 


「我知道……」魯魯修攤坐在廚房裡的高椅子上,臉上沾着鮮奶油和麵粉,「明明有設想過24種方法讓奶油和起司發酵的,為什麼和原理不合的……」


 


前兩天,皇帝陛下正為了送什麼給自己的伴侶及騎士而發愁,尤菲米亞公主便出此下策,讓魯魯修親自弄蛋糕給朱雀作生日禮物。


 




然而兩人都沒想到的是,不管是政/治或是軍/事都能叱吒風雲的魯魯修陛下,對廚藝卻是一竅不通。本來也沒什麼,不懂的話,學就可以了。


 




不過當魯魯修陛下把奶油撥滿廚房每一個角落,把一個烤箱弄至四分五裂,並冒出黑煙惹來警衛、好不容易把事情壓下免得讓朱雀知道後,一向對自己自信心滿滿的魯魯修開始懷疑這計劃是否可行了。


 






九號,朱雀要到鄰國出席一個為期一天的會議。出宮的時候,一如既往的有一大堆記者守候在宮門外。


 


因為朱雀較魯魯修平易近人,記者們也更夠膽子問問題。


 


「親王殿下,雖然只是一天,但這是您一年來第一次離開本國,您的心情如何?」


 




「已經有點掛念陛下了。」朱雀被困在中間,無數侍衛、記者把他圍在中間,到處都是麥克風和攝影機。雖然寸步難行,但朱雀還是保持着笑容。


 


「親王殿下,明天會怎麼慶祝呢?皇帝陛下有沒有任何表示?」


 


朱雀停下來,「明天?」


 




「明天是您的二十五歲生日,您忘記了嗎?」


 


魯魯修奇怪的躲閃,欲言又止的眼神,不知去向的原因……一切,都有了解答。


 


他眼角眉稍飛上了然的溫柔笑意,「……當然記得,至於皇帝陛下方面……保密。」


 




朱雀回來後已經是十號的下午,他馬上趕去和玄式、查爾斯和瑪麗安娜聚餐,魯魯修先在花園等他。


 






「我回來了,親愛的。」他笑着在魯魯修臉上落下吻。


 


魯魯修笑了,「歡迎回來,朱雀。」


 






朱雀看着他,正要開口,長輩們就到了。


 


聚餐之後皇宫为亲王举办了盛大的舞會,朱雀完全找不到時間和魯魯修說話,到他們能獨處,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朱雀一把將魯魯修抱進懷裡,微微的抱怨,「你離我太遠了。」


 


魯魯修以為他是說舞會的事,「又不是第一天了,說好在公眾場合別太親密的。」


 


「我是說這幾天。」朱雀懲戒似的咬魯魯修耳朵,「你都没时间理我了。」


 


爱人就在自己身邊,實在沒有理由忍耐。他把手滑進魯魯修的衣服裡。「我覺得我有權知道為什麼喔。」


 


魯魯修被打亂了呼吸,他用力揑朱雀的手,「你……別像色老頭一樣……放開……」


 




「也只大你半年吧……」說歸說,朱雀還是放開了禁錮着魯魯修腰邊的手。


 


總算是重新獲得了自由,魯魯修走到桌子邊,拿起一個盒子,放在朱雀面前。


 


「這是什麼?」


 


朱雀喜孜孜的接過盒子,在手上估計了一下重量,很輕。


 


魯魯修翻了翻白眼,「你打開不就知道了。」


 




他很緊張,卻又裝作漠不關心,三番兩次的偷瞄向朱雀的方向。


 


朱雀也不點破,小心翼翼的拆開了絲帶,然後打開。


 






那……應該是一個蛋糕。


 


說是應該,已經是相當客觀了。


 




本應是跟着圓形的模來做的,但現在的蛋糕被魯魯修弄得不但一點也不圓,竟有着銳利的直角之外,表面也凹凸不平。而且上面的奶油一個太大一個太小,很明顯是魯魯修不會控制力道,SUZAKU HAPPY BIRTHDAY的字樣還擠到一起去了。


 


朱雀開心地看着爱人為他做的蛋糕,唇邊的笑意從沒消失過,心裡暖烘烘的。魯魯修卻覺得他的笑容有着另一個意思,臉變得通紅,他一手奪過盒子。


 




「所以這就是你今年的禮物了,晚安!」他倉卒的說完便要叫人來把蛋糕處理掉,朱雀連忙死死的按住他,又是安撫又是哀求,「不要啊魯魯修,你也說了那是我的生日禮物吧?那就給我吧,我才剛看了幾眼而已……」


 


「不行!你一定是覺得我的蛋糕很糟糕吧,笑成这样!」魯魯修不斷掙扎,一點點的挪到床邊想搖鈴要人進來,「而且你已经看过了,没收!」


 


朱雀的眼睛閃過一道光芒,他微微笑了,換上一臉彬彬有禮的表情。


 


他行了個優雅的宮廷禮,「陛下,那我就向你索要另一样礼物吧。」






 


魯魯修傻眼,感到手裡的盒子被拿走,而自己正被一個黑影漸漸覆蓋。






 


此時他的大腦只有一個念頭———他倒大霉了。






http://wx3.sinaimg.cn/mw690/bda7741egy1fhf35dhk7oj20c84htq5v.jpg






「魯魯修?你怎麼走路怪怪的?」


 




「……沒事。」才怪,那個需索無度的體力笨蛋,拉着他做了一個晚上,從床上糾纏到浴室、大廳、害他差點下不了床。


 


「是嗎?對了,朱雀喜歡你做的蛋糕嗎?」


 




「當然喜歡了。」朱雀突然出現,他走到呆若木雞的皇帝身後抱住伴侣,環住他的腰,聲音低沉,「……喜歡得不得了。」


 


尤菲米亞也高興的笑了,哥哥的心意也總算沒有白費,「那就好了,對吧?魯魯修?」


 


「是啊,真的……太好了…」


 




樞木朱雀,二十五歲,收到了一個世上最美味可口的蛋糕,渡過了一個難忘的生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