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天狐大人来到我家(上)

冰儿:

冰儿的话: 


预祝朱雀生日快乐!我依旧那么喜欢你和鲁鲁!


因个人原因提前更文,所以,我写出了这篇私设背景的贺文,字数终于突破瓶颈,达到了可以尽量食用的字数,其中有过去背景下的刀,但这篇的基调是甜的糖没错,除了私设众多外加许多合理性被吃掉了之外,都可以安心食用(大概)!


原本想了贺文里要不要加刀子,后来想想,我以为这是一种愿望,苦尽甘来的愿望,希望朱雀和鲁鲁能够苦尽甘来!等等,貌似这话去年也说过了……但我依旧这样希望着!


逻辑性一如既往地已经被吃了,私设众多,脑洞来源是《我家有个狐仙大人》,家主朱雀X天狐鲁鲁的设定,只是一个脑洞,所以大概不会写成长篇大坑,所以依旧是脑洞存放,挖坑太多了,我真的不打算挖坑了,真的,我一脸认真!


傻白甜的文风和剧情出没,请注意!


 


正文:


“……在、贵处、将、古老的天狐、封印、供奉,嗯,放在、枢木、之处、与此处共同、供奉,嗯,现、听令于、此言灵、速速、通过……”


在少年结结巴巴地念出咒语后,面前的巨大石块突然震动了,发出了一阵难以忽视的巨响,然后又重新恢复了寂静。


“这样,就行了吗?”念咒的少年——枢木家赶架子上架的现任家主挠着自己的自来卷的发丝,转头看向身旁的父亲。


“唉,好歹封印算是解开了。”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玄武知道自己的儿子搞不定拗口的咒语,只是没想到让他照本宣读还能搞成这样。


“真的,”少年显得很高兴,“那就好,我还担心自己做不到呢。”


不,问题不在这里。


“……在这里等我一下。”


他只得这样说,即使也想反思一下,不过也该先放下对儿子的教育问题,因为洞穴里还有另一让他头疼的存在。


枢木玄武弯身进入洞穴,虽其中的空间很大,但入口却相对较小,像他这样的体格要进入就得注意不要碰头。


洞穴里布满了封印的结界,待在其中的生物有着一身宛如上过油般的美丽黑色皮毛和紫水晶般的眼眸,最吸引人的还是那身旁摆动着的九条毛茸茸的尾巴,此刻慵懒地用眼角瞟了一眼进来的人。


“好久不见了,”玄武首先招呼道,“天狐大人。”


“看来已经过去很久了,还是一副老狐狸的样子啊。”轻哼了一声,像鞭子一样抽动着其中一条尾巴,明显这位天狐大人很不待见玄武,少年一般的声线很好听,却透出深深然的寒意。


这也不让玄武感到些许尴尬,毕竟早已料定对方的反应,他开门见山地报出了自己的来意:“枢木家有些麻烦了,想借助您的力量。”


“你知道我的回答的,枢木玄武,我很久以前就说过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再说,被盯上的家伙和我又有何干系,快点让那家伙被妖怪吃掉的话,说不定还能让我更高兴。”


“但是,”得到了意料之中的拒绝,玄武淡定地说,“我觉得要是您知道我想要您帮助的对象是谁的话,您一定不会拒绝的,也会立刻收回刚才的话。”


“哦啦,”天狐微眯起双眼,“是谁的名字有那么大的力量。”


“我想您已经推测到了,那孩子的名字是,”玄武顿了顿,吐出了那个名字,“朱雀。”


天狐瞬间变得恐怖起来,甚至露出了尖牙,喉间发出了威吓性的声响,喝问道:“你们这些家伙,难道……”


“不是的,这次是对方主动找上门的,我想您并没有忘记,今天是那孩子的生日,今年那孩子十七岁了,”玄武的声音还在继续,面对天狐的敌意,他早有准备,“您很清楚,在妖怪的世界里生日是怎么回事吧,特别是对于像朱雀这般的孩子而言。”


果然,针对玄武的敌意和怒意稍微减弱了些,天狐收起尖牙,沉着声音问:“盯上朱雀的是哪个家伙?”


“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听出对方语气中夹杂着愤怒之意是针对他们的敌人,玄武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于是说,“按照朱雀的梦境,是火系的,正中您的下怀,不是吗?”


“我已经没有那么强力的力量了,这点你最清楚。”


“可您不会撒手不管。”


被玄武坚定的话语被戳中内心的天狐顿了顿,突然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尽管这种人类的表情出现在美丽的狐狸脸上显得有些奇怪。


“火系,难怪会盯上朱雀。话说回来,怎么了?”天狐毫不隐藏自己的情绪,问道,“既然有梦境的线索,强大的枢木家连这个都查不出来吗?不过,看来不是枢木家需要的家伙啊,所以不需要献上祭品。”


“如您,不,说不定比您的情况更为糟糕,现在的枢木家也已然没有过去那么强力的力量了,不过,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朱雀他却……所以,”没有理会对方的讽刺,他说出了他最不能拒绝的话,“天狐大人,朱雀需要您。”


沉默了片刻,天狐优雅地站起身,抖动着身后美丽的九条尾巴。


“好吧,虽然完全不想如你设计的那样,但是不要误会,”天狐高傲地说,“我对帮助枢木家一点兴趣都没有,不如说我乐意并且期盼看到枢木家毁掉的结局,现在我会出手是因为那孩子是朱雀,只是因为这样。”


“我明白,朱雀就拜托了,”玄武郑重地说,“天狐大人……”


话及此处,天狐沉默了。


“我们谈了也有不少时间了,让那孩子等太久也不是您的想法吧,天狐大人,”玄武走向较远处的洞口,身体几乎都隐藏在石头的阻挡之后,只听他这样说了三个字,“进来吧。”


走进来的那个人看起来很健康也很活泼,看上去很好摸的棕色的卷发,祖母绿般的眼眸点缀在可爱的脸蛋上,眼神中闪烁着对家族所封印的天狐的好奇,还有些别的情绪。


真的是……天狐在心里对他说,好久不见了。


“这位就是天狐大人吗?”朱雀眨了眨眼睛,赞叹道,“好漂亮的狐狸啊!”


“哈,第一次见面就说这种话,真是的,不愧是……”闻言的天狐甩了甩自己的九条长尾,骄傲地说,“没错,吾名零,天狐一族,并不是什么狐狸哦,朱雀。”


许多金色的光芒不知道从哪里透进,照耀着洞穴中的黑色天狐,每一寸的毛发似乎都在闪闪发光,这一刻,朱雀感觉自己被这只美丽的天狐折服了。


“怎么了?”


“没事,”面对好听的柔声,朱雀摇了摇头,一副放下心来的样子,“原来会说话啊,太好了,那就可以对话了。”


“哈?”


没想到对方竟然一瞬间就接受了面前的一切,而且,会说话……他难道以为自己是什么低等生物吗?!这个……


“请多指教了,零。”


被噎得一瞬间真的忘了言语的零,顿了几秒之后,转头问那边的人:“喂,枢木玄武,你对这个体力笨蛋的教育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还和以前一样?”


“……”无法反驳的玄武选择了沉默。


“吶,”朱雀扯着身上的衣服,很不自在地问,“一定要换那么正式的和服吗?”


“这是必要的,朱雀大人。”面对新任家主的提问,咲世子说。


“真是人靠衣装啊,”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语气里带着轻轻的笑意,“你穿上和服的样子还挺像回事的。”


朱雀转头看向声源,他惊呆了。


走进来的人儿美得不可方物,深紫色的眼眸宛若水晶,精致的脸庞有着模糊性别的美感,有着欧美长相的他穿着黑色的和服却丝毫没有违和感,也许是因为他的优雅气质以及柔顺的黑发。


“怎么了?”看着对方呆愣的表情,美人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说道,“才一会不见,你就不记得我了?”


随后,一对黑色的狐狸耳朵从他的头顶弹出,一条顺滑的黑色长尾在后方摆动着。


“啊,”看着面前人睁大的双眼,美人的唇边绽开一抹笑意,“好久没变人形了,稍微有点不习惯呢。”


“难道你是……零?等等!”双眼紧盯着对方头顶还在抖动的黑色软耳,反应过来的朱雀惊愕地问,“你不是天狐吗?天狐变成人类不应该是女性吗?”


“哈?”对这份认知有些错愕的零反问道,“为什么你认为天狐变身一定是女性?”


“嗯……”


这下朱雀被问到了,难道要跟对方说这份认知的来源是好友们平时看的小说吗?


“女性的话,在我们的世界不是问题,毕竟我们妖怪之间是靠实力说话的,”好在零没有深究他这认知的出处,开始了他的解释,“但在你们的世界里就是问题了,狭隘的人类视野总觉得男性比女性要强,真是不知廉耻的优越感。不过,你如果喜欢的话,让我变成女性也是可以的。”


“不,”面对过于艳丽的笑容,身为人类男性的朱雀感觉膝盖中了一箭,“你认为哪种性别方便就哪种吧。不过,按照长相,难道你是外国的天狐大人?”


“……果然,你对这个体力笨蛋的教育有什么问题,枢木玄武,少许有点这种想法的我也是笨蛋。”


“……我没法反驳,天狐大人。”


“而且话说回来,你啊,”零看向不明所以的朱雀,目光当中有种复杂的神色,像是疑惑,又像是包含着其它情绪,“是那么在乎性别的人吗,明明穿女巫装、扎羊角辫也能那么开心的样子。”


“唉?”朱雀愣愣地看着零从他面前走过,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怎么了,朱雀?”


“天狐大人,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注意到玄武慈爱的目光,收回自己注视零那边的目光,朱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很抱歉说了奇怪的话,父亲大人,明明我和天狐大人是第一次见面。”


玄武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朱雀,有些事情……”


“天狐大人在哪里!”


一声兴奋的叫喊打断了玄武想说的话,听到这声音的朱雀如临大敌,有些颤抖地问道:“神乐耶,你怎么来了?”


“切,原来被盯上的是你啊,”环视了一圈,同样穿着正经和服的神乐耶盯着被勒令正襟危坐的朱雀,喉间不满地发出一声抱怨,“我看是那妖怪眼光太差了。而且,比起和服,你还是去穿女巫装吧,你这个笨蛋。”


“难道说,”听着对方的语气,想到一种可能性的朱雀大惊失色地惨叫道,“我穿女装的照片会传到藤堂老师那边,是你干的?!现在为什么连零都知道了,你到底把那张照片传到哪里去了?!”


“哈?既然你有胆子穿这衣服,为什么会在意我把照片传给谁了?”


“你还在穿女巫装啊,”对比朱雀的惊叫和神乐耶的满不在乎,零很是头痛地扶额,“到底哪里有趣了?”


面对这个场景,玄武只想扶额。


“啊,这位大人就是天狐大人了吧!”神乐耶目光炯炯地锁定了房中唯一一张生面孔。


零的心底不知道为什么升起了一丝寒意,耳朵和尾巴都绷直了,周围不由冒出了一丝黑中带紫的火焰,一闪而逝,就像是悄悄冒出的妖精的尾巴一般。


“啊!”


“怎么了?”所有人把目光投向了发声的朱雀。


“不,”朱雀连忙摇摇手,“我只是觉得这火焰好漂亮,我从没想到天狐的火焰是这样的,就像黑夜中的紫色烟花一样。”


——你的火焰真是漂亮啊,没想到天狐会有这样的火焰……就像是黑夜中的紫色烟花一样——


这个笨蛋!脑中回想着某个声音的零暗自咬了咬牙。


“全身暗红色火焰包围着的妖怪啊,”眼见咲世子将房门和窗户关紧,将情绪压下的零分析着,如同艺术家般的手指支着下颚,“我并不知道枢木家附近有这样的妖怪,是我被封印之后才出现的妖怪吗,可惜没有时间去问问这边的土地神。在梦当中,对方有问你的名字吗?”


“有,”朱雀点了点头,“可我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并没有回答。”


“还好没有被对方掌握你名字的言灵,”听到这话,神乐耶笑道,“你该感谢你那野兽般的直觉吧。”


忽然之间,房间里点着的蜡烛熄灭了,宛如被什么东西拍去了火光,房间里立刻陷入了黑暗。


“来了!”零的声音让所有人顿时警惕起来,回头叮嘱被盯上的少年道,“朱雀,无论等会发生什么事情,对方要是叫你的名字的话,一定不能回应那家伙!”


“是、是!”


房间里陷入了令人心跳加快的安静,空气中只有急促的呼吸声。

评论

热度(16)

  1. cesia冰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