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Mission: Royal Affair(1)

团子滚滚:

朱雀的生日贺文,现代架空,小王子和灰小子(并不是)的轻喜剧,cp白黑


p.s. 前几天lofter抽风封账号,吓得作者啥都不敢发,现在据说恢复正常了,于是下周会恢复更新




正文>>




Mission 1




一辆小车




*




一缕阳光透过没有完全拉严实的窗帘落在朱雀的脸上,让青年不由蹙起了眉。意识逐渐从梦乡回归,朱雀颤动了几下眼帘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紧靠着自己肩头的一簇黑发。循着黑发望去,朱雀看见一张秀丽的睡颜,白皙的肌肤映着溜进房间的日光好似被笼上了一层光晕,那双如同紫晶般剔透的眼眸被隐藏在了合起的眼睑之后。




喘息与欲望交织在一起的回忆在朱雀的脑海间流淌而过,令他注视着黑发青年的眼眸略微加深了一些——鲁路修,他记得这是对方昨晚告诉自己的名字。




朱雀并不会与他人保持亲密的关系,不,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所以通常情况下他并不会选择没有经验的对象作为自己临时的床伴,然而这一次他为什么逾矩了呢?




目光落在鲁路修熟睡的脸上,朱雀叹了一口气,嘴角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一定是因为对方太可爱了吧。




不知是不是注意到了朱雀带着热度的视线,熟睡着的黑发青年发出一声低哼,似乎即将醒转。




朱雀没有收回目光,反而饶有兴致地注视着对方。只见鲁路修眨了眨眼睛,直到惺忪的紫眸对上朱雀,眼中的睡意才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呼之欲出的羞窘。




慌乱地挪开视线,鲁路修转过身,背对着朱雀在自己周围翻找起来,“我的手机……我的手机在哪里?”




朱雀有些好笑地看着对方欲盖弥彰的表现,目光中流露出连自己都未留意的宠溺,伸手指向散落在椅子上的衣物,说道:“和你的外套放在一起了吧。它震了好几次了。”




鲁路修默不作声地挪动到挂着衣服的椅子前,全程没有将视线投向朱雀所在的位置。




“要喝杯咖啡吗?”朱雀从床上起身,一边问着一边走向桌上的咖啡机。




鲁路修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向后退了一步,双颊浮现出红晕。然而当他低头看向自己亮起的手机屏幕时,鲁路修脸上的血色尽失,飞快地将衣服往身上套去,慌张地回答道:“不,我得回去了……”




“有人在等你吗?”朱雀见状挑起了眉。




鲁路修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是男朋友?”朱雀又问,胸口泛起古怪的感觉。如果知道对方有男朋友的话,他昨晚就肯定不会出手。




“不!”鲁路修直起身,激动地反驳道,对上朱雀视线的一瞬又窘迫地扭开了脑袋,一边匆忙地向着门外走去,一边嗫嚅着道,“总之我得走了。”




鲁路修的反应让朱雀一下子松了口气,同时又叫住了正准备开门的对方:“等等,”朱雀玩味地望着对方的背影,紧身的黑色上衣将鲁路修腰身的曲线展现无遗,“至少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吧。”




*




朱雀看着手中的便条纸,嘴角含笑。纸条上手写着一串数字,与昨晚生涩又害羞的表现不同,鲁路修的字迹倒是张扬锐利了许多。又重新阅读了一遍黑发青年的手机号码,朱雀侧首扫了一样电子时钟,叹了口气将便条妥善地放进了上衣内侧的口袋。




可惜,他应该有一阵子没法在见到对方了,又或者说他们可能再无相见的机会了。想到这里,朱雀不禁有些惋惜地将手按在胸口放有纸条的地方,看着时钟的秒针在心中默默地倒计时——




三、二、一,“叮咚——”。




门铃声像是掐着秒表一般准时响起,朱雀上前几步打开房门。房门后一个留着湖绿色短发的男人冷冷地对上他的视线。




“早上好,长官。”朱雀收起脸上的笑容,下意识地挺直了背脊。




男人穿着一身可以用一丝不苟来形容的西装,就连皮鞋都蹭蹭发亮。他面无表情地跨入房间,视线扫过凌乱床铺的一瞬,双眉不由微微蹙起,“枢木特工,你昨晚似乎过得很愉快。”




朱雀闻言没有立即做声,只是把背脊挺得更直,生怕自己的言行会引起长官更多的恶感。作为MI6的支部长,杰雷米亚·哥特巴尔德是一个一板一眼到近乎强迫症的男人。朱雀敬佩也欣赏对方的专业精神,只是对方却似乎一直对朱雀存有不喜。不知道这份不满从何而来,朱雀只能在长官面前力求不出差错。




“我不会让私生活影响任务的。”在长官审视的目光中,朱雀扬声答道。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杰雷米亚收回了视线,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文件夹,“这是这次的任务内容,我给你十分钟记住所有内容。”




接过杰雷米亚递出的文件夹,朱雀如同往常一样翻开了厚厚资料集的第一页,然后他的目光再也无法离开被夹在第一页的那张照片之上。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杰雷米亚皱着眉头问道。




朱雀表情僵硬地抬起头,看着自己面色不悦的上司。不久之前才刚从自己的床上醒来的黑发青年正噙着微笑在照片里望着自己,而在照片的旁边赫然写着青年的全名——“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




“他是……”朱雀的声音消失在喉头。




“正如你所见,鲁路修殿下,布里塔尼亚的王子,因为仍在求学所以从未作为皇室成员在公众面前露面,也难怪你不认识。”




求学?朱雀的确猜测鲁路修是在附近大学留学的学生,然而他从没想过对方会是布里塔尼亚的王子。飞快地翻阅着杰雷米亚交给他的文件,资料中几乎涵盖了鲁路修从小到大的所有生平。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今年25岁,10岁时母亲玛丽安娜皇妃卷入恐怖袭击意外身亡,15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布里塔尼亚本土的顶尖学府,五年内先后取得了国际关系学、政治经济学的博士学位,之后前往德国留学,在四年内取得了哲学系的硕士学位,现在正在就读物理学本科……这是怎样的怪物,朱雀在内心惊叹道。




杰雷米亚没能体会朱雀心中的纠结,仍在继续道:“有消息称,近日会有不满皇室的恐怖分子对鲁路修殿下不利,你的任务就是保护王子的安全。”




“等等,既然已经知道会有危险,为什么不直接让王子暂时回国避难?”朱雀问道。如果长官允许,他可以说出100个理由列举这个任务为何不合适。




杰雷米亚闻言叹了口气,“鲁路修殿下不愿意回国,我们也不能打草惊蛇。Zero是我们追缉已久的恐怖分子,我们必须把握任何一个机会将他逮捕归案,就算这可能会让皇室成员陷入危险……”说到这里,杰雷米亚满脸悲痛地捂住胸口,身为对皇室忠心耿耿的臣民,这个决定想必让他极度为难吧。猛地,杰雷米亚又抬起头,用狰狞的目光瞪视着朱雀:“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任务选中了你,只有你长得像大学生,可以隐瞒自己特工的身份,秘密接近殿下。我们会替你安排一个合适的背景,提供机会让你结识鲁路修殿下。记住,一定不能让殿下有丝毫的损伤!”




朱雀没有做声,只因他知道,真正让他无法接受这个任务的原因只有一个。




似乎是朱雀的沉默让杰雷米亚有些不耐,后者蹙起双眉,说道:“你有什么问题吗?”




“有一个。”朱雀喃喃地开口,“因为某些原因,王子殿下昨晚已经见过我了。”




“嗯,昨晚?”杰雷米亚眉间的皱褶更深,“在什么地方?”




朱雀以视死如归的心情回答道:“就在这个房间的床上。”



评论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