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梦游系列(8)-- 【自以为是?也许吧】

奶酪做的奥赛罗:

我不需要皇后,我不需要结婚,我这辈子除了娜娜莉不会爱任何人!


也许是应验了布里塔尼亚第99代皇帝——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黑云密布的心情。夹杂着冰雹的夏日暴雨就这样在一秒中之内把烈日炎炎热的人心肺发慌的天气变成了末日降临般的白日黑天。


虽然所有护卫都默契的拿出据说可以防弹的大黑伞,把各位贵宾挡的严严实实。但这群被他那个可恶的满脑子只有浪漫艺术泡泡的三哥自作主张请来的公主们,大多都穿着轻飘飘的蕾丝雪纺和能露出美丽脚踝的单薄鞋子。在这骤变的天气笼罩潘多拉贡科洛维斯商业区不到十分钟,她们凝脂般的皮肤就从粉嫩如樱花便的苍白泛着青。


这不是办法啊,前一天晚上通宵工作以腾出日程来作陪的鲁鲁修咬着嘴唇看着这些据说都想成为圣神布里塔尼亚帝国未来皇后的女孩子们,看着她们冷的发抖却又不得不保持得体的傻站着。脱下自己今天特地穿的一件便服风衣披在第七骑士枢木朱雀表妹的日本公主皇神乐耶身上。鲁鲁修努力不去看其他公主羡慕又诧异的眼神。


她那么瘦弱又是最娇小的那个,而且我们以前就认识,你们让我怎么办?鲁鲁修在内心翻着白眼。


挡风遮雨的衣服离开自己的身体,本就身体单薄的鲁鲁修感受着带着潮湿的寒气一瞬间就刺破了仅剩的一层白衬衣,吞噬了他的身体。




“把各位公主先护送回去,着凉受了风寒就不好。明天我母妃在白羊宫花园摆上盛大的下午茶会可恭候着大家呢。”顾不得其他女孩子赤裸裸的失望表情,鲁鲁修在抛出玛丽安奴的诱饵之后,就打手势让随行护卫的圆桌骑士们和皇家卫队,将这些眼瞧着就快冻冰的公主们送回皇宫。


在卡莲带着最后一个公主皇神乐耶像他行礼离开之后。鲁鲁修从早上出门就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绷断,疲惫的跌坐在花台上。大方的让皇神乐耶拿走了衣服,他现在确实非常冷了。但比起冷,他觉得自己似乎被这十几个公主掏空了精神,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刚才公主们对什么东西流露出喜爱都记下来了吗?今天晚餐前都包好送到她们各自的住处……”鲁鲁修揉着皱成川字的眉心,疲惫的吩咐着,一边说一边感觉自己的脑子冷的停止了转动。




“是,陛下!”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鲁鲁修本已经陷入停机的脑子,因为这个声音又清醒了过来。他诧异的抬头,对上了那双万年不变的绿色眸子。第七骑士——枢木朱雀,卫星国日本出身的圆桌骑士,在父皇退位之后,默默留任的三人之一。更重要的是……他们是记忆里的青梅竹马,却又是形同陌路的高中同学。




“怎么是……你?”鲁鲁修忘了称呼他枢木卿。


回答的确不是朱雀在他记忆中动听的声音,而是他干脆的扯下自己的圆桌骑士披风,凑过来近乎缱绻的披在了他的君主冻的发抖的身上。那件斗篷不仅材料厚实密不透风,里面还带着朱雀的温度和气味。一瞬间,鲁鲁修像是被裹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让他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安定了下来。




“因为皇神乐耶公主拒绝臣的护送,红月卿不得已与臣交换了今天的守备对象。现在所有公主都已经回去了,请允许臣护送陛下回宫。”说这个话的朱雀站的笔直,眼睛平视着远方,仿佛刚才的片刻温柔缱绻都是幻觉。鲁鲁修心跟着微微沉了一下,拢拢了朱雀的披风,站起来,用行动表示他这个第99代皇帝的确要回宫了。因为余下的护卫并不多,朱雀三步并做两步挡在了他的陛下身前,用身体给他展开了护盾。


潘多拉贡的治安很好,鲁鲁修知道。他虽然表面是个和平主义,但不妨碍他对他的国土监控到每个人的头发丝儿。公民隐私?那是在保证公民不会对国家伤害的前提下才存在的东西。这些作为第七骑士的枢木朱雀不可能不知道。这就让他现在这如临大敌,随时挡子弹的样子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不过……


鲁鲁修看着在自己前面半步朱雀的坚毅的侧脸,一下心又软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好端详过自己这个青梅竹马的脸了。“明明小时候还说过要娶我。”这么想着的鲁鲁修因为回忆被拉到了那个自己被当作女孩子好一阵子的荒唐童年而抑制不住笑了出来。朱雀因为这笑声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却又在见到他的陛下明媚的笑脸时触电般的移开了视线。


那是好多好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父皇还是温柔软弱的烂好人。直到自己的哥哥得寸进尺一步步威胁到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和那女人生的孩子才下定决心撕破亲情。他和娜娜莉被送到卫星国中本来最被看低的日本,被日本的首相和皇家保护了起来。他也是后来才知道,枢木玄武这个和父亲做了6年同学的人恐怕是当时父亲唯一能信任的人了。把他们兄妹藏在那个破仓库纯粹只是走投无路。


不过也好,如果不送到那里去,他又是怎么会有机会认识朱雀的。


明明那时候自己以为母妃是真的死了,而父亲又抛弃了自己,枢木玄武又虐待他们兄妹,正是人生如临大敌最灰暗的时候。但意外的,他回想起那段时光却都是彩色的,不是在白羊宫时那种充满马卡龙甜美色彩的彩色,而是大地,天空,向日葵明晃晃的黄,那种充满生命的彩色。


这都多亏朱雀……虽然开头的几次见面,他们都在吵架,但朱雀确实是在他以为他失去一切的时候,上天给他的唯一补偿。




想到此,鲁鲁修忍不住拽了拽还在前面半步全身戒备的第七骑士。在朱雀转过来的时候,带着调皮的神色冲他比了个手势。看到这个好久没见过的手势,朱雀瞪大了眼睛,名为“第七骑士”的面具掉落了。他只是下意识的照着这个只有他们看得懂的手势蹲下,感觉得到他的陛下像小时候一样跳上了他的背。




有些东西还是不会变得。


鲁鲁修俯在朱雀的背上,有点庆幸有点悲伤。哪怕他们在父皇在情况好转之后就因为他自己被接回本国而分开;哪怕他们在高中重逢的时候,朱雀对自己只剩下疏离的君臣之礼,仿佛他们没有那段快乐梦幻的童年;哪怕朱雀背叛他幼时的誓言,成了父皇的圆桌骑士;哪怕是在明明是自己为登基铺路而主导的平叛行动中他违背自己的命令,毫不犹豫的斩杀了皇叔而背负上了死神的恶名;哪怕在自己登基之后,留任的第七骑士便开始低调行事远离宫廷,自己想要见他一面都难……




“枢木卿,我的鞋湿透了,全是水。”鲁鲁修伸手用近乎想要勒断朱雀的力道,搂住朱雀的脖子。


“好的,陛下。”朱雀却没有丝毫挣扎,只是在雨中一步一步走的更加扎实平稳。








在咲世子和玛丽安奴的大呼小叫中,因为第七骑士护卫得当根本没有淋到半点雨的鲁鲁修陛下被第一时间塞进了白羊宫那个根据玛丽安奴审美修建的足有两间卧室大的浴室里。把自己洗的暖呼呼的鲁鲁修,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把一直陷入对过去回忆的自己拉出来。一定是因为这雨了,也是在那个夏天的暴雨里,朱雀找到娜娜莉,把他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陛下,枢木卿的披风,我自作主张的给处理了一下。您看是现在派人送去军营吗?”咲世子在鲁鲁修寝殿的门口站着,捧着洗净烫平散发着皇家特用洗涤用品香味的第七骑士披风,上面还放着一支紫色的终端。


军用品都不是这个型号。这只终端是朱雀……私人的?








做了500个俯卧撑都还没能睡着的枢木朱雀没想到这时候会有访客。他打开它自己宿舍的门,那个人穿着高中的衣服靠在门边,粉色的衬衫墨绿的领带还在轻轻晃。


“鲁鲁……陛下?”他顾不得自己上半身赤裸,丢掉搭在肩膀上的毛巾,单膝跪下。




“朱雀。”鲁鲁修没让他起来,却把这许久没说出口的童年称呼叫的清脆。他满意的看到朱雀在被这么叫的时候全身肌肉的绷紧了起来,露出漂亮的曲线,“我来还你终端。”


这才发现自己的私人终端被带着一起给了鲁鲁修的朱雀,瞬间脸色煞白,慌张的站起来甚至忘了君臣礼,几次大喘气之后又憋红了脸,想说话说不出。看到这样的朱雀,鲁鲁修又一次灿烂的笑了,笑得就像看见朱雀把小鸟送回他们的窝里的时候一样。


“不过,很对不起。咲世子是把衣服丢进洗衣机之后才发现你披风里还有一支终端。你的终端恐怕没救了……”鲁鲁修说到这儿一脸真情实意的抱歉。


听到这个消息的朱雀,脸上的表情就精彩了。先是送了一口,但松到了一半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肉眼可见的沮丧了起来,沮丧了好一阵子才意识到鲁鲁修还在看着他,于是又慌张的打起精神,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没有的事,是臣疏忽大意了。还劳烦陛下亲自前来。”


“你不生气就好。”鲁鲁修伸手拍拍朱雀结实的胸肌,还疑似捏了一把,然后他再朱雀的全身僵硬中伸手勾开了朱雀那条灰色运动裤的的皮筋,往里头丢了一坨东西:“我叫人准备了一支新的。聊表心意,你那支也太旧了,正好给你换个最先进的。”


“谢…………谢……陛下赏赐。”




感受着那东西划到脚踝,被下面的收口运动裤接在裤管里,朱雀僵硬的跪恩之后。鲁鲁修丢下一句“啊!但是披风忘给拿来了,你就自己来取吧。晚安,朱雀~",便利索的离开。在地上跪了好半天才整理好思绪的朱雀,从已经麻了的脚边别扭的取出那支已经被捂热的终端,脱着沮丧又疲惫的身体把自己摔回床里。


没了!全没了!


鲁鲁修的照片,他小时候的,他高中的,他平叛浴血时的,他登基时风华无双的……这是自己这辈子给予自己最后的满足与慈悲。却没想到这样就没了……


以后当他再也按捺不住对鲁鲁修的痴恋他又该如何消解,他的爱恋又该对什么倾诉。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时鲁鲁修并没能看到里面的内容吗?他不需要知道自己这份感情,这份从见他第一面就只增不减的爱恋。他是天之骄子,他是布里塔尼亚的皇帝,他还是未来的万古圣君,他不需要知道一个男人卑微的爱恋,也不需要弱点。他会有一个美丽的皇后,为他完美的一生锦上添花……自己只需要守护他和他的孩子直到战死就好。




”叮咚!“


信息的声音,打断了朱雀已经一路飙到明天请旨去戍边的思维。文字在屏幕上闪烁,却是来自鲁鲁修的私人号码。


【啊,忘了告诉你,新终端的解锁密码和你旧的一样。不过以后换一个吧,我觉得我们初遇的纪念日这样的密码,会变的很好被猜到。】




什么? !鲁鲁修他知道密码?也就是他看过之前那支终端?!!


不是坏了吗!




浑身冒冷汗的朱雀一骨碌爬起来,跪着捧住那个突然变的烫手的新终端。颤颤巍巍的输入密码,和以前鲁鲁修高中睡颜的照片不一样,是一张新的桌面照片。白羊宫昏暗的灯光下,鲁鲁修侧躺着对着镜头笑了,他黑色的丝绸睡衣甚至没有拉好。狠狠的打了自己两下,让自己轰鸣的脑子安静下来。朱雀才发现自己旧终端的一切都被完美复制进了这个新的里,除了一个。颤颤巍巍的打开了那个叫【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决定我的幸福?!】的图标


打开之后,除了第一张,那张他们小时候在枢木神社门口的照片。其他照片都和之前朱雀旧终端的不一样了。全是朱雀的照片,他小时候爬树的屁股,他高中时课堂打盹的鼻涕泡,他浑身是伤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甚至还有登基的时候,从王座角度拍来的他站在圆桌骑士里眼眶湿润的脸。


朱雀一张一张翻着,心情像被解开沉重的枷锁,被满溢着的感情托的越飞越高。他在痛哭中放肆的笑了,像个傻子,又像个疯子。




翻到最后一张,那不是一张照片,却是一串字符。


楞了五秒,朱雀从床上跳下来,红着眼睛摸出军用的那支终端,用激动的发抖的手急匆匆的按下了杰雷米亚的号码。


”杰雷米亚卿!你告诉我陛下的寝殿门禁密码是不是有X位数其中有N个字母!“




--------------------------END------------------------------------




当然第二天白羊宫的下午茶会如期举行。


只是鲁鲁修皇帝本人没来,倒是神龙不见首的太上皇查尔斯意外陪同玛丽安奴一起出席了茶会。所有公主都以为他们这是要宣布鲁鲁修皇帝陛下最终选定谁做自己的皇后。


事实上查尔斯陛下确实宣布了一个爆炸消息。




”吾的皇儿确实要结婚了,但是和他自己的第七骑士——枢木朱雀。“




这世界上也许除了听罢只是轻轻打了个不耐烦的舌像便没事一样开始扫荡所有茶点的皇神乐耶公主,没有人会对这个消息冷静自处吧。包括查尔斯和玛丽安奴,他们在今晨听到儿子的这个重大消息的时候,消化也足足花了一上午呢。




嗯?


你问为什么不是鲁鲁修陛下亲自来宣布?


那也得他起得来床才行啊……






----------------------------------


诈尸再次结束


结束,就是这么一个任性的girl。


欸黑~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