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维勇】Kiss in shadow(上)

夜烬:

-实在太累了所以撸半截


-渣作者很努力地准备本子中,挣扎着来冒个泡


-本文现实设定,俄罗斯还是现在这个俄罗斯,不喜勿喷




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冰山滑冰宫,当夜幕降临之时,深浅不一的蓝色色块交替闪烁,彷如真正的冰川片片碎裂嵌于其上。


这里是俄罗斯,有雪,有酒,有自由不羁的灵魂。


 


自由不羁的灵魂……吗?


维克托扯动自己的唇角,露出了一个难以言明的苦笑。


这本该是个普天同庆的时刻。


他的同门师妹,米拉·芭比切娃那蓝灰色的晶莹眼眸,此刻正被泪水浸润。她的爱情之路极为坎坷,明明是个开朗的好女孩却总是被分手,只得修炼出一副百毒不侵的坚韧心肺。可是一年前她遇上了一个耐心追求她的男人,用满腔的柔情融化了美人皮肉下冻结的芳心。趁着米拉属于她的第一面冬奥会金牌,那个高大沉默的俄罗斯男人,默默掏出了准备多时的鲜花与钻戒,在全世界观众面前表达了他极少诉诸言语的爱意。


这个郑重的求婚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疯狂地呼喊着,欢呼着,无数鲜花从观众席向他们飞来,为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更添一分绚烂的色彩。


“你要是敢对我不好,就不怕以后被人唾弃吗?要知道,全世界的人可都会记住你今天的誓言。”那个红发的明艳姑娘语气依旧直爽,可熟悉她的人却不难品出这话中的不安与忐忑。


“我不会。”那个在她看来有些木讷的青年突然勾起了嘴角,“全世界都是我们的见证。”


那流得更凶的眼泪被魁梧的青年细致地擦净。“嫁给我,米拉,我会让你从此生活在欢笑之中。”


姑娘微卷的红发随着拼命点头的动作摇晃着,像波浪,又像火焰。


 


维克托知道他该冲上去给米拉一个拥抱,给她所有言语能表达的祝福,可是他的心却不听理智的使唤,它沉入深深的海底。


他的眼睛看向了身旁的青年,青年暗红色的眼睛被一层薄薄的雾气覆盖。他笑得那么好看,却染上了泪水的颜色。


“他们会幸福的对吧,维克托?”他的勇利向他转头,双眼直直撞进他的心底。


他知道答案的,可是喉头却干涩如火烧。


“会的……他们一定会的。”勇利并没有等待他的回答,喃喃着将早已准备好的答案报出。


维克托知道那没说完的半句话是什么。


他们一定会幸福的,不会像我们一样。


 


勇利的胸口有金光一闪而过。


那是他们的戒指。


 


“让我们欢呼吧!俄罗斯的传奇,在离开一年后实现了他的王者归来!看他手上那枚金牌吧,它在向世界宣告,它的主人仍旧是冰场上的帝王!”远远地他听到俄罗斯的体育媒体在重复着类似的话语,他们兴奋到几乎呐喊出声,他看不见他们的脸,可那上面应当满是红光。


“在他的旁边,他的学生,来自日本的胜生勇利,仅以微弱的差距惜败于他的教练。但那表演——请容许我称呼他的每一次滑行为表演,我相信没有人会否认这个说法。那优美而具有震撼力的表演,折服了冰山滑冰宫中的每一位观众。这个东方的青年就是美的化身!”


他没有像第一次拿到金牌一样,难以自制地啃一口那柔软又坚硬的金属,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他的右侧,全身被白纱缠绕的黑发青年身上。那是他提议做出的表演服,可每每穿在勇利的身上,却仍让他心醉神迷。


为什么将一切归结于表演服呢,他的灵魂早就被青年俘获,再难戒除了,不是吗?


勇利的手不着痕迹地拍了拍他的手背——这个俄罗斯人是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么放肆而张扬吗?他就这么死死地盯着他,那样炽烈的目光,像是点燃了这周身的白纱,将他放在烈火上炙烤。维克托不情不愿地收回了目光,朝着世界作出一个完美无瑕的微笑。


与此同时,摄像机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指尖划过勇利的手掌,在敏感的手心轻轻一勾。


勇利的脸瞬间涨得通红——那是只有两人知道的暗号。


我想吻你。


我想吻你。


我想吻你。


俄罗斯人的指尖一下下勾划着,像是将难言的热度刺穿肌肤,传向躁动的心脏。勇利的双眼迷蒙,几乎就想扑入身边人温暖的怀抱。


此时此刻,有谁比他们两人更适合分享这份喜悦呢?


当那热量漫上胸口时,却被星点凉意骤然浇熄。


紧贴着胸口的,是他们的戒指,与心脏仅隔了一层皮肉。


他们的关系,就像那枚隐藏在衣衫之下的戒指一样,它坚定,忠诚,却不见于天日。


他出走的理智在一瞬间归位。


他收回了那只手,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一抹错愕而失望的冰蓝色。


 


他们在索契冬奥会的领奖台上,他们接受着全世界的祝贺,他们是冰场上的骄傲。


可当转向感情时,一切都变了,他们早就知晓。


 


躲过了记者的围追堵截,他们穿过层层的工作人员,藏到昏暗的楼梯之下,他们都了解爱人心中想要抒发的,无法控制的爱意。


他们拥抱,接吻,唇瓣缠绵,眼神缱绻。


可是耳朵却比任何时候都更敏感。哪怕一点点的震动,都会让他们立即分开。


但是幸运的是,这并没有发生。他们听到的,是观众们久久无法平息的欢呼,掌声,人声嘈杂。


 


现场的声浪冲散了他们纷乱的思绪。


米拉的男友——不,现在该称作她的丈夫了,为她缓缓地套上了那枚象征忠贞和爱情的戒指。


全世界都见证着他们的爱情。


于无声处,维克托的手握住了勇利的手掌,那里一片冰凉。


We win in the sun.


But we kiss in shadow.




作者碎碎念:明天再碎碎念TAT太困了


 @短短的雞毛丶 我更了一点点TAT

评论

热度(156)

  1. cesia夜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