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ia

【维勇】当你老了(二)

夜烬:

小天使们你们神隐的作者终于回来了……在感冒和爸妈的双重限制下终于突出重围,时光溯游和吃po这两天会陆续更新的,我发4TAT


希望你们喜欢这种柔软的故事,笔芯~


上文请走:(一)


引言:


一直想写一个两个人老了之后的小片段,最近看了微博里的一个问题“身边有没有相伴到老的同性情侣”,看到某些回答的时候真的泪目。


我相信,如果是维勇的话,一定能走到最后吧。两个美好的灵魂相遇,注定彼此契合,就像水溶于水,就像光照亮光。


建议配合BGM食用:Cristina Perri-a thousand years


之二 关于大扫除


“维克托,该大扫除了!”前段时间的小感冒让勇利的声音有些微微的沙哑,但是招呼起维克托来可是半点也没客气,让坐在阳台晒太阳的维克托惊得瞬间直起了腰——噢,饶了他可怜的腰椎吧。


他从阳台走进来时,勇利已经叠好了两个报纸做好的三角帽。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他还嘲笑过这个灰扑扑的玩意——跟他的格调没有半点相似。然而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之后,他除了乖乖低下头来让勇利把帽子戴上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勇利在某些事情上的执着让他忍不住扶额,但不失为他的可爱之处。毕竟除了勇利,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人能让冰场上的帝王没有任何抵抗地低头吗?


当然他很喜欢这个环节的另一个原因是——一个低头,一个踮脚,多么适合亲吻的姿态。


明明只是戴个帽子,两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淡淡的红晕——原因他们自己心知肚明。折腾了好半会之后事情还是得继续做,勇利指挥着维克托去把书架和储物柜给擦了,实现物尽其用的目标,他自己则是忙着扫地拖地一类的工作。


“明明上个月也打扫过的……”一边擦维克托的嘴里还念念有词,当然这更像是某种甜蜜的抱怨。能住在一个窗明几净的小窝里和拥有一个爱干净勤打扫的伴侣显然是直接挂钩的,而这恰恰是他这辈子最不会后悔的事情。


他擦完了书架——他时常觉得这个地方很能体现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他们曾经为了书架上的书怎么排列好好地“商量”过一回,最终的结果是两个人各退一步,用字母和高低的顺序来整理书架上的书。于是在他们的书架上可以见到俄语、日语、英语混杂的景象,俳句和普希金原文诗安静地依偎,《源氏物语》和《战争与和平》亲昵地头靠着头。他们在用书签的时候也相当随意,他喜欢的金属书签和勇利喜欢的叶脉书签永远随机出现在彼此的书里。这没什么不好的,如果一起生活了几十年还需要区分彼此的话那也太辛苦了不是吗?


接下来的储物间是他最不喜欢,也最喜欢收拾的地方。这个巨大的空间被他和勇利填充了太多的岁月,要清理实在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还很容易掉下灰尘。最开始的时候他总不喜欢戴那个丑丑的纸帽,终于在整理储物间的时候着了灰尘的道——它们不听话地飘进了眼睛里。勇利对着他的眼睛吹了好半天才把弄出来。温热的气息扑在薄薄的眼皮上,酥酥痒痒的,又带着些隐约的暧昧滋味。


就像勇利在亲吻他的眼睛。勇利说过,他最喜欢自己的眼睛,里面倒映着满天的星河月光。这样的爱语哪怕一生只有一次,也足够让人沉醉一辈子。


可是之后呢?他还是死性不改老是不戴帽子,撒娇让勇利给他吹灰尘。勇利吹了好几回之后终于忍不住把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


“谁叫你不好好戴帽子眼睛才老是进灰?”


我的害羞的,温柔的勇利呢?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先生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仔细地擦拭了每一个角落——勇利会进来检查的,他可要好好表现,这样开心的勇利说不定会用一顿大餐来奖励他,他已经摸清了勇利的套路。在他们双双步入暮年之后勇利作为日本人的养生习惯终于一发不可收拾,太过油腻的东西极少出现在他们的餐桌上,他最喜欢的炸猪排也只能偶尔吃一顿,他最爱的伏特加更是被勇利明令禁止。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撒娇,要发火,可是勇利一句话就把他堵了回来。


“我希望我们能一起生活到时间的尽头,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勇利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那双暗红色的眼眸中爱意与担忧几乎快要满溢,面对这样的勇利,他哪会有任何的抵抗力呢?


但是这不妨碍他偶尔用些小手段来获取一下福利,不是吗?


他擦到了储物架的底层,有一个落了薄灰的纸盒被他拖了出来。大概是老了吧——没想到不知不觉也到了不服老不行的年纪了,他有点不太记得那里面装的是什么。


打开盒子,红蓝两色的布料没有被岁月磋磨掉光泽,金色的饰品依旧闪闪发光。


那是属于他们的第一套表演服。


他轻轻地抚摸过这两套衣服,流畅如水的触感仿若穿过时光的河流。


“勇利,你能过来一下吗?”他唤着爱人的名字,像是一支深情的歌谣。


戴着三脚帽勇利一边念叨着一边走进了储物间,“维克托,我的地还没有擦完呢有什么……”当他看到那个打开的盒子时,一切的话语戛然而止。他微微地睁大眼睛,吃惊的神色之中,名叫怀念的情绪也不可抑制地迸出。


“这是我们的第一套表演服?!维克托你把它翻出来了……”他们不约而同地把这套表演服称为“他们的第一套”——他们各自拥有过许多的表演服,但是不会有哪一套如这套一般,因为这是他们所共有的第一套,就像戒指,就像他们共处的时光,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见证。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注视着自己的爱人,尽管那张曾经稚嫩的脸庞已经凿刻上了岁月的痕迹,但他爱他一如往昔,甚至更加浓烈。


因为岁月能让一个人的皮囊变得陈旧,却也能将灵魂打磨出熠熠的光芒。


就像他的勇利。


勇利的眼角隐隐有泪光闪烁,被他轻轻地吻去。“Darling, take on this for me,please?”


接过他手中递来的宝蓝色衣衫,勇利染着一丝红晕点头离去。而他满含笑意地注视着勇利如往常一般纤细挺拔的身姿。


勇利是个行动上的效率派,没过多久就从房门中走了出来。也许是因为运动的频率没有运动员时期那么频繁,勇利的身材不可避免地圆润了一些——当然他很喜欢他的小猪猪抱在手中的柔软感觉,但勇利自己还是会时不时懊恼一小会。现在看来,他穿着昔年的表演服,依旧无比合身,和他的缪斯当年在冰上起舞的身姿一样美好。


就连脸上只有面对他时才会出现的害羞红晕,都一模一样。


“维克托,我果然还是胖了吧,感觉腰那里比以前穿起来还是紧了一点。”勇利的表情带着点小小的苦恼,手里不住地掐着自己腰间的软肉。“没关系,软一点,晚上睡觉的时候抱起来才舒服。”维克托的蓝眸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勇利在很多时候看到过——他在温泉on ice时第一次跳出eros的时候,他在自由滑中任性地以4F来结尾时,他打破维克托保持的自由滑记录时……


还有,他第一次为维克托戴上戒指时,他们在婚礼中缱绻拥吻时……


在一起的回忆里,那个人的眸光似乎永远没有熄灭过。


他从维克托手中取过盒子,将另外一套表演服递了过去。“Now, it’s your turn, my love.”


维克托打开房门时,客厅里流淌着清浅的歌声。很明显是勇利打开了家里的唱片机——这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先生的珍藏品之一,但已经被他的恋人用得得心应手了。唱片里的女歌手声音柔软清澈,轻轻地吟唱着温柔的爱语。


 


Every breath 过去生命中的每一次呼吸 


Every hour has come to this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为了这一刻


One step closer 咫尺之遥,如此相近


I ha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过去的每一天,我都在等你


Darling don't be afraid I have loved you 亲爱的,请不要害怕,我深深地爱着你


For A Thousand Years 千年以来,一直爱你


I'll love you for A Thousand more 我将爱你,一如既往,比千年更长久 


And all along I believed I would find you 我一直坚信,我会找到你的


Time has brought heart to me 时间已将你带到我面前 


I have loved you for A Thousand Years 我爱你,千年前既如此 


I'll love you for A Thousand more 我将爱你,一如既往,比千年更长久


 


勇利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捧着小小的绒布盒子。打开的盒子里,是他们曾经的金色戒指——当然在正式求婚时已经被不甘落后的维克托用更珍贵的戒指所取代。


可这是他们的第一枚戒指,不管以后有多少戒指,最初的这一枚承载着回忆的重量,是他们心中的不可取代。


“我给明美打了个电话, 我们穿着这套衣服,再拍一次照吧,就像在当年的巴塞罗那。”勇利的笑意渗透在眼角细密的皱纹中。


“戴上这枚戒指。”


他们为彼此戴上戒指,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甚至连第二次都算不上了,可他们还是慢慢地,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为心爱之人戴上戒指的这个动作,不管做多少次,含义都是一样的——都是认真地把自己的身心交给另一个人,这值得他们花上一生的时间。


“胜生勇利先生,我有这个荣幸请你共舞一曲吗?”维克托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带着些浅浅的沟壑,但一样的温暖。


勇利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动作很轻,却很郑重。“乐意之极。”


他们缓慢地摇动着自己的身躯,合着音乐的节拍。已经过了初次见面时尬舞的年纪,激烈如探戈的舞蹈早已不是他们的选择。他们甚至不需要像任何舞蹈一样,只要十指相扣,贴近的身躯间温度流转,便已足够缱绻。


音乐停止的一刻,无需言语,注视着彼此的眼睛,他们拥抱着彼此,交换了一个绵长的亲吻。没有人闭上眼睛,透过眼睛,连灵魂都在缠绵。


他们的两枚戒指也无声地,紧紧地依偎着。


 


后来他们的床边多了一张照片——在之前他们的床头柜上已经放了一张他们在巴塞罗那表演滑后的照片。明美在为他们在庭院里拍了一张,穿着同样的表演服,虽然没有了闪耀的灯光,没有了年轻的容貌,但是他们多了两枚闪闪发光的戒指,和数不清的美好回忆。


一切都很完美。当相爱之人彼此相拥之时,对岁月的流逝也就无所畏惧了,不是吗?


 @短短的雞毛丶 我回来了回来了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149)

  1. cesia夜烬 转载了此文字